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零四章 我顾长生也做不到
  readx();

  黑灯瞎火的深山老林之中,一个佝偻瘦小的身影,如履平地般的穿梭不停!

  身前抱着个修长的身影,身后驼着个小肉包……

  前面一个爷,后面一个孙子!

  “那个……老帅哥,你真的是我爷爷啊?真的是我娘亲的爹爹啊?”小肉包不死心的再一次开口问。

  “这句话,你已经问了三十二遍!”巫山婆婆冰冷的声音传来,看着怀中昏睡不醒的人,眸底难掩担忧!

  “相信我,我可以问三十八遍的!”小肉包闻言,当即哼了哼鼻子,傲娇的开口,他可还记着这婆婆用骷髅吓他呢!

  静!

  巫山婆婆已经懒得搭理这个一刻不消停的小娃儿了!

  “婆婆,你是老帅哥的奶娘吗?他真的是我的爷爷吗?”唤不醒昏睡的老帅哥,小肉包决定曲线救国!

  一如刚才的静!

  巫山婆婆是打定了注意不搭理他了!

  小肉包自觉没趣,嘟着小嘴趴在她消瘦的肩头,不一会儿,就打着小哈欠陷入了沉睡!

  不眠不休的挖洞,逃离惊魂,之后又是不眠不休的拖着一个大人逃离大泽山,他真的是累的不要不要的了!

  什么叫艺高人胆大?

  巫山婆婆就是!

  就算驮着两个人,人家速度丝毫不慢,相反的,人家的速度,还相当的快!

  因为,人家走的山路!是大路!

  途中遇到了几波搜捕的蛊女,都毫无意外的被巫山婆婆给出手秒杀!

  小肉包偶有醒来,眼睁睁的看着巫山婆婆呼骷髅唤鬼,趴在她的肩头,少了惧怕,只剩下崇拜!

  好腻害!

  好好腻害!

  又行了一日,巫山婆婆怀里的巫常台天终于再次苏醒,扯着巫山婆婆开口,“婆婆,走错路了,我还有余愿未了,我们还不能回巴蜀……”

  “不行!”巫山婆婆闻言,毫不犹豫的拒绝。

  “婆婆,去赫罗城,让我见她一面,我的时间……”不多了,剩下的三个字,巫常台天没敢说出口,历经沧桑的双眸盯着浩瀚的星空,他再次开口,“三十多年,我和弱水等了三十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三日之后,就是我和她的重逢之期,婆婆,请成全我……”

  一个请字!顿时换来巫山婆婆的一声长叹!

  她步伐一顿,转眼调转了头,往通往赫罗城的方向行去!

  小肉包趴在她的肩头,小脸都快皱成了包子褶,掰着手指头这样那样数了好多遍,也没能将他家老帅哥说的三十年给掰扯清楚!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反正,貌似按照老帅哥的意思,他就快要见到自家娘亲啦!

  ……

  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

  赫罗城前,顾长生看着城楼之上黑压压的人头,神情冷厉,嘴角勾着一抹讥讽的弧度,“百万!百万大军!这就是南疆最后的底牌?三宫属下的百万大军?”

  若非亲眼所见,就连顾长生都不相信,向来偏巨西南,不涉中原地的南疆,竟然有百万雄兵!

  除了驻守边疆和各个城池的守兵,南疆腹地的大泽山,竟然能调出百万雄兵!

  这是丝毫不亚于,不,这是胜过中原四国中每一个国的兵力!

  “启禀吾主,三宫在南疆地位超然,这百万大军,正是三宫属下守卫大泽山的精兵悍将!”红扶苏躬身上前,恭敬的开口答道。

  “守卫大泽山?笑话!”顾长生闻言,顿时就冷笑出声,“二十多年前,香卡谋朝篡位,怎么不见这百万大军守护大泽山?或者说,这百万大军,还为香卡天姬叛逆添了一把火?”

  “吾主……”红扶苏闻言,顿时惊慌跪地。

  “三宫!好一个三宫!不论你二十余年前帮过香卡天姬与否,今日你既敢出兵拦我去路,那我就留你不得!”顾长生咬牙切齿的看着黑压压满是人头的赫罗城,一脸冷煞的开口,“你确定大泽山上之兵,已经倾巢而出?”

  红扶苏闻言,当即抬头,“回禀吾主,三宫属下百万雄兵,乃是南疆的最后依仗,非国难而不可出,如今既然百万大军出动,那么大泽山上,理应只余守山侍卫和婢女!三宫峰加上巫蛊峰,总数不过七万!”

  “国难?好!好!好!”顾长生闻言,顿时冷笑出声,转身看向身后五彩斑斓的人影,“花孔雀,带领着我手下二十万大军,与赫罗城六倍之敌僵持五日,你可能做到?”

  没错,她眼前的正是追寻顾长生一行而来的月西楼,数日之前,月西楼就找到了顾长生,那时,顾长生已经兵压赫罗城!

  可是,围兵几日,她都没有动手攻城!

  原来,她是在等着大泽山底牌尽出来守护大泽山外这最后的一座大城!

  听到顾长生的话,月西楼突然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美胜过妖的俊脸微沉,当即上前一步,紧张的开口,“丫头,你什么意思?你要干什么?”

  顾长生见他如此反应,如花的脸上顿时扬起一朵笑颜,刹那间倾国倾城!

  月西楼看到她这笑容,顿觉自己的猜测落实!

  这个丫头!她笑的越美,就越会有人遭殃!跟她相处了这么久,他岂会不知道?

  “没错!诚如你所想!我要趁大泽山底牌尽出,来一记直捣黄龙!”巧笑焉兮,美目盼兮,顾长生奕奕然开口。

  “吾主不可!且不说巫蛊峰上有香卡天姬坐镇,单是三宫峰上,南疆三宫六殿,三宫超然世外,囊尽南疆大成蛊女无数,她们可都不是好对付的!”红扶苏闻言,当即肝胆俱裂的上前阻拦!

  她们的皇主此举,当真是太胆大妄为了!

  这简直就是在送死!

  军帐之中,被收服的几个城主闻言,当即也跪下阻拦!

  “吾主不可!千金之躯坐不垂堂,大泽山是何等险地,你怎可只身冒险?”

  “吾主,你身系复兴风凰皇族之责,切不可一意孤行,莽撞行事!还请吾主收起这个心思!”

  “还望吾主三思!”

  “还望吾主三思!”

  “……”

  整齐划一的阻拦,让顾长生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指着他们,一脸愤愤的开口,“三思?我五思六思都过了!我没有太多时间了,南陈已经和巴蜀开战,北蒙和辽东也已经兴兵大周,我的八百暗夜军在为我死守后背!我的好友在为我浴血奋战!我的男人在为我收拾残局!如今赫罗城连军带民,有将二百万人!你们让我如何选择?”

  “踟蹰不前,坐困愁城?还是说直接把这赫罗城也给炸了?我是不介意,二百万人罢了,炸了也就炸了,死了也就死了!你们呢?你们愿意吗?这二百万军民之中,也是如尔等这般的南疆之民,炸了他们,毁了南疆最后的底牌,让这赫罗城化为真正的烈火炼狱!我不在乎满身杀孽滔天,你们也不在意吗?你们只要敢说一句不在意,老娘我即刻动兵,荡平这赫罗城!”

  顾长生越说越激动,想想为了她的家仇,而陷入三边战火的大周,想想为了她受牵连的巴蜀!

  想想为她率领暗夜军对抗南陈,忘却家国的孛儿只斤念!

  想想为她守护大周那个烂摊子的周沐!

  她哪里有时间?

  南疆之乱,一日不尘埃落定,她身后的战火就永无休止!

  她的男人,她的朋友,她的暗夜军,就不会从三国围攻中脱身!

  顾长生的话,顿时让红扶苏和几个城主陷入了两难之中!

  他们也是投诚而来,他们的皇主给了他们一线生机,可是如今,这一线生机换成了赫罗城的二百万军民!

  没有人比他们更能体会,受命与人,不得不得和风凰之皇为敌的无奈!

  也没有人比他们更明白,风凰之皇所言,句句属实!

  荡平赫罗城,让赫罗城化为烈火炼狱,他们不介意吗?

  那是二百万军民!同属南疆苗族一脉,你让他们怎么把“不介意”三个字说出口?

  “你们都介意,连你们都不愿意,你们以为我就愿意?进入南疆之前,我是一个医者,我行医救人,我兼济天下,我虽也为了活命杀人,可是我毕竟不是个嗜杀成性的侩子手!”顾长生看着眼前跪地不起的众人,缓缓摇了摇头,难掩哀色的开口,“我杀尽了苗素城之军,涤荡了沧澜城,二十余万人命!我用二十余万人命为我打造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无边威势,我浑身沾满二十余万鲜血人命,才铸就了我所向披靡的皇威,你们惧我怕我,所以投诚与我!不论诚心与否,我都不计前嫌的接纳放过!我过数十座城池而不入,我用那二十万人命,换你们数十座城池的惊惧来降,换你们百万千万军民性命!你们可知,下令攻陷苗素城和涤荡沧澜城时,我是什么心情?我用了多大的勇气,逼着自己看那满城疮痍,血流成河?你们以为,我真的会再次举起屠刀屠戮赫罗城?”

  顾长生说到此处,长睫微垂,缓缓摇了摇头,“我做不到!我顾长生也做不到!面对二百万军民,我做不到!我做不到视这二百万军民性命如草芥,即便他们是赫罗一族所属,是三宫所属,我也做不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