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零六章 甩不掉的小和尚
  readx();

  月西楼闻言,五彩斑斓的身子顿时一僵。

  顾长生见此,缓缓继续,“百万精兵啊打眼看过去,那可是黑压压的全是人头啊你说孛儿只斤念那个纨绔的小妞,她能扛得住吗妖孽,你说她会不会被射成个筛子或者,被大军给踩扁”

  “闭嘴”

  顾长生还想再说,却被身边之人冷冷的打断

  不知何时,月西楼已经冷下了脸,美胜过妖的娇美容貌上满是凌厉,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顾长生

  “呵呵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好怕怕”顾长生见此,顿时佯装后退的捂着胸口退了一步,转眼纵声大笑,“哈哈花孔雀,原来,不是不在意,只是藏得太深而已你个闷骚的男人哈哈”

  “你”月西楼闻言,顿时几欲暴走

  “哈哈她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她有事的,我很快就会回来很快就会赶去支援她妖孽,等我”顾长生突然收起笑脸,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口,“赫罗城,就交给你了”

  “你知道的,我出身江湖,并不善领兵”月西楼闻言,怒火顿时熄灭,皱着眉头沉声开口。

  术业有专精,他还是比较擅长游走江湖敛尽钱财,打仗行军什么的,并不是他最拿手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擅长领兵但是,我更知道,你最擅长逃逸”顾长生闻言,分外猥琐的挑了挑眉,“能牵制就牵制,绝不正面对敌,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这个你最拿手了,不是吗”

  她家花孔雀被妖孽虐了没有千遍,少数也有百儿八十遍了吧

  他狼狈逃逸的身形,饶是妖孽有时候都束手无策,顾长生对他家花孔雀保命逃跑的本事,可是深信不疑的,毕竟,有那么多前车之鉴在,不是吗

  月西楼显然也想到了被周沐那小子追着打的场景,脸色顿时就不好了,当即冷哼了一声,“真希望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被收了去”

  “哈哈你的想象很丰满但是显然的,我并不想你得偿所愿”顾长生闻言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扬长而去

  此去大泽山,她势在必行

  而这一次,她并不想带任何人

  就连六婢,她都不想带

  诚如红扶苏和那些城主们所说,大泽山乃是南疆权势中央所在,危险重重,她又岂会让韩秋和小翠她们随她去冒险

  她更希望把韩秋和小翠六女留给月西楼,用来牵制赫罗城

  不过,显然韩秋和小翠她们不知道自家娘子这个想法,在她们知道自家娘子决定前往大泽山时,就开始紧锣密鼓的收拾起了行囊

  可是,就在她们收拾行囊之时,某个绯红的身影,已经轻而易举的躲过了二十万大军的双眼,奕奕然的逃逸而出

  顾长生若想逃匿,试问天下人,还真没几个人能发现她的踪迹

  月西楼站在高处,看着那个左右腾移,像风一样飘出大军驻地的绯红身影,眼底闪过一抹担忧,却终究没有出声

  他有他的使命,纵使再担心,他总归不能与她同去就是了

  “希望你能平安归来,否则,本楼主真的无法给那小子交代了”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月西楼缓缓向中军帐走了过去。

  中军帐中,还有许多事,等着他来处理

  顾长生那丫头撂挑子走的干脆而大义凌然,这赫罗城的烂摊子,可是真真实实的全丢他脑袋上了

  以二十万对二百万啊

  这可真是要了他的老命了啊

  离开的大军驻地,顾长生心情好好,拿着堪舆图,一路往西南而去

  赫罗城离大泽山不过千里之遥,所隔不过几重山,有了红扶苏献上的堪舆图,顾长生一点儿也不担心会走错路耽搁时间

  如此行了半日,已经离了赫罗城百里,顾长生再次拿出堪舆图确定路线,仔细的看了看,再抬头之时,整个人都在风中凌乱了

  “你你你怎么跟来的”顾长生凌乱的看着那个盘腿坐在大树下的小身影,喘着大气拍着胸口,惊疑不定的开口。

  丫的,那明晃晃金灿灿的小脑袋,不是她家小和尚还是谁

  “阿弥陀佛长生施主此言差矣,贫僧非是跟随你而来”不戒小和尚从地上爬了起来,小胳膊小腿抖了抖,抖掉了身上的落叶,理所当然的开口。

  “你”顾长生闻言,顿时就噎了

  尼玛,那么多树叶,没有个多半天,绝对不会在小和尚身上落这么多

  顾长生顿时就明白了不戒小和尚的言外之意

  人家哪有跟来人家分明是在这堵着她呢有木有

  “你你果然就不是人”想了几想,顾长生只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丫的,她决定去大泽山,不过才半日功夫,她家小和尚却已经在这里守株待兔的大半日

  这这让自以为终于只身犯险的甩掉所有人的她,情何以堪

  “阿弥陀佛,贫僧乃是出家人,早已不在红尘中”不戒小和尚闻言,打手唱了声佛偈,奕奕然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脸顿时就黑了

  好吧,人小和尚都这么直白白的承认他不是人了,她还能说什么

  无言以对有木有

  “好吧你赢了不过,你守株待兔待的兔子已经来了,小和尚,你到底要干嘛你要劝我回去”顾长生无奈的走到不戒小和尚身边,抬手抚掉了他肩头的一片落叶,轻声开口问道。

  “非也非也,贫僧是要与长生施主一同前往大泽山。”不戒小和尚抬着头看着顾长生,明晃晃的小脑袋摇了摇。

  “神马”顾长生闻言,顿时就暴走了,一个小巴掌顿时就往那小脑门拍了过去,“吃饱了撑的闲的没事儿了啊你大泽山是什么地方是你这小屁孩儿能去的吗乖快给老娘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贫僧不得不去心意已决”不戒小和尚难得的坚定

  “啪”

  又是一个小巴掌拍了下来

  “不得不去不得你个大头鬼啊大泽山处处关卡,满地蛊虫,就你这小身板,还不够人家蛊虫一口吞的乖快回去找咱家的花孔雀,让他好好养着你,你就敲敲木鱼念念经等我回去就好了”顾长生弯腰蹲下身子,双手扳着他的小肩头和他平视,“你知道的,大泽山太危险了,就算是我,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上邪,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我也不能让你跟我去冒险乖乖回去,好不好”

  “不好”不戒小和尚依旧保持着悲天悯人的小脸,坚定的摇了摇头,“贫僧答应过周施主,一定要带你回去,长生施主不要让贫僧为难。”

  “额滴个神啊”顾长生闻言,顿时无奈的扶额,“你不为难,就是老娘为难了上邪,妖孽可是什么都听我的,你就不能听我的话一次”

  “不能”

  在顾长生满含希冀的暮光之下,不戒小和尚再次摇了摇头

  “擦”顾长生见此,顿时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一起生活这么久,她是第一次见到不戒小和尚如此固执的一面

  偏偏,她尼玛还拿不戒小和尚无计可施

  劝服眼前油泼不进的不戒小和尚,顾长生自知不能,是以,她选择了更简单暴力的方法

  那就是:逃

  周身功力提到极致,顾长生的身形顿时拔地而起,红衣一闪,消失在了不戒小和尚的眼前

  将速度提升到极点,顾长生如同幻影一样,再深山之中飞移

  可是,让顾长生无比懊恼的是,她身后,总有一条若有似无的气息,亦步亦趋

  那条气息,隐隐还带着一丝檀香味

  这

  这尼玛真是没谁了

  “上邪你丫的是属狗屁膏药的么”狂奔了半天,从日当午,奔到夜降临,顾长生依旧没能摆脱不戒小和尚的追踪,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顾长生,顿时就歇菜了,停下身形,气喘吁吁的看着身后如同闲庭阔步一般悠闲自在的小身影,无比的咬牙切齿。

  丫的,她累的跟狗一样,她家不戒小和尚连尼玛一滴汗都没出

  这算什么

  真是人比人气死个人啊

  “苍天不公,不公至斯啊”仰天长叹,顾长生无语凝噎的看着她家开了外挂一般的小和尚

  尼玛,上邪,绝壁就是个系统黑洞一般的存在啊

  太逆天了有没有

  不科学这完全不科学啊

  扒拉出来带着干粮,顾长生一脸讪讪的扔了一块给不戒小和尚,一屁股坐在地上,恶狠狠的盯着低头啃干粮的不戒小和尚,咬牙切齿的开口,“为什么执意要跟着我你又发现了什么是不是我会遇到危险”

  顾长生自问,她对自家小和尚还是相当了解的,若非他真的窥得了什么了不得天机,他绝对不会如此固执的要跟着他

  一直以来,她家小和尚,都很好说话的

  这难得的固执,肯定有鬼啊

  在顾长生的盯视之下,不戒小和尚缓缓从干粮里抬起了小脑袋,皱着眉头,沉声开口,“逆天之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