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零七章 顾台天,你给我出来!
  “什么”顾长生闻言,顿时反问。

  这一个瞬间,顾长生突然觉得,她出现幻听了

  不戒小和尚说了什么

  逆天之劫

  “天道循环,自有其定数,违逆天意者,必遭此劫逆天之劫不是神罚,乃是由制衡天地之力衍生,神罚尚可祈求众神怜悯,而这逆天之劫,却是连神都难逃的存在”不戒小和尚的低垂着小脑袋,声音淡淡宛如隔世一般的开口

  他的声音很小,小到即便是顾长生,也只能听个隐隐约约。

  可就是这隐隐约约,也让顾长生的心顿时提紧了起来

  “上邪,你这是什么意思四大皇蛊尚未集齐,元宝尚未死而复生,何来逆天之劫这应劫之人,是我”扔下手中的干粮,顾长生当即往不戒小和尚身边爬了过去,摇晃着他的小肩膀,焦急的开口。

  小小的身形,随着顾长生的动作,左右摇摆,不戒小和尚洞悉世事的双眸紧闭,难掩为难的开口,“长生施主,天道昭昭,没有人能够逃脱天地制衡之力这是命,这是天命这是劫,这是天劫你逃不过,贫僧逃不过所有人都逃不过”

  “可是你跟我来了你跟我来了不是吗你一定知道了什么对不对这逆天之劫,若非与我有关,你何须如此紧张上邪,告诉我,为什么”顾长生停下了动作,目光略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不戒小和尚,失魂落魄的开口问。

  不戒小和尚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仿佛洞悉世事的双眸之中,满是无奈,忍了几忍,终是开口,“答案就在此途之中,长生施主何等聪慧,若想知道答案,自可去寻”

  顾长生闻言,顿时皱眉,眨眼,身形拔地而起,往一旁的深山去而去

  离开赫罗城不过一日,她已经遇到过数波人,不过,她目标直指大泽山,为了不耽搁时间,纵使遇到了人,也都选择了避开

  可是,不戒小和尚却告诉她,答案就在此途之中

  不戒小和尚绝对不会骗她

  逆天之劫,绝对存在,却不是因为元宝死而复生之事,而是另有他在

  心,没来由的慌乱不已

  顾长生用尽了全身的功力,再林中穿梭,不出一会儿,就找到了之前遇到的那一拨人

  是十来个蛊女,年龄都不小,四十岁上下

  眉间一滴圣金之色灼灼,顾长生毫不犹豫的拦在了这一拨人之前,自爆行踪

  正在搜捕十来个蛊女,看到凭空出现的来人之时,顿时就僵了

  这一袭红衣,这眉间一滴圣金色

  这

  “巫巫蛊王印她她是是风凰”领队的蛊女,目瞪口呆的看着几步之遥的女人,仓皇失措的开口。

  风凰之皇

  风凰之皇,竟然出现在了赫罗城之后

  这

  “嗖”

  一阵疾风闪过,顾长生纤细莹白的手,已经扣在了那蛊女的脖颈之上

  无边的威压,顿时毫不掩饰的在这一片深山老林中肆虐开来

  枝叶乱颤,落叶无数,林鸟惊飞

  顾长生一身冷厉的杀气如有实质,目光如炬的盯着眼前之人,盯着眼前人手中的一纸画卷

  “说你们在搜捕谁”

  冰冷肃杀的声音,带着冷气,直直的往身前的十来个蛊女袭去

  还未来得及召唤自己的蛊虫,十来个蛊女就纷纷在这绝对的威压之下屈膝,跪伏在地,颤颤发抖

  唯有一人,连跪地都做不到

  就是那个被顾长生扣住脖颈的领头蛊女

  此时此刻,她的脸色已经刷白,整个身子也在轻颤,手中的画卷也在颤抖之中,赫然落地

  “搜搜捕谁搜捕”那蛊女惊颤的重复着顾长生的话,断断续续,几不成声。

  而顾长生的目光,却随着那下落的画卷,缓缓往地上移去

  枯叶之上,一纸画卷,画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夜色朦胧,顾长生看的不甚真切,可是,那个小小人儿的画像,她无比的熟悉

  那活灵活现的小眉眼,数月以来,让她魂牵梦萦,担忧的不能入睡

  那是她的儿她宝贝非常的小肉包

  可是,此时此刻,她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被小肉包旁边,另一人的画像所吸引

  木然的放开手中之人,顾长生甩手将那蛊女丢在一边,任由她仿佛逃过一劫般的捂着脖子惊慌后退,而她自己,却缓缓的弯腰,仿佛慢放的镜头一般,木讷的对着地上的画纸伸出手

  画纸之上,她的小肉包画像旁边,有一个温润如水的人画像

  眉目安然如素,神情恬淡如斯,浅眸淡望,凤华天成,气质天生

  这是

  顾长生伸出的手,几不可见的开始了颤抖

  朱唇微启,想要开口,却是不能

  明艳的双眸之中,满是震惊,水气也在氤氲之中

  这幅画像

  这幅画像中的人

  曾经无数次以黑白照片的模样,出现在她年幼的梦中

  曾经无数次,被她家老头子拿在手中,含泪摩挲

  曾经让她无限憧憬,也难掩恨意

  “长生啊你爸他就是个不靠谱的啊你说老头子我一辈子打仗,枪林弹雨走过,咋就生出这么一个不肖的儿子好的不学,竟去学一些奇门玄学什么工作不好,非要一头扎到别人的坟里不出来”她家老头子总是摩挲着一张黑白照片,把年幼的她抱在怀中,缅怀的开口,“现在好了,他死在别人的坟头里也就罢了,还把老子我的儿媳妇也搭了进去这两口子啊没一个孝顺的啊白养了白养了啊”

  她顾长生的父亲,是一个考古学家,向来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整日里扎在深山老林的古墓中

  在她很小很小,还没记事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在一次考古事故中,丧命了

  只留下,她和她家老头子,相依为命

  前世今生,横亘着空间和时间的无垠长河,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在这个时代,看到一个如此肖似那张黑白照片中的人

  “爸爸爸”

  颤抖的指尖,终于碰到了那冰冷的画纸,顾长生双唇打颤,失神的呢喃

  明明

  明明她前世今生都没有什么父母缘

  明明

  明明她上辈子加上这辈子,整整两辈子,都没有亲眼见过自己的爸爸一眼,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在这里,看到一个如此和她曾经的曾经的梦中相似的人

  为什么

  “顾台天顾台天你给我出来你出来”碰触到画纸的手,缓缓的握紧,顾长生埋头在地,嘶声力竭的呜咽大喊,“你出来你给我出来出来”

  “养而不孝生而不养顾台天你枉为人子,枉为人父你给我出来我要替我家老头子问一问你,你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可有愧意你生了我,却没教养过我一天,心中可有悔意”

  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手中抓着画卷,抬头问天,“你这样枉为人子,枉为人父的人,怎么配两世为人怎么配活在这世间你给我出来你出来”

  如果,她的母亲名唤同音若水之名,只是巧合,那这幅画像,又是什么

  这一刻,顾长生再难相信,一切都是巧合

  血红的锦衣,在夜风之中猎猎作响,顾长生浑身颤抖,仰天长吼不休

  那十来个蛊女,畏畏缩缩的躲在一边,在她暴虐的气息之下,连站都站不起来

  “顾台天你给我出来我知道是你只要一眼我就能认出你前世也好,今生也罢我只要一眼就能认出你你给我出来”

  “你出来啊出来啊”

  “出来”

  泪流满面,顾长生萎靡在地,迤逦的裙摆,在她身后像是绽放的血花一般,妖艳而诡异

  “出来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

  双手紧握画像,顾长生埋首跪伏在地,失声痛哭

  有生以来,前世今生两辈子,她从来没有这么哭过也从来没有这么茫然无措过

  这一刻,她突然像是一缕游荡的魂,不知来处归处,飘渺无所依附

  这一刻,她突然像是一个走丢了的孩子,寻不到父母的怀抱,只有无边的苍凉把她包裹在中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无法挣脱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你告诉我你们告诉我”

  泪水,打湿了手中的画像

  夜色之下,参天古树掩映之中,那一抹红色的身影,是那么的渺小和茫然

  身后,传来人的脚步声。

  顾长生木然回头,就看到不戒小和尚缓缓往他走来的身影。

  泪水,在一刹那间,汇流成河,顾长生颤抖着唇,看着眼前的小和尚,失神的开口,“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对不对”

  不戒小和尚垂眸,轻叹一声。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为什么会来南疆,你一直都知道对不对”跪伏在地的顾长生突的回身,双手紧紧抓住不戒小和尚的小肩头

  ...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