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零八章 滔天的茫然
  夜色之下,一个红衣女子,血衣凌冽当风,长发无风自动,娇艳的面容满是几近崩溃的扭曲!

  风!

  自她的周身席卷而起!

  内力,从她的体内肆虐而出!

  带起一片风声鹤唳!

  天地为之失色,在她便的草木枯叶,顿时被席卷而起,四下飞散!

  畏畏缩缩躲在一旁的十来个蛊女,哪里承受的住这般肆虐的内力侵袭,一口口鲜血从她们的嘴里狂飙而出,霎时间,在将周围的土地,染成一片血红!

  “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对不对?”

  如同狂风暴雨的漩涡中心中,顾长生仿佛陷入魔怔一般,双目赤红的摇晃着眼前的小人儿,对四周的一切,仿佛都未察觉一般!

  躲得远远的蛊女们都躲不开顾长生肆虐的内力震荡,可身在漩涡中心的不戒小和尚,却一如平常的眉目安然,一如往昔的慈眉善目!

  时空,仿佛将他们二人隔离!

  外面,是顾长生暴走的内力造成的狂风肆虐。

  里面,是两个四目相对的人!

  顾长生跪在地上,稍微仰头看着站立的不戒小和尚,泪水不止,神情癫狂,“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周沐让我去寻你,而你跋涉千里与我在寺庙相遇,你知道!从那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占室女星斗冲勾陈,全是因我而起!因为我,原本就属于这个世界!”

  泪水,让顾长生的眼前一片朦胧,仿佛,眼前的小和尚,都变得虚幻了起来!

  顾长生急忙又往前膝行了一步,颤抖的双手,牢牢的握住他的小胳膊,期期艾艾开口,“你有观天测地之能,你有洞悉世事的法眼,你追随我,你助我,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跟周沐的一个约定?上邪,我身中巫咒,你当头棒喝将我的魂,从异世唤回,我当时以为只是我的幻觉,我从未往深处想!我以为,你只是我家中那个心在红尘外,身在红尘中的小和尚!可是,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你知道我是这个世上最大的变数,你知道今日会发生的种种,你甚至知道以后会发生的种种,那么,上邪,你能告诉我,我……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吗?”

  问道这里,顾长生的声音不由得变成惊惧的小心翼翼,泪眼婆娑,握着不戒小和尚的手颤抖不休,顾长生鼓起了所有的勇气,满含希冀的看着眼前的小人儿,迟疑的再次开口,“上邪,你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他……他为什么……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若说看到画像的那一刻,顾长生只是怀疑,那么此时此刻,不戒小和尚悲天悯人洞悉世事的目光,无疑是在告诉她,她心中的猜想,都是事实!

  那个他,确实是她前世的生身之父!

  是她那个养而不孝,生而不养的父亲!

  而她,之所以在这里,或许,是因为他……

  逆天之劫!

  逆天之劫!

  终究,谁才是那应劫之人?

  “阿弥陀佛!长生施主……”被顾长生禁锢中双臂,不戒小和尚唱了声佛偈,一脸无奈悲悯的开口。

  “不!不!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顾长生突的放开双手,仓惶的后退了一步,捂着耳朵,摇着头打断不戒小和尚未尽的话!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我已经死了!好久以前,我就死了!死在我二十九岁的时候,死在我的车里!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不是!”

  血红的锦衣铺了一地,在她的四周铺散开来,顾长生捂着双耳仰面倒下,不停的呢喃!

  前世今生,恍如隔世的场景,像是慢放的镜头一般,灌入她的脑海之中!

  恍然中,她好像看到了她家老头子,拿着皮带,在她的身后追赶!

  “顾长生!顾长生你个死丫头,你给我回来!看老头子我不抽死你!好的不学,竟学你老爸的不学无术,还学会跟人打架了啊?打架也就罢了,你还打输了!我这张老脸,可是被你丢尽了!”

  那是她跟人打架打输了,她家老头子轮着皮带在追她……

  “长生啊,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取名长生不?咱老顾家,八辈儿单传,老头子我盼星星盼月亮盼了三十多年,你老爸终于给老头子我生了个娃儿,可惜这个娃儿还不是个带把儿的!不带把儿也没啥,偏偏你还是个……哎!老头子我是不指望你啥了,只要你能长命百岁,老头子我也就别无所求了!”

  那是她家老头子喝多了酒,抱着她的胡言乱语!

  到了今时今日,她才知道,她不光不是个男娃儿,偏偏还是个短命的!

  二十九岁的大好年华,她事业有成,军功赫赫以军医之身位列少将,偏偏……偏偏莫名其妙的就丢了性命!

  她终于知道,他家老爷子为何那么纵容她了,甚至纵容她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是知道她注定短命吗?

  所以才会那么宠她,那么惯着她……

  那么,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她为什么会在死了之后,还有一次重来的机会?

  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遇到一个和她前世的爸爸,长的如此相像的人?

  为什么?

  “阿弥陀佛!长生施主,一切都是天命!”

  不戒小和尚的声音,在顾长生的头顶响起!

  只这一句,顿时让顾长生抽身而起,红袖翻飞,滔天的茫然和怒意霎时席卷了她的全身,“天命?谁的天命?我的?上邪,你明明知道,我已经死了!我在另一个时空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不过是一个来自异世的亡魂!这是哪家的天命?又是谁为我求来的天命?”

  红衣翻飞,顾长生仰天长啸,长发咧咧,顾长生泪水纵横,“元宝死而复生,蛋蛋的神魂曾言,待元宝死而复生之时,便是逆天之劫降下之日,那么,上邪,你告诉我,我的死而复生,这逆天之劫,何时降下?又是降在谁身上?”

  “哎……”不戒小和尚闻言,顿时叹了口气,怜悯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轻声开口,“你们父女重聚之日,便是逆天之劫降下之期!”

  顾长生闻言,顿时踉跄后退了一步,神色仓惶的摇头,“不!不!不是这样的!上邪你在骗我!我不要去大泽山了!不要去了!我不要见他!不要!只要我和他不重聚,这逆天之劫就不会降下了,对不对?对不对?”

  “躲不过的!长生施主你躲不过的!天命如此,人力难为!”不戒小和尚缓缓摇了摇头,却说了一句无比笃定的话。

  “天命!又是天命!你说占室女星斗冲勾陈是天命!你说我是应天命而生的人!既然我是顺应天命来到这个世上,那么为什么会有逆天之劫?上邪,你不觉得,你口中的天命,本来就自相矛盾吗?”顾长生一边摇头,一边缓缓倒退,“不!不!我不要去大泽山!我不要重聚!我前世今生都没有什么父母缘,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我没有!也有不起!”

  踉跄后退的顾长生忽的上前,一把拽起地上的不戒小和尚,焦急的开口,“上邪!我们回去!我们回去赫罗城!小肉包既然能逃出来,怎么都能活下去!我们这就回去!离开这大泽山的外山,离开南疆!我要回去!回去属于我的地方……”

  话声一顿,脚步一停,顾长生突的低头苦笑了起来,“呵呵……回去……回去属于我的地方?到底哪里,才是属于我的地方?我能回到哪里去?”

  “这整个世界,都不属于我,我还能去哪里?哪里还能有我的容身之地?”

  看着神情涣散,神魂不稳的顾长生,不戒小和尚的脸色难得的变色,焦急的扯住她的衣袖,手中的桑木锤应声而下,少有的疾言厉色,“长生施主!”

  或许是胳膊被敲的疼痛,或许是不戒小和尚的声音太大,顾长生闻言,茫然的双目,渐渐的恢复了一丝清明。

  “长生施主,你是应天命而生之人不假!占室女星凌空之日,你便属于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也属于你!长生施主,你没有死!你还活着!有血有肉,有魂有魄,真真实实的活着!真真切切的存在!”不戒小和尚抬着小脑袋,沉着一张小脸,疾言厉色的开口,“逆天得来的命,那也是命!还望长生施主千万珍惜,顺应天命而为,莫要躲避!”

  逆天得来的命,那也是命!

  只是这一句,就让顾长生呆立当场!

  原来,她……真的是逆天得来的命啊!

  月色依稀,树影斑驳,顾长生就那么站着,保持着低头看身边小和尚的动作,一动不动!

  身后,撒欢的奔跑声有远近及,林间枯叶被踩的沙沙作响,无比清晰的传入她的耳中!

  “逆天得来的命,那也是命……呵呵……莫要躲避!莫要躲避!上邪,你说,我能躲得过吗?”苦笑着低声呢喃,顾长生感受着身后组件靠近的熟悉气息,失魂落魄的松开了手……

  ...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