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61.第61章 断袖之癖啊
  豆腐,肉包子,寝衣……

  顾长生对于古代女子的认识,顿时升华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矜持呢?节操呢?下限呢?

  连番的打击之下,顾长生觉得她已经能接受更大的打击。

  樊梨花羞怯的笑了一下,然后矫揉造作的从裙摆下面捞出一把长剑,“人都说,宝剑赠英雄,奴家不才,锻宝剑一把相赠。”

  顾长生看着她掀起的裙摆,又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宝剑,顿时无语了。

  古人藏武器的地方真是别致的紧,她不敢恭维!

  “宝剑赠英雄,这句话说的好,不知这英雄到底是哪只?你们倒是说说,让我也见识见识。”顾长生环顾了一周,她家的异性也就那么三个,除了两个还没张开的萝卜干,就只有宋伯一个老白菜,顾长生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兴致勃勃的冲着立在门口的宋伯喊了一嗓子,“宋伯,有娇客要送你东西。”

  众人:“……”

  小翠捂着脸低头,娘子这是真不懂,还是装的?

  肯定是装的!众人一致的达成了共识。

  “哪个要送给那老不休,奴家要送给你相公。”

  “是啊,昨日一见,他音容笑貌至今犹在眼前,当真是芝兰玉树,翩翩俏儿郎……”

  顾长生算是彻底明白了,都是妖孽惹得祸!果然是个能招蜂引蝶的!还一次就惹来这么多娇客不顾身份颜面,登门造访,红颜是祸水,蓝颜才是更大的祸水。

  “如你们所见,他自是我的……相公,罗敷有夫,他自有妇,你们这样,不好吧?”顾长生嘴角抽了几抽,才把一句话说完,不过这话说的甚为没底气。

  “长生娘子见笑了,翩翩君子,窈窕好逑,你不过是一介弃妇之身,他都不嫌弃,我们自然也是有机会的。”豆腐西施抬袖半遮胸,笑的很荡漾。

  “咳咳……”顾长生忍不住的干咳了两声,脸上憋笑憋的涨红,有模有样的敛裙施了一礼,“姑娘果真是个读过书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还能这么用,长生领教了。”

  “长生娘子,三妻四妾本是常事,我们不在乎名分,你把你相公叫来见见我们。”

  “是啊,长生娘子你虽然长得不差,可那样的倾城儿郎,你怎么能束之高阁,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人呢,让我们见见啊……”

  ……

  顾长生在这莺歌燕语的轰炸之下,在心底把周沐骂了个遍,竟然都有人上门甘愿做妾,这是周沐的杀伤力太大,还是她顾长生的威慑力不足?

  妖孽!祸害!贱人!

  “他真就这么好?让你们不惜委身为妾?你们可知道,三纲五常,妾与奴婢无疑,何苦来着?”顾长生惊疑不定的问出声。

  “当然,他玉树临风,世间少有的英俊,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奴家只要能得他一颦一笑,做什么都愿意。”豆腐西施低头露出了一个朦胧的笑容。

  “是啊,他还年轻有为得郡王重用,前途不可限量,自是良配无疑。”

  这盲目陷入情海的女人,拿什么拯救她们?

  顾长生头疼的抚了抚额,把周沐的家谱问候了个遍,甭管是皇帝老子还是王爷王妃,一个都不放过,这才是一个郡王手下,就能招来这蝴蝶三四只,若她们知道他就是郡王,那岂不是脱光了直接扑上来?

  “晨昏定省,端茶倒水,当人妾室,可不是这么容易的,而我也不是个好相处的。”顾长生耸了耸肩,事不关己的开口,她这可是金玉良言啊,好好的良家子,被美色所惑,竟然上门求当妾室,她们真不怕出门没脸见人吗?

  “你是仗着有他的宠爱,若是有了我,他自然也会疼宠非常。”

  “是啊,夫为妻纲,只要他愿意,你能拿我们怎么样?”

  “若是我不愿意呢?”顾长生眉尾一挑,“若是我不愿意呢?我不会让我的夫君三妻四妾,也不会让他沾花惹草,你们还能如何?”

  众女一愣,转眼眉开眼笑。

  “那你这是犯了七出之罪,善妒,他自可休了你。”

  “是啊,这样最好不过了。”

  “谁会要一个善妒的发妻,何况你还嫁过人,还带了个儿子。”

  “让我们见他,奴家要告诉他,你拦着我们……”

  ……

  顾长生真的是头疼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光明正大不要脸的,这群女人也是没谁了!

  有句话说的好,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她们是真的离无敌不远了!

  都是妖孽害的!顾长生恨恨的咒骂了声,眼睛微眯,转眼计上心头,低头诡异的一笑,然后收敛全身的气息,娇弱的往小翠身上靠了靠,脸上也露出了哀戚之色,期期艾艾的开口,“既然各位娇客执意如此,长生也不好做那善妒的妇人,非是长生从中作梗,实在是……相公他此时不在家中。”

  “不在家?昨天不是还在?”

  “你肯定是在骗人!”众人指控。

  “哎……”顾长生幽怨的叹了一声,抬手遮脸,一副苦不堪言的模样,“提起都是一把辛酸泪,长生有些难以启齿……”

  众人闻言一愣,不过转眼斗志又起。

  “你倒是说啊,这么做作给谁看?谁不知道你是出了名的悍妇。”

  “就是,他有你这样的妇人,不知受了多少窝囊气,你这么彪悍蛮不讲理……”

  感情你们是来救他于水火的?真是尼玛太大义凛然,太道德高尚了!

  想当小三儿都这么理直气壮,她还能说什么?

  “昨日他是在家中,可郡王昨日出征了不是?”顾长生泫然欲泣的遮脸继续,“相公他,深得郡王……看重,自是形影不离,卷鲽情深……的紧,我也只能独守空闺,日日思君不见君,谈之奈何啊……”

  小翠几人膛目结舌,众女也都大惊。

  顾长生掩在衣袖下的脸上荡起一抹狡诈的笑容,她没说错啊,妖孽肯定和郡王形影不离,必然和郡王卷鲽情深的,不是吗?

  趁着众女震惊的空档,顾长生奕奕然再抛下一颗深水炸弹,“诚如各位娇客所言,我家相公他灼灼其华,芝兰玉树,你们思慕于他本也情有可原,可和郡王……抢人,纵然是长生,也不敢肖想,你们……”

  你们要找死,尽管去,她保证不拦着。顾长生在心里补充了句。

  四周一时无声,顾长生只听见有几个脚步声相继响起,然后从衣袖下面瞧瞧露出了双眼,就看到几女作鸟兽散的背影。

  “嘁!”顾长生瞬的放下手,一脸的不肖,“屁大点儿胆儿,也想当小三,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翠几人对视一眼,宋伯利索的关门。

  “娘子,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小翠一脸作难的跟在自家娘子身后,还是忍不住问出声。

  “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顾长生头都没回,回的理所当然。

  “可沐郡王他……”小翠求救的看了韩秋一眼,不知如何开口。

  “他怎么了?我有说错什么吗?我可什么都没说,至于那几个胸大无脑的怎么理解,那是他们的事儿,可不干你家娘子我的事儿。”顾长生踢打着双腿,往后院的练武场继续走。

  黑了她一把,让她莫名其妙的多了个相公,她怎么可能不黑回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才公平。

  顾长生哼着小调去锻炼身子,留下身后无语的众人。

  其实,娘子说的话,真计较起来,还真没错,可听在别人耳朵里,就变成另一种味道了。

  女人的嘴,似流水。清早还没过完,新一波的流言又四起,这次流言的主角是高高在上的沐郡王和他的属下,而顾长生则成了悲情的配角。

  元宝公公准时踩着饭点儿来蹭饭,圆圆的身子才挤进后门,就一脸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问开门的宋伯,“这大清早的发生了什么?”

  宋伯一脸正色想了想,然后果断的摇了摇头,“什么都没发生。”

  “那街上的人,见了我怎么感觉都怪怪的……”继续挠头,那些躲躲闪闪的眼神,不复昔日的敬畏,带着一丝暧昧,一丝打量,这也太诡异了。

  不死心的元宝在饭桌上,向众人一再求证。

  奈何众人一致摇头表示不知,只是长生娘子眉眼弯弯,笑的颇为惬意。

  元宝含着一个翡翠包子,小心翼翼的看向她,“长生……娘子,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顾长生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粥,“当然,我这风平浪静的,能发生什么?”

  元宝感觉不对头,长生娘子太淡定,淡定的让他的心都揪了起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嘴里塞着,手里捧着,元宝收刮了了几样吃食,心急火燎的跑了,他得赶紧去打听一下,是不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竟然让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啧啧……看,娘亲没说错吧,周沐那妖孽太会勾蜂引蝶,绝非良配啊。”顾长生看了元宝消失的背影一眼,给小肉包子夹了几颗青菜,“听娘亲的,准儿没错。”

  回到郡王府,稍一询问,知道真相的元宝公公泪奔了,他家好生生的郡王爷,竟然有断袖之癖,郡王爷的断袖,好巧不巧的正是长生娘子的相公,郡王爷自己!

  长生娘子,真是太坑人了!不带这么抹黑他家主子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