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616.第616章 尘埃落定
  不戒小和尚闻言,不无寂寥的开口。

  原本,密宗上氏隐居深山之中,这天地间,还有许多神息,纵然是存留不过百年的神息,毕竟也是神息!

  可是,密宗上氏遭难,这世间,就再也没有神和他作伴了!

  “吾还真是荣幸之至!”蛮蛮闻言,顿时抽了抽嘴角。

  “咳咳!”顾长生看着眼前的一只虫子,和一只小和尚,一阵儿无语,终是鼓足了勇气轻咳了两声打断了两人的斗鸡眼,抬手指了指头顶,“那什么,月亮出来了……”

  “吾知道!”

  “我知道!”

  不戒小和尚和蛮蛮异口同声的开口。

  “呃……”顾长生听得嘴角一阵儿抽搐,忍了几忍,终究是开口,“那个上邪,这月亮出来了,是不是证明,逆天之劫已经过了?”

  或者说,这尼玛劳什子的天地,让不戒小和尚一顿闹腾,服软了?

  “长生施主以为呢?”不戒小和尚哼了哼鼻子,打手唱了声佛偈,“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贫僧翻了慎怨之戒,不知佛祖可还会接纳贫僧……”

  顾长生闻言,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就你这酒肉穿肠过的小花和尚,我其实一直觉得,佛祖那是瞎了眼,才会收了你进门的……”扶着自家老爹从沟壑中跨了出来,顾长生回头,对着不戒小和尚一笑,“不过,还是谢谢你,谢谢你救了他,也救了我!”

  “不用谢!因果循环,前因后果,自有定数!”不戒小和尚闻言,明晃晃的小脑袋摇了摇,恢复了一如往昔的慈眉善目。

  “好吧,你们神的世界,果然不是吾等凡人能够参透的!换句话说,你们神,真心太会玩了,不带这么惊心动魄吓唬人的!我这都快被吓得魂飞魄散尿裤子了!”

  “以贫僧看,长生施主淡定的很。”

  “那是装的,懂?”

  不戒小和尚顿时就不言语了,倒是那被顾台天召唤出的蛮蛮,一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一脸的讨好。

  “别跟着我!我是个和尚,不吃虫子那一套!”不戒小和尚白了他一眼,分外不屑的开口。

  “吾,能借你人神之血重铸神躯否?”蛮蛮一脸扭曲,挣扎着开口。

  “否!”不戒小和尚的回答,干脆而决绝,丝毫不带商量的!

  “呜哇……蛋蛋娘,小和尚坏!小和尚他不帮人家!”

  下一个瞬间,深觉丢脸的蛮蛮,自动回去困觉了,将这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交给了死皮赖脸,深谙卖萌撒娇一道的蛋蛋……

  顾长生听到蛋蛋虫子的声音,暮然回首,看向不戒小和尚的目光,有些明灭不定……

  这尼玛……可是一尊金光闪闪的大佛啊!

  虽然,这大佛人小了点儿!

  可她也惹不起啊!

  是以,不管蛋蛋虫子如何撒娇,顾长生都坚定不移的选择,千万不要去招惹那个小和尚!

  完全惹不起啊!

  他尼玛何止是开了外挂,他尼玛分明就是个外挂啊!

  黎明前的黑暗,随着破晓的光辉划开东方的天幕,顾长生看着脚下横亘的沟壑,还有光秃秃变成焦土的山头,恍若隔世!

  龟裂的山石,枯萎的参天大树,凋零的草木……

  若非,眼前的一切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顾长生甚至都怀疑,昨夜的种种,不过是她的黄粱一梦!

  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她家老爹曾经做过什么壮举!什么神啊,什么逆天之劫啊,不过都是她凭空的臆想而已!

  偏偏,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家寻死觅活的老爹,就在她的面前,容不得她有半点儿怀疑!

  “长生,我若是知道你身边有如此能人守护,绝对不会来见你……”顾台天神情莫名的看着一边的不戒小和尚,虚弱的开口。

  “我要是知道我家小和尚有这么大能耐,才不会被吓得哭爹喊娘的!”顾长生想到不戒小和尚,忍不住的翻了个小白眼。

  而此时此刻,她家小和尚正和一只虫子的幻影在死磕!

  她家宝贝儿子小肉包,正支楞着双手做祖国花朵状,蹲在一旁,看大戏!

  “上邪……小和尚……高僧……得道高僧……”蛋蛋虫子,愣是能把不戒小和尚的称呼给喊出十八道弯儿,那叫一个韵味悠长……

  “蛋蛋,你这样是不对的,你有歧视小和尚身高的嫌疑,他一点儿都不高,怎么能叫高僧呢?”看大戏的小肉包,非常中肯的表达自己的意见,“他分明只比我大了一米米岁,只比我高了一米米殿,你要是他高僧,那也得喊我高人!”

  “你!”蛋蛋虫子闻言,顿时一个身形不稳四仰八叉的扑倒在地。

  真真实实的给眼前的高人跪了!

  “哈哈……蛋蛋虫子你好笨,影子也会摔倒,我再没见过这么笨的虫子了!”小肉包见此,顿时就乐了。

  “你!你们!呜哇……蛋蛋娘,小和尚联合小肉包欺负人家……”孤立无援又被嘲讽的蛋蛋虫子,顿时就开始搬救兵去了!

  “少来!不想被欺负,就叫蛮蛮出来!”顾长生挥了挥手,直接从蛋蛋虫子的圣金色幻影中穿插而过。

  蛋蛋虫子憋屈的重新凝聚起被打散的幻影,撇了撇嘴,“才不,他喇么凶,人家才不要他出来丢人现眼!”

  “你说谁丢人现眼?无知的小儿,竟敢亵渎吾!”顿时,一个色厉内荏的声音,从蛋蛋虫子的体内响起。

  “哇!你怎么偷听人家说话,你吓死宝宝了!你赔!你赔!”蛋蛋虫子的小身影一颤,当即吱吱呀呀的开口。

  小虫子,小和尚,小肉包,顿时又凑到一块儿热闹去了!

  当然,热闹是相对的,比如说,顾长生现在,就热闹不起来!

  因为她家的亲爹,不甚乖!

  一门心思的想着要殉情,要随她那早逝的娘亲而去!

  对此,顾长生很无奈!

  她尼玛连逆天之劫都差点儿跟着自家老爹亲受了,这时候再看着自家寻死觅活的亲爹,她真的很想一头撞死在干渴的大地上!

  可顾长生是谁?

  她顾长生就是一个打不死的不要脸小强!

  是以,她很快就想起了办法来对付自家了无生念的老爹!

  从巫山婆婆手里,把自家虚弱的老爹抢了过来,顾长生分外忧伤的开口,“爹啊,你想给我娘殉情也没啥,可是你好歹得问问人家同意不?”

  “恩?”顾台天闻言,孱弱的扭头,看了自家女儿一眼。

  “我娘为了生下我,为了让我名正言顺,现在,可还躺在柳州城顾氏的祖坟里呢!”顾长生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开口,“跟我那顾家的便宜老爹合葬在一起,坟头连着坟头,棺材挨着棺材,挨的可近可近了!你说你要是殉葬了,我是要把你老人家葬在哪里?是葬在我老娘旁边,跟我那便宜老爹一左一右,还是卡在我老娘和我那便宜老爹中间儿?”

  顾台天闻言,脸色顿时就漆黑了,沉声开口,“顾临那小子,欠我一命,照顾我妻本是报恩,他竟敢跟弱水合葬在一起!那是我的妻!”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好歹担了人家闺女的名头二十多年,你让我亲手去挖我自家的祖坟,这事儿有点儿不好吧?这事儿还是得你自己动手!”顾长生看着自家黑着脸的老爹,无比笃定点了点头开口,“我顾长生可是个倍儿孝顺的人,你不动手的话,那我只能让我老娘,继续躺在我那便宜老爹身边了!”

  “你!你个不孝女!”顾台天闻言,顿时气的轻咳了起来。

  “啧啧……”顾长生见此,连忙上前,帮自家老帅哥爹爹顺着气儿,“别气别气,等挖完坟你再殉情哈,到时候我保证不拦你!还有,就你,最好别拿不孝女这一套来教训我,让咱家老头子知道,一准儿指着你这个不孝子的鼻子骂!”

  “你!你!我和你娘怎么就生出来你这么一个离经叛道的女儿!”顾台天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抬起手指,恨恨的点了点眼前无比肖似发妻的小鼻子。

  “嘿嘿……老头子教的好,这事儿,可不怪我!”顾长生摸着鼻子笑的像个偷了腥的猫。

  “让我撑到能去柳州之时!”顾台天看着自家女儿,沉声开口。

  “好嘞!不过就你这身板,就算有我这神医在世,能撑到回柳州城挖坟已经是不易,到时候就算你再想多活,恐怕也难咯!白糟蹋了这一副好皮囊啊!”顾长生摇头晃脑,煞有介事的开口。

  “你!你这个不孝女!”顾台天当即就一个爆栗子敲了过去。

  “又来!你可别乌鸦趴到猪腚上,光看见你家闺女黑啊!”顾长生捂着脑袋跳开老远,不依的反驳道。

  “谁是乌鸦?”顾台天风光霁月的老脸微沉。

  “我!”顾长生指了指自己,毫不犹豫的点头开口,“乌鸦是我,猪也是我,跟您老没关系,您老就放心吧!”

  “哼!不孝女!”顾台天看着她那怂样,有火发不出,讪讪的扔下这么一句,不再看她。

  顾长生摸了摸鼻子,无语的去找自家小肉包求平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