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620.第620章 装疯卖傻的婆子
  血迹犹存的巫蛊祠,到处一片靡靡之象。

  顾长生很难根据它现在的模样,来想象巫蛊祠曾经的辉煌!

  总之,如今的巫蛊祠,是凋零的!

  而在这凋零的巫蛊祠中,有一个发了疯一般的女人,头上斑驳不堪,一毛没有,脸上更是红绿一片,肿的像个猪头,还是个看不出原本模样的猪头,说是猪头,其实有点儿愧对猪了!

  “娘亲,就是那个老虔婆,就是她放虫子咬我,还总是骂我,还打了老帅哥爷爷!”一看到香卡天姬,小肉包顿时就炸毛了,一双小手扒着自家娘亲,急不可耐的告状!

  顾长生闻言,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不得不说,她觉得自家儿子很有几分恶人先告状的嫌疑,毕竟,两相对比,这香卡天姬可是比自家小肉包惨了不止多少倍啊!

  瞧那模样,简直就没个人性了啊!

  “孽畜!孽畜!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身上的黑色巫袍已经破破烂烂,香卡天姬全然不复昔日的威风凛凛,狼狈的趴在地上,对突然而至的几人,全无所觉,支着胳膊肘拖着身子,一边爬还一边叫骂不休,“风凰弱水!圣女!哈哈……那就是个贱人!抢别人男人的贱人!师尊……师尊……”

  顾长生眯着眼睛,将香卡天姬的喃喃自语听得一清二楚,可是越听就尼玛越不对味了!

  啥子情况?

  风凰弱水?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家老娘在这个世界的名字,恰好就是这个啊!

  怎么,到了这个半死不活的婆子嘴里,她家老娘到成了抢别人男人的小三?

  顾长生忍不住的歪头看向了自家风光霁月的老爹,早就说了,她家老爹人到中年还是一枝花,这年轻的时候,还不知道祸害过多少情窦初开的少女呢!

  “老爹,这香卡天姬,该不会是你背着我娘,欠下的风。流债吧?”顾长生看着自家老爹,迟疑了下,还是问了出声。

  好奇心害死猫啊!

  八卦神马的最有爱了!

  顾长生向来是个善于用黑色的眼睛发现黄。色的JQ的人,是以,当她敏锐的嗅觉察觉到了JQ的八卦香味时,顿时整个人就激动了!

  这一激动,可不就有点儿得意忘形了?

  是以,顾台天在她话落之时,当即一个冷眼扫了过来!

  这警告的小眼神,凉飕飕的,顾长生利索的打了个寒颤,当即舔着笑脸讨好的开口,“呵呵……女儿说笑呢!老爹风华绝代,眼光怎么着也不会这么差!误会!误会!”

  顾台天闻言,脸色稍微好了点儿,可是显然,对于自家女儿如此的不着调,依旧抱有不赞同的态度!

  “可是不对啊!”转眼,顾长生自己又推翻前语,一根手指挠着小下巴,分外八卦的开口,“瞧这香卡天姬的话,就算不是老爹你欠下的风流债,你肯定也跟她有一腿啊!”

  无风不起浪啊!

  顾长生坚信,那肯定是有一腿啊!说不定两腿三腿都有可能!

  要不,自家老爹也不会被香卡天姬一圈养就是二十多年啊!

  想到自家老爹被折磨的里子表子都糟糕的透透的身子,顾长生深信,这尼玛绝壁就是爱的折磨啊!

  求不得,放不下,所以,就把她家老爹给圈了,折磨的死去活来,活来死去……

  啧啧……

  顾长生的双眼,顿时就闪亮亮了!

  红果果的奸情啊!她稀饭!

  “少胡言乱语没个正经!”有孙子在场,顾台天实在无法容忍自家女儿的不着调,脸色微沉,奕奕然开口解释,“她本就是这身躯命中注定的情劫,我只是顺应天命,不敢妄自改动而已!”

  顾长生闻言,眼睛顿时就瞪圆了!

  她家老爹深谙奇门玄学她知道,所以,这个香卡天姬,在她家老爹明知是情劫的情况下,还如此情根深种落到如今地步,这……这让她该说什么好?

  是不是忒惨了点儿?

  “我以巴蜀主上的身份入南疆,一是为了与你母亲相遇,二是为了顺应天命,我和她有师徒之缘,虽然明知她会祸乱南疆,为了能给你重铸肉身,我与你母亲都不得不顺应天命,如此说来,她倒也是个苦命之人,世间种种,自有定数,若我不知定数如何还好,然,我明知后事如何,偏还要置身事内冷眼旁观她步步深陷……”顾台天一边说着,一边叹了口气。

  顾长生闻言,脸色顿时微黯。

  她没有像自家老爹和不戒小和尚那般观天测地的本事,也不知道拥有这种本事的人是什么样的心情!

  但是,她知道,明知结果,偏偏还要看着自己不愿意看到的现象发生,是多么无奈的事儿!

  想必,她老爹对香卡天姬,也会觉得亏欠吧……

  “可是,那又如何?命由天定,可终归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她既然选择了谋朝篡位将风凰一族屠杀殆尽,就活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顾长生脸上闪过一抹坚决,掷地有声的开口。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顾长生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想想风凰一族被倾覆,想想红岩一族为尽忠满门皆亡,你让她凭什么去原谅香卡天姬?

  花恒一族,苗素一族,她一个都没有留,因为他们是六殿之中以香卡一族马首是瞻的家族,而身为罪魁祸首的香卡天姬,她怎么可能会留?

  要了却南疆之事,永绝后患,那香卡一族,必须亡!

  想到这里,顾长生看痴傻疯癫的香卡天姬的目光中,忍不住的带了丝狠历之色!

  顾台天目光变幻莫测的看着自家女儿,终究长长的叹了口气,“罢了,一切皆是命中注定,如今,你意已决,再无可转圜之机!罢了!罢了!”

  他早就算出,香卡一族有执掌南疆二十余年之命格,如今,命数已尽,一切自有天命!

  不是他一个凡人可以左右,也不是他能够干预的!

  即便,那执刀完成这天命的是他的女儿,他也不能多言!

  这就是,明知一切,却只能冷眼旁观的无奈……

  “师尊!师尊!你是来接姬儿的吗?姬儿好想你!”疯癫的香卡天姬,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挣扎着站起身,踉跄的往他们扑了过去。

  顾长生见此,目光顿时微凛。

  顾台天垂眸,掩下眸底的不忍。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香卡天姬那双形如枯枝的干瘪双手快要攀上顾台天之时,一只手赫然拦住了她!

  顾长生一只手抓住香卡天姬的手腕,冷冷的开口,“我家老爹,岂是你这等枯枝烂叶能够碰得?”

  丫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还姬儿,姬儿的,差点让听得她鸡皮疙瘩掉一地啊!

  “师尊!师尊……”香卡天姬对面前之人的冷言冷语全无所觉一般,一双老眼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声音嘶哑却柔肠万千的低唤……

  “长生……”顾台天被她唤的心有不忍,终是迟疑的开口唤了声。

  “呵呵……”食指按在香卡天姬的脉门之上,顾长生闻言,突的冷笑出声,目光犀利的看向眼前痴傻疯癫的婆子,冷声开口,“香卡天姬,好歹也曾执掌南疆二十余年,如此装疯卖傻,可不是曾经的王者该有的样子!”

  香卡天姬闻言,臃肿的老脸微僵。

  而顾长生却转头,看向自家老爹,皱眉开口,“爹爹觉得,她是真的傻了吗?或许,她这糟烂的演技能够瞒得过你们,却瞒不过我的手指!”

  “我自问,天下间若论医术,难有人能出我之右,她脉息平稳,虽然周身带伤,却都是皮外伤,并未伤及要害半分,一个能够狠下心来弑主谋逆的女人,心性怎么可能会这么不坚定,一点儿波折就能被刺激傻了,爹爹你信吗?”

  顾台天闻言,眉头微皱。

  顾长生见此,利索的一个甩手将香卡天姬甩在了地上,对着地上狼狈的女人就伸出了一只手!

  内力在掌心流转,如有实质!

  “那我就让爹爹看看,什么叫贼心不死!”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运起内力游走过香卡天姬的全身!

  “刷!”

  “刷!”

  “刷!”

  “……”

  接连几声划破衣服的声响传来,顾长生手心赫然出现了几把锋利无比的匕首!

  匕首乌黑泛着幽光,一看就是涂了要命的剧毒!

  这一切,都落入了几人的眼底,他们无比的确定,这几把匕首,都是从香卡天姬身上吸出来的!

  小肉包见此,小脸顿时就变了,不同于不戒小和尚的波澜不惊,小肉包一个闪身就护在了自家老帅哥爷爷身前,伸着一双小手臂,活像个护犊子的小母鸡!

  四目相对,香卡天姬的眼眸之中,再没有半分痴傻!

  顾长生翻转着手中的匕首,摇头晃脑的出声,“啧啧……这一样样,还真真的都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啊!爹爹,她这是打定了主意要跟你同归于尽来着,如此,你可还心有不忍?”

  顾台天闻言垂眸,没有说话。

  顾长生转眸,目光如炬的看向地上的老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