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二十六章 风凰三宫共存的原因
  readx();

  热门推荐:、 、 、 、 、 、 、

  顾长生回眸,眨着凤眸看向身后的不戒小和尚。

  不戒小和尚对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不戒小和尚的支持,顾长生的胆儿,顿时壮了许多。

  丫的,虽然巫蛊之王有点儿不靠谱,可是她家小和尚还是蛮在本本的!

  拼了!

  不就是上个蛊山吗!

  大不了被蛊虫给埋了!

  谁怕谁!

  “走!”怀着壮士断腕一去不复返的心态,顾长生迈出的脚落地。

  身前的圣金色幻影,随着她的动作,往前飘移了小半步,始终跟她保持一尺的距离。

  让顾长生惊呆的是,随着蛋蛋虫子前进的动作,身前黑压压的蛊虫也都拥挤着往后退了小半步!

  我去!

  顾长生见此,顿时就雄纠纠气昂昂了!

  艾玛,蛊虫有蛮蛮,那就很安全啊!

  大步大步的沿着山路台阶往上爬,顾长生看着随着她的前进纷纷后退的蛊虫,心很飘飘然!

  “灯笼啊灯笼!大白天点灯笼照蛊虫啊!”看着身前一尺处悬空的圣金色幻影,顾长生不胜唏嘘的开口。

  像!

  忒像了!

  这场景,就像遇到鬼打墙,拿着火光开路一样。

  而她开路的,就是眼前这一抹明晃晃的圣金色!

  多么像灯笼啊!

  灯笼过处,蛊虫退散啊!

  驱虫利器,不做二想!

  完美!

  一行五人,由蛮蛮虫子开路,如入无人之境般的继续往三宫峰上攀登。

  随着他们的前进,一**蛊虫如潮水般往后退去!

  山路幽幽,树影斑驳,这场景,简直诡异至极,也让人不敢置信至极!

  “不可能!这不可能!即便她是风凰一族血脉不惧巫蛊,即便是她身上怀有巫蛊之王,也不可能斥退三宫峰上的蛊虫!这不可能!”一个满头白发苍苍,脸上褶子一大把的黄袍老蛊女站在三宫大殿之殿,不敢置信的看着下方蜿蜒山路上的行人,一脸惶恐的摇头开口。

  “蛊祖婆婆,难道是神魂……神魂归来了?”蛊祖婆婆身后,一个半老徐娘一脸惊颤的开口。

  三宫峰的蛊虫,并非寻常蛊虫,除非……

  “不可能!不可能!”蛊祖婆婆闻言仓惶摇头,“这不可能!神魂不可能归来!老身的先辈历代相传,神魂绝对不会再重归南疆!风凰长生就算是唤醒了巫蛊之王,那也只是一个没有神魂的空壳而已!”

  廋骨嶙峋的手指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拐杖,蛊祖婆婆的身子微晃,老眼之中却满是坚定!

  她不会败的!

  她机关算尽,眼瞧着就要成功,她绝对不会再这最关键的时候放弃!

  “来人,号令三宫峰千余属众,在大殿前集合!祸乱南疆的叛逆来袭,与老身一起抗敌!为南疆数十万战死之兵将报仇!还南疆安宁!”拐杖敲地,蛊祖婆婆老脸决绝,掷地有声的开口。

  “婆婆……”身后之人还有点儿担忧,想要开口阻止,却在蛊祖婆婆犀利的眼刀之下息声,认命的福了福身,下去召集众人。

  三宫囊尽南疆大成蛊女,这一传言并非妄谈。

  南疆之地,进几十年来但凡养蛊有成的蛊女,大抵都在这三宫峰上!

  人贵在精,而不在多!

  三宫峰上虽然只有千余蛊女,可是却各个都是高手!

  宫铃的清脆响声,响彻三宫峰上的三宫大殿!

  高耸入云的殿堂,顿时人头攒动了起来,隐身在此修炼的千余高手听到宫铃召唤,霎时间倾巢而出,纷纷往大殿前集合了去。

  说实话,养蛊有成才能入的三宫,但是要养蛊有成却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是以,三宫峰上的千余蛊女高手,年纪都不算小,三十多岁的,已经是年轻的,大多数都已经是半百之龄!

  “什么情况?我被召进三宫十几年,可还从未曾听到过宫铃响动,这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了吗?”

  “不知道!难不成这南疆之地还有哪个不开眼的竟敢亵渎三宫之尊?”

  “简直是放肆!三宫是什么地方,岂容人擅闯!”

  “看!还真有人逼退虫海闯上山来了!”

  一个蛊女指着山路上越来越接近顶端的一行人,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开口。

  她这一嗓子,顿时让大殿前的所有蛊女纷纷转头往山路上看了过去。

  三宫峰的山路,除了招人,很少有人能够踏足!

  可是眼前,却有老的老小的小的一行人,一步步如履平地般的往山上攀登而来!

  “吓!虫海退让,来人这是多大的本事?”

  没有蛊祖婆婆的手令,这些个蛊虫可没这么听话啊!

  怎么今日竟然这般乖巧的让道?

  “咱们潜心修炼这么久,到底错过了什么?难道是南疆又声祸乱了?”

  “不应该啊,就算是南疆大乱,按理说也牵扯不到三宫峰上才是啊!”

  “那这是什么情况?人家都打上门来了!”

  “……”

  一众高手蛊女们躁动了,议论之声不绝!

  能够养蛊有成,哪个不是醉心此道之人?是以,即便是上了三宫峰,她们大多也都是在各自的殿堂里潜心修炼,两耳不闻世间事!

  三宫超然世外之说,也是由此而起!

  三宫地位尊崇,高手如云,没有哪个高手会闲的没事儿参与山下的凡尘俗事!

  可是今天,显然就连她们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顾长生抬头,看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宫殿,凤眸不由得眨了眨!

  我来个去!这比巴蜀巫主的云宫天阙更夸张啊!

  谁能告诉她,那闪亮亮的宫墙是不是贴满了琉璃砖?那缀在宫檐上的珠子,是不是夜明珠?

  土豪!

  奢侈!

  真心高大上!

  “啧啧……果然有够位高权重,但看着宫殿就知道,三宫的威名,还真不是白混的!”这得多会敛财啊!这得多少年的日积月累,才能有如今的大手笔啊!

  眼馋啊!

  这就是一座金山银山啊!

  谁再跟她说南疆是穷山恶水的地儿,她就跟谁急眼!

  穷人堆里也有几个万元户呢!这大泽山除了巫蛊峰被她儿子折腾的不像个样了,这三宫峰还真是让她大开眼界啊!

  有蛮蛮开道,身前的蛊虫如潮水般退去。

  顾长生抬头看着三宫殿前黑压压的人头,又看了看身旁的蛊虫,眸底思绪万千,迟疑了下还是开口,“蛮蛮,三宫峰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蛊虫?风凰皇族能够统御南疆千年是因为身上延续着侍神之血,那么三宫呢?三宫为什么能够在南疆地位如此超然的延续了千年之久?”

  “哼!”蛮蛮闻言哼了哼,虫眼不屑的看着眼前的蛊虫,颇为傲娇的开口,“风凰一族延续侍神之血,而三宫蛊祖一脉,却掌握着南疆蛊虫的延续,这叫制衡,懂不懂?”

  懂?

  她懂个屁!

  顾长生闻言,顿时就尼玛无语了!

  她就说吗,一山不容二虎,风凰一族身为皇族却能和三宫和平共处千年,肯定是有原因的!

  感情原因在这呢!

  一个能延续侍神之血,一个掌握着蛊虫的延续……

  没了蛊虫,就算风凰一族有侍神之血,那有个屁用?

  侍神之血不就是为了每隔千年唤醒巫蛊之王,让南疆还有蛊虫延续吗?

  如此说来,风凰一族和三宫,还真是相辅相成啊!

  “虫神!你的脑袋是不是塞满了稻草?”忍了几忍,顾长生终是忍不住的一脸愤愤的开口,“一山不容二虎,你懂不懂?还说什么制衡!此消彼长,长此以往必成祸端,蛮蛮,我真的怀疑你怎么成为神的!”

  当虫神就当虫神吧!

  偏偏还尼玛自作聪明的搞什么制衡!

  靠之!

  简直就是闲的蛋疼,没事找事!

  凤眸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缝,顾长生看着近在咫尺的山巅,赫然停步,一脸的若有所思。

  现在,她想确定一件事情。

  “蛮蛮,你怒而离开这个时空,这件事儿,三宫峰上的蛊祖一脉,知道吗?”眉头轻皱,顾长生沉声开口。

  “呃……”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