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二十七章 三宫殿前对峙
  “这意味着,你美其名曰的制衡,被你自己亲手打破了!”顾长生声色俱厉的控诉。

  蛮蛮虫子闻言,虫眼眨了眨,分外无辜。

  那小模样,颇有几分蛋蛋虫子的呆萌样!

  顾长生看着它茫然的小虫脸,叹了口气,认命的解释,“原本,风凰一族和三宫蛊祖一族相辅相成,倒也能维持南疆的平衡安定,可是你却撂挑子不干走人了!你这一走不得了,南疆无神,风凰一族延续侍神之血的血脉还有个屁用?身为皇族,执掌南疆,风凰一族却无神可侍奉,这还不打紧,关键,这事儿让三宫知道了,原本相辅相成平分秋色共享南疆,可是,你这一走,对于三宫而言,风凰一族就鸡肋了!”

  “一个没用的皇族,凭什么和三宫共享盛世?制衡被你亲手打破,三宫再不会甘于和风凰一族共享这南疆天下!”

  蛮蛮虫子闻言,虫眼顿时瞪的老大。

  顾长生看着眼前恢弘的三宫大殿,还有殿前黑压压的人头,摇了摇头开口,“我开始也曾怀疑过,南疆三宫六殿,执掌六殿的六个家族不过是一方城主,而同为六殿之一的香卡一族为什么就能谋朝篡位成功,现在,我总算是知道答案了!”

  “若是我猜的没错,香卡一族不过是被三宫当了枪使!谋朝篡位的恶名香卡一族担了,我若回来,必定要一路征战杀人无数,不论如何,祸乱南疆的罪名,我是逃不掉的!”顾长生垂眸,陈述着事实。

  就算她打着复兴风凰的旗帜,可是毕竟已经过了二十多年,南疆的战火也确实因她而起!

  这祸乱南疆的罪名,她担的不亏!

  “我入南疆,香卡一族灭,三宫只需再杀了我,安定了南疆,那么,三宫蛊祖一脉,就成了南疆真正的掌舵人!平定祸乱,立名扬威,占据了正义的一方!”顾长生的眸子闪过一抹锋利,“而恶名,却被香卡一族和我担了个十足十,丝毫挂不到三宫头上,风凰被香卡灭族,六殿在我和香卡天姬的较量中名存实亡,唯有三宫,大君在握,君临天下!这还真是一个一石三鸟的好计谋!稳坐钓鱼台坐收渔翁之利,这三宫,还真是不可小觑啊!”

  能谋划,能忍耐,能伺机而动,能谋算人心!

  三宫蛊祖一脉中,定然有一个精通帝王之术的人存在!

  而这个人,想必就是此时此刻,站在大殿正中的那名白发老者!

  “你的意思是……你的意思是……南疆二十多年前的叛乱是因吾而起?如今的战乱,也是因吾而起?”听明白所以然,蛮蛮的虫脸变色了,惊疑不定的开口。

  “你以为呢?”顾长生睨了它一眼,意兴阑珊的开口。

  “放肆!放肆!蛊祖一脉,怎可如此狼子野心!”蛮蛮虫子闻言,顿时愤慨了。

  “这世间,最不乏的就是贪心不足蛇吞象之人,帝王高位,无尚荣宠,谁又会心甘情愿的与人共享?蛮蛮,香卡叛乱,我复兴风凰,全因你而起,两次战事,都有无数死伤,所以你被我老爹禁锢了神魂强行带了回来,果然是罪有应得!”顾长生不胜唏嘘的开口,“天理昭昭疏而不漏,果然,连神都不能幸免啊……”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吾与蛊祖先祖曾有言在先,蛊祖和风凰两族同守南疆,相互制约,他们怎么言而无信!”蛮蛮虫子很激动,幻影虫身气的乱颤,圣金色的气流肆虐,“吾要荡平这三宫峰!吾要荡平这三宫峰以平吾所受的不白之冤!”

  他可是被禁锢神魂随着顾台天夫妻俩,在时空的夹缝中不知游荡了多久!

  他可是神!

  蛊祖一族怎么能违背和神的约定?

  这简直就不能忍!

  神的骄傲,神的尊严!深觉被亵渎和欺骗的蛮蛮无比的冤枉,也无比的生气。

  “是你先弃南疆而去的……”

  顾长生不冷不热的扔下了这么一句。

  蛊祖一族的毁约,可能真的不再蛮蛮的预期之中,蛮蛮身为虫神,终究是忽略了人类的劣根性!

  对于权势的苛求,是个人都有!

  蛊祖一族,也不能超脱!

  “吾……”蛮蛮虫子闻言,顿时就无言以对了。

  郁闷的虫肝儿疼啊!

  “吾就是要荡平这三宫峰!否则吾这口气难平!”虫神一怒,那怒火还是不小的。

  顾长生闻言,睨了它一眼,“你可快省省吧,没看到三宫殿前那么多人呢吗?三宫囊尽南疆高手,这些个痴迷养蛊的蛊女,未必就知道蛊祖一族的狼子野心,你荡平他们干个鸟用?是不是还想被禁锢上个千二八百年?”

  一听再被禁锢,蛮蛮顿时就偃旗息鼓歇菜了!

  顾长生看着他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憋屈样,勾唇一笑,对着它招了招手,“你先回我身体里歇会儿,让我先上得山巅看看这蛊祖一脉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实在不行,我再喊你帮忙。”

  蛮蛮想了想,点了点头,身形一闪,重新掩入顾长生的眉心。

  没了蛮蛮开路,四周漫山遍野的蛊虫顿时就不消停了,再次形成了围攻之势。

  顾长生见此,抽了抽嘴角,手中重华匕首一闪,指尖一滴鲜血流出……

  “灯笼啊,你走了,这剩下的百十个台阶,我可就只能放血了啊……”无奈的叹息,她回去得吃多好好吃的再把血给补回来啊!

  想想就挺无语的!

  有了顾长生的血开道,那效果和蛮蛮开道也差不多。

  蛊虫散去,顾长生终于领着身边的几人雄纠纠气昂昂的上山了!

  “哎呦,这迎接的排场,当真是壮观,让长生受宠若惊啊!那个谁,您老稳坐钓鱼台坐了这么久,如今我这最后一条鱼上钩了,你到底是如何打算的,不妨直说。”和蛊祖婆婆隔着千余蛊女高手遥遥相对,顾长生一脸痞痞的直入主题,丝毫不客套。

  迎接排场?

  千余蛊女闻言,嘴角几不可见的一抽。

  眼前这个绯衣似血的女子,还真是胆儿肥啊!

  就这么冠冕堂皇的不请自来,还如此的理直气壮!

  三宫峰千百年的安静,因为顾长生的到来,一夕之间被打破!

  “无知小儿,你因为一己之私祸乱南疆,屠戮城池无数,杀我南疆兵将无数,如今何以如此嚣张,竟敢来我三宫前叫嚣!”蛊祖婆婆身后,一个老迈的蛊女上前一步,声色俱厉的开口斥责。

  “何须跟她废话,直接杀了她了事!省的她在祸乱南疆,弄得民不聊生!”

  “杀了她!”

  “杀了她!”

  蛊祖婆婆还未说话,她身边的人就同仇敌忾的一致声讨起顾长生来!

  顾长生眯着双眼,看着上站的那个白发老女人,将她眼底的得意之色尽收眼底。

  三宫大殿之前,这么多群情激奋的人,她们的表情不像是作假!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蛊祖一脉这个婆子算计之中咯?

  “哎!”无奈的叹了口气,顾长生直视那个成竹在握静站不语的老婆子,勾唇开口,“蛊祖一脉中人,你难道就不想说些什么吗?你看着身边这么多怀有正义之心的人,被你当抢使耍的团团转,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顾长生这一语话落,大殿前的喧嚣顿时一静。

  众人皆惊疑不定的回头,看向上站的蛊祖婆婆。

  蛊祖苍兰闻言,心下一沉,眉头也是一皱,若说顾长生的第一句话,说她稳坐钓鱼台是巧合,那么现在她这句话,不啻与诛心之言!

  难道这风凰一族的小儿,知道了什么?

  蛊祖苍兰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转眼就恢复如初,依旧是一副威严庄重的模样。

  倒是她身后的族人,立刻有一个上前,抬手一指顾长生,分外阴鸷的开口,“狂妄小儿,少在这里妖言惑众!三宫中人向来不问南疆事,一心修炼养蛊一道,你祸乱南疆,本就罪无可恕,如今竟然胆大包天的欺上三宫峰来,你真当我三宫无人?当我三宫中千余南疆大成蛊女是摆设吗?”

  只是一句话,就避重就轻的将顾长生话中的锋芒给挑了过去,反而将三宫千余蛊女高手推到了前面

  ...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