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629.第629章 被劈成焦灰的可怜人
  场面,顿时从顾长生和三宫的对峙,演变成了蛮蛮和蛊祖后人的对峙!

  人跪了一地,除了顾长生五人,那就没一个敢站着的!

  顾长生惊疑不定的看着大展虫威的蛮蛮,凤眸眨了眨,又眨了眨,拉着自家的小肉包,往自家老爹靠了靠,“老爹,你快帮我数数,我是不是做过什么欺负神的事儿?”

  丫的,她有没有欺负过蛮蛮?

  有吗?

  没有吧?

  “长生……”顾台天闻言,眼底顿时溢满了无奈。

  “尼玛,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欺神之罪啊,蛮蛮虫子万一哪天给我来个秋后算账,这天雷滚滚的,我不得分分钟被劈成焦灰?老爹,你快帮我想想,我对蛮蛮其实蛮好的,对吧?”扯着自家老爹的衣袖,顾长生期期艾艾的开口。

  怎么个死法,都比被劈死来的雅观不是?

  顾长生坚信,她绝壁不希望自己将来是被雷劈死的!

  “对!你对它很好!”顾台天无奈的开口,抬手安抚的拍了拍自家女儿的后背,“就是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它一下,时不时的拍打它一下,时不时的……”

  “停!打住!”顾长生闻言,脸顿时就黑了,连忙抬手叫停,一脸菜色的开口,“我觉得蛮蛮是个大肚能容的神儿,这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它老人家绝壁不会往心里去的……”

  “轰!”

  顾长生的话还没说完,前面就又是一道天雷劈下!

  这阵势,吓得顾长生整个人都颤了颤!

  扭头。

  看到天雷劈的还是蛊祖一家人跟前,顾长生的心,顿时就放回肚子里!

  抬起小手,一脸怕怕的拍了拍胸!

  “吾向来锱铢必较,睚眦必报!”蛮蛮虫子丝毫没有怜悯之心的看着眼前的蛊祖一家子,雷霆之怒未消,对她们的求饶之声,置若罔闻。

  可是它身后的顾长生闻言,脸色顿时就青红蓝绿了!

  “我怎么觉得,蛮蛮这话,好像是对我说的呢?”丫的,不带这么指桑骂槐另有所指的啊!她很欺软怕硬的有没有?把她家蠢萌的蛋蛋虫子还回来!还回来!

  再蛮蛮的虫威之下,顾长生深深的内伤了!

  非常深刻而又身体力行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小神难养!

  顾台天对自家女儿,颇为无语。

  就连不戒小和尚对忍不住对她侧目了那么一下下,不过转眼就变成了悲天悯人的样子!

  “娘亲不怕,有我呢!蛮蛮生气的话,我来保护你哈!”小肉包抱着自家娘亲的大腿,给自家娘亲最大的安慰。

  顾长生闻言,顿时就感动的不要不要的了!

  “果然,还是儿子好养啊!”她可不可以把蛮蛮给扔了?就算连着蛋蛋虫子一起,她也认了!

  “你给吾闭嘴!”

  身后,不断传来那个无良女人和身边人是交谈声,这让蛮蛮深觉自己的神格受到了无视,险些不能维持神的高大上姿态!

  忍无可忍,终于回头吼了那么一嗓子!

  “呃……”顾长生闻言,顿时就消停了,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一手对着蛮蛮摇了摇,支支吾吾的开口,“那什么,你忙,你就当我不存在!”

  神啊!

  惹不起啊!

  主要,那雷是货真价实的啊!

  她怕!

  哈利路亚!

  她要当个安心看戏的好人类!

  见顾长生消停了,蛮蛮才觉得有点儿圆满,无视跪地不起的一干蛊女,转头重新看向三宫殿前跪着打摆子的蛊祖一家,神音袅袅,略带萧索的开口,“吾生而为神,护佑南疆千万年,因南疆之民信仰含垢怒而离去,这是吾不屡神职的失误!可是如今看来,尔等何止信仰含垢,简直是贪得无厌!蛊祖后人,吾与尔等一族和风凰一族先人有约在先,滋而两族同守南疆,风凰一族为皇,尔等执掌兵权辅佐之,不成想吾之离去,竟然滋养了尔等的权势贪欲!香卡谋逆,风凰灭族,定有尔等从中作梗!吾之过错,自有天地问责,尔等违背神约,罪犯欺神,也应有天罚加顶,如此,吾既收回赐予尔等的延绵蛊息之权,是生是死,尔等听天由命吧!”

  “不!不要!神灵息怒!神灵息怒啊!”蛊祖苍兰闻言,顿时就嗷嚎了一嗓子昏厥了过去。

  蛮蛮抬起一只小虫爪子,顿时就往昏厥的蛊祖苍兰指了过去。

  一缕圣金之色,缓缓从蛊祖苍兰和她身后的族人身上溢出,在蛮蛮的圣金色幻影面前,逐渐凝聚成了一个鎏金的水晶球!

  水晶球四周,圣金色的光火缭绕。

  顾长生惊疑不定的看着那个水晶球,凤眸瞪的老大。

  她,从那个球里,感受到了无比强大的蛊虫气息!

  纷乱博杂,包罗万千!

  “此乃吾当年以虫神之精魄铸就,南疆之蛊虫,皆衍生于此……”看着眼前的水晶球,蛮蛮不无怀念的开口,不过转眼虫脸之上,就满是为难了起来,仿佛它手中的水晶球成了个烫手的山芋一般……

  没了延绵蛊息之权,蛊祖一族,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各个面如死灰,哀默心死的模样!

  天雷绕顶不绝,蛮蛮虫子在顾长生惊疑不定的目光中拖着那个水晶球回身。

  “你!你想干嘛?”顾长生看着拧着一张虫脸的蛮蛮,直觉的后退了一步。

  丫的,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吾失了神身,不能将这精魄收回……”蛮蛮无限惋惜的陈述事实。

  不好的预感应验,顾长生当即就环着自家小肉包后退了一步,瞪着大眼开口,“不能收回那就扔了!你别过来!蛮蛮,你别过来!别以为你是神老娘就怕了你!老娘警告你奥,老娘绝壁不会天天给你养虫子!你他么的给老娘爱找谁找谁去!”

  顾长生后退,蛮蛮虫子圣金色的小幻影逼近。

  尼玛,顾长生顿时就要死要死的了!

  你以为这是个啥子好玩意儿咋滴?这是延绵蛊息的玩意儿啊!何为延绵?那简而言之,那就是养虫!养很多很多种类繁多的蛊虫!

  养个嗜灵蟒,顾长生都要天天给它洗白白,这要是养漫山遍野种类庞杂的蛊虫,她尼玛非得疯了不可!

  不干!

  打死不干!

  打不死还不干!

  她尼玛好好的一人类,才不要天天与虫为伍!她会疯的!

  “蛮蛮!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老娘我哭了啊!”节节败退,顾长生无语凝噎,“下面这么多跪着的蛊女,个顶个都是南疆有本事的,你随便挑一个顺眼的送了也就是了,千万别找我!你家蛊虫都不长毛,我尼玛对没毛的虫子真的不感冒!”

  顾长生的话音一落,下跪的千余蛊女,顿时忘记了惶恐,眼睛顿时就亮了!

  天爷!

  那可是执掌南疆蛊息延绵的权利啊!得了那可是无尚的荣宠啊!

  可是偏偏,这风凰一族的后人,却比如蛇蝎!

  白白的要把这么好的机会送给她们!

  一时间,千余蛊女的心底,燃起了希望的小火苗,尽皆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一抹圣金色,期待神灵的眷顾会降临在自己的脑门上!

  “可是,你不是说,分权制衡也有弊端吗?”蛮蛮虫子虫脸皱的死紧,纠结的开口。

  “靠之!没有!我绝壁没说过这样的话!”顾长生闻言,当即毫不犹豫的推翻前言,抽着嘴角一脸讪讪的开口,“分权制衡好啊!分权制衡有助于南疆平衡,比集权专横好啊!蛮蛮,就我这个脾性,大权独握绝壁会祸害一方啊,您老可得三思啊三思!”

  “轰!”

  “轰!”

  “轰!”

  “……”

  顾长生的话音才落,三宫峰就是一阵儿地动山摇。

  再一看,好么!

  整个三宫殿前,已经被劈成了平地!

  汉白玉台阶啥啥的,全都不翼而飞,连带的蛊祖一族的那几十个蛊女,却都被劈成了渣渣!

  身下的地动山摇之势稍缓,顾长生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看见被夷为一片焦灰的蛊祖一族,嘴角顿时就抽了!

  天边乌云翻滚,转眼云过日出!

  可是,这三宫大殿之前,却少了一拨人!

  尼玛,这倒好,真给劈成焦灰了,连尼玛火葬都省了!

  顾长生咋舌,顾台天沧桑双眸微阖,不戒小和尚打手唱了声佛偈!

  千余蛊女伏跪在地,颤栗不休,获得神灵眷顾的期待,在看到蛊祖一族下场的时候,分分钟化成了泡影,幻灭了!

  权势和尊崇固然诱人,可是这一个不巧,可是会遭雷劈灰飞烟灭的!

  权衡利弊,众人纷纷觉得,小命其实才是最重要的!

  再多的权势尊荣,那也得有命享才是啊!

  顾长生的想法,显然跟着千余蛊女出奇的一致啊一致!

  伴神如伴虎,替神办差,一个不巧,那可是会被迁怒炮灰掉的啊!

  你看看蛊祖一族的下场,若不是他们的狼子野心连累的蛮蛮神魂被禁锢,说不定还不会落到被雷劈的可怜下场!

  是以,这愈发坚定了顾长生拒绝接受蛮蛮眷顾的决心,福兮祸之所倚,在她眼里,养虫就是祸了,更何况还有潜在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