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632.第632章 三宫易主
  想他蛮蛮,好歹也是荒古至今,仅余的俩神之一哇,若是算上蛋蛋分得他的一点儿神息,那好歹也是仨神之一啊!

  咋就沦落到了如今的地步?竟然被一个人类的丫头给吃的死死的?

  果然,就不能犯错啊!

  如果他不犯错,就不会这无良丫头的逆天爹给禁锢了神魂,就不会沦落到如今这凄惨的地步!

  “那个,我能问一下,小肉包得了你那个球,到底要干写什么吗?”打神骂神的危机过去,顾长生眨巴着双眼,好奇的开口问道。

  自怨自艾的想死的某神闻言,撇着虫嘴,呐呐的开口,“吾已经重新赋予它延续蛊息的神力,千年之内,只要他子嗣血脉不绝,南疆巫蛊就不会衰绝……”

  “呃……”顾长生闻言,看着自家怀中的小肉包,一阵儿无语,“所以,他只需负责生娃儿就行了?”

  她这话音一落,四周之人的嘴角都是一阵儿抽搐。

  这小肉包本身还是个娃娃,他能生个什么娃娃?

  “娘亲……”小肉包被四周偷来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小脑袋往自家娘亲怀里埋了埋,蹭了蹭。

  “哎!我可怜的儿啊,你这辈子,若是想搞个基玩个男男啥的,眼瞧着是没戏了!”顾长生一脸哀戚的抱着坏中的小人儿,不无惋惜的开口,“娘亲对不起你啊!你还是认命的当个直男,坚定不移的去讨一房漂亮的媳妇儿吧!”

  以她家儿子被养歪的程度,将来干出个什么出柜的事儿,原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可是如今,炮灭了不是?

  惋惜啊!有生之年,她注定是当不了掰邪归正的好娘亲了!

  “长生!浑说些什么呢!”一旁的顾台天忍无可忍,终究是斥责出声。

  他家小孙孙才这么小,自家这不着调的女儿整日里都往他那小脑袋里灌输的些什么东西?

  “咳咳!抽了抽了!老爹别介意!”顾长生闻言,顿时从抽风的臆想中回神,摸了摸鼻子,一脸讪讪的开口。

  顾台天睨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伸手,将自家小孙孙给捞了回去,神情无比严肃的开口,“从今而后,夭夭有我教导,没的让你给带歪了!”

  顾长生看着空荡荡的怀抱,抽了抽嘴角,忍了忍,还是开口,“爹啊,你不跟我家老娘殉情了啊?”

  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喜欢跟她抢儿子?

  丫的,她家小肉包是香饽饽,她就不是吗?没有她何来小肉包?吃水不忘打井人,懂不懂啊?

  真不上道!

  “你!你给我闭嘴!”顾台天闻言,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他的妻,就算用尽一切办法,他都会让她醒来!

  可是这个不着调的女儿,真真是气死他了!

  “好吧!”见自家老爹快暴走,顾长生当即偃旗息鼓,从善如流的开口,转向了一旁犹自气郁难掩的蛮蛮,温声安抚,“好啦好啦,是我误会了,我错了还不成?别气了,好好的一条虫子,都快气成个小老头了,这忍耐力,也忒差了点儿!”

  蛮蛮闻言,幽怨的抬头看她。

  他真的好想用神格去问问天,看能不能请来几道天雷劈了眼前的无良女!

  可是,他也只是想想罢了。

  毕竟,劈死了这丫头,他也得跟着嗝屁!

  “吾眼神很好……”撇着虫嘴,蛮蛮幽怨的出声,身为神,就算没有神身,你也不能怀疑他的健康程度!

  “呃……”顾长生闻言一愣,不由得好笑的开口,“好吧,我家蛮蛮眼神儿很好!倍儿棒!谁敢说我家蛮蛮眼神儿不好,看我不把他的嘴缝起来!”

  蛮蛮闻言,当即目光灼灼的看向了顾长生自己的嘴唇。

  那灼灼如火的目光,无声的述说,你倒是把你的嘴缝起来给吾看看哇……

  顾长生被他盯得有一丝不自然,瞪了她一眼,愤愤开口,“别看了,你再看老娘也不会自觉如了你的意!”

  她就是这么一个没有自觉性的人!爱咋滴咋滴吧,所幸也不能拿她咋滴!哼哼!

  蛮蛮闻言,顿时低头不言语了!

  跟一个不着调的女人较真,那就是吃饱了撑的,纯属给自己找不痛快!

  蛮蛮气消了,一切也都一锤定音了,顾长生看着老实窝在自家老爹怀中的小肉包,无限哀伤。

  “蛮蛮,把延续蛊息的事儿交给小肉包,你丫的未免太自欺欺人了啊!”顾长生想了想,还是分外厚道的开口。

  “咳咳!聊胜于无聊胜于无啊!”蛮蛮闻言,顿时就汗颜了。

  顾长生睨了它一眼,轻笑,“所以,这南疆,果然还是要落入我一人之手了哇!”

  “咳咳!你轻点祸害!轻点祸害!”蛮蛮一脸愁容。

  “好吧!”顾长生闻言点了点头,声音一沉,周身气势顿时一变,冷声开口,“三宫长老何在?”

  虽然她家小肉包得了延续蛊息之责,理应执掌三宫,可是吧,她家小肉包年纪小啊!

  她这做老子娘的,只好代劳了!

  顾长生的声音落时,顿时有十数个老蛊女膝行上前,分外虔诚。

  “我们,就是三宫中分掌诸事的长老,风凰之皇有何吩咐,但说无妨!”

  顾长生睨了她们一眼,挑眉开口,“巫蛊峰灭,三宫易主,传我命令下去,身在赫罗城的百万大军即刻收兵,倒戈相向,与我收复赫罗城!”

  “遵命!”老蛊女应了一声,当即有一人仓惶退下,往山下而去。

  顾长生见此,颇为满意,月西楼牵制赫罗城尽二百万兵马,如今还不知道情形如何,现在,倒也算是了却了她的一桩心事。

  “你们都是南疆大成的蛊女,不论你们知不知道蛊祖一族的野心,我都不会计较,前仇旧怨不计,我只希望你们能够为我儿守护好这三宫峰,待他长成之日,回来执掌此地!”顾长生看着三宫殿前跪着的千余蛊女,奕奕然的开口,“如此,你们若想继续在巫蛊峰修炼,便留下,若是不想,便各自去吧,三宫诸事,依旧有三宫长老主持,一应日常,皆如往昔,但我给你们自由!是要效忠我儿,还是要离开三宫,是去是留,你们自己取舍!”

  下跪的闺女们闻言,当即就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

  执掌三宫的蛊祖一脉被雷劈的渣渣都不省,她们以为,她们以为自己也在劫难逃了!

  可是眼前……

  “三宫峰乃是南疆蛊息最剩之地,与我们的修炼助益颇多,我愿意献上忠诚,只求为新主守护三宫峰!”适才被顾长生选定的年轻蛊女膝行了一步,一跪在地,“神魂庇佑,南疆皆在吾主手中,身为南疆子民,纵然离了三宫峰,也是您的子民,谢谢您不计前嫌!”

  “我们愿意留下!”

  “我们愿意留下!”

  “……”

  一时间,下跪的千余蛊女纷纷表态。

  顾长生歪头看着那个年轻的蛊女,勾唇轻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突然被点名,那不过三十的蛊女一脸受宠若惊,“手下出身苗兰一族,贱名南素!”

  “苗兰南素?倒是个通透的人儿!”顾长生闻言又是一笑,“我听说,三宫有十三长老,分掌诸事,但是南下途中,我好像一个不小心,把苗素婆娑给杀了,如此,这十三缺一,她那份差事,就由你顶了去吧。”

  苗兰南素闻言,顿时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吾主,手下资历尚浅,恐怕难当此大任!还请……”

  顾长生不等她说完,就挥了挥手,“废话少说,蛊祖一脉的残臣旧部我都敢用,难道提携个人都不成?你们,想必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传令走了以为执掌兵符的长老,如今剩下的十一个长老闻言,当即纷纷摇头。

  “不敢!吾主决断甚是英明,苗兰南素虽然年纪尚幼,但是为人处世甚是周全,由她执掌三宫采买事宜,倒也妥当!”一个老蛊女俯身开口。

  “采买事宜,呵呵……这可是个肥差啊!苗兰南素,既然她们都无异议,那么这个差事就交给你了!”顾长生笑了笑,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苗兰南素闻言,知道再推却就是矫情了,便连忙叩首,道谢不止,并一再表示,自己不会贪墨宫中的一分一文。

  顾长生对她的郑重其事,颇为无语,摇了摇头开口,“做人别这么较真啊,水至清则无鱼,人无癖不可交,你们该如何行事就如何行事,我也懒得玩儿什么新主上任三把火的勾当,只要做的不是很过分,咱们心知肚明,相安无事就好!”

  她尼玛,绝壁是古往今来,最好说话的主子啊!

  可是,她越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下面的人就越是惶恐不安,尤其是其余的十一个长老,那是连连叩首表忠心啊!

  生怕说的晚了,就被发落的样子。

  顾长生见此,颇为无语,丫的,分外无奈的挥了挥手,“得得得,我还有好多事儿要忙,一时间也没空理会你们,待外间战事结束,我会回来,你们这一肚子忠心啥的,到那时候再来我面前说!如此,没什么大事儿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