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634.第634章 兵不血刃赫罗城
  顾长生闻言一愣,脸上不由得显出了一丝沉重!

  元宝!

  那个珠圆玉润的小二缺,在她最穷困潦倒的时候,是妖孽和他的到来,给她当依仗!虽然最初的最初,她是不乐意的,可是,人情这个东西,往往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失了初衷,如今,她已经是妖孽的未婚妻,而元宝,已然是她视若家人一般的存在!

  “要救的……”顾长生未曾回头,只是呐呐的说了一句,就往前行去。

  徒留蛮蛮悬在半空中,一阵儿摇头晃脑的长吁短叹。

  南疆因为她的到来已经乱了数月有余,中原因为她发兵南疆,也已经陷入水深火热,外面的总总,身在南疆腹地的顾长生不知道,可是却可以想象一二。

  三宫峰上千余蛊女整装待发,与三宫峰相望的凤飞峰依旧紧闭。

  顾长生一袭红衣在前,怀中抱着自家的小肉包,眉眼如昔,缓缓回眸,“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还南疆一个太平盛世!”

  顾台天闻言抬头,看向自家女儿的目光中,隐隐带了丝水光。

  南疆有如今这番光景,少不得有她冷眼旁观的原因,可是他的女儿……

  如果一切自有天命,那么,他的女儿能够将他两生的遗憾和愧疚填平也未可知……

  “三宫留守长老统筹垫后,其余人等,与我一同北上吧!”云淡风轻的说完一句,顾长生就率先抬步,往山下走去。

  身后,千余蛊女列队而行!

  留守长老目送。

  大泽山,依旧还是那个大泽山,山路陡峭,四周峻岭。

  山连山,峰挨峰,连成一片。

  顾长生来时,抱着的是一颗杀伐屠戮之心,走时,大泽山一如往昔,而她的身边,却跟了许多人。

  她找回了她的宝贝儿子,还寻回了两世未见的老爹!

  她知道了自己之所以能够死而复生的秘密,也知道了何为天道沧弥!

  这一切,是注定,还是变数,就连顾长生都分不清!

  她只知道,如今她身后跟着的是南疆千余大成蛊女,各个高手!她只知道,如今以后,她不光是中原沃土之地大周的长生亲王,周沐的未婚之妻,还是她脚踏的这边土地的主人!

  是穷山恶水的南疆之王!

  没有振奋军心的言语,没有挥斥方遒的气势,现在她能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收复赫罗城百万大军,然后……然后挥师北上!

  去寻她的朋友,去寻她的男人……

  去寻那些为了她的一意孤行,而奋战沙场的亲人!

  昼夜不停,几日行军,所幸三宫留守的长老颇为靠谱,一路之上,粮草倒是安排的甚为妥当,倒是未曾因为这些琐事耽搁顾长生的时间。

  顾长生对此颇为满意。

  一朝天子一朝臣,与她而言,与南疆而言,都绝非易事。

  在知道南疆有此大乱的原因之后,她更愿意给他人留一线生机,也给自己留一线生机!

  蛊祖一脉稳坐钓鱼台,妄想坐收渔翁之利,原因不外乎南疆虽乱,可民心依旧!

  南疆的臣民,在这穷山恶水之中,依旧保持着最初的信仰和纯良,即便是不如蛮蛮所预期的那般纯粹,较之中原,还是要略胜一筹的!

  这一点,在顾长生到达赫罗城之时,深有体会。

  三宫之中执掌兵符的那位老迈蛊女名唤罗罗妖,顾长生对南疆的诡异复姓和名讳,早已能从最初的咋舌不已,到如今的视若无睹了!

  罗罗妖执掌三宫峰上百万大军的军符,其权之重,可是说也曾是蛊祖一族的心腹。

  可是,蛊祖一族的死法,确实太过的壮烈,对罗罗妖长老的打击颇大,是以,让她率先传令赫罗城收兵一事,她做的相当的地道,大有一番将功赎罪之心!

  顾长生来到赫罗城之时,赫罗城的城门已然大开,城中赫罗一族,早已被绑成了一排排粽子罗列在城门口。

  满城数十万军民叩拜,被绑成粽子的赫罗一族面如死灰。

  顾长生咋舌之后,到了赫罗城大殿,看着黑压压的一众女官,连忙问了一番自己带来的攻城军哪里去了!

  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不得不说,赫罗城的赫罗一族被绑成粽子,那也是情有可原的,简而言之那就是一个词,活该!

  顾长生孤身前往大泽山,留下了月西楼统领二十万南疆归属之军与赫罗城二百万军民周旋,奈何这赫罗一族重军在手,耐心不是很大好,月西楼按照顾长生的意思,未曾出兵,倒是他们忍耐不住,率先攻出了城。

  顾长生不想有无畏的伤亡,月西楼深明她意,见人攻了出来,无奈之下,退兵!

  这一退可不打紧,那是一连数日,就没停住,月西楼每每不战而退,赫罗一族就指挥着百万大军每每群情激昂的紧追不舍!

  这……

  “这尼玛!”顾长生对此,很是无语了一阵儿,终于决定问一个比较紧要的问题,“那大军到底往哪个方向追去了?”

  “往北!往北!先头传来的战报,攻城军已经退过了加纳城,往北边的红罗城去了!”被问的赫罗城主事儿人一头冷汗,连忙回答,生恐一个回答慢了,脑袋就被这新主给端了!

  虽然说南疆新主人的分外美艳和气,可是,她这一路攻陷南疆,那彪悍之名,早已家喻户晓!

  人不可貌相啊!

  顾长生一听是往北,脸色顿时就风光霁月了!托着下巴寻思了下,连连点头,“恩恩!我家花孔雀这后退的路线选的颇好,再退几座城,就要到红岩城的范围了!”

  她前往大泽山千里勤王的这些个日子,向来她家花孔雀也没闲着啊,因为她授意,不可开战,想必这一路退兵退的颇为销魂而刺激!

  “如此,倒也和你要走的路,不谋而合。”顾台天对南疆算是知之甚详,不用看堪舆图,就明白了顾长生话中的意思,风光霁月的老脸之上,当即扬起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他们父女俩在这里说的云淡风轻,可赫罗城那个主事儿的人已经是一头冷汗了,噗通噗通连磕了几个头,诚惶诚恐的开口,“吾主不必忧心,罗罗长老已经手持军符赶了过去,想必就算是两军人数悬殊,罗罗长老去的及时的话,吾主的军队也不会有太大的伤亡……”

  顾长生闻言一愣。

  紧赶慢赶赶了几日出了大泽山到了赫罗城,正忙着啃鸡腿的小肉包闻言,从鸡腿上抬起小脑袋,睨了那主事儿人一眼,小嘴一撇,“你想多了……”

  主事儿官闻言,愈发的诚惶诚恐了,传闻,这个小小正太,如今可是南疆新主的嫡子,三宫的新主,惹不起啊惹不起!

  顾长生看了一眼自家复又啃鸡腿啃的正欢的儿子,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确实,你真的想多了!”

  丫的,月西楼手下,虽然只有二十万大军,较之赫罗城追出去的百万大军而言,人数上确实不够看的,但是实力上么……若非有她不得开战的授意,想必这落荒而逃和紧追不舍的两军,得调换下位置!毕竟,她身边的六个婢女,可还好生生的跟在她家花孔雀身边呢!

  那六个如花似玉的******,被她教的,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想到这里,又想到月西楼的退兵路线,顾长生挑了挑眉尾,睨了一眼抢鸡腿的小肉包和不戒小和尚,叹了口气开口,“别抢了,收拾一下打包吧,我们去南疆腹地外缘的红岩城和花孔雀汇合。”

  不就是行了几日山路,吃了几日大锅饭,瞧把这两个挑嘴的孩子给饿得,忒掉价了!

  顾长生坚信,还是在柳州城时,她家的那个不动如山的不戒小和尚看起来比较高深莫测,不像如今这般……幻灭!

  “红岩城?吾主的意思是?”赫罗城的主事儿官一听这,连忙发问。

  “对啊,去红岩城。”顾长生点头,指了指桌上的堪舆图,“我家花孔雀领军一路退回南疆腹地外缘,连带的把南疆的百万雄兵也给我引了去,如此倒是省了我不少麻烦。”

  还省时间啊!

  她只需赶去汇合就好!

  “吾主不可啊!如今赫罗城才收,南疆才初初易主,您若是不趁势稳坐大泽山,恐会生变啊!”那赫罗城的主事儿官闻言,顿时就慌神了,她身后几个暂掌赫罗城的女官也是一脸不赞同的附议。

  “风凰皇族复兴在即,如此时候,皇主擅离大泽山已是不该,若是再离开南疆腹地,南疆新朝未立,权贵一片混乱,怕是不妥!”

  “不妥!极为不妥!还请皇主三思,速速返回大泽山,重塑南疆皇权稳定南疆才是。”

  “甚是甚是!有罗罗长老去接应,想必前方两军生不出什么大乱子,何须皇主亲自前往,皇主还是以南疆千年基业为重,速速回返大泽山,稳住南疆圣地为是!”

  “……”

  赫罗城身为大泽山外缘的第一大城池,除却被绑成粽子的赫罗一族,其余的这些个女官,还是颇为靠谱的,提议也是相当中肯的!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