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巴蜀的小巫主驾临
  <>最快更新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最新章节!

  顾长生神情近乎呆滞的看着那个抱着自家老爹的腿,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姑凉,嘴角抽了抽,又抽了抽……

  谁能给她解释解释,这到底是什么鬼?

  若非这小姑凉身上的明黄色小巫袍是那么出类拔萃的另类,若非这小姑凉跟她有过同行半路的情意,她真真的认识这张脸,她都忍不住要怀疑,是不是她家老爹在外面给她造出了个妹妹来!

  可是明显的,并不是……

  “族伯伯!族伯伯!月儿终于找到你了!月儿终于找到你了!呜哇……”巫常月整个哭成了泪人,那嘹亮的哭声,让这数百万大军都忍不住为之侧目!

  这小奶菇凉是谁啊?瞧着穿黄袍,不像个没身份的啊!

  怎么就抱着他家新主的爹爹不撒手了呢?

  “哎!孩子别哭!苦了你了……”顾台天看着脚边哭成个泪人的巫常月,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安抚的拍着她的小脑袋。雅文吧

  顾长生看着自家满是怜爱的老爹,神情凛了凛,猛然间响起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儿,她家老爹,貌似跟巫常月是一族人!如今看来,倒还是颇亲近的一族人!

  “感情,当初你丫的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我来南疆,就是为了找我家爹爹啊!”顾长生神情莫名的看着巫常月,呐呐的开口。

  她就算不甚聪明吧,可好歹也不傻不是?

  所以,这巴蜀的小巫主大人,当初跟她来南疆的目的,就是为了寻自家老爹!而她当时之所以对自己礼遇非常,又是借道给她又是给她准备军资的,大概……或许,这小巫主大人,一早就知道,她尼玛其实就是她老爹的女儿?

  靠之!

  想到这里,顾长生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一个箭步上前,将地上的小巫主给拽了起来,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架势,“还有没有个王的样子?你好歹也是巴蜀的巫主,怎么就这么掉价,抓着我爹不撒手?”

  “呜哇……族伯伯!”突然被拽,巫常月双脚腾地,奋力的挣扎,未果。

  “先别忙着找我爹撒娇,你倒是说说,身为巴蜀的巫主,你不在巴蜀主持抵御南陈的战事,怎么又跑回来了?”顾长生凤眸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缝,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小女娃,“你身为巫主的自觉呢?担当呢?”

  “我……我……我本来就不该当这劳什子的巫主啊!”巫常月忍了几忍,终于小脸上犹挂着泪痕的开口,“我和我母亲不过是巴蜀巫常一脉的旁支,是族伯伯他非要离开巴蜀,非要把巴蜀丢给我母亲,最终累的我母亲都愁白了头英年早逝了!呜呜……族伯伯,你快回去巴蜀,巴蜀生乱了,中原有人打上门……月儿搞不定!月儿不想像母亲一样愁白头,不想英年早逝!月儿不当这巫主了,还给你!还给你!”

  顾长生看着手下撂挑子不干的巫常月,顿时就凌乱了!

  看向自家老爹的眼神,也震颤了!

  这尼玛……到底又是搞哪样?

  “老……老爹?”顾长生迟疑的看向自家老爹,一脸的惊疑不定。

  快来给她解释一下啊!为虾米她从巫常月的小嘴里,听到了深深的怨念?为什么她从字面上理解出来的意思,倒像是她家老爹率先撂挑子不干扔下巴蜀跑路了?

  这到底……

  是一个怎样曲折离奇的故事?

  “哎……是我愧对你的母亲,让小小的你承受如此压力……”叹了口气,顾台天伸手,将巫常月从自家女儿的魔爪中解救了出来,抱在怀中,温声安抚。

  顾长生茫然的看着自己空掉的爪子,还有窝在自家老爹怀里絮絮叨叨的巫常月,总算是从两人的交谈声中,理解出了个大概……

  她家老爹,那是一个逆天的爹啊!

  二十多年前,本已到了巫蛊之王千年临世之期,可是巫蛊之王未曾临世,是他家老爹力挽狂澜,挽救巴蜀南疆巫蛊两族与大厦将倾之地,传言是以巫术通天,求的巫蛊两族神赐之力可以延续……

  顾长生想了想,大抵当时她家老爹还禁锢着蛮蛮的神魂,以此做成的此事!

  然后,身为巫蛊两族的救命恩人的主上大人,为了延续巫蛊两族侍神之血脉,就毅然决然的奔赴南疆了,而巴蜀,原本该有身为巴蜀嫡脉的老爹继承的巫主之位,就这么被自家老爹扔在了巫常月的母亲身上……

  这一扔不打紧,身为巫常旁支的巫常月母亲,怕辜负族兄所托,那叫一个兢兢业业,愣是把自己给累的早生华发,光荣的牺牲在了巫主王座上!

  巫常嫡脉在南疆不知所踪,巫蛊两族关系日渐淡薄,巫常月的母亲亡故,巫常月以幼童之龄继任巴蜀巫主,小小的一女娃,****胆战心惊,唯独跟母亲一般希冀着,有朝一日,巫常嫡脉能够重归巴蜀,她们也能卸下肩上的重担,求一个安度余生……

  是以,在顾长生路经巴蜀之时,巫常月激动了,她仿佛看到了人生的希望,看到了她往后的余生,不再只是冰冷的巴蜀巫主王座!是以,她毫不犹豫的就跟来了!

  找到巫常嫡脉主上大人,她这巴蜀巫主的重担才能撂下!

  不论生死,哪怕是找到一副骸骨,她也会将巫主的位置塞给巫常嫡脉所出之人!

  而那个人,好巧不巧的,正是她顾长生……

  听故事什么的固然是好,但是,当看到数十个白衣巫袍的巫女手捧托盘迤逦行来之时,顾长生显然就不那么美好了……

  颤颤的后退了一步,又后退了一步,顾长生内心,吐血三升!

  “老爹,你这是几个意思?”顾长生看着自家老爹,泪,不带这么坑女儿的啊!

  “巴蜀巫主,历代有巫常一脉之女出任!女儿……”顾台天看着自家女儿,将女儿两字咬的甚是清晰,末了,还颇为无助的叹了口气,“怪只怪你爹我当初投错了胎,只能生在巫常家……”

  顾长生闻言,顿时就惊悚了。

  “长生,你总不能看着小月儿这般小小年纪,就累的早生华发吧……”顾台天略带同情的开口。

  “没……没事,我可以给她做乌发膏……”早生华发啥的,在她面前那都不叫事儿!顾长生木然的回道,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呜哇……不要!族伯伯,我不要长白头发,我不要累死……”巫常月闻言,顿时就泪奔了……

  顾长生也无语凝噎了!

  小巫主大人,不带这么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啊,你不累死,那累死的就是她自己了啊!

  顾长生觉得,大抵是她流年不利,是以这段时间遇到的事儿都这么超过预期!

  一个彪悍的南疆苗族,就够让头疼的喝一壶了,偏偏这小巫主又不厚道的带着整个巴蜀来给她添乱!

  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过不起了啊!

  眼前的托盘上,那一套华丽丽的黄袍,她尼玛看的再没恁清楚了!

  拒绝!

  这果断的得拒绝!

  她尼玛连南疆的王座都还没坐大稳当,巴蜀来凑个毛线热闹?这不是坑人吗?

  她尼玛又不是共工,有三头六臂鬼斧神工!

  搞不定!完全搞不定玩不转!

  “小月儿,你乖乖,你乖乖的当你的巴蜀巫主,我回头让小翠给你做好多好吃的!”节操啥的丢一边,顾长生毫不犹豫的忽悠人家小女娃。

  “不要!”巫常月非常傲娇的把头歪向一边,鼻孔出气,“本来就是你们的!我就是代掌!代掌懂不懂?你们得收回去收回去!”

  收回去这一嗓子在整个红岩城上空回荡,震得所有人都晃三晃。

  顾长生好言好语说尽,那十余个白衣巫女依旧手捧托盘,坚定不移的站在她面前。

  顾长生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显然这巫常月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打定主意要跟她耗到底了,偏偏,她家老爹又是个男的,穿不下这身巫主黄袍……

  是以,顾长生纠结了!

  无比哀怨的看着自家啃食儿啃的正欢快的小肉包,你说,她咋就生出了这么一个没心没肺只知道吃的儿子?这要是个女儿多好,她也能撂撂挑子,踢踢皮球不是?

  “小月儿,你看到那个啃鸡爪的小肉包没?那是我儿子,要不,你将就一下,把他给领走?他身上可以是有延续蛊息的神力,连巫蛊之王的神魂都不嫌弃他……”见鬼的女尊男卑,把她家小肉包收了吧,别来祸害她!阿门!

  这才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髓啊!

  被点名的小肉包,顿时就从鸡爪里抬起了小脑袋,而巫常月,也顺着顾长生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哼!男娃!不要!”

  “哇!漂亮姐姐!我要!”

  巫常月非常非常嫌弃的哼了一声,撂下了这么一句。

  顾长生一听,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小肉包激动异常的终于看清了巫常月的小脸蛋,那圆嘟噜的大眼睛顿时就晶晶亮了,却因为巫常月这一句嫌弃的话,顿时就失了神采……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