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三十九章 两件衣服引发的血案
  readx();

  cpa300_4(); 大殿之外,焦急的呼唤声遥遥传来。

  这声音,颇为熟悉,顾长生闻言,当即回头。

  一个身穿南疆苗族衣衫的半老徐娘打头,身后跟着一众蛊女,浩浩荡荡的涌进了大殿!

  而领头的这个半老徐娘,顾长生看清她的面容,不由得抚了抚额。

  来的不是别个,正是她北上途径红岩山时,被寻来的红岩娇娇,只是此时此刻,这半老徐娘红岩娇娇看着颇有几分生龙活虎的匪气!

  没错,虽然曾经位极人臣执掌南疆三宫六殿的六殿之一,可风凰一族之祸后,红岩娇娇却是真真实实的落草为寇,体验了二十多年的土匪生涯,是以,这匪气,多多少少还是带了点的!

  能被风凰一族托付皇蛊,红岩娇娇的身份曾经何等贵重,可想而知,是以,此时此刻,虽然一身匪气,却丝毫阻挡不了红岩娇娇的地位!

  她行走在前,即便是她身后的那些个三宫头发花白的长老也都颇为乖顺的跟在她的身后!

  没办法,红岩一族为了风凰一族遭了灭族之后,新任的风凰之皇颇为重情,对红岩娇娇一甲子颇为看重,谁得脸谁上位,这是上位者的权利,即便是现在顾长生这个上位者有点儿不那么热衷玩弄权势,但是,人要有点眼力界不是?要懂得体查上意不是?

  红岩娇娇身形算得上娇小,可那步伐却有几分大步流星之势,三两步就率先走上前,右手一拍胸口,俯身就是一个南疆大礼,“红岩娇娇见过主上,二十余年未见,主上风姿依旧不减当年,让娇娇仰慕至极!”

  “咳咳!”顾长生闻言,顿时就坐不住了,连忙假咳两声,掩饰一下失态,忍了几忍,总归是没忍住,“那什么,你当着人家女儿的面,调戏人家的老爹,红岩娇娇,这怕是有点儿不好吧?”

  瞧这仰慕说的,还真是坦荡至极,让顾长生不由得啧啧称奇,当年的当年,她那和自己长相颇为神似的老娘,得有多艰辛啊,这明的暗的,可得有多少情敌啊!

  顾长生歪头,睨了一眼自家老爹,哎,一句话,虽老犹帅!

  他家老爹用自己的一生在诠释,蓝颜那也是祸水啊!

  一如她家妖孽!

  想到这里,顾长生不由得为自己的未来捏了一把冷汗,果然,得变强啊,起码要比她老娘强,否则连自家男人都有看不住的风险啊!

  顾台天看了一眼自家女儿,复又含笑看向下跪的红岩娇娇,“经年不见,红岩也长这么大了,我犹记得你在弱水宫照顾弱水时的尽心,如今你能平安无事,我这总算是少了几分愧疚。”

  “劳主上挂心,红岩能够醒来,还多亏吾主施以援手!红岩娇娇拜见巫主,吾主红颜千秋!”红岩娇娇说着又是一俯身为礼。

  “好说好说!”顾长生其实对南疆这请安的话,挺无语的。

  红颜千秋?你倒是给我红颜千秋一个试试?

  别说千秋了,能红颜个百八十年,那都是黑山老妖了!

  由此可见,在以女为尊的南疆,这女人对美的追求,也是无处不在啊!

  “兀那女官,为何此时打断本天巫?”

  顾长生和红岩娇娇这边才说了几句,一旁捧着衣衫的巫常月不干了!

  小小的一人,不比小肉包高处多少,可愣是有那么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势,她怒目看着突然闯入的这一行人,小小的瓜子脸上满是不甘。

  差一点点,只要族姐接过这身巫蛊王袍,她就大功告成,功成身退了!

  偏偏,就被这突然闯进来的一行南疆女官给打断了!

  红岩娇娇闻言,在顾长生的示意下,当即站了起来,她身后的一群女官也见了礼,站在她身后,“是红岩娇娇冒犯,还请小巫主大人勿怪!”

  饶是红岩娇娇,在巫常月面前,也不敢托大,稍一俯身为礼,以示恭敬。

  巴蜀的巫常一脉,修的是天巫一道!与南疆风凰一脉相同,是最受神魂眷顾的族。

  不以年龄计,但是这血脉,就是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

  “哼!本天巫正在办正事,尔等突然这么打断,恐怕并非冒犯这么简单吧?”好歹是当过几年巴蜀巫主的人,就算年龄小,那阵势,可是丝毫不输一分的。

  “诚如小巫主所言,红岩此来,自然是有要事!”红岩娇娇闻言,倒也不含糊,回的相当干脆,抬手一指巫常月,沉声开口,“不知小巫主大人手上是何物?”

  顾长生闻言,牙疼的把头歪到了一边,这一句,明知故问的也忒明显了点儿吧?

  殿下的揣着明白装糊涂!

  “巴蜀巫主王袍!”巫常月低头看了一眼,凝声开口。

  “啧啧……这做工,倒甚是精致,啧啧……瞧这滚针边织的,瞧这龙凤图腾绣的,还真是活灵活现,不愧是巴蜀蜀绣大师的工艺!红岩佩服!”红岩娇娇引目望,对巫常月手中的巴蜀巫袍啧啧称奇。

  巫常月闻言,傲娇的抬起了小下巴,“哼!算你识货!”

  不过,顾长生却意兴阑珊的往下睐了一眼,心底显然不如巫常月想的那般。

  所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她分明从红岩娇娇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子不善气息!

  而这股子不善气息在红岩娇娇身后的一众女官身上,体现的更是明显,没看见她们看向巫常月的眼神,隐隐中都带了一丝压抑的愤懑吗?

  顾长生眨眼,话说从他老爹在南疆失踪,巴蜀和南疆的关系就日渐淡薄,虽然这份淡薄不曾冲淡巫蛊两族同出一脉的血缘,可是,眼瞧着,这两方人马,咋有一种想要掐架的趋势?

  果不其然,就在顾长生做如此想的时候,红岩娇娇转身了,看着上面坐的很没形象的顾长生,右手又是一拍胸脯,含笑低头。

  顾长生心头一紧。

  她,她尼玛分明从红岩娇娇那一笑中,看到了深深的不怀好意!

  没错,就是不怀好意!

  下一个瞬间,顾长生当即坐正了身子,做严阵以待壮!

  靠之,这红岩娇娇刚刚醒来,该不会就携恩来坑她吧?

  “春秋寒暑,四季更替,想必吾主也是该添一套衣衫了,巴蜀的蜀绣名满天下,千金难求,这套王袍也织就的甚是完美,只是红岩手中,亦有一套衣衫,比起这巴蜀王袍,想来也是不差的,不知道吾主可想看看?”红岩娇娇很有几分咬文嚼字感觉的开口。

  顾长生抬手想阻止。

  可是红岩娇娇显然不想给她机会,一句话说完,就利索的拍了两下巴掌。

  顷刻之间,两列苗族盛装打扮的女官出现在了大殿门口,苗族重银饰,银饰随着她们的动作,叮当作响,很是悦耳……

  顾长生看着这气派十足的两列女官,目光扫过她们手中捧着的托盘,一阵儿无语,仰倒在了座椅上。

  “吾主请看,南疆蚕蛊之王吐丝织就的蛊锦,百年才得一匹,两匹蛊锦才能织成这一套锦绣冕服,此乃三宫库房珍藏,幸好三宫长老献了出来,否则仓促之间,还真不好准备!蛊锦水王不融,韧比玄铁,听闻吾主性喜大红之色,女官们寻思了下,倒也不拘底色,所幸为巫主染成了红底,只是这绣线却到底还是得用圣金色,巫主请看……”红岩娇娇说着,就从身边的女官手中,将那托盘上的衣衫给拿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大殿之中,流光溢彩!

  圣金色,纯粹到极致的圣金色,光彩陆离,晃的人眼直晕!

  那红色的底色,再这一片圣金色中,化成一汪绯流,点缀其间,煞是好看!

  美!

  好美!

  顾长生当即就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冕服,移不开眼了!

  不得不说,顾长生生来就是个爱美的人!她喜欢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你看她身边的那六个婢女,哪个不是人比花娇?你看她选的男人,那也是活脱脱的一妖孽!

  爱美,不论男女,不分活物与否,都能激情顾长生心底的悸动!

  “完美!”盯着看了一会儿,顾长生终是忍不住叹了一声。

  描龙绣凤,红底圣金色,这南疆的皇袍,完胜她纳吉礼时所穿的亲王冕服!

  听到顾长生这一声赞,红岩娇娇顿时就笑了,老脸上都笑成了一朵花!

  而巫常月顿时就急了,手一抖,托在手心的衣衫也抖了开来,因为她身量小的的缘故,长长的裙摆都垂在了地上,她一双大眼恨恨的看了红岩娇娇一眼,转头开口,“就你南疆的王袍好?我巴蜀还能输了你们去?族姐,族姐你且看……”

  不用看!

  顾长生眼睛瞪的滴流圆,这一身衣衫,在巫常月手上的时候,就那么小小的一叠,如今抖开,她当即也移不开眼了,华丽的明黄,迤逦拖地,翩跹摇曳,如若无物!

  可是,这衣衫适才,明明就那么一小点啊!

  “蜀锦三千丝,织褂一两轻,我巴蜀大成绣娘合力,三月才得这一套王袍,看似无物,却万钧之力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