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四十三章 誓守长生后背
  readx();

  顾长生觉得,得趁早打断自家小肉包这不切实际的幻想!

  小月儿看似纯良,长相讨喜,可事实上,确实是一个坑人不眨眼的小坑货,她都被坑了,她儿子落在小月儿手里,还能逃得了好去?

  大抵被卖了,还在帮人数钱的样子!

  “娘亲你骗人!我问过老帅哥爷爷了,老帅哥爷爷说一表三千里,小媳妇儿跟我们是族亲不假,可是隔了好多好多代了!老帅哥爷爷让我甩开膀子去追!”小肉包闻言,顿时摇头,抱着巫常月的脖子不撒手,连连抗拒的开口,“我不管,这是我的小媳妇儿,你不能打,你要打你打她!”

  被点名的红岩娇娇很无辜,恨不得年轻上三十四岁,也有个英雄来救美!

  当然,她也就是想想罢了!

  事实上,在自家主子面前,也就这么一个小英雄敢打断自家主子的事儿了!

  想想挺悲催的,偏偏她就跟自家小主子相中的人一起干了一件了不得的坏事儿,这下好了,巴蜀曾经的小巫主可以幸免于难,可苦了她这一把老骨头了,主子的小柳条抽的倒是不太疼,可那是红果果的打脸啊!

  想想身后跪着的一众女官,红岩娇娇就觉得老脸上一阵火燎般的疼!

  丢人!再没恁丢人的了!

  可是,反抗那是万万不能的!

  只能生受了!

  顾长生看着眼前被美色迷得晕头转向的小肉包,分外无语,小柳条举起了好几下,还是没忍心挥下去!

  得!

  想出出气都办不到了!

  这个憋屈!

  “小肉包,丫的你自求多福吧!”愤愤的晚了自家小肉包一眼,顾长生甩袖而去!

  龙凤王袍,红色的流光隐隐闪动,顾长生眨眼消失在后院之中,找个地方暗自伤情去了!

  丫的,这一天,她是真真正正的被算计了个彻底!

  皇袍加身,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儿,就这么哐当一声砸她脑袋上了!

  偏她用尽办法,还是没躲过去!

  西南宫主啊!

  坐在一处大殿的屋檐上,顾长生抬头看向无垠的天空,一阵儿长吁短叹!

  从今以后,不论她走到哪里,脑门上,都会深深的刻上几个大字:西南共主,长生皇!

  这……其实并不是她真正想要的结果!

  ……

  这一年,位处中原西南边陲的穷山恶水之地,南疆的掌舵人做了一个不甚明智的决定,后野史有载,这一场因为一个奶娃引发的血案!

  南疆时任掌托人香卡一族挟持中原一奶娃入南疆,进而引得大周长生亲王一怒发兵,以八百亲兵之数涤荡西南!

  后人评说,这是一场血淋淋的引狼入室的教训!

  后人如何评说,只有后人知晓,可是,身在其中的这一代人,注定为这一场陡变而风云变色!

  ……

  巴蜀境内。

  烈火战场。

  一个身着烈焰帅服的女子,披风临风招展,一条马鞭疾挥,将自己身前的一列敌兵挥倒马前!

  鲜血迸射而出,染红了她的战衣,孛儿只斤念英挺的眉眼浴血,双目血红!

  南疆内乱,南陈街机生乱,大军百万之数,直逼巴蜀,剑指南疆!

  “公主,扛不住了!火药已经用尽,敌军太多,如此下去,不论是暗夜军还是北大营亦或者是巴蜀的民兵,都会有灭顶之灾!”夏如言一身铁甲已然暗红,挥马扬鞭赶至。

  前方,已然开始的肉搏战。

  在弹药用尽之后,饶是暗夜军能以一敌百,在这正面的战场之上,也难占得先机!

  南陈的百万大军啊!

  百万之数,太多了!

  十万二十万,他们兴许还能用弹药震慑一下,可是百万呢?

  炸了一波又一波,这完全就是人海战术!

  “公主,此时只能退兵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僵持下去,我们三方人马,都会付出血的代价啊!”一个身着巫袍的老者上前,手中的漆黑巫杖疾挥,瞬间将眼前的敌军斩杀,焦急的开口。

  孛儿只斤念手中的马鞭握的死紧,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坚定,看着前方不断倒下的自家兵马,低声开口,“后方,还没有消息传来吗?”

  “公主,没有!后方的传令兵一直在大瑶山待命,如果南疆腹地有消息传来,定然会第一时间传到前线!公主,不能耽搁了,南陈大军齐力只为取路南疆,这座城,我们守不住了,退吧!”脸颊,一缕鲜血滑落,夏如言身形一抖,看向前方,她的一个手下,已然倒地。

  “退?不!我们不能退,这座城,已经是大瑶山前的最后一座城池!我们此时退兵,南陈大军势必长驱直入南疆,顾长生将后背交给我,我孛儿只斤念即便是豁出去性命在这,也定不负朋友之托!”孛儿只斤念一脸冷汗,单手勒马,马蹄嘶鸣,顿时将她抛的老高,“暗夜军的儿郎女将们听命,护佑北大营和巴蜀友军退出战场,与我誓死守卫这大瑶山的山门城,拖住南陈兵马,保长生后方不乱!”

  “公主!”

  “公主!”

  夏如言和那老巫闻言,神情大变。

  这种时候,孛儿只斤念下令忽悠南疆和巴蜀的援兵退出战场,这是?

  这是要殊死一战?

  “巫族,退!”前方,听到孛儿只斤念遥遥传下的军令,属于暗夜军的暗红色战衣,顿时在厮杀的血泊中腾移了起来,一个个力竭的巴蜀巫女被扔出战圈。

  “蛊女,退!”一声女子的娇叱,随即几声箭鸣之声破空,将一个蛊女面前的南陈敌军掀翻在地,一个身着暗红色衣衫的娇俏女兵几个闪身,将那垂危的蛊女给拽了起来,向后飞奔而出。

  原本负责突袭的八百暗夜军,动了!

  倾尽全力的保护在战场厮杀的两族援兵后退,而他们的身影,在完成护佑使命之后,一个个向前疾奔,涌入攻城的敌军之中!

  “杀!”

  “杀!”

  “……”

  血腥气漫天,喊杀声响彻云霄。

  近身肉搏,是力和肉的较量,没有捷径,也没有花式技巧!

  血,随着一个个倒下的人,染红了山门城!

  日头,从当空西斜,暗夜军还在厮杀,八百人,浴血奋战,不论男女,未曾有一人后退!

  退居城中的夏如言和那老巫,震惊的看着这一场旷世大战。

  以八百人敌百万!

  力阻他们破城!

  她们两族兵马被喝令退居城池,这一战,从日当午当日西斜,已经拖了多半日!

  “顾长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值得一个敌国公主为了她豁出命去?”夏如言站在城楼之上,看着那个一马当先,战在最前的女子,神情一阵恍惚。

  她追随的,是风凰一族的后人,是为了尽世代传承的忠心,那么,下面战场中的那个女人呢?她还那么年轻,身为北蒙敌国的公主,却仅仅为了一个朋友道义,就做到如此地步?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格魅力,才能有这样的一位友人,为了她,能够放弃自己的出身立场,以命相托?

  顾长生托付手下的暗夜亲兵给她,她誓要战死亦为她保住后方,不曾退步半分?

  这一时间,统帅十万北大营的夏如言,第一次对那个灼灼似火的女子,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好奇,那个女人,是她要效忠的主,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下面,鏖战大半日,孛儿只斤念和暗夜军的身形,已经缓了许多,淹没在百万大军之中,犹在奋力的厮杀。

  可是夏如言知道,长此以往,即便是她们真的能拖上三日,那么也要付出全军覆没的代价!

  凌厉的双眸眯成一条缝,夏如言的心一紧。

  这是她南疆的防线,却要他们八百人为她们浴血厮杀!

  身为南疆世代将领,她做不到眼看着她们必死,冷眼旁观的退去!

  “我蛊族一脉,时代驻守南疆,不问鼎中原,不对中原人用蛊,是秉承祖志,但是,断没有被外族欺上门的道理!”夏如言双手紧握,娇俏的脸上杀气凛凛,手中帅旗一挥,与城门上,振臂一呼,“北大营的两千蛊女听命,外族来犯我南疆,族难当前,何拘组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