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天书下九重!
  readx();

  热门推荐:、 、 、 、 、 、 、

  又是一记合围,孛儿只斤念的身子再次一个趔趄,幸得刘蟒甩着小山般的身子为她挡住了这致命的合围,要不,她的小命就交代在这了!

  数十杆长枪合力压在刘蟒的背上,他粗犷的脸上,因为奋力抵抗而涨的血红。

  “公主,俺老刘受大人之托守在你左右,今日想来是要跟您死在一处做堆了!”刘蟒格开合围的人,呲牙咧嘴的冲着孛儿只斤念一笑。

  他出身沐郡王府行馆守兵,从一个无名小卒,到长生亲王手下暗夜亲兵的佼佼者,历经一年无数历练,如今能够战死沙场,也值了!

  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如花的北蒙公主陪着?

  “莽夫就是莽夫!死前怎么也得多捞点!”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孛儿只斤念撑着踉跄的身子,和刘蟒后背抵着后背,以图在生命终结之时,再捞几个南陈兵垫背。

  山门城前,八百暗夜军此时,已经力竭,亦采用此法,三两背抵背,做最后的死守!

  “他们没力气了!”看着前方的战况,南陈守将激动不已,付出数十万兵马的代价,用于将暗夜军的力气磨尽,胜利,就在眼前,山门城后就是大瑶山,就是直通南疆的大道!

  “冲!给我冲!屠尽暗夜军!直取大瑶山!”南陈大将振臂一呼,身边的十数万亲兵再次发动进攻。

  看着汹涌而来的南陈大军,孛儿只斤念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差不多了!也捞够了!奶奶这辈子,指挥了山门城一战,虽力竭身死,好歹屠了他们三十万兵马,倒也能永载史册了!”

  “痛快!俺老刘死的不亏!”刘蟒吐了一口血沫子,大吼一声。

  “来来来!想过山门城,从老娘的身上踏过去!”胳膊上插着一个断掉的枪头,貂蝉抵着山门城的城门,拍胸大吼。

  “死前没见到小翠那个狠妞,不知道她会不会想我……”严亭从头到尾被血色染尽,苦笑一声。

  “西皮的,啥时候了,还惦记人家小翠呢,让大人知道,又是逮着你一顿操练!”一旁肚子破了个洞喘大气的将六闻言,当即嗤之以鼻。

  “哈哈!也好,没娶到,好歹她不用当寡妇了!”严亭又是一笑,看着汹涌奔袭而来的南陈兵马,吐了口血,“来吧,让我们暗夜军与山门城共存亡!”

  “誓与山门城共存亡!”

  “誓与山门城共存亡!”

  “……”

  力气已然用尽,八百重伤的暗夜军退居山门城前,看着涌来的南陈兵马,脸上隐隐有着释然的笑意。

  死,不可怕。

  他们,已经尽力!

  “杀!”

  “杀!”

  “……”

  南陈兵马看着力竭的暗夜残将,斗志激昂,挥马杀来。

  “嘶嘶……”

  “嘶嘶……”

  “……”

  “什么声音?”

  紧贴着山门城城门的孛儿只斤念身子一僵,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排山倒海而来!

  下一个瞬间,孛儿只斤念的灰败的脸上,迸射出无边的光彩。

  “援军!援军到了!”

  蛊虫!她闻到了蛊虫的气息!

  不同于夏如言放出的蛊虫气息,是比那两千余蛊女散发出的蛊虫更为恢弘磅礴的蛊虫气息!

  “嘭!”

  一声轰然巨响,从山门城城楼上砸落,在夜色中的战场上,带起一片血光飞溅。

  黑压压的蛊虫,随着这一声动响,如瀑布一般从山门城的城楼上涌流而下……

  “靠之!”被黏腻的蛊虫砸了个满头,孛儿只斤念身子一个不稳,直接抵在了城门上,连忙挥手,把脸上头上的蛊虫挥落。

  他们的身上,有顾长生的血迹残留,这些个蛊虫,倒是伤不到她们分毫!

  孛儿只斤念等八百抵在山门城前的暗夜军残将,毫无意外的被砸了个满头满脸!

  本就力竭的他们,很没形象的被潮水般的蛊虫砸的一屁股蹲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娘的,没战死沙场,难不成要被蛊虫砸死?”刘蟒挥舞着双手,将头顶上不断落下的蛊虫格开。

  其余的暗夜军形容也好不了多少,连忙护住头,挡住当头涌下蛊虫!

  这突发的异变,让南陈蜂拥而至的大军,呆愣了!

  “那……那是什么?”南陈大将看着如同泄洪一般的山门城,还有山门城前蠕动不停的浪潮,当即目瞪口呆了!

  “蛊!蛊!蛊潮!”大将身后,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军师,目疵欲裂的低吼,身子止不住的往后退。

  “不准退!不准退!”南陈大将一把将后退的老军师抓到眼前,双目充血的低吼,“什么是蛊潮?什么东西?”

  被大将抓住,老军师心神俱颤,迷茫的开口,“南陈国史有载,千余年前,南疆挥师中原,千万蛊虫为兵是为蛊潮,所过之处,千军万马尸骨无存,尸骨无存啊……”

  “不可能!这不可能!”南陈大将闻言,当即仓惶的摇头,“南疆有组训,时代不能离开南疆地……”

  “蛊潮出南疆……蛊潮出南疆,天书下九重……南疆,南疆倾族而动了……”老军师失神的摇头,神态仓惶,“放我走!放我走!我不要尸骨无存!我不要尸骨无存!”

  眼前,黑压压的蛊潮未动,皆沿着最下从山门城上落下的一条数丈高的巨蟒,形成一条拉锯的浪锋……

  无边的血腥气,从那万千蛊潮之中喷涌而出,朝着南陈几十万兵马扑面而来!

  “收兵!退!”南陈大将目疵欲裂,咬牙下令!

  后锋军接令,当即调转头。

  可是,身后的场景,却让他们心神巨颤,膛目结舌!

  无边的黑夜中,一个个骷髅头,一个个歃血的血盆大口,吐纳着无边的血气,在等着他们的后退……

  骷髅头之中,一个白衣的巫女,身形腾空,手中捧着一卷明黄……

  “天……天书!”被南陈大将提溜在手中的老军师一眼瞄到那卷明黄,当即惊呼一声,脖子一歪,晕厥了过去。

  “天书!天书!不可能!这不可能!”南陈大将看着眼前腾空的女人,仓惶的回头,往山门城前望去。

  山门城前,那参天巨蟒的头颅之上,不知何时,已经立着一个同样手举明黄丹卷的苗女。

  夜色漆黑,火把明灭,一前一后两卷明黄,在这夜色之中,是那么的亮眼,那么的让人心神俱颤!

  在南陈大将膛目结舌之中,巨蟒头上面无表情的苗衣蛊女,莹白的手掌一抖,手中明黄的丹卷当即在她掌心垂落,一行金字迎着明灭的夜色,灼灼生辉。

  清冷的声音,带着南疆苗女特有的嗓音,刹那之间响彻山门城上空。

  “巫蛊历一万三千六百七十年,巴蜀南疆拥立新主,西南共主长生皇执掌巫蛊两族,滋尔中原贱族,竟敢有违祖约犯吾西南,吾西南巫蛊神眷之族,不可欺也!天地共鉴,中原贱族违背祖约在先,巫蛊两族反抗在后,犯吾西南者,虽远必诛!滋以长生皇天书为证,诏令巫蛊两族子民,天书颁下九重之时,巫蛊两族千万兵马兵临中原之日!”

  传天书蛊女使者的清冷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平白直序。

  南陈大将闻言,一个趔趄,直接从战马上摔落了下来,狼狈非常。

  “巫蛊历一万三千六百七十年,巴蜀承西南共主长生皇天书御令,阖族动!”

  身后,悬于半空的巫女,巫袍一挥,手中明黄丹书微抖,却是巴蜀巫族的承令书!

  南陈大将顿时就面如死灰了。

  南陈数十万兵马神情恍惚的看着前后静立不动的黑暗,突然觉得,这一夜,或许是永夜,不复醒!

  天书是什么?他们不曾见过。

  可是,在中原的传说之中,确实曾有天书的存在!

  传说,千年之前,西南巫蛊两族不甘忍受欺凛,曾群起而出,马踏中原,那一战,曾是中原的浩劫!天书下达处,无数中原军民,尸骨无存……

  可是,这传说在时光的长河中,渐渐的被人遗忘,巫蛊两族曾经的威名,在经历时间的洗涤之后,成了中原之民心中的笑话,他们偶有在听到这个传说,总是讥讽一笑,两个岁岁往中原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