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65.第65章 见血抹脖
  趴在门上偷窥的众人,在顾长生动的那一刹那集体的双手捂眼。

  “怎么没声儿了?”小翠拽了身旁的韩秋一下,询问。

  “摆平了。”韩秋的回答,依旧的简明扼要。

  “惨不惨?有没有被打成猪头肉?”小肉包子顾泽往韩墨身边靠了靠,问的小心翼翼。

  韩秋很认真的往院子里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开口,“非常惨,不过没变成猪头肉。”

  小肉包子肉嘟嘟的双手还捂在眼前,微微侧头往韩秋的方向,疑惑的问,“怎么会?娘亲最喜欢把人揍成猪头了,那个坏阿姨怎么能幸免?”

  韩秋又认真的往外看了一眼,“没幸免。”

  “然后呢?”

  “抹脖子了。”韩秋云淡风轻的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什么?娘子把人杀了?”小翠闻言嗖的一身冲了出去,那大嗓门惊得院子里刚坐下的顾长生都险些跳起来。

  “娘子,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咱们摊上人命官司了……”小翠的担忧还没说完,双目就瞪圆,然后僵硬的转回头,对上跟在她身后出来的韩秋,指控,“秋姐姐,你骗人。”

  不是被抹脖子了吗?怎么还好生生的站在那里?

  韩秋,骗人!

  “大白天的你一惊一乍的干嘛呢?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你家娘子我胆儿可小的很。”顾长生拍了拍胸口,重新坐回椅子上。

  娘子你胆儿小?你真是对坟头烧草纸,你忽悠鬼呢啊!

  众人集体的对自家娘子毫不脸红的说谎,表示了深刻的鄙视。

  韩秋在小翠控诉的眼神下,指了指僵立的穆婉萱,“看脖子。”

  几人随着的她的手指看向穆婉萱的脖子,一条细长的血痕像个项圈般环绕在她细细的脖颈上,还有血珠子一点一点的渗出来。

  小肉包子顾泽咬着手指疑惑的眨了眨眼,两条小短腿往前挪了过去。

  伸手戳了戳穆婉萱的腿,抬头,“哎,你还活着没?”

  “你见过有人站着死的?”顾长生翻了个白眼,她真心为儿子的智商着急。

  “吓!也是哈。”小肉包子悻悻然的收回手,摸了摸鼻子,“那个,你有十两银子吗?”

  众人一愣,神情莫名的看着自家小公子。

  这开口闭口就要钱的毛病,果真和自家娘子如出一辙,小公子他,果真被娘子带坏了!

  “不理我?那我自己找了奥。”小肉包子黑滴流的大眼睛转了转,小手开始努力的往上够。

  够不到!踮起脚尖接着够,还是够不到!

  小肉包子生气了,面带不忿的回头,“娘亲,我要学秋姨,会飞檐走壁!”

  “飞檐走壁?顺便上房揭瓦么?”

  小肉包子囧了,瞪着一双大眼看向自家娘亲,不解,“我揭瓦干嘛?”

  “这个问题问的好,揭瓦可以干很多事,比如,露天屋顶福利多,白天可以看太阳,晚上可以看星星,雨天还能在屋里洗个雨水澡,再不济你还可以把瓦卖了换银子……”顾长生端过一盘瓜子,嘎嘣嘎嘣嗑的欢活。

  众人一致低头,嘴角猛抽,娘子抽风,果然不分场合,不论地点!

  “娘亲……我只是要搜银子……而已……”小肉包子汗颜,“人……还在流血呢。”

  “这个简单,我嫌她聒噪,银针封了她的穴位,掀翻她,你想怎么摸怎么摸,调戏她都不带反抗的。”顾长生吐出一个瓜子皮,良心建议,“这个不用我教吧?”

  众人:“……”

  小公子还这么小,调戏人?是不是有点儿太早了?

  “这个我会。”小肉包子完全忽视了后半句,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围着柱子穆婉萱转了一圈,一脸严肃的停在她身后,双手握拳叉腰,抬起小胖腿就是一脚。

  “干的漂亮!”顾长生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毫不吝啬的夸奖。

  “娘子……”小翠面上抽搐不已,娘子这样教小公子,真的好吗?

  顾长生看着呼哧呼哧忙活的儿子,完全不理小翠这只护犊子的老母鸡。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脸着地了。”小肉包子一边使着吃奶的劲儿把穆婉萱的身子翻过来,一边诺诺的道歉。

  你从人后面,踹人家膝盖窝,人不脸着地,才怪呢!

  小肉包子搜身在长久的磨练之下,已经很专业了,不一会就提溜着一个钱袋子回来啦,一脸骄傲,“娘亲,她有银子耶。”

  “儿子就是能干。”顾长生接过钱袋,打开瞄了一眼,“哎呦,还不少,诊金十两,剩下的就当药钱了。”

  “小翠,三七止血粉,玉容生肌膏,去我的药房拿来给她上药。”

  小翠动作利索的去取药,鉴于此女适才对娘子的不友善,小翠的包扎花式不可谓不难看。

  顾长生看着脖子被裹成木乃伊的穆婉萱,恶寒!

  一切收拾妥当,顾长生才起身去拔了她身上插着的几根银针。

  少了束缚的穆婉萱神情莫名的看了身前的女人一眼,顾长生回了她一个鄙视的小眼神,“怎么滴?还想跟我动手?关公面前耍大刀,你当你是玩杂耍的呢?玉容生肌膏,老娘出品,保证你一点儿疤痕都不留。”

  顾长生摸了摸下巴,围着她转了一圈,“不过,这半个月,你估计都要带个围脖了,这大热的天儿奥,你顶个围脖出门,估计会让人浮想联翩,啧啧……”

  穆婉萱抬手抹了下自己脖子上包裹的白布,“为什么不杀我?”

  顾长生出手的第一时间,她想的是挥剑防守,可还没等她做出反应,一切就已经尘埃落定。

  脖颈上的伤,只是皮外伤,可对她的震慑不可谓不深。

  她在郡王暗卫中身手是排的上号的,这个女人出手,快!狠!准!一个寻常的医女,怎么会有这样的身手?

  “杀你?你对我有敌意,却无杀意,我为嘛要杀你?”顾长生睨了她一眼,“要完败一个人,未必要杀了他,只要击溃他最引以为傲的信念,就可。”

  “你现在还想着有朝一日来取我性命吗?”

  穆婉萱垂眸,未做答复。

  “好吧,其实我是在装逼,这样来的比较酷炫不是,啧啧……”顾长生耸了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娘亲,我肚子好饿,我们该吃晚饭了,你不要玩儿了,好不好?”小肉包子摸了摸自己瘪下去的小肚子,委屈的开口。

  “哎呀,我都忘了这茬了,小雷子快去做饭!”顾长生一拍脑门,对着董雷吩咐。

  “说到吃的,还有一件事儿,你回去问一下元宝那货,柳州粮价三天翻了一翻,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娘这都快揭不开锅了!”

  穆婉萱回神,“你应该不差这点儿粮钱。”

  据说,她从郡王那里讹了不少银子。

  顾长生不屑的在她胸口来回瞄了一遍,“人都说胸大无脑,你这胸小的也不带脑子出门吗?”

  “你!”穆婉萱闻言脸上迅速充血。

  “民以食为天,周沐那货不在,元宝被我抓去盖房子,或许忽略了这点。”

  “粮价上涨,要么是遇到天宅人祸,战乱频繁,要么就是有人恶意收粮,供不应求之下,粮价自然上涨。”顾长生扔下这一句话,抱着瓜子盘,牵起儿子往屋里走去,“让元宝去查,左不过就是周沐的对头想让他后方不稳,这招真尼玛阴损,老娘今天愣是没买到白米,靠之!”

  穆婉萱愣了愣,其实,最后一句,才是关键吧?

  前面的都是这女人找的冠冕堂皇的说辞而已!

  顾长生回头正好看到她不屑一顾的眼神,嗤了一声,“你哪来的给我回哪去,别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要不老娘我真抹了你的脖子!”

  穆婉萱也是哼了一声,她不信,顾长生真敢杀她!

  这次她不敢!下次她更不敢!

  顾长生摸着下巴看着翻墙而出的身影,缓缓摇了摇头,“儿子,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句话反过来说,也在理!”

  “为嘛?”小肉包子不解。

  “你娘亲我手下留情她还不长记性,她不是猪是什么?”

  “娘亲你为嘛手下留情?”

  “这个么……她好歹是妖孽家养的,就这么嗝屁在我手里,有点儿说不过去,而且,你娘亲我是大夫,不是屠夫!”

  “奥……”小肉包子一脸受教的点了点头。

  “儿子,跟娘亲一起祈祷,这只猪能把话儿传到吧。”

  “为嘛?”

  “因为传不到的话,我们明天还没白米下锅,我们都没白米下锅,那别人就更没白米下锅,这么多人没米下锅的话,她估计会很惨……”

  “娘亲你为嘛不跟人家说清楚?”小肉包子不满的指控。

  “哎呦,儿子哎,我可是说的再没恁清楚明白了,她自己不长心,这事儿绝壁不能让我背锅!”

  ……

  京城

  “父王,柳州传来的消息。”一个锦衣公子将一个信封双手递上前。

  端坐在上的人接过信封展开,片刻之后,眉头逐渐隆起,“为了一个女人颁下第一道王令……”

  “坤儿,你可还记得周沐那厮以前的模样?”

  “以前?”周坤不解的看向自己的父王,“父王是说东宫大火之前?”

  “正是。”

  “记忆中大火之前他长相颇佳。”

  “不错,长相颇佳,神似已故的端显皇贵妃,因而深得父皇喜爱……”

  “可是,东宫大火之后,他不是容貌尽毁不得已才面具遮丑的吗?父王的意思是……我们要除了那个长生娘子!”

  “不可,我们屡次和那厮交手,从未讨到便宜,就是因为他没有弱点,如今,他自己给自己找了个软肋,我们不仅不能除了那女人,还要让她好好活着……”

  “周沐那小子这手瞒天过海,还真瞒过了这么多年,亏得父王英明,一眼就识破了他。”周坤满脸谄媚的奉承。

  “李沐风的下堂妇,周沐的新欢,有点儿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