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五十四章 长生一怒,血流千里!
  readx();

  cpa300_4(); “红岩大人,说你神人,你还真不愧神人之名!”孛儿只斤念汗颜,一脸崇拜的望着红岩娇娇,眼神之中难掩同情,“听你家皇主的话,若想保命,趁早溜之大吉,我那师兄一身玄武已趋大成化境,就算你家皇主盖世神武与他切磋,不动用巫蛊神力,也难有胜算,神人你自求多福吧!”

  啧啧……孛儿只斤念一句话说完,摇头连连,心底腹诽不止,神人啊!不愧是神人!坑了顾长生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往她师兄的女人身边塞男人,这红岩娇娇的胆儿是龙肝虎胆练成的吧?也忒壮实了点。===百!度搜索**看书~阁 小说名称**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大成化境?”红岩娇娇闻言变色。

  “若非体内顽毒未清,我家妖孽早就能入化境摆脱肉身桎梏,红岩,你可真是做的一手好死!”想到自家妖孽,顾长生颇与有荣焉,可是想到红岩娇娇的作死行径,顾长生就一阵儿头疼,“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偏巧,我就是他的逆鳞,红岩你坑了我,我看在你与我母族忠心的面上,可不与你计较,但是你竟然敢在这事儿上给我犯浑,他不知晓便罢了,若是知晓,少不得要动了火气,你趁早给我回去大泽山躲上一阵儿,待我与他大婚之后再出来走动,不然落在他手上,你真讨不了好去!”

  “可是……臣……”红岩娇娇的声音,顿时就惊疑不定了。

  顾长生睨了她一眼,甩手将她扔到一边的椅子上,脚尖一点,踩到了司马连城的背上,冷声开口,“我哪里会看得上这等样人?我要你们把他擒了来,为的不过是要了却昔日的旧怨!”

  手微抬,一道劲力发出,司马连城顿时捂着脖子仓惶的咳嗽了起来,“顾长生!你……你竟然成了西南共主!”

  “不然呢?”顾长生嗤笑,“司马连城,昔日*你在柳州城中,不是已然知晓,我就是那占室女星应昭之人了吗?你是不是也没想到,我的斗起之地会在这西南?”

  “你!你想怎么样?”司马连城俊秀的脸上满是惊慌。

  “呵呵……我想怎么样?”顾长生浅淡一笑,目光中难掩一丝狠历扫向下跪的司马连城,“司马连城,我顾长生一生,向来不记仇,因为有仇我大抵当既就报了,偏偏有一个你,让我记恨到了如今!”

  声音冷如冰,宛若从深渊寒潭中发出,顾长生脚下微动,司马连城的嘴角当即有一丝血色溢出。

  “占室女星斗冲勾陈,四国皇储齐聚柳州城,司马连城,知晓我儿避灾百里山的,唯有你!”顾长生周身,杀气横溢,整个营帐之中,寒风烈烈,“你以我儿为饵,兵发百里山,调虎离山引周沐出城相救,山火绵延数日,周沐重伤,我儿手沾血腥才能杀出重围!是你!司马连城!你害我血洗横塘身陷囹囵险些堕入魔道,你害我宁二身死,你害我檀女魂睡,你害明月楼百余死士命亡,你害我身边之人鏖战皆伤,司马连城,你赔我宁二命来!你赔我他们命来!”

  脚下又是一个用力,顾长生周身的恨意喧嚣,如有实质!

  “噗!”她的脚下,司马连城狠狠的喷出一口血,染红了他身前的万金绒毯。

  顾长生恨意不减,再次开口,“南陈皇储之中,仅余你和司马长昊二人,你母族式微出身卑贱,却能在司马长昊的眼皮子底下长成,司马长昊的隐忍男癖之情是其一,你心机深沉抓住他的弱点求生是其二,我早知你心机无限,不成想你竟敢给我惹出那等泼天祸事!司马连城,当日一战,你联合北蒙辽东,数万之兵围困与我,若是除了我倒还罢了,可惜,我活了下来,那么时至今日,你落入我手,当是偿还我宁二性命之时!”

  想到那个总是像背后灵一般跟在她身边的身影,顾长生的心就一阵阵的疼!

  “宁二,我会为你报仇,参与当日之事的所有皇子,一个都别想逃过,我要用他们的骨血头颅,来祭你的在天之灵,来祭明月楼百余死士的亡魂!”顾长生低头,轻声呢喃。

  “啊!”

  地上,司马连城身体一震扭曲,骨骼在顾长生的脚下尽碎,他撕心裂肺的吼,吼声响彻西南大军营帐,引得一众人惶惶。

  “是王帐里传来的?怎么回事?”

  “难道吾皇有那方面的癖好?”

  “不像啊,难不成那囚犯冒犯了吾皇?南陈贱民,果然该死!”

  “……”

  王帐之外,以为顾长生将纳司马连城入天宫的一众女官,疑惑非常。

  王帐之内,顾长生冷眼睥睨地上半死不活之人,如云端高阳,光华璀璨,不可一世。

  “杀了我!杀了我!”骨骼尽碎,司马连城面如死灰,这入骨的疼痛,让他的灵魂都在颤栗,及至此时,他只求一死解脱。

  顾长生所言不假,他心机深沉,横塘湖一战,真是他在背后算计,如今落入顾长生的手中,尤其是在顾长生成了西南共主长生皇之后,司马连城自知,在劫难逃!

  “呵呵……”顾长生闻言,讥讽淡笑,却在此时收回了脚,王袍耀耀,红光流转金光闪闪,尊贵非凡的转身,走回龙凤椅前,挥袖而坐,迤逦的裙摆闪成一道光,在她身后溢彩,目光凛然,如视草芥,顾长生居高临下的看着只剩下一口气的司马连城,云淡风轻的开口,“想死?没那么容易!吾要让你机关算尽皆成空,吾要让你亲眼看着你所求的南陈王权在吾手下化为齑粉,吾曾警告过你,惹了吾不快,吾势必荡平你南陈,让你南陈皇室化为尘埃,如今,当时吾兑现昔日言语之时!”

  “你!”司马连城闻言,目疵欲裂,挣扎不休。

  “来人,将他给吾压赴三军阵前,亲眼看着他手下的百万兵马生祭吾西南巫蛊,南陈不亡,不许他一死解脱!”红光流转,金袖一挥,顾长生冷声下命。

  “谨遵吾皇之命!”

  当即就有两个女官应声而出,将地上软瘫成一团无骨之肉的司马连城拖了下去。

  “顾长生你敢!你这个魔女!你敢亡我南陈!你……”

  王帐之外,传来司马连城不甘是嘶吼,转眼消弭。

  “吾不敢?吾要让你亲眼看看吾敢不敢!”顾长生清冷的声音响彻西南大营上空,清晰无比的传入司马连城的耳中,“吾之子民听令,巫海蛊潮,给吾吞了南陈那百万入侵吾西南的后续兵马,让他见识一下吾西南神眷之族的威名!”

  “谨遵吾皇之命!”

  “谨遵吾皇之命!”

  “……”

  霎时间,激动的应命声响彻西南大营上空,巫蛊两族字面迫不及待的应命而去,巫海蛊潮翻涌,顷刻间向着前方被围困的南陈后续兵马涌去。

  “不!”

  司马连城的嘶吼声响彻天际,淹没在巫海蛊潮之下。

  前方战鼓雷动,千万巫蛊子民,祭出巫蛊之术,黑压压的蛊潮,如同滔天的黑色浪潮,转眼没入南陈后续兵马之中。

  “啊!”

  “救命!”

  “嘶……”

  “……”

  无助的呼救声响彻巴蜀的一处,百万南陈兵马,毫无反击之力。

  一个士兵的臂膀被撕裂开来,鲜血四溢,转眼整个人被一只蝎子蛊吞入腹中,无数人观之变色,四散奔逃,终究难逃葬身蛊腹的命运!

  “啊!”一个士兵身子被蛊虫吞食,只余一个脑袋,发出临死的最后一声嘶吼,转眼消弭。

  巫海蛊潮,宛如蝗虫过境一般,席卷一切生灵。

  “我西南神眷巫蛊之族,高贵不可欺也!尔等贱族之民,竟敢违背先祖保命之约,犯我西南,其罪当诛!”

  “杀!”

  “杀!”

  无数巫蛊男子,身不能侍蛊,却安然无恙的随着巫海蛊潮厮杀其中,将一个个砍倒的南陈士兵扔入蛊虫之嘴,将一个个残肢断臂扔到巫术祭出的骷髅头之中!

  这是一场泄愤的战争,在敌人毫无招架之力的情况下,西南巫蛊两族积压了千年的怨愤,爆发开来!

  杀*戮,唯有杀*戮,唯有鲜血,才能洗净他们西南碍于祖训隐忍千年的憋屈!

  这是一场屠杀,血染巴蜀,百万生灵在巫海蛊潮的涤荡之下,化为齑粉,化为巫蛊的嘴中餐!

  无人幸免,无人能逃!

  司马连城呆若木鸡,神魂大颤,看着自己的兵马一个个被吞食,绝望的倒地不起。

  当即有人将他拖下去救治,待他苏醒,再次将他提溜到三军阵前,亲眼看着那一片杀*戮不绝的汪洋……

  前方一边倒的战争,丝毫影响不到被无数大巫和蛊女护佑的王帐。

  可是此时此刻,王帐之中,情景却非常的怪异。

  顾长生听着前方隐约传来的杀*戮声,脸色不是很美丽,但是她知道,这杀*戮,终究是难免!

  饶是孛儿只斤念也跑了出去瞅了几眼,不一会儿就一脸死灰的回来,脸色灰败,摇头连连,“太血腥了!真的太血腥了!吓死奶奶了!”

  可是,却有一人,比孛儿只斤念更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