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周沐一怒
  cpa300_4(); 西南共主长生皇的未婚夫婿,是一个已趋化境的强者,这个消息也随着红岩娇娇在西南大营不胫而走。

  西南巫蛊子民惊了!

  他们鄙夷不屑的中原之地,竟然出了一个出世的不世强者!

  大成化境!夺天地造化,那是多么超然的存在?

  南陈百万大军,已经被巫蛊两族子民给消灭殆尽,收回巫蛊之术,他们志得意满的回营,就听到了这样一个惊天的消息!

  若非王帐中传来的低气压,想必西南大营此时都要炸锅了!

  王帐之中,顾长生确实很生气!

  君妃!君妃!这是明晃晃的折辱!而折辱的人,正是她的男人!

  你让她怎么能忍?

  妖孽一怒在所难免,可是顾长生此时却更怒!

  一颗心七上八下慌乱不堪,顾长生甚至担心,听到如此折辱,妖孽会不会怒极攻心走火入魔,认为是她一跃成皇才传下这样的御意!

  孛儿只斤念感觉王帐内的气氛越来越不对,撒丫子就跑了!

  再不跑,她觉得她有沦为炮灰的危险!

  一时间,连女官们都不敢进王帐了,就怕被迁怒了去!

  被掀出来的红岩娇娇和一众老臣不淡定了,那是各个跟热锅上的蚂蚁似得,急的团团转。

  最后,一群老女人商商量量去跪求救兵了!

  顾台天耐不住一群老女人的哭天抹泪,终于掀开了王帐的珠帘,同行的还有一个明晃晃的小光头。

  顾长生看到自家老爹进来,就明白了所以然,望向珠帘外的目光,犹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愤愤然,她好想把那群老臣给撕扒了!

  尼玛,气死她了!

  “长生,消消火,心愿得偿,不是应该高兴才是吗?”顾台天看着暴走的女儿,含笑坐下,将手中的食盒推了上前,“来来来,小翠给你熬得粥,两顿饭没吃,就是铁打的身子也得气坏了,先吃些东西再接着生气。”

  顾长生愤愤的睨了一眼自家老爹,认命的接过他递来的汤勺,“我该高兴?如果我老娘给我找几个后爹,老爹你还高兴的起来吗?”

  “你!”顾台天闻言,脸色当即一黑,转眼就是一笑,“这火气还真是不小,难怪吓得整个西南大营都落针可闻了。”

  “老爹,她们太过分了!”顾长生含了一口粥,眸底火苗仍在。

  “曾经,是谁跟我说,想要来个三宫六院面首三千,圈养美男的?”顾台天挑眉,满含沧桑的眸底,笑意难掩。

  “吹牛逼又不交税?你还不兴我过过嘴瘾?”顾长生一脸讪讪,“还尼玛君妃!娶那么多男人,她们就不怕得妇科病?靠之!一群欠捶的货!”

  “等老娘缓缓气就去捶她们一顿,省的在气头上一个不巧,把她们给捶死了!”

  顾台天当然知道她说的她们是谁,大抵就是那群老臣!

  “你啊!”好好的喝粥,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生气。”宠溺的揉了揉顾长生的头,顾台天一脸怜爱。

  顾长生也不说话了,埋头吃粥。

  气的她两顿饭都没吃,肚子早就在唱空城计了。

  吃完了粥,顾长生觉得自己的火气降了点儿,才凤眸一眯,看向王帐中的另一个安静的小人儿,语气颇有不善,“小和尚,你来干什么?坑杀南陈百万兵马,是他们咎由自取,虽然不是我本意,但是,他们逃不过,你少来说教!”

  “阿弥陀佛!”不戒小和尚闻言,打手唱了声佛偈,小脸上满是悲天悯人,“贫僧此来,不为此事,南陈国祚已尽,此劫难逃,这是天数,贫僧无力回天,贫僧只是担心周施主一怒,北疆少不得要流血千里,妄造许多杀孽。”

  顾长生撇嘴,“你丫的管的还真宽!”

  不戒小和尚不为所动,眸光停在虚空处,缓缓继续,“周施主天纵神武,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化境未入,未尝不是他杀戮过重,福祉有缺之故,贫僧亦早有言在先,再造杀孽,不止此生难以大成,恐还会引来杀孽反噬之祸……”

  顾长生闻言凛然,不戒小和尚玄之又玄,他的话,还是要听一听的。

  低头寻思了下,顾长生又看向自家老爹,“老爹,那一群欠拾缀的老女人,请你来劝我什么?”

  顾台天闻言叹了口气,“请你想想办法,保下红扶苏一命。

  “哼!不作死就不会死!不保!”顾长生撇头,她尼玛还恨不得杀了红扶苏那老货泄愤了,敢折辱她家妖孽,真尼玛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嫌命长了!

  顾台天摇头,“红扶苏终归是先跟着你的老臣,还和红岩一族沾亲带故,纵然是犯了这般过错,小惩大诫一番也就够了,莫要伤了她的性命,以免巫蛊两族臣民对周家那小儿生了芥蒂,往后你们二人不好在西南自处。”

  顾长生闻言,一脸讪讪。

  西南巫蛊两族最是抱团,若真是伤了红扶苏的性命,回头还真是生了芥蒂。

  杀是杀不得了!尤其是不能让红扶苏折在妖孽手里!

  “奶熊!真尼玛怄火!”顾长生恶狠狠的低咒了一声,起身往王帐外走去。

  “你去哪里?”顾台天见此,抬手轻唤。

  顾长生回头,一脸不甘,“去把蛮蛮提溜回来!”

  一句话说完,就转身消失在了王帐外。

  顾台天和不戒小和尚见此,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一丝释然。

  ……

  大周和北蒙辽东交汇处的北疆。

  三军阵前,交锋的两方人马,因为突然出现的变数,而止戈休兵。

  “你说什么?”周沐一身紫金战衣,宛若天降神兵,可那宛如神邸的脸上此时却一片漆黑。

  他的身前,两条参天的巨蟒正傲然而立,两个苗衣蛊女傲然立在蛇头之上,全然一副睥睨天下的架势。

  蛇尾一摆,扫平一片北蒙和辽东兵马,煞是威风。

  “君妃大人难不成是耳朵不甚好?本使特特赶来这北疆,就是想问问,君妃大人何日班师回朝奔赴西南?”红扶苏站在高处俯身下望,一脸和善的笑,“知晓确切日期,本使也好折返西南,将天宫偏殿给收拾了出来……”

  君妃这俩字,无比清晰的响彻三军阵的上空,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

  北蒙和辽东的大军一脸惊疑的后退,神色惶惶,大周的沐亲王,竟然成了西南共主的君妃,这仗还打什么打?禁忌之族不攻到他们北地就不错了!

  一时间,北蒙和辽东大军,都有了退意。

  “好!好!好!端是摆的一副好谱!这是吾爱的意思?还是你们自作主张?”周身杀意弥漫,周沐怒极声音反而愈发的平淡。

  “谁的意思有什么紧要?我巫蛊神眷之族,能纳一个中原贱族之人入住天宫,已经是法外开恩的眷顾,君妃大人纵然将来长伴君侧,也需惜福!”红扶苏居高临下,云淡风轻的开口。

  “好好好!好一个神眷之族!从本王记事到如今,尚无人敢如此居高临下的俯视本王,尚无人敢如此睥睨折辱本王!”四周内力宣泄,周沐抬头,宛如神邸的脸上,一片清冷,“如此胆大妄为的子民,吾爱要来何用!本王今日就代她清理门户!”

  一声话落,红扶苏和另一个北疆传令使面色微变,不过转眼就淡定了下来。

  倒是周沐身后的无数手下闻言,当即令旗疾挥,逃命般的往后退去。

  “撤!撤!殿下生气了!”将一全然不复昔日的淡定,马鞭疾挥,转身就往后逃逸而去。

  “这胆儿也忒肥了啊!太作死了!”将二撒丫子就跑,连兵器都扔了。

  大周兵马撤的那叫个快,一时间弄得对面的敌军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啥子情况?

  难不成大周的战神沐亲王要发飙?翻了天去敢对天书传令使不成?

  能成为西南共主的君妃,这可是天大的荣耀,他们求都求不来这免死金牌,咋还弄得像是要大动干戈的样子?

  一时间,原本想要退兵回去商量如何能在浩劫之下求生的北蒙和辽东不退了,大有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天书已下,左右都是个死,这大周因为周沐原本能在浩劫下逃过一劫,结果来?结果这周沐明显一副不领情的模样,上赶着去送死!

  这叫啥?这叫临死也有人作伴,他们怎么能不看一眼找找平衡?

  天书之下,无人幸免,这个能幸免的要陪着他们一起死,这真的是一件让人欢欣鼓舞的事儿!

  是以,大周的兵马退了,北蒙和辽东的兵马留下来看戏了!

  而场中的周沐,确定自己的兵退了之后,嘴角微勾,轻轻的笑了!

  霎时间,整个场中都变色了!

  大地震颤,风云变色,砂石漫天,像是有倾天的巨魔在苏醒一般!

  参天的两只疾风蛊蛇身微颤,像是感觉到了危险一般,寻找危险的源头,可是,它们这一低头才发现,地上的人不见了!

  红扶苏和另一个传令使也微微变色,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两人寻找那扬言要替自家皇主清理门户的身影时,强劲的威压从她们的头顶传了过来……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