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72.第72章 咱有救兵
  没人能受得了这样的挑衅,杀手也不例外!

  起起落落之声此起彼伏,转眼院子中就多出来二十多人。

  “你是顾长生?”打首的黑衣人长剑一指,露在外面的眼睛很是狰狞。

  “明知故问!”顾长生将裙摆撩起,缠在腰间,回了一个白眼,“你们是要打家还是要劫舍?”

  “要你命!”黑衣人声音一落,就率先扑了过来。

  迎面而来的杀气,让顾长生不得不正了脸色,她见识过这个时代的杀手,大都有功夫底子,不像她!

  腰间的手一晃,手术刀落在手中,尖利的刀锋映着寒光,顾长生身不动,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那我只能回你们一句,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杀!”打首之人低喝一声,身形暴起。

  众人也都向着顾长生围拢了过来。

  正想迎敌的顾长生还没动作,就听头顶传来几声破空之音,几只精小的利箭顷刻没入前排的几人体内。

  “娘子,后退!”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顶上传来。

  顾长生来不及思考,应声退到门口的柱子后,出手帮她之人,自然似友非敌。

  破空之声又起,院中陷入一片混乱,原本有条不紊的杀手突逢变故,去势受阻,左支右绌的躲避着空中射来的箭矢。

  “有埋伏!先杀了那个女人!”打首的那人一个鲤鱼翻身,躲过箭羽落在屋檐下。

  众人也发现了能躲开屋顶攻击的地带,除了被射杀的人,纷纷一跃到屋檐之下。

  “杀!”

  “娘子,后退!”又是一个年迈的声音响起。

  顾长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第一次当了逃兵,被拽住臂膀,扯进了屋里。

  顾长生愣愣的看着关门之后立在身前的老嬷嬷,摸不着北。

  这是嘛子情况?她不是出去打架的么?怎么她还没来得及动动手指头,人就莫名其妙的被拽回屋里来了?这鹤发鸡皮的老嬷嬷哪里来的?

  “手下见过大人!”宁二单膝跪地,神情肃穆的行了一礼。

  “起来起来,小宁子好久不见,个头长高了不少啊。”老嬷嬷摸了摸她的头顶,笑的很和蔼。

  “好久不见,大人风采依旧胜过当年。”宁二应声而起,开口。

  “咳咳!”顾长生忍不住的咳的两声,原本还在调上的话儿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滑稽的?

  感情那花白的头发,满脸的褶子你看不见啊?顾长生睨了宁二一眼,小小年纪,就是个瞪眼瞎!

  宁二起身退到一边,还一脸崇拜的看着眼前的老嬷嬷。

  “哎呦,你就是那个长生娘子?”

  一只长满褶子的手攀上顾长生的脸,从眉头摸到鼻子,从鼻子摸到嘴巴……

  “啧啧……这皮肤嫩的,这眉眼俊的,这鼻子这小嘴儿……”

  恋恋不舍的摩挲又摩挲,直摩挲的顾长生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我去!您老人家差不多点儿,我是个女的!”

  又不是美男,你摩挲个什么劲儿啊这是?顾长生懊恼的在心里加了句,转身躲过了魔抓,闪到韩秋身边拍了拍儿子。

  “老人家?哪里来的老人家?”老嬷嬷一听这话,怒了,“本仙姑年芳七十,云英未嫁,哪个是你嘴里的老人家!”

  “噗……”顾长生第一个没忍住。

  众人,“……”

  外面的打斗之声还在继续,顾长生已经醉的云里雾里。

  场面太混乱,三观太颠覆,她需要点儿时间来缓一缓……

  “大人,长生娘子不知道您的忌讳,您别生气,别生气……”宁二见此,连忙上前拍了拍老嬷嬷的胸口替她顺气。

  “杜十三娘,你还要不要脸?一把年纪黄土埋过老腰了,还真当自己二八一枝花呢?”

  门外打斗声依稀可闻,间还传来了一声奚落。

  “哎呀你个黑木匠,说过你多少次,别有事没事整天倒弄你那些烂木头,瞧瞧,收拾几个小罗罗都这么费时候。”

  杜十三娘撇着嘴,毫不犹豫的顶了回去。

  “是墨家,不是黑!我墨家最擅长的就是机关!”

  “你被逐出家门都五十多年了,还好意思拿出来显摆。”

  “你不也被逐出道观了吗?好好的姑子你不当,非要找什么如意郎,真是痴心妄想!”

  顾长生啃着一个蹄髈抬头往上看,果不其然,杜十三娘的脑袋上明晃晃的顶着一个破旧的道冠……

  墨家曾以机关之术名动三国,这她倒是在杂史上见过,可想找如意郎的七十岁道姑,她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果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赶巧就让她给遇上了……

  外面还在打斗还没告一段落,旁若无人的斗嘴还在继续。

  “墨震天你个不学无术的老匹夫,本仙姑早晚收了你!”门内吼。

  “杜十三娘你个六根不净的假姑子,老夫早晚收了你!”门外回。

  顾长生抹了一把嘴上的油,一双眼炯炯有神。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奸情,收了……

  啧啧,恁二老别只动嘴不动手,倒是收一个给我看看啊……

  门外的那个估计手上功夫真心不咋地,这一架打的真是耗时颇久。

  俩老的吵得累了,门外的那个继续忙着打架了,门内的这个可就得闲了。

  “咳咳……那个,别听那个老匹夫污蔑我,我其实是个正经的道姑。”杜十三娘恨恨的看了门外一眼,回头对上顾长生。

  “恩恩。”顾长生点了点头,正经的不能再不正经了。

  “大人,您怎么会在这里?”宁二趁这机会,问出心中疑惑。

  “还不是因为她!”杜十三娘抬手一指顾长生,苍老的脸上闪过一丝郁闷,“我本是好好的在山上休养生息来着,结果沐小子传来急信,非要我下山来看护他的女人,你看看,我这眼角都多长了一条皱纹了!”

  顾长生自动忽略“他的女人”这句话,顺着杜十三娘的手指看了看。

  好吧,全是皱纹,原谅她眼神不好,真心不知道哪条是新长出来的!

  家里突然来了杀手,然后又突然冒出来俩奇葩老人家,顾长生一边招呼家人吃饭,一边坐等外边打完。

  杜十三娘更是毫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在了顾长生旁边。

  小翠担忧的看了眼门外,认命的盛饭布筷。

  “哎呀,你家的饭还真不错吃。”

  杜十三娘一边胡吃海喝,一边赞叹连连。

  废话!顾长生白了杜十三娘一眼。

  她是真的不能将这位大人当七十岁的老人对待,相信她自己更不乐意把她当老人家的。

  什么尊老爱幼,如果这老是眼前这位的话,那大可省省了。

  因为人忒没自觉,连儿子的吃食都抢!

  “小子,这碗汤是我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杜十三娘扒着碗边,如临大敌的看着对面的小肉包子。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你刚还不服老!”小肉包子不甘示弱的两只小手扒着另一半碗边,抗议!

  “我再不老也比你老!”杜十三娘不放手。

  “我再不幼也比你幼!”小肉包子坚持。

  “小孩子家要尊老!”

  “老人家你先爱幼!”

  顾长生看着两人拔剑弩张的你争我夺,云淡风轻的吩咐,“小翠,给我再盛一碗。”

  一个老的不能再老还不服老,一个小的不能再小还不服小,啧啧……真是!

  没脑子!

  争抢中的两人看着顾长生面前多出来的新碗,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给我也盛一碗!”

  小翠看了看两人,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小翠,坐下。”顾长生咽下一口粥,出声喝止。

  “自力更生丰衣足食,要么你俩接着抢,要么你俩自己盛。”都当自己是二世祖呢,坐着吃现成的?

  “你怎么可以吩咐丫鬟?”杜十三娘不乐意的看了顾长生一眼。

  小肉包子认命的挪着小腿下了小椅子,他身子已经好多啦,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躺着修养,可伤口在脖子,真的不影响动作。

  娘亲既然都发话了,他只能认命了。

  “因为这是我的丫鬟。”顾长生睨了这为老不尊,童心未泯的人一眼,挑了挑眉。

  “……”

  杜十三娘很无语,只能自己动手。

  门外的打斗声已经越来越小,屋里的血腥味也越来越重。

  顾长生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这尼玛真心是不让人过安生日子,引来隔壁的邻居怎么办?

  “哎呦,可累死老夫了。”

  推门声想起,一个同样年迈的瘦高老头迈了进来。

  顾长生愣愣的看着他身上被划的七零八落比乞丐服更落魄的衣服,双眼瞪圆。

  打一架,就落的这幅模样?

  周沐那货绝壁不是让他们来护着她的,而是给她添了俩累赘,是吧?

  “哈哈……老匹夫,瞧你这窝囊样……”杜十三娘第一个笑了出来,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顾长生真怕她老人家一个不小心笑抽过去。

  “太久没打架,拿他们练练手,练练手……”墨震天抬手打断了宁二的行礼,看见满桌子下了大半的饭菜,一拍大腿,痛心疾首的哀嚎,“哎呀,吃饭你们也不喊我声。”

  顾长生白了这人一眼,又是个老不休……

  “外面是什么人?”顾长生瞄了一眼门外横七竖八躺着的人,问。

  “死人。”墨震天扒了一口菜塞到嘴里,回了俩字。

  “我是问他们的身份!”顾长生脸上一黑。

  “杀手。”墨震天还在关注吃的。

  顾长生脸上更黑了,丫的她当然知道是杀手,周沐绝壁是派这俩老的来给她添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