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七十八章 屠你满门
  “娘子,你进城干嘛?”

  眼见自家娘子往门外走,小翠赶忙跟了上去。【首发】

  “报仇!”顾长生头都没回,应了一声。

  “娘子,你背上有伤……”小翠不依。

  “无碍,在家好好歇息,我一会儿就回来。”顾长生接过缰绳,看向院门,和站在院门口的几人。

  她的儿子,她的丫头家仆……

  她视若珍宝的人,今夜险些就命丧在那些杀手手中。

  那样刻骨的恐惧,她今生今世,都不想再体会!

  深深的看了众人一眼,顾长生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月光之下,她的背影坚定而决绝,带着凌厉的杀气……

  “三百人留守此处,务必保证他们万无一失,其余人等,跟着娘子,出发!”貂蝉一指顾长生的小院,长手一挥,率先朝着顾长生追了出去。

  娘的,这下可算是出大事儿了!

  长生娘子受伤,这事儿传到主子爷那里,估计他们一个两个的谁都捞不着好!

  月夜驰马,背后还在隐隐作痛,可顾长生没有时间顾及这些。

  手中马鞭挥舞不停,将马速提到极致!

  柳州城主,肖呈文!

  你给老娘等着,老娘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城下来者何人?”

  柳州城门紧闭,城楼之上,负责的守卫,扬声对着城楼下由远及近的一红衣单骑大声喊话。

  “顾长生!”

  顾长生手中马鞭不停,冲着城门策马而去。

  “顾长生?”喊话之人见是个女人回话,先是一愣,然后忙惊慌失措的对着楼下守城门的同僚大喊,“快开城门,快开城门!”

  郡王府传来军令,内容如下:“长生娘子有命,柳州城城门紧闭,满城宵禁!”

  长生娘子,就是那个名满柳州的长生娘子!

  顾长生一骑红衣似血,立在城门之下。

  七百余人大军紧随而至,肃立其后。

  “包围城主府,一个人也不许放出来!”顾长生马鞭一指城主府的方向,冷声下令。

  “得令!”众将齐齐应了一声,转眼往城主府狂奔而去。

  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打颤的守城的守卫,惊慌失措的面面相觑。

  “头儿,这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打头的正是城楼之上喊话之人,他此时正一脸茫然的膛目结舌中。

  “这么多武装齐备的兵将哪里来的?柳州的兵防可没听过有这么……”

  “听过,你听过什么见过什么?”打头的冷喝一声,“要命的就当今夜什么都没看见没听见!”

  众人又是一阵惊慌的面面相觑,齐齐应了声,“是!”

  能在行伍中混,哪个不晓得,驯养私兵是谋逆的大罪!私藏军械更是抄家灭门的死罪!可那是长生娘子,是和郡王府有着千丝万缕扯不清理还乱关系的长生娘子!

  为了身家性命着想,他们今夜绝对!一定!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

  “都愣着干什么?关城门啊!”大军已过,领头的大喝一声,抬手就是一把子呼在了身边的守卫脑袋上。

  “是!是!”下面的人收起了心思,各忙各的连忙去关城门了。

  “这是要出大事了啊……”领头的低低的呢喃了一句,摇了摇头,大人物们的沟沟道道,不是他这种小城门官能懂的,他还是乖乖的守好城门就好。

  柳州城满城宵禁,空旷的街道上,几只战马打鞭而过。

  “这就是城主府?”顾长生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大门紧闭的高大门庭。

  “是!”貂蝉回了一句。

  这可不就是城主府,柳州境唯一仅有的一座城主府!

  这长生娘子到底是要干嘛啊?

  “给我撞开大门!”长鞭又是一指,顾长生满脸的杀气毫不掩饰。

  急慌慌赶来的元宝,听了这句,一身冷汗狂飙,急忙跑到顾长生跟前,牵住了她的马缰绳,“哎呦喂,长生娘子您没事吧?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元宝抹了把汗,您没事,他这颗老心可算是放肚子里了,“娘子,这可是城主府大门,可轻易撞不得,撞不得啊!”

  要是能想撞就撞,想上就上,就手底下这几个蛮将,还不早抄家伙上了?

  “废话少说,出了事儿我一人承担,给我撞!”

  貂蝉和将六、将七对视一眼,集体的看向了元宝。

  他们其实真的也很想撞的!

  元宝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抬头看了看杀气澎湃的顾长生,一拍肚皮,“算了,要死一起死!听娘子的,撞!”

  不就是夜闯城主府吗!闯了就闯了,爱怎么滴怎么滴吧!

  众人一听这,哪有不应的道理。

  貂蝉一马当先率先下马,挥手招来几人,仗着身子孔武有力,就开始了撞门。

  “嘭……嘭……”

  城主府内这下是真的灯火通明,兵荒马乱的乱成一片了!

  “姐夫,姐夫,不好了,他们真的杀来了,真的杀来了……”莫五又一次跌跌撞撞的爬进肖呈文的书房,一脸惨白。

  肖呈文此时心里也开始没底了,他左等不见王府杀手回来,右等也不见他们回来,心下就知道要坏事。

  “姐夫,完了,这下是全完了!”莫五拽住肖呈文的官服下摆,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滚开!没出息的废物!”肖呈文一脚踹开莫五,疾走几步,到了书房门口。

  砰砰砰的撞门声敲打在他的心头,他的妻妾也皆都衣衫不整的围在他身边。

  “老爷,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人胆敢来撞城主家门?”当家太太还算是能沉的住气的,看了一旁被踹翻在地的弟弟,问自家夫君,“莫不是王爷吩咐的事儿没料理妥当?这……”

  “娘们家家的,问这么多干嘛,都给我回各自院子里,没我的吩咐,谁都不能出来!”肖呈文冷叱一声,一脸寒意。

  众家眷被吓得一愣,面面相觑的退到一边。

  “嘭……”

  又是一声猛烈的撞击声,伴着门板倒塌的碎裂声传来,肖呈文的脸上不由得一紧。

  一众的家丁侍卫也都围拢了上来,一脸惧意的看向门口。

  顾长生一袭红衣缓步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一院子的人,尽皆面露惧色,神情戒备。

  “你就是柳州城主,肖呈文?”顾长生看向官服加身,被围在中间的男人,眉目清凝。

  “顾长生?”肖呈文看着月光之下,冷气逼人的美貌女子,不敢置信的开口。

  这就是那个传言彪悍非常,嚣张至极的顾长生?

  “看来,你就是肖呈文无疑。”顾长生嘴角微勾,冷冷出声。

  “本官名讳岂是你一介贱民能直呼的!胆敢夜闯城主府,你可知道这是擅闯官府的大罪!”肖呈文见此,摆出了官员架势,倒是还真有那么一两分的官威在。

  “大罪?呵呵……”顾长生低头冷笑了几声,“要治我顾长生的罪名,你也要有能耐活过今晚!”

  “你!你胆敢恐吓本官!”

  顾长生一步一步上前,肖呈文在家丁侍卫的围护下一步步后退,脸上的惊恐之意愈发的明显。

  “肖呈文,你与梁王合谋,意图乱了柳州之事,我本不想插手,也没想拿你如何。”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派了那些杀手去对付我,一百三十七人,一个不少,都在阴曹地府等着你!”

  “顾长生你敢!本官乃是朝廷命宫,就算有错,也应等朝廷下令,由三司会审判罪,就算是沐郡王,也不能无视当朝律法,私下降罪于我!”肖呈文惊恐的看着顾长生手中闪过的白光,月光之下,泛着寒光,隐隐还有几丝血迹。

  “律法?周沐或许在乎这些,我可不在乎!”顾长生一个错步,划过拦在身前的侍卫脖颈。

  一声闷哼传来,那侍卫应声而倒。

  侍卫的倒地声,让众人一片惊慌,想起了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

  “顾长生!”肖呈文惊恐的后退了一步,摔到在地上的莫五身上。

  “没错,记住我的名字,顾长生!阎罗殿里判官问起,就说是我杀了你们!”顾长生身形宛若鬼魅般游移不定,一个又一个的人随着她的动作尖叫,然后倒下。

  元宝和众人立在门口,看着宛如修罗炼狱的院子,还有那一个化身罗刹的红衣女子……

  一个一个的身影,接连倒下,不论男女老幼,无一幸免……

  “闯……闯祸啦!”哀嚎一声,元宝圆润的身子灰败的靠向身边的貂蝉,“貂蝉啊,长生娘子她,她……”

  貂蝉嫌弃的推了元宝一把,也是一脸凝重。

  “你……你……别过来。”

  肖呈文倒在地上颤抖的往后退去,看着眼前,一身红衣染血,美艳非常煞气逼人的女人……

  “肖呈文,你若是伤我一人,我只会取你一人性命,可你伤了我的家人!”

  “伤我者,我要你命偿!伤我家人,我屠你满门!”

  肖呈文双目赤红一脸死色的看了眼倒下的家人,复又看向眼前的女人,连连后退,“不,不,我是朝廷命宫,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你会遭报应的……”

  “我曾以吾之名起誓,此生定要随心所欲,不被人欺!”

  “肖呈文,是人也好,魔也罢,我顾长生不惧浮屠杀孽,不怕轮回业报,不管你是城主也好,是王爷也罢,我要你的命,阎王他都保不了你!”

  ...(江苏文学网)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