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七十九章 斩草未除根
  “顾长生你想想周沐,他位名列郡王,身在朝堂,你会连累他的……”退无可退,抵在廊柱上的肖呈文不死心的还在做最后挣扎。

  顾长生身形一顿,血迹顺着衣袖缓缓低落,转眼消弭于尘埃,染了一片暗红……

  “那又如何?事由我起,人由我杀,与他何干?”顾长生又提着滴血的手术刀,缓缓靠近了一步。

  “顾长生,罔顾朝廷,触了圣怒,谁都落不着好,你大可把我交给朝廷发落……”交给朝廷处置,他还能有一丝生机,可眼下,才是真要命的时候,肖呈文的心都揪到了一起,他是真的怕了眼前这个女人,这个披着美艳外衣,杀人如魔的狂狷女子,她不是人!

  “肖呈文,机关算尽,我要你有命算计谋划,没命享那富贵荣华!”

  “我求你,饶了我,都是梁王!是梁王他逼我如此的……”眼瞧着顾长生一身血衣带着浓郁的血腥气就站立在他眼前,肖呈文紧绷的最后一丝神经瞬的断弦,翻身趴到在地,磕头连连。

  “梁王又如何?若他有直面老娘的时候,老娘定报今日之仇!可你!”

  “一百三十七杀手,不惜一切代价对付于我,我一家老弱妇孺,我的儿子险些丧命于他们的冷箭之下,我的婢女命悬一线差点死了!”

  “肖呈文,还是那一句,伤我者,我要你命偿!伤我家人,我必屠你满门!”

  顾长生话音落,身形疾动,一闪而过,肖呈文应声而倒,双眼还不甘的瞪的圆圆……

  “娘子……”元宝带着哭声上前,看着地上倒着的人,杀了,真的杀了,这可是十足十的朝廷命官啊……

  顾长生看了躲在一边瑟瑟发抖的莫五一眼,忍住背后一顿一顿的灼痛,字字如冰,“城主府,不论主仆,一个不留,给我杀!”

  杀!长生娘子她杀神附体了么?

  元宝公公抹着冷汗,期期艾艾的唤了声,“娘子,真的要屠府啊?”

  “斩草不除根,必留祸端,一个不留!别让我说第三遍!”顾长生一言说完,转身往府外走去。

  她不是弑杀之人,可她也有逆鳞。

  她的家人,就是的逆鳞所在。

  触其逆鳞者,杀无赦!

  “真屠啊……”元宝看着那道红影消失在门外,求助的看向四周。

  “她意已决,你不听一个试试,我看她的那柄小刀,可是锋利的很呢……”一直尾随在后的月西楼斜倚在门框上,折扇轻摇,容颜耀眼。

  “关你毛事!哪里来的烂桃花!”元宝公公一见人生的好,又想起是跟着长生娘子来的,顿时语气很不好。

  长生娘子身边出现一个男人,还是一个长的如此妖艳的男人,这绝对是个危机!

  “我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奥……”月西楼好整以暇的指了指远处静立的背影,莞尔一笑,顿时花月失色。

  元宝刚要再出口的叫骂一顿,额,好吧,人是长生娘子的救命恩人,他且忍忍……

  “愣着干嘛啊?没听见娘子的命令啊?一个不留,杀!”不就是屠府么,出了事儿有高个儿顶着,再不济还有郡王爷呢,他照做就是了!

  众人见此,忙四下行动了起来。

  整个城主府顿时化身屠宰场,尖叫声,呼叫声此起彼伏,听的人胆战心惊。

  “小姐,一定不能出来,记住,一定不能出来……”

  一个老嬷嬷将一个包袱扔下了枯井,老泪连连,忍不住的再三叮嘱。

  “奶娘……”井底传来一丝低唤,伴着嘤嘤的缀泣声。

  “小姐,老奴去了!”

  老嬷嬷又往井底看了一眼,她一生无儿无女,可不就把小姐当心头肉般护着。

  不一刻,搜查院子的人到了这个仆妇的小院。

  又是几声尖叫传来,小院转眼归于沉寂,而那口院子正中间的枯井,却无人问津……

  ……

  “娘子,搜查过了,满府无一活口。”貂蝉战衣染血,一身凛冽的走到城主府门外,立在顾长生跟前复命。

  “都杀了啊……”顾长生喃喃低语了一声,心头微疼。

  多少条人命,就这样不复存在了……

  我不杀伯仁,或是我杀伯仁,其实没什么差别。

  “享了他带给你们的荣华富贵,就要受得了他带给你们的杀身之祸,九泉之下记住我的名字,我顾长生等着所谓的天理循环,所谓浮屠业报!”这一刻,顾长生只是想安慰一下,她泛起恻隐之心的仁善。

  不能有仁,不能有善,更不能有恻隐之心,想想几刻之前,她和她的家人险些成了刀下亡魂,她们何其的无辜!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她要活着,哪怕是罪孽深重,哪怕是血流成河!

  “娘子……”元宝拖着圆润的身子也赶了过来,回头看向弥漫着血腥气的城主府,一脸的哭相,“娘子,这可怎么善后呢?”

  怎么善后呢?可没比这再大的事儿了。

  好好的城主府,前一刻还好端端的威风赫赫的挺立在柳州城中,后一刻就被屠了府,满府上下,再无一个活口!

  这可是要引起民众惶恐的了不得的大事!

  这可是无视朝廷触犯圣怒的了不得的大事啊!

  “听说百里山深处,有一座山寨,一窝土匪。”顾长生眉眼淡漠,眸中还残留着一丝血红之色,“传令下去,土匪进城,屠了城主府,全城搜查土匪踪迹,但凡不是柳州属民者一律给我下狱盘查,一定要将收粮的奸商,还有梁王留下的探子给我连根拔起!”

  元宝和众人对视了一眼,一脸吞了个苍蝇模样,“娘子……”

  “怎么?你有意见?”顾长生眉头一挑,昭示着她的心情不善。

  “没……没有……”元宝终是没敢把话说完,得了,长生娘子心情不好,他还是洗洗歇了吧,话说那把小刀,确实刀锋犀利,见血封喉的很啊……

  貂蝉和将六他们互视一眼,嘴角微抽,好吧,他们计谋不如人,没有说话的资格。

  可是土匪啊……呜,没解释清楚!

  “找到米粮一事不可外传,三成米粮,柳州境还能撑一月有余。”

  “传信给周沐,十天之内,我要看到他小胜的捷报传至上京!”

  “是!”元宝应了一声,传信神马的他最拿手了,这个差事好办!

  “柳州米粮之乱,城主府出事暂压不上报朝廷,一切等捷报传来,我再做安排。”顾长生走到牵马的侍卫处,接过缰绳,回眸,“如何封锁消息,如何严加盘查,不用我一一再做解释吧?”

  元宝几人对视一眼,集体的摇头,这个,这些都是武力可以解决的,但凡武力能够解决的问题,于他们而言,都不是问题。

  “那就好,将里面的尸首都好生安置了吧……”顾长生看了一眼沉寂在夜色之下的城主府,声音淡淡,看不出情绪,她取了他们的生前性命,全了他们的身后体面,至此,两不相欠。顾长生翻身上马,双眸审视的扫过眼前的一众兵将,“七日之后,我要重整暗营,你们给我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兵将们一愣,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顾长生也不管他们应不应,调转马头,扬鞭而去。

  月色之下,那一袭红衣染血,策马而去,背影单薄而笔直,宛若这片夜色,就是她胜券在握驰骋的疆场……

  月西楼看着那一道背影消失在街头的拐角处,翻身几个起落,也消失了踪迹。

  “元宝,重整暗营什么意思?”貂蝉摸着鼻子看向一脸菜色的元宝,求解。

  “你问我,我问谁啊?”元宝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今个儿这一夜,真是太不安生了啊,他的这颗老心肝啊,起起落落,直到此时,还没落到实地呢!

  “那主子爷把军令给了长生娘子,到底是几个意思,这个你总知道吧?”将七挠了挠头,看了灰暗的街头一眼,长生娘子的身影已经不再,可他此刻还心有余悸,看向一旁一直冷脸不动不语的严亭。

  长生娘子,和这严亭还真有一拼,杀人真心不手软,还是个喜怒难测的!

  伤我者,我要你命偿!伤我家人,我屠你满门!

  真心霸气的任性,而她,还真的屠了人满门!

  这真是!哎……

  “主子爷说,把你们送给长生娘子傍身的……”元宝捂着额头转述,他真的好内伤……

  “傍身?”貂蝉重复了一句,问道,“是送给长生娘子了?”

  “见令就是主,持令之人,就是你们的主子……”真相就是这么残忍,不由得他们不信。

  几人面面相觑,皆是一副如临大敌模样。

  “那这重整暗营,又是几个意思啊?”

  “几个意思?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要重整暗营……”元宝翻了个白眼,吩咐人下去善后。

  夜色之下,几个孔武有力的汉子加上一个身强力壮的女子貂蝉交头接耳,抓耳挠腮的商量了半天。

  “娘子的意思咱还是别猜了,反正猜来猜去,也未必猜得着,就咱这几个臭皮匠加一起,也不抵长生娘子那个活诸葛的一个脚趾头……”

  长生娘子太聪明,关键这聪明的人还很彪悍,他们只能等着了……

  这一夜,柳州城开始了挨门挨户的搜查,豪门望族也好,花街柳巷也罢,就连叫花子巷子他们也不敢放过,总之满城风雨,人心惶惶,终是在郡王府强力的武力震慑之下,恢复了安静。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