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八十三章 同床共枕哇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句话说的太富有哲理。

  总之那扇门不受顾长生意念驱使的打开了……

  这就是红果果的不以物喜!这就是赤。裸。裸。的不以己悲!因为再没比眼前站着个美男,这个美男眼瞧着就要爬床更悲的事儿了!

  顾长生对着那修长精壮的身影,无比的想吼上一嗓子,“不是我的菜啊!不是我的菜!”可是想想又觉得亏心,这世上,再找不到比周沐更十全十美的男人了……

  人长的好,还有钱,人有了钱还有权,长得好还有钱有权也就罢了,人关键还是个没****的童子鸡……

  顾长生看着周沐向着她床榻迈过来的大长腿,眼睛跟着它的起起落落,一颤又一颤……

  终于在这种折磨下败北的顾长生伸出一手,叫停!

  “妖孽,咱打个商量,家里还有空房子,我让小翠给你收拾出来一间安置如何?”恁老快点头啊,这气氛太尼玛的暧昧诡异了,弄得她就差撒丫子落跑了……

  “我很累了……”周沐看都不看她一眼,径自走到床榻边坐下,弯腰脱掉了鞋子。

  一手掀开凉被,一抬脚上床,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连商量的余地都没给顾长生留……

  顾长生看着理直气壮霸占了她半个枕头的闭着双眼的男人,一阵儿无语。

  这叫个什么事儿?

  他就不怕她一个恼羞成怒,真把他给就地正法喽?

  妈蛋!难道她给人的印象就这么的纯洁良善无公害?不应该啊!她这么纨绔猥琐无恶不作的女色痞,竟然还有美男不怕死的爬上床……

  这真是太没天理了!

  关键是她有那色心,没那色胆,真心下不去嘴!

  顾长生纠结的在心里这样那样的九曲十八弯的把脱衣十八跌演练了个遍,人却躲在床的里侧缩成一团,连动个手指头都木敢!

  女人混到这份上,也真是白混了!

  顾长生心里骂了声娘!

  转眼就看见门扉再次打开,小翠颠着脚尖端着个水盆走了进来……

  顾长生看着她将水盆放到了床头的小柜上,拿下搭在胳膊上的两条锦帕折叠好放在一边……

  最后的最后,蹑手蹑脚的小翠还倍儿体贴倍儿细心的吹熄了室内的夜灯……

  原本以为小翠是来救她于水火的顾长生看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了,低低的吼了一嗓子,“小翠!”

  尼玛,又是水盆又是锦帕,你还敢吹灯!

  小翠!咱敢不敢更贤惠点儿?

  小翠身子一顿,月色之下脸色涨红……

  其实这事儿,她也是第一次干,可做人丫头的,总要想主子所不及想不是?

  “小翠,你是上天派来坑老娘的吧?”完全无视身边躺着的大男人,接着低吼!

  “娘子,你快别说话了。”

  小翠跺了跺脚,一扭小蛮腰,以风雷不及掩耳之速,捂着发红的双颊落跑了。

  临了的最后,还不忘合上了门。

  顾长生还没从小翠那幽怨娇羞的声音中回神,门扉“嘭”的一声就合上了。

  还尼玛合的严丝合缝的!

  顾长生半支着身子盯着那合上的门板,恨不得把它们盯出个洞来……

  盯了有一会儿,门板愣是纹丝不动,一如旁边的男人,也纹丝不动。

  眼角的余光扫过床头的水盆和锦帕,顾长生一口老血卡在了嗓子眼,这尼玛……

  一个手缓缓的伸了过去,一根手指逮着那装死的男人肩膀上戳了一下。

  装!你使劲的装!老娘不信你真就这么睡了!

  “妖孽,我还没嫁人呢……”咱这么同床共枕的,真心尼玛的不妥啊不妥!

  “我也未娶。”

  周沐倒是没装睡,很配合的回了句。

  顾长生嘴角一抽,戳人的手指用力更重了些。

  “你就算未娶,也不是我的谁谁谁,干嘛赖我床上睡?”

  “又不是没睡过。”

  周沐缩了下肩膀,躲过了顾长生完全忽视力道的攻击。

  顾长生听到他这句话,华丽丽的石化了,手指伸着也忘了戳了……

  又不是没睡过……又不是没睡过!

  尼玛梗就在这!睡过!

  “周沐!你敢不敢给老娘我再说一遍?”咬牙切齿,磨牙声清晰可闻。

  “再说一遍,难道还能成没睡过?”周沐翻了个身,面朝顾长生,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终是睁开了一条缝。

  顾长生顿时像撒了气的皮球,半支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向着床铺就扑了过去。

  是啊,人再说一遍,尼玛的睡过还是睡过!还是她睡了人家!

  一支有力胳膊瞬的接住了顾长生下落的身子,把她缓缓的放到了床上,却没急着抽出来。

  “睡吧。”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顾长生石化的身子变成僵化……

  你要问她现在最不想听什么字,那就是睡!

  这尼玛简直是不让人闭眼的节奏啊!

  身旁的人身上传来的温热气息,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她身边躺着个大男人,活的!

  这真是件让人爪机的事儿啊!

  身旁的胳膊一动。

  顾长生的身子一颤。

  薄被缓缓的覆上她的肩头,顾长生的心跟着薄被起起落落,最后全都集中到搭在她肩头不肯离开的炽热的手掌上……

  “睡吧!”

  又是这俩字!顾长生忍不住的在心里问候了周沐的老母一遍,妖是妖他妈生的,能生出周沐这妖孽的女人,绝壁是超越妖的存在!

  “周沐!”继续的咬牙切齿,顾长生已经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能改变她现在的尴尬处境。

  她现在已经分不清是把她圈在怀里的周沐身上的温度高,还是她自己的伤口又引起的发烧,总之她整个人都仿佛在火堆上烘烤般,添点儿作料,估计就能上桌了!

  她得往床里侧躲躲,要不,等不到天亮,她就真烤熟了!

  “顾长生,对不起。”

  喃喃的一声低语,让顾长生缓缓往床里侧的挪的身子一顿。

  犹豫的转过头,看向那双在黑灯瞎火中紧闭的双眸。

  “顾长生,对不起。”

  “是我连累你受了伤。”

  “你没事,真好。”

  肩头的手动了动,顾长生挪动的那些微距离,顿时回归原点。

  前功尽弃!

  顾长生郁卒的撇了撇嘴,她没事?

  你眼瞎啊!老娘的后背可还伤着呢!你老眼昏花看不见,还是自欺欺人呢?

  “我十三岁奔赴沙场,第一次杀人,我不曾怕过。”

  “我十五岁东宫走水,为父母所不容,我也不曾怕过。”

  “放逐封地,永不得入上京,我也不曾怕过。”

  顾长生随着他的话,身子缓缓的放松下来……

  “顾长生,将二说你身受重伤的时候,我是真的怕了……”

  “顾长生,我这一生,逆东风跨战马,威震四方人间叱咤,我以为,世间既有我周沐,便足矣,却偏偏有了个你。”

  顾长生随着他的话语,脸色越来越凝重。

  这尼玛到底是要说啥子?

  “顾长生,既入我心,我许你青丝白发,许你不离不弃,许你死生相随,许你诸事随心所欲,你许我顾全自身可好?”

  肩上的手掌缓缓下移。

  移到那记忆中的伤口处,听密卫来报,这两道伤口,一道是为了救隔壁的村民,一道是为了救她的家人与箭下……

  那时刻的命悬一线,他不敢想象……

  他一世叱咤风云,死生早已看淡,却不想败在了这个女人手上!

  败了,那就是败了!

  左不过一个以命相许而已!

  “周沐,我……”顾长生轻轻的唤了一声,却不知如何继续。

  他竟然许她青丝白发,竟然许他死生相随不离不弃,只求她许他一个顾全自身?

  这是,她听过的最唯美的情话……

  再强悍如她,其实也会惶恐也会害怕……

  那夜惊魂,她其实是抱着必死之心的……

  “顾长生,你若喜欢这万里江山,我便为了取了这万里江山为聘,有朝一日,定为你披上凤冠霞帔,让你位列九五。”

  “额……”说的皇帝的金交椅好像大白菜一样,一取一个准。

  “顾长生,你若喜欢悠游山水间,我便为你弃了这王位军权,伴你闲云野鹤,安于乡野间,过寻常日子。”

  “额……”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个好像比去抢皇帝那把金交椅更难!

  “顾长生,不论你喜什么,穷尽吾之所有,吾必让你心想事成,可好?”

  “额……”

  这下顾长生算是明白了,她这是被告白了!

  只是人周沐这妖孽的告白,有点儿特立独行!

  地点选的有点儿独特,床上!

  用的言辞有点儿独特,含蓄!

  情话说的有点儿独特,没选!

  要不是她顾长生心有七窍,聪明绝顶,定会把这当成一场感人肺腑,让万千女儿心甘情愿赴汤蹈火献身的告白!

  可你换个角度想想,那就不一样了哇……

  在床上被告白,她能拒绝么?答案很明显,不能哇!

  这么含蓄的告白,她一个不巧回的浅显了些,那不成了自作多情了么?

  最关键的是,说是问她可好?可她有的选择么?

  木有吧好像?

  久久不见怀中人儿反应,周沐缓缓睁开了双眸,清冷的眸中一片温润,而眼前的顾长生月光之下正瞪大着双眼,滴流转的倍儿快。

  “好了,别为难你的脑子了,睡吧……”

  温柔的帮她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牢牢的将她圈在双臂间,周沐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有她,真好。

  他是真的累了……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