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84.第84章 清晨越狱
  顾长生听着耳边传来的呼吸声,眼睛睁开了闭上,闭上了又睁开。

  眸光扫过他未及刮掉的胡茬干裂的唇,顾长生狭长的的凤眸微眯……

  从闽南至柳州,何止千里,就算他星夜兼程马不停蹄,也恐怕连打盹的时间都没了……

  为了她,如此,值得吗?

  一手缓缓的抬起,拂过那黑黝黝的胡茬。

  有点扎手,有点痒,有点儿痛……

  得了,破罐子破摔吧,反正又不是没睡过!

  至于以后,至于其他,顺其自然吧……

  窗外的小翠等了一会儿,见里面没了动静,才悻悻然的离去,感情,她白忙活了,里面没有一丝的吩咐啊,那她的水岂不是白烧了?

  同一座院子的偏房,月西楼站在窗下,看着那扇紧闭的门。

  美极的眼眸危险的眯在一起……

  “周沐!”

  “你喜欢的,你想得到的,本楼主偏不让你称心如意!”

  他总算明白顾长生为何会和那两个老的有牵扯了,原来她和沐郡王府不止有关,而且还关系匪浅!

  恨恨的合上窗扉,月西楼穿着一袭五彩寝衣,斜倚到床榻,极力的想要入睡。

  一夜无话,转眼东方泛白,董雷第一个起床开始了往日的忙活。

  “咦?”掀开了锅盖,董雷愣掉了,满当当的一大锅水,还冒着热气。

  不死心的掀开灶门的挡风板,拿着火棍拨拉了几拨拉,木灰下还有未燃尽的木头火星子。

  “谁半夜不睡,烧了这么一大锅热水干嘛?”

  一家人吃饭也用不了这么多水啊,再说现在天儿热,洗漱恨不得都用井拔凉水,除了洗澡怕着凉,谁会用热水?

  “嘘……”小翠披着衣衫闪进了厨房,一手支在唇边,示意董雷噤声。

  董雷见小翠一脸神秘兮兮的,忙降低了声音,疑惑的看向小翠,“翠姐姐,这水是你烧的啊?”

  “恩。”小翠点了点头,脸上犯红,可不就是她烧的。

  “额……”董雷眼光微闪,转眼一脸了悟,“我知道了,翠姐姐,你大姨妈来了。”

  娘子说,女人总有那么几天,要特别注意卫生,睡前晨起都要温水冲洗,那就是来大姨妈,也就是来例假的那几天!

  “我大姨妈没来,娘子的大姨妈来了……”紧张的盯着自家娘子的院门,小翠直觉的回了一句。

  “啊?”董雷不敢置信的看向小翠,“不对啊,娘子的大姨妈才过了半月,这还没……”

  “呸呸呸!”小翠醒过神,一边唾了几声,一边抽了自己俩小嘴巴子,“娘子的大姨妈没来!郡王来了!”

  “啊?”董雷更惊悚了,她睡觉睡的死,真的没听到。

  娘子还总是拿这个调侃她,说是老话说的好,好吃懒做困觉多,这就是猪一般的生活!

  “啊什么啊?郡王回来了,昨个半夜,就在咱们娘子的屋子歇的。”小翠抬起两手,把董雷长大的嘴巴合上,“瞧你吓得这样儿,也不怕苍蝇飞进去,你这是想加餐啊!”

  完全忽视了乍见周沐,她自己也是膛目结舌。

  回了神的董雷看了看小翠,又回头看了看那一满锅热水,脸上变幻不定,“咱们娘子这可还没过门呢,怎么又跟沐郡王睡一块儿了?这成何体统啊,成何体统啊!”

  “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又不是没睡过。”小翠白了她一眼,开始找盛水的物件。

  “不纠结这个,那纠结什么,我娘说,女人家的名节可是顶顶重要的。”董雷不依不挠的跟在小翠身后。

  “现在纠结这个有点儿晚,咱们娘子要是在乎那什么劳什子的名节,早八百年被休弃出李府,就悬梁自尽了,哪里还能救下你?”终于找到了两个大盆子,小翠拿起舀子开始舀水。

  “也是奥……”歪头想了想,点了点头,不再纠结这个了,转眼就看见小翠从锅里往外舀水,忙问,“翠姐姐,你把水都舀出来干嘛?”

  “干嘛?你忘了上次沐郡王在咱家过夜,娘子醒来干了什么了?”小翠白了她一眼,继续舀。

  董雷歪着头,努力的回想,上次沐郡王在他们家过夜……

  “啊!上次娘子一醒来就冲到了厨房,一头扎到了水缸里,还吓了我一大跳。”

  “可不是。”小翠对着空荡荡的水缸努了努嘴,继续,“水缸里没水,娘子要是一头扎进锅里,我可就死了,这可是热水!”

  董雷:“……”

  半天,董雷觉得还是得替自家娘子申辩一下,犹豫的开口,“我想,娘子她不会真的一头扎进锅里的吧?”

  应该不会的吧?

  “你看你不是也不确定,我这叫以防万一!”小翠振振有辞,继续舀。

  董雷这下是真的败了!

  山下村的鸡鸣六声的时候,顾长生才幽幽转醒,让她起早五更,那是别想,她现在可是病号!天高皇帝大,病号数老三!可以光明正大的赖床!

  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下巴抵上了一个温热的东西。

  顾长生还不甚清明的脑袋顿时更不甚清明了……

  低着头往那个温热的不明物体看去,细长的手臂,袖口已经撸到了上臂。

  而她的下巴,好巧不巧的,正抵在人胳膊弯里。

  弧度正好,完全适合她下巴栖身……

  忽略掉那胳膊上错落的旧伤痕,顾长生歪着头,目光缓缓上移……

  就对上了一张完美无害的脸庞……

  离她只有半尺之遥……

  长长的睫毛掩住了他冰冷的双眸,英挺的眉峰不复平日的笔直,俏立的鼻子,棱角分明的脸庞,干裂的嘴唇,长满胡茬的下巴,神情放松的他此刻有着一种沧桑的美感……

  妖孽!

  昨日她不是做梦!妖孽他真的回来了!

  此时此刻正躺在她床上,睡的正香甜!

  呼吸在她脸上的热气,提醒着她,这尼玛是个活的!

  打量了下自己的衣衫,万幸,完整的,今个没走光,这真是托受伤只能趴着睡的福,简直是尼玛不幸中的万幸!

  暗暗的抹了把冷汗,顾长生悄悄的往床里侧缓缓移动身子……

  周沐好看的眉头略微一皱,转眼复又舒展开。

  顾长生紧张的气都不敢大喘,见他又没了反应,才又缓缓动作了起来。

  尼玛,她要逃,这要是起来跟着妖孽在床上四目相对,那就忒尴尬了啊!

  她总不能当做没事人似得跟人道“早安”吧?

  你见过这么问候床友的么?

  跑,为了避免尴尬,绝壁得跑!一定得跑!

  顾长生像蜗牛似得缓缓了脱离了周沐手臂的势力范围,趴在床上缓缓的呼了口气。

  可尼玛吓死老娘了,这小心肝噗通噗通的,就差蹦出来晒太阳了!

  侧脸,见周沐依旧睡的香甜,顾长生松了口气。

  三日三夜没合眼,他是真的累了。

  累的好累的秒啊,适合她落跑……

  注意着背后的伤势,顾长生僵硬着上身,先是跪立起来,然后才缓缓的站了起来。

  屏气凝神的抬脚,时刻注意着躺着的人的动静,缓缓的跨过了他侧趟着的身子……

  站在床侧,顾长生犹不相信的往床上的人影望了一眼。

  她竟然脱逃成功鸟?

  这真是一件奇葩的事儿!

  床上的是哪只?战神周沐周妖孽是也!他竟然木有发现她的小动作?

  这是她动静真小到几不可闻,还是周沐故意放水?

  不得不说,顾长生真相了。

  周沐是真的以为她要去“放水”,所以才故意放水,以免她尴尬……

  不管真相如何,顾长生对于自己的成功越狱还是满心欢喜的。

  她僵直着背脊,缓缓的往屋外挪去。

  “吱呀……”

  开门关门声想起两声,周沐才转过身来,看向关好的门扉,勾唇轻笑了一声。

  她竟还是个面皮儿薄的,寝室可是备着起夜用的物什……

  摇了摇头,周沐复又闭上眼继续睡,他其实是真的好累……

  顾长生站在院子里回望自己的屋门,长长的吁了口气。

  想想真尼玛没出息,出自己的屋子,她倒还跟做贼似得!人还好生生的在里面呼呼大睡,真尼玛没天理!

  僵直着背脊往厨房走去,无视厨房门口的两个门柱子。

  找了一遍,愣是没见一滴水能净脸,顾长生郁卒了,回头对上那俩丫头,“水呢?”

  小翠和董雷对视一眼,眼神的交流不言而喻,果不其然啊果不其然,娘子一早爬起来第一件事儿,还是找水!

  顾长生看着两人集体的摇头,无语问苍天,我来个擦,想洗个脸都这么难?

  “娘子你就甭想扎水寻死了,翠姐姐早有提防,家里的水,全泼门外去了,包括翠姐姐昨夜烧的那一满锅热水……”董雷是个藏不住话的,出卖队友出卖的毫不犹豫。

  顾长生闻言,炯炯有神的看向小翠。

  突然就想到小翠昨夜准备的东西……

  感情水盆,锦帕,吹灯关门都不是重头戏,重头戏在这等着她呢!

  她竟然还备了热水!

  热水!

  她忽然就想起前世看的荤段子里,古人夜里唤了几次水,就能推断出男人那方面的能力强不强……

  感情,小翠关门走后,竟还备了这一手。

  不晓得她趴在门口等了多久他们唤热水?

  这还不算,她还防患于未然的害她连个洗脸水都木有了!

  要不要这么狗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