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八十六章 情敌见面
  readx();

  鸵鸟心态好哇,当鸵鸟可以不用直面惨淡的人生!

  顾长生歪着头看着周沐冷气森森的走出了内室,长长的吁了口气。

  “这都嘛跟嘛啊!老娘还是单身!要不要隔三差五的来这么一次!”捶床!

  被奸情的感觉真心太不爽了!

  窝在床上当鸵鸟的病号顾长生很郁卒,很忧伤……

  情敌相见是什么模样?

  分外眼红啊!

  原本还没把月西楼当回事的周沐,从内室出来明显不再抱有刚才的想法。

  看着花枝招展的月西楼,那是横不顺眼,竖也不顺眼!

  两人眼中火光四射,四周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顾长生感觉到外面的气氛不对,鸵鸟不住走出内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娘子,他们这是要干嘛?”小翠揽着小肉包子,紧张的看向自家娘子。

  顾长生的嘴角抽了抽,又抽了抽,“不知道!”

  她也想知道这俩乌眼鸡想干嘛!

  院子里的两人,一个花枝招展风流无状,一个冷气狂飙杀气弥漫。

  “娘子,他们不会是要打架吧?”小翠往院子里瞄了一眼,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猜测八九是真的!

  顾长生一扶额头,内伤更甚,“男人心海底针,男人的世界啊,咱们不懂……”

  刚才俩人见面不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就变成了硝烟四起?

  显然,挑起战火的顾长生,完全没有当萧墙的自觉!

  “娘子,你要不要上去劝劝?”小翠理性的建议,那两人好像随时要开干的架势。

  “不去!”顾长生撇了小翠一眼,“男人的事儿,咱们女人参合什么?咱管好自己就好,千万可别捞过界!”

  “那我们怎么办?”

  “开庄下注,搬马扎看戏!”顾长生双眼滴流转,脸上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小翠啊,美男干架哇,多难得一见的剧码,不看白不看,来来来,快点去搬马扎!”

  小翠囧囧有神的看着自家娘子,见她一脸的兴致盎然。

  顿时败了!

  认命的搬来的马扎,几人扎堆在门口坐下。

  顾长生双手托着下巴,一双大眼眨啊眨,“围观,果然还是人多了好,就咱这几个,连个助威喝彩的都没有。”

  众人:“……”

  院中硝烟弥漫的两人,显然不关心她们的动作,此时正乌眼鸡一样瞪的欢活。

  左等不见动作,右等不见动作,看戏姿势已经摆好的顾长生忍不住了,长手一挥,对着院中的两人一指,“你俩能不能配合一点儿,打还是不打给个痛快话啊,没事这么干瞪着有什么看头?”

  两人瞬间回头,双双看向顾长生。

  她围观看戏的态势真的太过明显,明显到让两人的嘴角同时抽了抽。

  “女人!”周沐郁卒的喝了一声。

  这个女人!真是!让他说什么好!

  “啧啧……”月西楼无奈的摇了摇头,遇着这样的女人,搁谁的日子,都不会太无聊,因为她真的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得!你俩别看我,看对方,继续酝酿刚才的杀意,指不定还能擦出点儿什么爱情的火花啥的。”顾长生摇了摇手。

  “娘子,他们都是男的!”小翠不依。

  “基情无处不在!”顾长生坚持。

  “那你也不能这么说啊!”沐郡王和月西楼擦出爱情的火花?那还能看吗?

  “真相往往就是这么残酷。”顾长生耸肩,眼神往院中瞄了瞄,“难道你不觉得,他俩郎才男貌,挺搭的?”

  小翠顺着自家娘子的视线看过去,院中两人,无疑都是人中翘楚……

  额……确实挺搭的……

  “娘子……”小翠内伤了。

  “咱还是别说话了,你看他们看我的眼神,马上战火就要转移到我身上了。”得了,被她戳中痛脚了吧,看那两个双眼喷火的模样,啧啧,怕怕!

  小翠果然噤声。

  院中两人这才从顾长生身上收回视线。

  双双对视,眼中同时闪过一丝无奈。

  瞪,接着瞪!

  老娘坐等看基情!

  或许是因为顾长生的围观企图太招摇,上天偏偏不如她意。

  院中的两人愣是连一丝反应都木有!

  我来个擦!她兴师动众的马扎都搬好了好不?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你俩这到底是要死还是要活啊?”活的话,就赶紧的爆发啊!她等的急啊!

  吊人胃口真心太不厚道了!

  院中两人同时叹了口气,动作出奇的一致。

  这情景,让顾长生忍不住的想到了一个词,夫唱妇随?

  囧!

  “我认输。”折扇一打,转手微摇,月西楼笑的一脸惬意。

  周沐神情不变,显然不关心这个。

  可是顾长生不乐意了,单手恨恨的一拍大腿,就要站起来理论。

  周沐的动作很快,眨眼人就到了顾长生身后,双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你还有伤,别乱动!”

  顾长生被按在马扎上,指向了院中云淡风轻的月西楼,一脸的怒其不争,“我说你给我差不多点儿啊,这尼玛都还没打,你就认输,你不知道不战而屈人之兵啊,忒尼玛没出息啊!”

  关键是她尼玛看戏姿势已摆好,愣是毛线的戏码没看上!

  白忙活了啊!

  “打不过还打,我傻啊?”月西楼柳眉一挑,说的理直气壮。

  “一招都没过,你怎么知道打不过?”顾长生不依。

  “丫头啊,与其打了还是输,传出去掉价,我还不如利索的自己认输。”月西楼学着顾长生的动作,耸了耸肩。

  “靠!真尼玛孙子!”顾长生鄙视的看着月西楼,“中看不中用,绣花枕头一个啊!就这你还好意思让我弃了他,选你?”

  好歹也得实力相当,才有看头啊!

  “话不能这么说,单打我确实在他手下过不了二百招,可是你么,我是不会放弃的。”

  “单打打不过,群挑你就能挑一群了?花孔雀,你除了开屏,我真想不出你还能干点儿啥了!”顾长生恨恨的看着他那张风花雪月的脸,还是羡慕嫉妒恨啊!

  “长的好没办法。”月西楼很傲娇,他从未如此庆幸,生的一副好相貌。

  “你真的不打?”顾长生睨着他,问。

  “匹夫之勇要不得啊……”月西楼摇了摇头。

  顾长生扶额,转头一脸期待的看向身后的周沐,“妖孽,他可是看到你长相了奥,据说看到你长相的,要么是你的人,要么坟头上都长草了,快,上!”

  一个自甘落败,她只能从另一个身上下工夫。

  周沐宠溺的摇了摇头,“如你所愿。”

  这下顾长生开心了,笑的非常满足,“这才对嘛。”

  求仁得仁,再没比这更开心了。

  月西楼看着飞身至身前的周沐,脸上五颜六色的转换了一遍,堪堪后退了一步,“周沐,咱们可不能被当猴耍,你好歹也是个郡王不是,怎么能被她指使来指使去的?”

  “她之所愿,吾必许之。”周沐停了一下,继续,“其实,我看你这张脸也很不顺眼。”

  她喜美男,月西楼很美!

  “你长的也不差啊。”月西楼又退了一步,客观的评价,“我还道你十余年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指不定长的多寒碜,今日一见,这不是长的挺好的吗,和我不相上下,各有千秋……”

  周沐胡子拉碴的脸上一派冷凝,“就因为你和我不相上下,各有千秋!”

  周沐身形疾动,眨眼和月西楼交上了手。

  “哎哎……我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啊!”月西楼一边招架出手,一边嚎了一句。

  顾长生激动的看着院中打斗的两人,动作大开大合,鼓掌捧场!

  “好!”这一扇子过去,周沐差点儿被划破衣服。

  “厉害!”那一掌过去,月西楼被打飞了发簪。

  “哎哎!小心我家的石桌,别打着!”

  场中人连忙避开了石桌,继续过招。

  “哎哎!凳子,我家的凳子!”

  月西楼仓惶收扇,堪堪没打烂凳子。

  “那个那个!我家的晾衣绳!”

  周沐掌风一变,躲过了晾衣绳。

  两人身形交错,眨眼过了百招。

  “妖孽你这是放水啊,花孔雀拿着兵器,你都没有。”月西楼的扇子可是他的得手兵器啊,周沐却是赤手空拳的上阵!

  “省的人说我胜之不武。”周沐声音清冷,回的淡漠。

  “嗷嗷,那你们继续。”顾长生看戏看的很欢乐。

  “娘亲,木头叔叔和孔雀叔叔都好厉害,我要跟他们学武。”小肉包子含着手指,一双大眼晶晶亮。

  “跟花孔雀学吧,拿把扇子当兵器,平时能装逼耍酷,干架能得心应手。”顾长生建议。

  小肉包子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赞同!

  转眼又过了百招。

  “娘子,差不多可以摆饭啦。”董雷从厨房门口露出了个头,冲着正房门口喊了一嗓子。

  “好哒……”顾长生心情好好,笑颜如花。

  周沐一个旋转飞跃,掌风气势如虹向着月西楼的面门拍了过去。

  “周沐,你来真的!别打脸!”月西楼赶忙挥舞折扇挡住袭来的手掌,大嚎。

  “对啊对啊!妖孽别打脸!他是靠脸吃饭的!”顾长生也跟着喊了一嗓子。

  周沐掌风一顿,瞬间手势一变,十指如爪,眨眼月西楼的折扇脱手而出,落到了周沐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