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92.第92章 女人心海底针
  “恩。”又恨恨的看了月西楼一眼,顾长生抹了把脸,抢过儿子,率先往外走去,“走,儿子,咱们做面膜去。”

  悲春伤秋的诗情画意事儿顾长生确实做不大来!

  因为那形象真心和她忒不搭调了啊!

  “娘亲,你刚才为嘛哭哇?”小肉包子完全不知道察言观色为何物,问的坦荡磊落。

  坐在石椅上和面膜药泥的顾长生手一顿,炯炯有神的抬头,看向一旁的小翠,“小翠啊,我儿子小时候是不是没穿过眉眼鞋?”

  要不怎么这么不分眉眼高低,竟往人伤口上撒盐呢?

  小翠抽着嘴角低头,回道,“奴婢不知……”

  她是真不知道!

  顾长生瞬间了悟了,这笔账少不得又要算到欺负她们母子的李府脑袋上!丫的,洗白白给老娘等着,等老娘哪天心情不好,就奔回上京找你们算账!

  还有李府门口的那两个大石狮子,她分外想念哇!

  肯定以及一定要倒腾过来镇宅!

  “娘亲,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怎么又走神了?”小肉包子双手托腮,做祖国的花朵状。

  很萌很销魂……

  问题很蠢很愚昧……

  “儿子啊,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你娘亲我不是走神,而是思考。”又加了点水,继续和面膜药泥,顾长生回的很正经。

  “娘亲在思考什么?”小肉包子不懂就要问。

  “在思考怎么能让你忘了这个问题。”

  众人一致低头。

  好吧,她家娘子又抽了!

  而她家小公子又被忽悠了……

  两个大男人一人一边,不远不近的站立在一边,看着她惬意的捣鼓着所谓的什么面膜,时不时的跟儿子还有丫头调笑一番。

  周沐嘴角微勾,他从来不知道,幸福可以如此简单而温馨……

  月西楼也是神情向往,历经那样的浴血厮杀,而不忘初心,她果然与众不同……

  “小翠小雷子,赶紧的,把我昨天让侍卫做的那几把摇椅抬过来。”眼瞧着面膜就要和好,顾长生很兴奋。

  哪里还有半点儿刚才沧桑寥落的影子?

  众人一致认为,那可能是他们的幻觉!

  一定是的!

  小翠和董雷的动作不满,一前一后抬来了三把摇椅,这就是昨天她家娘子劳师动众,差点把这院子弄成木匠作坊,才做出来的椅子!

  你说它是椅子吧,它的弧度忒像个小床了,完全契合人的后背腰身。

  而且关键是这椅子还没有椅子腿,只是掰弯了老柳木做成了前后微扬的弧度,根本就不稳!

  可她家娘子说了,要的就是这个范儿!

  顾长生看着搬进院子里的三把非常富有现代气息的摇椅,很忧伤……

  为嘛呢?

  这种懒人躺椅,当然是要躺着,闲听花开花落,卧看与卷云舒才有那份儿惬意劲儿不是?

  可她背后有伤啊!

  靠之!

  躺是躺不成了,咱就算侧着,也要霸占其中一把!要不她不为他人做嫁衣裳,白忙活了?

  “春困秋乏夏打盹哇,睡不够的冬三月哇,眼下这秋高气爽的,最适合做个面膜躺一躺,来来,你俩麻利的躺下!”端着一大碗和好的中药面膜泥,顾长生干劲十足,卖力的推销,“二位美男来试试吧,顾氏出品的七白膏,独门秘制纯中药研磨而成,保证环保无公害,效果大大的好了。”

  周沐和月西楼被她殷切的眼光盯的浑身发毛,不约而同的皱眉。

  “相信我,只需一刻钟,就能让肌肤焕发新生,我顾长生可是很注重美容养生的!”

  “你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啊!”周沐扶额后退了一步,也就后宫里的那些个女人才会闲的没事儿,对这个格外上心吧?

  他们是男人啊!用得着美容吗?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反正你又不能扒开我的脑仁看看,来吧妖孽,为了你那张倾国倾城的俊脸,快点儿躺下!”顾长生发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极力游说!

  周沐被她拽着衣袖,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跟着她往那把怪异的椅子靠去。

  人才一挨椅子,椅子就前后摇摆了起来,周沐身子一僵,暗暗使了巧劲儿,稳住了身形,才让椅子不再摇晃。

  一旁的顾长生幸灾乐祸的笑,“你该不会打算一直这样费劲的维持平衡吧?”

  周沐冷眼瞟来,那女人笑颜如花。

  “好啦,你不用用劲儿,椅子晃你就随着它晃,放轻松。”

  周沐这才放松了身子,仰面躺下。

  秋高气爽,阳光和煦的穿过屋檐,在院中洒下了斑驳的影子,倒是难得的惬意。

  没人认手腕上都抹了一点儿确定不过敏,顾长生放心的抱起儿子,斜躺到空余的一把椅子上,“小翠,快来帮我们敷面膜。”

  小翠嘴角止不住笑意,听命的上前先帮自家娘子和小公子敷好,又盖上了一层泡过黄瓜汁的白丝布。

  娘子说,面膜的药材要避光!

  整个敷好,小翠脸上憋笑已经的憋的涨红,捂着嘴,“娘子,你和小公子现在好像妖怪奥……”

  白丝布染了面膜药泥,灰糊糊的一片,真的好怪异……

  “别……雪……话……他……俩……”侧身躺在椅子上摇摆的顾长生敷着面膜,口齿不清的指向同样忍笑的两只美男,笑毛啊,一会儿,你们也跟老娘一个样!哼哼!

  小翠依言走到最近的月西楼椅子边,重复刚才的动作。

  顾长生囧囧有神的侧身看着小翠的动作,心里止不住的幸灾乐祸。

  嘎嘎!看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变成灰漆抹黑的一片,那感觉不要太爽!

  月西楼的面膜敷好,小翠走到了周沐椅子边。

  才准备继续重复刚才动作的小翠,却被周沐毫不留情的出声制止了,“东西放下,我自己来。”

  他向来不喜人近身,非一朝一夕可改。

  而他也没打算去改。

  小翠依言略施了一礼,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去取了个铜镜过来。

  顾长生眨巴着一双大眼,看着眼前的妖孽独自敷上面膜泥,涂得那叫个匀和,比小翠这二把刀专业多了,这要是搁现代,绝壁就是一无师自通的美容达人啊!

  三个大人,外加一个小肉包子,惬意的躺在院中廊下沐浴着秋风。

  如果不看脸的话,那当真是风景这边独好!

  如果看脸的话,那就只能撒丫子落跑了!

  你永远不能要求人在追求美的道路上也是美的,只看结果就好,过程不重要!

  当然,你也不能要求人做面膜的时候也是美的,丫的,不管你是沉鱼落雁还是闭月羞花,糊的就剩下两只眼睛一张嘴,谁敢说你美啊?

  顾长生觉得自己顿时高大上了一点儿,虽说长的不像眼前的俩男人一样美的非人吧,可这一刻,好歹她和他们一样的,额……丑!

  “花孔雀哇,你说梁王的红颜知己中有没有身染什么见不得人的怪病的,比如说花柳病?”自娱自乐了一小会儿,顾长生闲不住了,也不管做面膜说话会不会长皱纹了。

  “没有。”月西楼回的很干脆。

  “这个可以有。”顾长生较真。

  月西楼:“……”

  “花孔雀啊,世间原本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那就有了路。”

  “现在没有,并不证明以后不会有,我相信你一定能办到的。”顾长生的话,说的丝毫不隐晦,妖孽还在旁边,咱就是要算计人亲叔!咋滴吧?

  刚想皱眉,想起脸上还敷着东西,月西楼麻利的收起了表情,只是隔着顾长生看向了她的另一边,“你就由着她乱来?那可是你叔父!”

  周沐睬都没睬他,继续闭目养神。

  “啧啧,无情最是帝王家,老娘我果然没说错。”顾长生单手托腮,同情的看向月西楼。

  “那可是梁王,位高权重,往他身边塞人,可不是说说那么容易的。”月西楼说的不紧不慢,“再说,本楼主是个生意人,没有三分利自然是不起早五更的,梁王可非一般人物可比啊……”

  “这话我喜欢,有来有往,互不相欠,你清风明月楼里身上不利索的姑娘不少吧,我给你几张方子,对症用药,效果定然不差。”

  “此言当真?”月西楼对此颇为心动,顾长生的医术,他自然不怀疑,而青楼楚馆干的就是迎来送往的买卖,楼里的姑娘自然少不了这样那样的不适。

  “我还可以给你一剂汤剂药方,廉价易得,日常清洗使用,可以减少五成的染病几率。”顾长生见他心动,再次抛出诱饵。

  “成交!”月西楼果然上钩,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难言之隐,但凡有一点儿转圜的机会,他又怎会放过?

  花柳病啊,虽然短时间要不了人命,可得了这样见不得人的病症的话,梁王爷,恁自求多福吧!

  月西楼暗暗的为梁王爷捏了把冷汗,仰头开始思考自家楼里可有哪个姑娘是染了这种病的。

  不光是染病,还得是姿色容貌都上佳的,才能入得了梁王的眼,让梁王成为裙下之臣……

  “哎,女人心海底针啊……”月西楼忍不住的叹了一声。

  顾长生这一招,忒阴损了啊!好在梁王已是有了孙子的人,不过得了这病,再想要儿子辈的那就是痴心妄想了!

  这跟让人断子绝孙没啥子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