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九十三章 风月花柳病
  “男人心才海底针呢!”顾长生不屑的哼了一声,继续,“他要是能勒紧自己的裤腰带,老娘我就算有三百六十招也阴不到他不是?”

  众人飙汗低头:“……”

  “所以,这买卖怎么说,咱和梁王就是现在版的周瑜和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合拍!”

  就算他们找了顶勾人的美女,梁王勒紧裤腰带管好了自家老二,这戏自然也就没得唱了不是?

  所以啊,阴招什么的,关键是得有人接招才作数的好吧!

  顾长生丝毫不以为意的侧趟在软榻上,心里的这口闷气,可算是又出了一点点。

  梁王!王爷牛掰了不起哇?咱不能跟你死磕,还不能给你使些阴损的绊子么?

  有句话说的好,甭管黑猫白猫,能逮住老鼠的那就是好猫!

  她绝壁要当那只好猫!黑白不重要!

  三大一小躺在廊下不可谓不惬意,除了刚才顾长生的阴损招数有点儿破坏氛围,现在的氛围倒是真的让人很放松。

  顾长生惬意的晃着小腿,哼着前世的歌谣。

  可偏偏有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了,小肉包子成大字形横七竖八的躺在顾长生身侧,昂着灰糊糊的小脑袋开始发问了。

  “娘亲,花柳病是什么病?”

  顾长生对于自家儿子偶尔来那么一两次的神补刀分外无语。

  花柳病哇,这尼玛到底该是个什么病来着?

  这要让她怎么跟一个牙都没长齐的瓜娃子解释花柳病?

  直言不讳的告诉他,就是性病,那问题就又接着来了……

  顾长生能预感,如果她敢正儿八经的解释,自家的宝贝儿子绝壁会发挥十万个为什么的精神,一问到底!

  更何况两边还躺了两个等着看戏的!

  “娘亲?”久久不见回答,小肉包子疑惑的看向自家娘亲,难道是睡着了?

  很明显,此刻的顾长生情愿能睡死过去了事!

  养娃儿好,养娃儿能防老!可这过程么,那也是一部满含心酸的血泪史哇……

  就比如说现在!

  “儿子,咱能换个别的话题不?”不方便回答,真的不方便回答,尤其是还有外人在的时候。

  “不要!”小肉包子的执拗劲儿也上来了,小眼神瞄着自家娘亲,“娘亲你又想蒙混过去。”

  身为惯犯的顾长生灰溜溜的想摸摸鼻子,结果脸上还糊着面膜,只能作罢。

  “好吧,既然你问了,娘亲自然要回答你,省的你觉得娘亲我孤陋寡闻。”少儿性教育课,来的有点儿早,顾长生暗暗的握拳,往后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的时候,一定要躲着自家儿子点儿,免得被打破砂锅问到底!

  忒耗费她脑细胞了啊!

  “丫头,他才多大?”月西楼不赞同的出声,自己徒弟儿胎毛都没退干净呢,这顾长生也太……

  “仔细教坏了他!”周沐也不甚赞同的出声,他对顾泽也是喜爱非常的。

  不屑的撇了两人一眼,怎么会教坏?她可是亲妈!没看她正苦思冥想的想着怎么解释呢吗?

  她真就有那么二?这么早给儿子灌输那什么劳什子的性教育课?

  才不会嘞!

  灵光一闪,顾长生福至心灵,单手拍了拍自家儿子,开始解释,“儿子啊,若说这花柳病么,你且听为娘我给你慢慢道来。”

  小肉包子翻了下小身子,在摇椅轻摇中,准确无误的将一双肥嘟嘟的小手臂支到了自家娘亲的肚皮上,双手托腮,做洗耳恭听装。

  两个男人也同时略侧了下身子,望向中间椅子上的这对母子。

  唯独小翠,急忙忙的放下手里的东西,躲到一边去了。

  她再不要听自家娘子的故事了,会被带歪的!

  “其实也没啥,追根究底呢,此病是关于男人和女人的爬床故事……”

  “话说一个男人先爬了一个女人的床,然后又去爬另一个女人的床,以此类推,屡试不爽,但是人艰不拆啊,爬人床者,人恒爬之!他女人也去怕别人的床,以此类推,最后的结果么,正剧的话是大被同۰眠皆大欢喜,悲剧的话那就是生不同衾死同病,一起嗝屁……”

  “综上,爬床需谨慎,博爱不能要,省的自己怎么嗝屁的都不知道。”顾长生这句话说完,还回头勾着眉眼往月西楼的下半身很是明显的瞄了几眼。

  月西楼在她的眼神下,打了个冷战,急忙的拉过衣衫挡住那有如实质的目光扫描,“你看什么看,我没病!”

  顾长生肩膀一抖,事不关己的道,“我没说你有病啊,你自己说的。”

  “我说什么了?我说了我没病!”好好的看人笑话,却成了被看笑话的,而且,事涉男人的尊严问题,月西楼气急败坏。

  “是啊,喝醉的人的台词永远都是我没醉!同理可证,有病的人的台词永远都是我没病。”顾长生回了他一个我了解的微笑,“讳疾忌医的人古来有之,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安心!”

  安心?他安心个屁啊!月西楼已经频临抓狂了,这都哪根哪啊?

  她是怎么将这些莫须有的,说的这么振振有辞的?

  “别生气,脸上还有面膜,会长皱纹的。”顾长生还不忘好心的提醒,“其实,有病也没啥子,表怕,有我呢!”

  “我没病!”月西楼这下是真的气急败坏了,他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苍白无力感。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没病,真是不幸……”顾长生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明显的一副我不跟你较真,事实胜于雄辩的模样。

  月西楼生气的一头仰到了椅子上,摇椅猛然受力,摆动的幅度略大,差点没把他甩了出去……

  直看的顾长生双手拍着椅子扶手,僵硬着一张脸,心内狂笑不止。

  美男爪机的样子,果然很销۰魂,她看的很欢乐!

  将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顾长生丝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人生的乐趣,果然无处不在,关键就在于,你是善于去发现那些让人心情愉悦的,还是善于无限的扩大那些让人心情不好的。

  顾长生一直将心态调整的非常好,没事儿就笑,实在不行偷着乐,管他人去死!

  这种得过且过,今朝有乐乐今朝的阿q精神,伴着她走过了初到这个时空的茫然无措,她觉得,她连穿越这样超科学的狗血事儿都能遇上,而且她穿来还能活着,她已经可以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能不被任何事儿打倒了!

  顾长生这边走神走的浑然不觉,她儿子已经从她的怀里往外挪了开去,趴在椅子扶手上,声音凝重的对上了周沐。

  “木头叔叔,你除了爬过我娘亲的床,还爬过谁的?”乱爬床会得病,难怪娘亲不让他爬床!

  “没了。”周沐头疼的扶额,沾了一手的药泥也浑然不觉。

  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儿问这个问题,真心太怪异了。

  “木头叔叔,我娘亲说过,我将来只能爬一个人的床,就是我喜欢的那个人,你要是去爬了别人的床,一定要告诉我。”

  小肉包子的话将顾长生拉回了神,她囧囧有神的看向自家的儿子。

  周沐去爬别人的床,跟你这小不点儿报备?

  你当人傻子啊?

  爬床这样的私密事儿,还要弄得人尽皆知咋滴?

  她儿子的智商,真心堪忧啊!

  果然,周沐不发一言,疑惑的看了小肉包子一眼,然后小肉包子趴在扶手上就开始解释了,“木头叔叔,你要是爬了别人的床,一定要告诉我,我好让我娘亲也能爬别人的床。”

  顾长生在这一句话中,华丽丽的石化了。

  末了,人小肉包子还加了句,“刚才我娘亲说了,爬人床者,人恒爬之!”

  石化已经不能形容顾长生此时的僵硬,她愣愣的接过儿子甩来的大黑锅。

  人艰不拆啊!儿子!

  她尼玛说的是这个意思么?是么?

  不带这么断章取义,牵强附会的!

  “儿子,老娘我要是被拉出去浸猪笼什么的,罪魁祸首绝壁是你!”有这样怂恿自家亲娘爬床的儿子吗?

  一定是她教育上出了岔子!

  小肉包子很委屈,他没说错什么啊!

  “我不会去爬别的床,你也不用让你娘亲爬别人的床了。”周沐无视顾长生的僵硬,万分认真的对上小肉包子,“不会有数不清的后娘,也不会有其他的女人。”

  顾长生再一次的石化了……

  他竟然当着外人的面,这么红果果的说了出来……

  月西楼的神色也是一怔,他忽然就想起了周沐说的,选夫标准?

  小肉包子很满意,拍着小手挪回了自家娘亲的怀抱。

  后娘什么的最无爱了,没有后娘的新爹爹才会是好爹爹的人选啊……

  顾长生看着不自觉中敲打了妖孽一番的儿子,倍儿无语,一抬头,不期然的四目相对……

  在这种怪异的气氛下,顾长生再一次的想要落跑!

  尼玛,千万别来神马情深似海的剧码,那完全不是她的菜啊不是她的菜!

  她完全演绎不来的好吧!

  满天神佛啊,救救她吧,哈利路亚!

  这次顾长生的祈祷分外凑效,整个山下村顿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喧哗中,敲锣打鼓,奔走相告之声不绝于耳……

  ...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