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97.第97章 自拆东墙的疏漏
  “漏算?怎么可能?”

  顾长生闻言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她可是一步步都算的仔仔细细了,怎么可能会漏算?

  “你这一盘棋下来,最能混淆视听的一招,就是将城主府被屠之事栽赃给了百里山中的山匪。”周沐一手扶额一手有节奏的敲着椅子的扶手,神情自若。

  “百里山的山匪怎么了?难道也是你家养的?”顾长生打了一个机灵,眼珠飞快的旋转。

  不会这么狗血的让她猜中吧?

  “长生娘子所言不假,百里山深处的山匪,正是咱家家养的……”元宝公公一脸苦大仇深的继续,“皇室一脉分封就藩的藩王,按例可有私兵三千之数,柳州境风调雨顺十余载,爷又本就手握重兵,是以收服而来的这三千私兵,就被安置在了城外的百里山深处,偶有猎户入深山得见,以讹传讹,就成了山匪。”

  元宝说到此处,还特意一手指了指朗朗青天,加了句,“这些个私兵,可是过了上意的!”

  他这话说完,顾长生不乐意了,上前两步,手臂一抬,一根手指毫不留情的指到了元宝的大脑门上,神情那是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丫的,元宝你是故意的,自拆东墙的事儿你就这么看着我干了?”

  “百密一疏,我这一疏也疏忽的忒冤枉了啊,那****将这个黑锅扣到山匪脑袋上的时候,你可是就在当场,你当时怎么不提醒我,感情丫的你在这等着我呢,怎么样,当事后诸葛亮的感觉有没有倍儿酸爽?”

  她这个气啊,不是自家养的,果然就是不靠谱啊不靠谱!

  眼瞧着长生娘子那边暴跳如雷,几欲暴走,元宝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很委屈的自辩低声自辩,“我是在当场不假,可是你那时候凶神恶煞的吓死个人了,我没敢说哇……”

  别怪他胆儿小,天生的!

  “元宝,往后出门多带俩人,仔细哪天我逮着你落单,蒙个麻袋就给你一顿老拳!”顾长生灰败的收回手,撂下狠话。

  这个元宝,总是这样一幅无害模样,可给人挖坑的事儿那是一样也不少干啊!

  元宝在她犀利的小眼神之下,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暗自掂量长生娘子蒙他麻袋揍他老拳的可能性,想了想,无果,这事儿还是回去跟那几个臭皮匠一起商量一下看看吧。

  “你也别怪他,他本就是缺根弦的。”周沐见此,不得出声维护一下自己家养的奴才。

  他不出声维护还好,他这一出声,元宝公公深深的忧伤了。

  再没比被自己主子如此这般的奚落加维护,更伤人的了……

  “妖孽啊,你才是腹黑中的极品黑啊,一语中的,妥妥的正中红心!”顾长生见此,顿时就乐了,对着周沐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一脸同情的转向元宝,“元宝啊,二缺到你这种程度,连你主子都嫌弃你了,也挺可悲的,没事儿,你主子要是真不要你了,就来我家,我家正缺个你这样的来寻乐子。”

  元宝公公闻言深深的郁卒了,一脸讨饶的看向顾长生,期期艾艾的唤了句,“长生娘子……不带这么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

  “我倒是想不落井下石来着,可你毁了我的一盘好棋不是?残缺美残缺美,可真轮到自个身上,残缺真的算不上顶美啊……”顾长生耸肩,“总得有个人来为我谋算的残缺买单吧?”

  元宝求助的看了眼自家的主子爷,见人四稳八坐的没有丝毫表示,只能放弃,想到传话有失就被当骡子使的前车之鉴,元宝公公心里有点儿小慌乱,急慌慌的开口,“长生娘子,这事儿不能全怪我啊,我胆儿小我承认,可是将六将七他们几个可是一个不拉的都在呢,这事儿绝对不能全算在我一个人身上!”

  人艰不拆啊元宝!

  “难得你有一片不求共富贵,只求共患难的害人之心,你是不是觉得法不责众,我就会放过你了?”顾长生精神抖擞,挑着小眉尾邪恶的看向元宝。

  元宝公公立刻马上的点头应和。

  周沐和月西楼刹那低头,为元宝默哀,他们可以想象,元宝绝对是被耍的那个!

  果不其然,希望有多圆满,失望就会有多幻灭,元宝幻灭的很快。

  “既然如此,那就如君所愿,我决定不蒙你麻袋了,我会一个一个的把将六将七他们蒙个遍,让你看热闹看个够……”扬起一脸标准的慈悲笑,顾长生笑的就像那救苦救难的菩萨样。

  可被解救的元宝显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脸上的哀戚之色更浓,“长生娘子,你甭欺负我不聪明啊,我就算不聪明,可怎么着也算不上傻吧?他们几个遭殃我独善其身?下场绝对只有比他们更惨的份儿……”

  “你还是蒙我的麻袋吧……”元宝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主动求虐。

  顾长生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既然你这么上杆子的求着我蒙你麻袋,拒绝你显得我多不成人之美,元宝哇,你之所求,吾事必躬亲哇……”

  元宝欲哭无泪,茫然四顾。

  月西楼第一个看不下去了,指了指孤立无援倍儿萧索的元宝,“丫头啊,你这是寻乐子忘了正事儿了吧?别忘了你百密一疏的疏漏还没填呢……”

  月西楼这一提醒,顾长生明显就不那么欢乐了,腆着一张笑脸转向周沐,搓着手开口,“那个,一事儿不烦二主,这个锅要不你就也背了吧?”

  “我背的锅还少?你就不怕把我压垮了?”周沐睨了她一眼,冷冷的扔下了这么一句。

  “话不能这么说,背锅是个实力活,那必须得腰杆要直,肩膀要宽,背能扛山……”

  “背能扛山的屃赑!”周沐脸上一黑。

  “别瞧不上人屃赑啊,人虽说长的差了点!”突然被打断说话,顾长生直觉的回道。

  一旁的月西楼将头扭到一边,闷笑。

  “他那只是长的差了点儿而已吗?”周沐的脸上黑的更甚。

  “咳咳!”顾长生干咳了两声,发现了关键,好吧,屃赑的卖相确实算不上好,那不是长的差了点儿,那简直是长的不能再差了!

  传说中,善负重的龙子屃赑长了一副乌龟样!

  天雷滚滚,谁能解释下为毛龙王会生了一个龟儿子?

  传说都有槽点,八卦无处不在啊!这一顶色泽明艳的绿帽子,龙王背的忒尼玛亏了啊!

  红杏出墙什么的果然无处不在,连传说都不能幸免,人艰不拆啊!

  她该不会一个不巧,就影射到了什么皇室秘闻啥的了吧?

  炯炯有神!

  “那个,咱别关注人长相,人长的再挫,好歹也是个龙子不是,血统不纯也改变不了人力能扛山是个仙儿的本质,这点儿跟你很像,同是龙的传人,谁也别嫌弃谁!”

  “噗……”月西楼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话说的忒有歧义了,暗讽周沐的血统那啥啊!

  元宝难得的聪明了一回,忙开开口为自家主子爷正名,“我家爷才和屃赑不像!我家爷是先太子和先太子妃郑氏的嫡长子,上了皇家金蝶的!”

  “元宝!”周沐皱着眉头冷喝了一声,这个女人没个正行,元宝竟然还接了她的话茬!

  什么叫越描越黑,这就是!

  “百无禁忌,连神灵都敢亵渎,你到底记不记得我提醒过你谨言的?”周沐正了脸色,看向顾长生。

  顾长生明显也知道触犯了古人的忌讳,古人愚昧啊,迷信神灵啊!

  “百无禁忌百无禁忌,神灵勿怪,要怪就怪他,是他先嫌弃你长的丑的!”一边双手合十碎碎念,一边指了指周沐,黑锅,那还是必须他来背!

  穿越这种不着边际的事儿都能遇到,万一离地三尺真有神灵呢?这玩意谁说得准呢,咱勉强跟大流,愚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周沐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妖孽啊,你看吧,真作假时假亦真,虚虚实实来着,我这倒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那什么,我还寻思着过些天上山一趟,在朝廷派人来围剿之前劝离了那些山匪,现在看来,倒是省了不少麻烦……”其实若山匪真是山匪,被朝廷围剿了那才是真的冤!

  “这种掩耳盗铃的勾当吧,怎么着都是做给寻常人看的,哪能瞒得过上面的人的眼,梁王趁你病妄图要你命,对你老窝下黑爪,你还以颜色,让他破破财,我想你皇祖父在用你之际,应该不会还没过河就拆桥吧?”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顾长生倍儿贤良淑德的为周沐着想了一下。

  “难得你还能为我着想一下,这点儿担当我自然还是有的。”周沐看着她变换不停的眼神,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有你在,妥妥的!”驴拉磨拉久了,可不是那么好卸的,周沐果然也是个心机男啊心机男!

  周沐皱眉,摇了摇头。

  “我算是明白,什么叫背靠大树好乘凉了,丫头啊,你这靠山找的可真是好!”月西楼斜倚栏杆,对着顾长生伸出了大拇指打趣。

  “本来就是互利互惠的事儿,我跳了他的坑,他自然得负责把我捞出来,互不相欠啊!”顾长生一耸双肩,回了他一个本应如此的笑容。

  元宝一脸的委屈的看了眼自家主子爷,忒委屈啊,出力还不讨好,长生娘子到底长没长心啊?

  他们这边正事儿才商量完,小翠和董雷参与完山下村的庆捷报活动,推门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