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九十八章 两个男人的基情
  顾长生看着两人一脸兴奋过后潮红的小脸蛋,一阵儿无语。

  “见过二位爷。”两个丫头一躬身行了一礼,就激动的跑到自家娘子身边,做起了回报。

  前一刻还知规知距的大家丫鬟做派,后一刻就成了叽叽喳喳的麻雀。

  “娘子,你是没出去,那场面……”

  “娘子,满村轰动啊,大人小孩儿,老的少的,奔走相告……”

  “是啊娘子,他们就差把郡王爷当神仙儿般供起来了!”

  “哪有,真有人家给郡王爷立了长生牌位,****顶礼膜拜呢……”

  ……

  顾长生在两个丫头的叽叽喳喳中,堪堪捂着耳朵退了一步。

  “要不要这么夸张?妖孽,他们要是知道我让你打败仗,浇灭他们的激情,他们会不会一个生气,来拆了我这小庙?”怯怯的挨到周沐身边,顾长生问的小心翼翼。

  “你以为呢?”周沐看了她一眼,回了她一个你心知肚明的眼神。

  好吧,可能性非常之大!

  顾长生摸了摸鼻子,看了眼还犹兴奋的彼此分享的俩丫头一眼,低声私语,“妖孽啊,这事天知地知,就刚刚咱们几个人知道,可别传出去。”

  激起民愤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巧,她就得给炮灰喽!

  “恩。”周沐淡淡的回了一字。

  “那个,你最后可一定要漂漂亮亮的打胜仗回来啊,要不,我可就真成了千古罪人啦!”

  要是因为她,害的周沐最后落败而归,满柳州境减免皇粮赋税的好年景化为泡影,那柳州民众不得恨死她啊?

  “好。”周沐又回了一字,简洁有力。

  顾长生默默的为他竖了竖大拇指,不愧是大将军王,这气势!

  实力,果然决定一切!

  元宝见俩丫头躲在一边窃窃私语,不由得好心的上前提醒,“我说你俩别激动了,多大点儿事,司空见惯,这可都午时三刻了,再不准本午膳,你家娘子可是要饿肚子了。”

  “是奥,我都忘了这茬了!”董雷一拍脑门,想起自己的职责所在,连忙跑到顾长生跟前躬身请示,“娘子,今个午膳您想吃什么?”

  顾长生这才想起吃饭大计,托着下巴看了众人一眼。

  得!月西楼这个守株待兔的是赶不走了,自家儿子刚拜人为师,可不能还没学艺就得罪了师傅!

  这个不能撵!

  “元宝啊,你看这也快到饭点了,你还有很多事儿要忙,我就不留你饭了啊!”顾长生一边说,一边侧脸不停的对着元宝打眼色。

  元宝,咱上道点儿,把你家主子也捎带走!

  可元宝公公他缺根弦啊,他盯着顾长生看了好久,愣是没弄明白,“长生娘子,你眼睛这是怎么了?砂子进眼了么?”

  顾长生嘴角一抽,瞪了元宝这二缺一眼,“没事,眼睛抽筋了而已!”

  丫的,就这领悟能力,咋跟着领导混?元宝典型不是一块当机要秘书的料,却占了个机要秘书的缺!

  众人对于顾长生的这个理由,集体的选择了忽视。

  小翠悄悄的靠近自家娘子,附耳过去,“娘子,你找理由也找个差不多的啊,这理由谁信啊?”

  抽筋?

  顾长生回了小翠一个白眼,她是连理由都懒得找了好吧?

  “元宝,城里那么多事儿要你长眼,你赶紧的回去,我家现在口粮紧俏,概不养闲人!”

  自觉点儿妖孽,听话听音,闲人,说的就是恁,甭怀疑!

  “娘子这话说的,爷在哪,元宝就在哪!”身为近侍的职责所在,元宝回的理直气壮。

  异曲同工!顾长生连忙抓住机会开口,“既然这样,赶紧劝你家主子移驾吧,咱这小门小户的,粗茶淡饭,你主子他身娇肉贵的吃不惯!”

  “娘子说笑呢,娘子家的吃食可是讲究的很,比起郡王府,也差不多少。”元宝摇了摇头,小雷子做吃食的手艺,连他都眼馋,怎么会比郡王府差?

  顾长生顺着元宝的目光,就看到了她家的大厨小雷子,白了吃货元宝一眼,看了一眼纹风不动闭目养神的周沐。

  好吧,人都不接招,她还能怎么滴?

  “娘子?”董雷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顾长生,依着娘子的意思,这是要把人撵走,可人不走,这午膳到底要做多少,做什么?

  顾长生挥了挥手,郁卒的领着董雷小翠往厨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忍不住的低声诅咒,“丫的,不是都刻木头上供桌了吗,喝风吃香火多好,干嘛赖在我家蹭饭?”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到了留下的几人耳里。

  “周沐,你好像不大受她待见啊……”月西楼靠在栏杆上惬意的照着小铜镜,语气中难掩的幸灾乐祸。

  周沐撇了他一眼,不予置否。

  南下一行,他哪天不被这女人撵上个几遍?他早已见怪不怪,司空见惯了。

  何况,她今天已经撵的颇为隐晦。

  “哎……这样的女人,当真是个另类,不算窈窕淑女,可也是君子好逑,连你这样的她能狠下心往外撵,这是无心,还是有意?周沐,你此刻是不是有种只恨生在帝王家的感觉?”落井下石,月西楼也是深谙其道。

  “无心也好,有意也罢,既入我心,她此生,注定会是吾妻。”单手轻叩扶手,周沐盯着厨房的门,一身冰冷,神色坚定。

  “周沐,即使不容于皇室,即使弃了天下,你也要她?”月西楼收起铜镜,看向气势凌人的周沐,眼中闪过一丝怀疑。

  他不相信,有人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这万里江山!

  “月西楼,你一生放荡不羁,流连青۰楼楚馆,除却那二位,可对何事何人何物生过执念?”周沐低头,掩了一身气势,喃喃低语。

  “执念?现在还没到那地步,将来或许会。”月西楼摇了摇头,他确实还未对顾长生生出执念,可他相信,如她那般似炙阳般鲜明的女子,他确实动心。

  “我生在东宫,幼时我以为,能将我战马踏过的疆域纳入大周版图,能统一四国流芳百世就是我的使命,可渐渐的,我才发现,那个位置,当真高处不胜寒,只有无心之人,才能站在那至高的位置俯览众生百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月西楼,你看这朗朗盛世,容你纵马江湖,容你觥筹交错敛尽家财万贯,你可知道,我曾看过多少将士马革裹尸,再难看这青天一眼?周朝的疆域有一半是我浴血厮杀夺来,周朝的太平是我十年不离战马换来!”

  “额……”月西楼神情变幻莫测,看着眼前的周沐。

  他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和称得上敌人的周沐,如此这般促膝长谈。

  “诚如你所言,此身虽我有,只恨生在帝王家!月西楼,我甘愿就藩之日,就已经不再执着于那个位置,所以谈不上为她放弃这万里河山。”

  “周沐,那你最好别用你手里的那张图纸,千斤驽这般神兵问世,但凡有人知道是出自她手,势必在四国掀起腥风血雨,而她也会随之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听到这里,月西楼不得不接声。

  周沐无奈的回以一笑,“你知我知,她心思如此缜密,又岂会不知?她要的不过是一个各不相欠的心安,一个平等的位置,我自然许她。”

  “周沐啊,你这样,老子我还有的挣吗?”月西楼突然有了一种无力的挫败感。

  “你说呢?”周沐回看了他一眼,嘴角一勾。

  “虽然连我自己都不看好我的前景,可不追上一追,就这么放弃,怎么都不算我的行事作风,周沐,其他恩怨暂且不论,就因你的身份,丫头她未必就会选你,我长的可不比你差,倒也算得上有钱有势,未必就会输给你!”月西楼笑颜如花,一本正经的宣战。

  “她不会选你。”周沐毫不留情的打击。

  “就因为你对她生了执念她就会选你?这就是你周家的道理?”月西楼不忿,忒霸道了!

  “没错,此生执念已起,万里江山也罢,盖世权势也罢,不抵与她,执手相看晨阳初升,夕阳西下!”

  “疯子!”月西楼唾了他一口,“别以为这样我就会主动退出,不到最后,谁都料不准结局,说不定再出来几个美男子,就入得她的眼了,她可不像个会消停的!”

  嘴角微勾,周沐难得的好颜色,“月西楼,你不了解她,像她这样的女人,若入她心,一人便是一世,若不入她心,万人不过过眼云烟。”

  “说的好像你多懂她似得。”月西楼嗤之以鼻。

  “确实,我有时候也不懂她。”像她那样的女人,又有几人能看透?

  “咱俩叫板没用,别忘了还有个李府的李沐风,那可是我徒弟的亲生父亲,一日夫妻百日恩,那才是个大麻烦。”月西楼又扬起了笑脸,虽然自己也不愿提起,可能用顾长生的前夫,来打击下深情似海的周沐,他还是很乐意为之的。

  果然,周沐的神色一变,周身的冷气开始凝聚。

  顾长生是弃妇之身,这点,不是他能改变的事实,而且,她之所以嫁到李府,其中还有他的原因在。

  “李沐风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