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389章远行
  祭台飞驰而去,离开了神玄宗,李七夜也到启程离开的时候了。

  李七夜离开之时,没有打扰神玄宗的其他人,唯有弓千月和平蓑翁他们两个人知道,虽然平蓑翁想为李七夜举行一个十分隆重的送别仪式,只是李七夜没有答应,他也不敢擅作主张。

  在离别之时,弓千月虽然没有哭,但是一双秀目已经红了,不知道是否在夜里偷偷哭过。

  “傻丫头,好好努力吧,云端之上,总会有你的位置。”见弓千月伤感的模样,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拥抱她。

  弓千月不由紧紧地拥抱着李七夜,久久不舍,过了甚久之后,她才放手,不由猛然点头,说道:“我一定会的,一定不会辜负少爷的期望。”说着,不知不觉间,泪水已经不争气地湿了眼角。

  在这个时候,平蓑翁也向李七夜大拜,再三叩首,以表达神玄宗对李七夜的感恩与致敬。

  李七夜点了点头,便飘然而去,也没有回头,更没有再去看泪水模糊了双眼的弓千月。

  这也并非是李七夜绝情无义,也并非是李七夜铁石心肠,而是因为他经历了太多了。

  千百万年以来,生死别离,他不知经历了多少,这样的场面,他又曾经是经历了多少,每次离别之时,他不再去多想,不愿再去回首。

  弓千月与平蓑翁一直目送着李七夜离开,一直待到李七夜的背影消失在了天际间,在这个时候,平蓑翁才收回了目光,而弓千月却是久久看着,看着李七夜背影所消失的方向。

  看着自己徒弟这番模样,平蓑翁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他的这个弟子是十分的优秀,多少俊彦都未入她眼,未能得到她的青睐。

  “少爷终究与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平蓑翁轻轻地说道,他都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一个事实上。

  虽然说,他平蓑翁作为大道圣体的实力,在北西皇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也算是手握重权之人,但是,他却很清楚,与李七夜相比起来,那是有着天壤之别。

  他们只不过在这大地上的一只只蚁蝼而已,而李七夜乃是在天穹之上的九天真仙,彼此之间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只能是仰望李七夜了。

  “我知道。”弓千月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不由紧紧地握着拳头,轻轻地说道:“少爷乃天巅之人,我会更努力的,或许有一日,我能登于天巅之上,一见上面的风采。”

  “你一定能行的。”见到弓千月并没有因此而消沉,反而更加的壮志凌云,平蓑翁不由为之欣慰,他看好自己的徒弟,不论是道心,还是天赋,都是远远超过了他,未来就算弓千月不能成为一代道君,那也必定能成为登临巅峰的存在,必定能成为一代强大无匹的天尊。

  平蓑翁也不由为自己的徒弟鼓气,未来神玄宗的兴盛强大,也寄托在了弓千月的身上。

  弓千月望着李七夜消失的方向,久久未收回目光,过了好一会儿,她轻轻问道:“少爷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呢?”

  说出这话的时候,她都不由有些低喃,李七夜如同一团谜一般存在,让人看不透,让人摸不着,他似乎永远是躲在了谜团的后面,任谁都无法看清楚他,任谁都无法知道他。

  平蓑翁沉默了一下,没有开口,过了一会儿,他神态谨慎,最终还是轻轻地说道:“仙人,传说中的仙人。”

  “仙人”尽管心里面有所准备,弓千月心里面依然不由为之一震,她犹豫了一下,沉默,最后还是轻轻地说道:“宗门记载中的仙人吗?”“可能是。”平蓑翁谨慎,小心翼翼,不敢多言,轻轻地说道:“或许就是他所说的缘份,只可惜,我们不如祖师……”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声,心里面有些怅然。

  在神玄宗的宗门典籍记载中就曾经提到,他们神玄宗的祖师玄武就曾得到一个仙人的指点,得到了大造化,最终还随仙人踏上了仙境……

  这样的记载,这样的传说,犹如历历在目一般,神玄宗的每一个弟子都耳熟能详。

  时至今日,经历了今昔的种种,平蓑翁也心里面有所推测,也有所想法,他心里面谨慎地认为,李七夜就很有可能当年曾经指点过他们祖师玄武的仙人。

  只不过,平蓑翁不敢去询问李七夜,也不敢与别人说,只能把这样的一个秘密埋在心里面。

  时至如今,他也能明白,李七夜所说的缘份是什么,他出现在神玄宗,那并非是简简单单的巧合,或许,这就是他与神玄宗的缘分,或许,这也就是他出手拯救神玄宗的原因。

  “我们愧对祖宗。”最后,平蓑翁不由如此说道。

  如此大的绝世机缘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却未能得得到大造化,这对于平蓑翁来说,那是十分愧疚的事情。

  他们的祖宗,都曾得到了仙人的绝世机缘,而他这位宗门,却未能得到仙人的机缘,这只能怪他自己有眼无珠,自己没有那个智慧,未能是到仙人的青睐。

  这让平蓑翁心里面不由为之内疚,毕竟,这对于宗门来说,乃是无比重要之事,他却未能做到最好。

  本应有再次振兴宗门千百万年,但是,他却错过了如此仙缘,这让平蓑翁在心里面十分的愧然。

  “仙人”弓千月轻轻昵喃,但是,最终,她轻轻地说道:“他还是少爷。”

  在她心里面,李七夜还是那个少爷,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少爷,一切都是风轻云淡的少爷,这才是离她最近的少爷。

  “此事,莫与他人说。”平蓑翁神态郑重,徐徐地说道:“任何人都不可告知。”

  在这一件事上,平蓑翁是十分的谨慎,也是十分的保守,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这样的事情若传出去,只怕会引得轩然大波,他更不愿意给李七夜带来不好的影响。

  “我知道。”弓千月轻轻地说道,这样的秘密,她又怎么会与人说呢。

  平蓑翁叹息一声,看着弓千月,最终神态郑重,说道:“神玄宗的未来,就肩负于你身上。”

  虽然说,他们是没有得到仙人的指点,他们错过了仙缘,辜负了仙人的期望。但是,弓千月却没有,从始至终,弓千月都得到了李七夜的欣赏与器重。

  弓千月也得到了李七夜的指点,在未来,以弓千月的天赋、道心,再加上如此的仙缘,她必定能站在天地的巅峰,她必将会为神玄宗带向兴盛。

  弓千月没有说完,仅仅是望着李七夜背影消失的方向。

  “回去吧。”平蓑翁最终轻轻叹息一声,他只能如此说道,随之他转身而去,先回神玄宗了。

  弓千月没有立即回去,她久久地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多久,她轻轻地叫了一声:“少爷。”这才回去了。

  当弓千月回去之后,立即闭关,不再理会俗事。

  而神玄宗之中,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没有人知道李七夜已经离开了。

  李七夜离开了神玄宗之后,一路前行,前往石原。

  李七夜走得不快,但也不慢,虽然说,他仅仅是铜筋岩身,但是,他行走起来,那不是普通修士可以相比的,那怕他的功力再浅,他想跨越空间,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七夜并不着急赶到石原,他边走边看,感悟天地,比起当年的九界来,今日的八荒,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若不是对于九界有着无法磨灭的印记,那么,在这一世只怕也难以让人能认出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当年九界的轮廓了。

  李七夜一路前行,感悟天地,体会奥妙,一切都在他的心中推演,一切都在他心中衍化,他就是道,道即是他。

  在这路途之中,李七夜也依然继续修行,在修行过程之中,他已经突破了铜筋岩身的境界,迈入了银甲战躯的境界。

  达到这样的境界之后,李七夜开始修练全新的功法,他在离开神玄宗的时候,随手带来了一门心法,这一门心法在神玄宗那是普通不到不能再普通的心法了封神心法。

  这也是大世七法之一,当然,神玄宗的“封神心法”那早就失去了它原本的面目了,早就是面目全非,整门心法都已经支离破碎。

  但是,这对于李七夜而言,这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凭着这失去本有奥妙的秘笈,李七夜也一样能推演出完整无比的“封神心法”来。

  封神心法,作为大世七法之一,它也有着它自己的绝世奥妙,这里面的奥妙,当然不是世人所能参悟的。

  封神心法,心有神念,我便是神,这便是封神心法最核心的奥妙之一,一念封神,只不过,这样的奥妙,一直以来没有几个人能真正参悟。

  也正是因为如此,使得千百万年以来,无数的修士对于这门心法都不放在心上,都认为这只不过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心法而已,并不值得一提。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