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395章风起了
  风呼呼地响,风起了,风化峡谷的凶险要来了。

  李七夜走出了石屋,站在村子里往外面看去,只见此时天已暗了下来,天空上的乌云已经笼罩住了整个风化峡谷。

  风化峡谷是何等之大,整条风化峡谷是横跨了整个石原,把石原撕成了两半,可以说,整条风化峡谷从头到尾,只怕是横跨几百万里乃至是千万里之遥。

  如此巨长的风化峡谷,此时整个峡谷都被天空上的乌云所笼罩着,这可以想象乌云是何等的巨大。

  此时此刻,若是能站在高空上往下望去,笼罩着风化峡谷的乌云就像是一条黑龙,这一条巨大的黑龙身躯是绵延千万里,就好像是盘踞在大地之上。

  “呼、呼、呼”的声音响起,飞沙走石,大风起,风化峡谷之内不知道有多少花草树木在大风之下被吹得弯下了腰肢,也不知道有多少沙尘被吹得滚滚而去。

  “风起了——”在这个时候,风化峡谷之内还有没躲起来的修士强者或凡人,都被吓得转身就跑。

  “风起了,快回村。”在风化峡谷之内,也有不少的村庄吹响起了号角,这是在召唤那些还没有回村庄的人,也是在警告着初入风化峡谷的外来客。

  当风起之时,不仅仅是停留在风化峡谷之内的人,连风化峡谷之内的飞禽走兽,都纷纷躲了起来,它们生活在风化峡谷中,当风起之时,它们都知道风化峡谷的凶险要来了。

  当风起之时,村口所屹立着的那一支石柱亮了起来,这一支石柱上的所有符文都在这刹那之间亮了起来,散发出了光芒。

  在这个时候,每一个符文都蕴有晶莹的光芒,这光芒似乎一直都蕴藏在符文之中,当有危险来临的时候,它才会亮起来。

  晶莹的光芒在符文中流淌,这样的光芒似乎顺着符文而流淌的,它不是由上往下流淌,而是由下往上地流淌。

  当符文亮到一定程度之后,好像石柱上的符文是孜孜不断地从地下吸收了力量,这闪亮起来的光芒,似乎就是地下源源不断的力量支撑着,没有这样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支撑着,石柱的符文根本就不可能一直坚持下去,它会很快熄灭。

  听到“蓬”的一声响起,当石柱上的符文光芒亮到一定程度之后,整根石柱一下子喷洒出了光辉,在这刹那之间,喷洒而出的光辉一下子笼罩住了整个村庄,这使得整个村庄都好像是被一层光膜所笼罩着一样。

  正是从石柱中洒落的光辉笼罩着整个村庄,使得整个村庄都在光辉的庇护之下,它可以驱除一切邪恶。

  石柱喷洒光辉,这不仅仅只有石娃娃所居住的村庄才会有着这样的一幕,事实上,在风化峡谷之中,只要村口树有这样一根石柱的村庄,在这个时候,每一个村庄的石柱都喷洒落了光辉,不管这一个个村庄有没有人居住,只要有石柱在,它们都会在这个时候喷洒下了光辉。

  特别是在此时乌云笼罩了整个风化峡谷的情况之下,这使得一个个村庄的石柱就好像是黑暗之中的明灯,此时如果你在风化峡谷迷路的话,那么,可以通过这一根根的石柱,可以找到回归村庄的道路。

  此时,李七夜站在村口,看着这根石柱,看着石柱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李七夜目光一凝之时,他望向石柱,在李七夜的眼中,不仅仅是推演了这石柱上的符文,不要说是一般人,就是惊世强者,都看不懂石柱上的符文。

  但是,在李七夜的眼中,石符柱上的符文它是能演化成了无上的篇章,它在衍化着,无时无刻不在变化。

  而且,在李七夜眼中,石柱上的符文不仅是在演化着,它还在流动着,它从石柱之上,直流入了地下。

  地下深处的东西,是别人看不到的,但,在李七夜的眼中,这一切都是一览无余。

  在地下深处,乃是一条大脉,大脉无形,让人无法寻觅。大脉藏于地下,如同是一条蛰伏的巨龙,它的磅礴无尽的力量在地下无声无息地流淌着。

  就这样,石柱直入地下,符文扎根于地下大脉之中,每一个符文连成了法则,在地下大脉之中随着大脉的力量而流淌着。

  要知道,在风化峡谷之中有着多少的石柱,有着多少的村庄,这一根根石柱的符文扎根于地下大脉之后,会在地下大脉之中串联成一征,在地下形成了一个绝世无双的大阵。

  也正是因为如此,如此一个绝世无双的大阵,它从大脉之下源源不断地吸取了力量,这样的力量被喷洒在每一个村庄之中,守护着风化峡谷之中的一个又一个村庄。

  当能看明白整个大势的奥妙之后,就能明白其中的原理,事实上,在这风化峡之的地下,藏有一条大脉,在大脉之中有逆天无敌之人埋下了一个大阵。

  至于风化峡谷中的一个个村口的石柱,那只是整个大阵中的一个个网眼而已。

  这个绝世无双的逆天之辈在这里布下了如此一个大阵,为的就是在风化峡谷的凶险到来之时,守护着风化峡谷的每一个村庄。

  “的确是大手笔,这是庇护后人。”李七夜轻轻地拍了拍石柱,不由赞了一声,说道:“很巧妙的构思,这可是当年三大脉之一,知道的人可是寥寥无几呀。”

  地下大势,藏着很多秘密,知道这秘密的人并不多,当年竟然有人能在地下如此布下大势,的确是非同凡响,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很强大,而且他也知道当年的一些秘密。

  看着石柱,李七夜不由轻轻地摸了一下石柱,他都不由笑了笑,这样的一根石柱,看起来是单独一根,事实上,它是整个风化峡谷地下大阵的一部分。

  如果有人想取走这样的一根石柱,根本就没有作用。

  “传说这是我们石祖留下的。”在李七夜欣赏石柱上的符文之时,石娃娃也不由有些骄傲,说道:“传言说,我们石祖在石原奠定基业之后,他就在这里留下了石柱,以抵抗风化峡谷的凶险,让我们石人族能在风化峡谷之中安居乐业。”

  石娃娃这样的骄傲,这也不足为奇,事实上,在石人族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以石祖周黑鸭为傲,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一生都在崇拜石祖。

  “我们石祖,是万古以来最了不起的道君之一。”说到这里,石娃娃都不由骄傲地宣布。

  虽然石娃娃没见过多少世面,但是,对于石祖的很多丰功伟绩,他却听得不少,可谓是耳熟能详。

  甚至可以说,关于石祖的丰功伟绩,每一个石人族都会传颂,都曾听说过。

  “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家伙。”李七夜不由点了点头,笑笑说道:“也是一个不按道理出牌的家伙,有时候也蛮不靠谱的。”

  石祖之名,在八荒的历史上,可谓是能留下浓重的一笔,但是,他来历无比神秘,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脚根。

  但是,李七夜却知道,不管石祖周黑鸭是如何去隐藏自己的脚根,但是,这都逃不过李七夜的双眼,就如这石柱上的符文来推演,李七夜也知道这是出自于谁的手笔。

  毕竟,每一个惊才绝艳的存在,都会有他独一无二的烙印,不管他是多么小心,都会留下属于他自己独一无二的蛛丝马迹,就是从这独一无二的蛛丝马迹之中,李七夜就可以推算出他的来历,他的脚根。

  就在这个时候,风化峡谷的狂风停了下来,不再有呼呼的声音响起,整个风化峡谷一下子安静起来。

  “要来了,我们不要靠那么近。”当风声停了之后,石娃娃不由为之一惊,低声地对李七夜说道,他自己说着都不由后退了好几步,十分慎谨、十分小心地望着外面。

  这不能说是石娃娃胆小,事实上,不论是外来的人,还是风化峡谷的居民,都对于风化峡谷之内的凶险忌惮万分,对于这样的凶险,心里面也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敬畏。

  对于风化峡谷的居民来说,这样的敬畏,或者一出生就已经烙印在了灵魂之中。

  在这个时候,风化峡谷开始起雾了,雾气扩散得很快,一下子弥漫了整个风化峡谷,整个风化峡谷补迷雾笼罩着,整个风化峡谷一下子阴暗了很多。

  但是,这种阴暗,并不像是什么来自于地下的黑暗。这种阴暗很奇特,就好像天才刚刚亮的时候,山里面被浓浓的雾气所笼罩着,伸手不见五指,但,却又不黑暗,大家只是看不清眼前的景象而已,这种感觉十分的诡异。

  “要来了。”当雾气笼罩着风化峡谷的时候,石娃娃一惊,低声提醒李七夜。

  在这个时候,听到“咚、咚、咚”的声音响起,一阵阵很会低沉的声音传来,这低沉的声音很小,如果你不侧耳仔细去倾听,只怕还有可能听不到。

  这“咚、咚、咚”的声音由远而近,似乎是从远处传来,但是,仔细去听,又好像是从地下传出来的。

  爆料啦!爆料啦!!终极征战隐秘大曝光了!!想知道终极征战的详细信息吗?想了解媲美阴鸦的巨头进行终极征战的详细经过吗?关注微*信*公*众*号“萧府军团”,查看历史消息,或输入“征战隐秘”即可阅览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