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625章唇枪舌剑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讲理?”高傲的少‘女’冷笑一声,说道:“哟,这位一开口就攻击人的乡巴佬现在又要让我讲理了,是不是突然觉得没底气了。【△網】”

  “没底气?”李七夜今晚心情不好,既然有人自找不痛快,他奉陪就是。他懒洋洋地看了这位高傲的少‘女’一眼,说道:“就凭妳这样丑不啦叽的乡下妹也能让我没底气?我倒还没看得出来妳哪一点能让我没底气?哦,‘胸’吗,我看,妳那平如盆地的‘胸’脯哪里能让我没底气?或者说妳那干瘪如干豆腐的‘臀’部能让我没底气吗……”

  一般来说,很多事情还不至于让李七夜如此没风度,不过,谁叫这个高傲的少‘女’遇到今天心情不好的李七夜,她的高傲凶蛮、咄咄‘逼’人、自以为是,让李七夜根本懒得给她留点情面。

  高傲的少‘女’顿时被气得脸‘色’涨红,全身哆嗦。她不只对自己的实力自负,她对自己的容貌、对自己的身材也一向自负,就算她不是石‘药’界的第一美人,但是也可以名列前五。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药’域中,她的追求者、爱慕者不知道多少,她走到哪里都有着一大群年轻俊杰如同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她,奉承她,讨好她,只为她的一眼青睐或者一语关怀。

  现在倒好,眼前这个讨厌的男人竟然一开口说她‘胸’脯平如盆地、臂部干瘪如干豆腐。

  这种攻击的话对任何一个‘女’孩子来说,都具有很大的杀伤力。

  “你、你、你……”这个高傲的少‘女’指着李七夜。全身哆嗦。最后恨恨地说道:“小子,你叫什么?今天本小姐要杀了你!本小姐从不杀无名之辈!”

  李七夜懒洋洋地撩了一下眼皮,说道:“怎么,恼羞成怒了?刚才妳不是说要讲理吗?现在突然出尔反尔?以我看呀,妳这点水准,还是回妳娘怀里去吧,别出来炫耀了。【△網】这点水准太低了。妳这种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的水准,以我看,是某个山疙瘩跑出来的吧?至少不像是出身于大世家的人。不然,大世家的弟子还不至于这么没水准。言而有信,这至少是大世家弟子的基本准则吧……

  “当然,妳要打打杀杀,我也奉陪。反正妳这种乡下跑出来的泼‘妇’也不知道什么叫出尔反尔,什么叫言而有信。妳这种没文化没水准的乡下泼‘妇’,或者只会靠蛮力解决问题。也罢。我成全妳就是,那就打打杀杀吧,用蛮力解决吧。”李七夜悠然说道。

  一开口就毒翻天,李七夜这一次可以说够刻薄的。不过,他懒得多想这些,眼前这个高傲的少‘女’还不到让他装出绅士风度。更何况。对这种少‘女’,他连正眼都看不上,装个屁绅士风度!

  对李七夜而言,他的气度,他的友好,他的宽恕,都要看人。

  “你——”这个高傲的少‘女’被气得吐血。她向来都是咄咄‘逼’人,甚至可以说没有人敢在她面前顶嘴,然而今天却被李七夜说得如此不堪,这怎么不让她吐血呢?

  最后。这个高傲的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压住心里杀人的冲动。她明眸如冷箭,冷冷地盯着李七夜。

  “好,今晚我是很讲理的人,今晚发生的一切本小姐不与你计较!但,以后你最好不要落入我的手中,否则,我会让你明白与本小姐为敌的下场有多么惨!”高傲的少‘女’冷哼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这个高傲少‘女’走得很快,一阵轰鸣,她坐着马车瞬间横空而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而李七夜连多看一眼都懒,他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根本不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对他而言,这种事情就像尘埃一样,只要轻轻弹拂一下,它与高傲的少‘女’都会飘散而去,根本不会在李七夜心里留下丝毫痕迹。【△網】

  李七夜看了看天空,最后看了看这片山河,轻轻叹息一声。最后,他不由得喃喃说道:“雁儿,有我在,巨竹国便屹立不倒!”说完,踏月而去。

  就在当夜,李七夜回到国都,回到古松妖王的府邸,回到自己住处之后,他‘蒙’头就睡,不再多想其他事情。

  当然,在古松妖王的府邸中没有人知道李七夜离开过,更没有人知道李七夜在这一夜之间踏遍山河。

  第二天,李七夜这才懒洋洋的起来,好不容易再次回到巨竹国国都,李七夜难得一次睡了个懒觉。

  当下人‘侍’候着洗漱之后,而白翁已经在外等着了。石浩也起得很早,他见白翁等在外面,也不敢‘乱’来,陪着白翁一同等待。

  “公子睡得可安好?”见到李七夜之后,白翁忙问候道。白翁恭敬无比,对他来说,能在李七夜身边‘侍’候着可以说是一种荣幸。

  对一位‘药’师来说,若是能‘侍’候一位未来的‘药’帝,绝对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就像一位强者效忠仙帝一样,这是光宗耀祖之事。

  李七夜只笑了一下,说道:“还好。”当然,昨晚发生的一切只有他知道。

  “妖王还未归来,他与其他妖王会晤,商谈诸事,只怕要中午时分才能赶回来。妖王已留言,说他归来后立即引荐公子与陛下相见。”白翁忙恭敬地说道。

  “不急。”对这样的事,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今天我们出去走走,石浩也是第一次来国都,给他买几件东西。身为‘药’师,丹术很重要,同时,炉神诸物也很重要。想炼好丹,就要一口好炉。”

  听到这话,白翁忙说道:“若是公子要为石浩寻一口炉,小老可以向妖王说一说,妖王收集了好几口好炉,说不定有适合石浩的。”?“不用了,还是我来挑吧。”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

  李七夜这样一说,白翁立即明白一般的炉神不入李七夜的法眼。他忙说道:“国都小老儿颇熟,知道有几间比较大的宝店,小老为公子引路,挑选一下。”

  听李七夜与白翁的对话,一直在旁边的石浩有些信心不足。他好不容易才‘插’上嘴,嗫声说道:“李兄,买炉这事,我、我也想买,只、只是,我、我手头上的‘精’璧没有多少。”

  对石浩的话,白翁不由得莞尔一笑,不过他不敢多说。事实上,对白翁来说,若是李七夜不付帐,他也乐意为他付帐。当然,这样的事情李七夜没有开口,他不敢擅自作主。

  “放心吧,这不算什么,这种事情我会搞定的。”李七夜不由得笑了笑说道。

  “可,可是——”石浩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李七夜给他太多了,李七夜不只传他丹术,还带他入国都,这对他来说是再生之恩都不为过。

  石浩是老实人,再多的感‘激’之话在嘴里不知道怎么说出来好。

  “不用可是。”李七夜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是你应得的。如果你想感谢我,那就努力修练,练好丹术,不要丢了我的老脸,这才是你对我最大的感谢,明白没有。”

  “李兄放心,我一定会勤加努力。”石浩深深地呼吸一口气,紧紧地握住拳头,郑重认真地说道。

  此时,白翁不由得羡慕石浩。俗话说得好,傻人有傻福,石浩能得到李七夜的培养,就算他的天赋不是顶尖,但是未来也大有前途。

  李七夜的丹术,这是白翁亲眼所见,能得到李七夜如此栽培,那么,未来绝对能成为一位了不起的‘药’师。

  “走吧。”李七夜对石浩与白翁说道,说着,转身就走,白翁与石浩忙跟上。

  然而,李七夜他们三个人刚从古松妖王的府邸就被人堵住,突然间堵住李七夜去路的是一个青年,一个看起来神气得很的青年,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弟子。

  “你就是那个姓李的‘药’师吧。”这个青年堵住李七夜,神气无比,傲声说道。

  李七夜懒得多看这样的人物一眼,说道:“是又如何?”

  这个青年冷笑地说道:“听说你要竞争‘药’师之位,嘿,你最好眼睛睁亮一点,别白费功夫,这一次巨竹国参加‘药’师大会的名额已经定下来了,没有你的事,识相的就速速离开吧,别留在国都‘浪’费时间。”

  “竞争‘药’师之位?”李七夜这才懒洋洋地看了这个青年一眼,慢吞吞地说道。

  这个青年以为李七夜明白了,冷笑道:“你明白就好,国都可不是你这种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族所待的地方,在国都,恩恩怨怨多的是,可要小心一点,万一一不留神,将自己‘性’命丢在这里,那就不划算了。”

  这个青年的话听起来像是警告,事实上是威胁,这是威胁李七夜。

  对于这样的威胁,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这样的人物还不入他的法眼,甚至,他连这个青年是什么人物都懒得过问。

  一看到这个青年,跟随在李七夜身边的白翁愣了一下。他对于国都的人与事比较熟悉,一看这青年身上所绣的族徽,他便知道这个青年的来历。

  白翁反应还算快,这个时候,他立即‘插’入这个青年与李七夜之间,挡回这个青年,他沉声说道:“烈杰公子,请回吧,我们公子不乐意见到你。”(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