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游戏小说 > 超级战兵 > 第两千七百零四章 【假和尚开窍】
  “尊敬的来宾,亲爱的朋友们,大家晚上好!”

  异狐族的主持人,是一位眉宇俊朗的中年男人,他脸上带着笑容,走入了竞技场的中心。

  “相信大家也都知道,我们异狐族的圣女选拔,是异狐族最大的大事,圣女代表着异狐族的门面,虽然没有狐族首领的权势——”说到这里,中年男人笑着对观众席上一个方向望去,众人撇眼,原来异狐族首领就坐在那,他对中年主持人的善意调侃也是微笑回应。

  “虽然没有生杀予夺的大权,然而异狐族的圣女却也有着不小的影响,掌管着狐族的天命、祭祀、功法阁、采灵池等众多重要资源。”主持人面容严肃起来,“因此,异狐族每一届的圣女都是经过千锤百炼,不仅品行端庄,优雅贤淑,在大局上也是十分有把控能力的!”

  九阳虽然觉得对方这样说似乎有些自夸的嫌疑,可是为了避免冲撞到异狐族人的面子,他也只好把话憋在心里。

  瞥了一眼身边的凡易,见他端正坐着,于是自己也挺直了腰杆目不斜视。

  “九阳啊,你好好看看,异狐族的圣女预备,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九阳目光惊诧,下巴掉在地上,一双眼睛瞪着凡易,说不出话来。

  凡易被九阳这样子看得老脸一红,干咳了两声:“你小子敢怀疑师傅的用心?师傅是想告诉你,看过了这样级别的美女,以后再出去,遇到一般的女人你就不会动心了,懂吗!”

  九阳心中大感惭愧——原来师傅果然有深远用意,自己竟然怀疑师尊,真是罪过。

  “师傅恕罪,弟子并不是那个意思。”

  “哼,你不是那个意思,你是哪个意思?你小子现在竟然还学会撒谎了。”凡易一双眼睛瞪着九阳,把九阳瞪得深深低下头,两手背在身后,大气都不敢喘。

  凡易脸上严肃,心里得意,“不亏是我调教出来的徒弟,这么怕我,不错不错……”

  随着场内一通鼓号齐鸣,八位参选者都进入了赛场。

  主持人已经不再废话,因为全场都在这一瞬间沸腾了起来。

  “噢噢噢噢!”

  “好美!”

  “天啊我要被闪瞎啦!”

  九阳正色而坐,和凡易两人形成了乱潮中的两颗磐石,一动不动,十分显眼。

  场内,一名狐族圣女备选,也正在此时,不经意得往场外投去一瞥。

  周围的人一阵尖叫欢呼吹口哨之后,场中的比赛也已经正式开始。

  没有人物介绍,没有打话。

  有的,只是刀剑相向,暗器相加!

  九阳看得呆了,万万没有料到,一向以利益著称的异狐族竟然说打就打,毫不含糊,看这些圣女的出招,似乎比自己在苍穹星辰看到的不少所谓的强者都要强上一线。

  “怎样,九阳,现在是不是明白了那句话?”凡易略有深意的笑道:“谁说女子不如男。”

  九阳点点头,“师傅说的是。”

  “不要学人家拍马屁。”凡易不满道。

  “不是,师傅,我……我太紧张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九阳磕磕巴巴的说道。

  凡易扭头看了看自己这个徒弟:“你紧张个毛?”心里突然想,也许是这里强者太多,难免会有一些杀伐之气很重的家伙在附近,因此形成了威压?

  要是有这样的人,先抓过来暴打一顿,谁让他竟然无意之间吓到自己得意弟子?

  环视四周,凡易也没有看到这种人存在,倒是不少认识的人对自己投来善意的微笑。

  “小子,你紧张什么?”凡易凑过去问。

  “回……回禀师傅,弟子……弟子一看到那个人,心脏就剧烈跳动,脉搏极速升高,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九阳伸出手,颤颤巍巍,小心翼翼指了指场内一人。

  “嗯?”凡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瞥了一眼,“你中了她的幻术?还是媚术?”一边说,一边把手暗暗捏住九阳左手手腕,试探他的脉搏。

  “弟子不知!只是和她对视了一眼,然后,然后就这样了。”九阳的一张脸已经涨红,他感觉自己吐出来的气息都是火龙吐息一般的火热。

  “……”

  凡易闻言,收回了手。

  这小子脉搏没有什么异样,并不像中毒或者中了幻术的样子。

  他再次往场内看去。

  只见九阳所指那名异狐族女子长发翻飞,一身红袍十分鲜艳,体态妖娆而不失端庄,神色妩媚却暗含严肃。这样的美女,放到外面那也是万中无一的角色。

  凡易干咳一声,心里啐道:死小子,以前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天生的和尚料子,可是没想到原来只是没有遇见口味合适的“目标”。

  这一看到真正的美女,直接连脚都软了!

  还说什么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什么喘不过气来——这小子要是开了窍,肉麻的情话还不知道能搬出多少呢!

  凡易哭笑不得,“九阳,告诉为师,是不是那名身穿红衣的女孩儿?”

  “是……”九阳把头低了下去,而后悄悄抬眼又往场内偷瞟。

  凡易打量了一番全场的女孩儿,偏偏只有这红衣女孩儿最为貌美,要知道异狐族的女性原本就生的妖艳,而能在异狐族女性之中艳压群芳,基本上在整个古武界都数一数二了。

  “好小子,有眼光,有前途!”凡易哈哈大笑,不停拍着九阳后背。

  周围人群叫好声嘈杂,也没人理会他二人。

  九阳此刻也是渐渐明白,也许自己这就是师兄弟们聊天时说到过的“对谁谁谁有意思了”。不过自己很少和师兄弟们交谈,只有丹青偶尔和自己聊聊天,自己虽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可是也不太好意思当面直接问。

  现在想想,他们平日里的描述,似乎和自己的状况差不了太多。

  只不过平日里师兄弟们讲的时候总会说到什么什么很硬,可是自己似乎没有这些感觉。

  心想也许每个人不太一样,这也是正常的吧。

  心里明白了自己原来是“对这个女孩儿有意思”了,九阳瞬间感觉自己的双颊犹如刚烧开的茶壶底部一般炙热,赶紧低头,两手手足无措,在大腿上放也不是,拿开也不是。

  凡易怎么会没有注意到九阳的小动作,他心里乐开了花:原本还以为自己这个徒弟取向方面有些缺陷呢,那样的话,也许推荐门派长老名额,就无法给他了,可是现在一看,这小子不仅很正常,而且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大——旁人是见一个喜欢一个,他倒好,只有见到了最好的,才喜欢!

  有脾气,有魄力!不亏是我凡易的亲传弟子!

  “阳儿。”凡易正色低声道,“异狐族的族规,你可否还记得?”

  “弟子全都记得!”九阳情绪激动,声音控制不稳,几乎是喊了出来。

  周围人只是瞥了他二人一眼,也没多在意。

  “嗯,”凡易点点头,似乎深思熟虑,而后道:“异狐族圣女的夫君,如果是外族之人,那必须是双圣的本事,才能够担任,这对于你,还为时尚早。不过要是只是一般的异狐族女性,倒是没有那么复杂,只要能够情投意合,夫君能够有些本事,也就行了。”

  九阳只觉得自己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周围喧嚣嘈杂似乎都淡去,远去了一般,耳边只留下凡易的声音还悄然回响:“你也老大不小了,喜欢女孩子,是正常的。这个女孩儿,为师看了,觉得不错,如果她落选,到时候为师亲自上门,帮你提亲,你看如何?”

  “弟……弟子……弟子……”九阳牙齿“咔咔咔”打颤,浑身热气腾腾,头上汗水全都蒸出白色水汽冒上去,说不出话来。不过一双眼睛里的激动光芒,倒是掩饰不住。

  自从他对着台上瞥去那一眼,自己的一颗心,就好像被无尽的黑洞吸了进去,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台上那个红衣女孩儿所吸引了。

  他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也不懂什么是爱。

  九阳只知道,自己想看着她,哪怕只是侧脸也好,哪怕是背影也好,想听她悦耳的声音,想看她开心时候的笑容,想在她伤心的时候安慰她,想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保护她。

  “只是……只有她落选,师傅才能去……”九阳望向红衣女孩儿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暗淡。

  他早就了解,这些圣女的候选,为了这一天,经过了多少艰难苦楚,为的只是成为那举世瞩目的狐族圣女。

  九阳将心比心,如果是自己,那么当选圣女就好比自己炼出圣器,如果在最后关头自己可以选择的话,当然不希望炼器失败……

  那么她,她一定也是极其渴望着想要成为狐族圣女吧?

  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天意,那红衣女孩儿竟然在打斗之中,鬼使神差地,再一次的侧头对着场外瞥了一眼,那目光直直对着九阳而来,九阳心中仅仅乱了一瞬,可是接着立刻变成一种坦然和宁静,安详地和她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