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游戏小说 > 超级战兵 > 第两千七百零五章 【仙儿】
  “我靠!”

  凡易因为九阳的原因,注意力也是大部分在这个女孩儿身上,看到对方这眼神,他惊讶的竟然爆了粗口。

  凡易一百八十一岁,什么世面没有见过?

  对于他来说,什么一见钟情,都是假的,他根本就没有想过那个红衣女孩儿会对凡易产生一见钟情。

  毕竟,男人看到女人绝美的外表,很容易动心,女人又不是看男人外表的而且自己这个徒弟是乡下人,土里土气的也没啥花花公子的气场,并没有自动吸引美女的功能。

  他原本的想法,自己送点极品圣器,打通门路,然后让九阳找个几乎展示一下他的魂尊实力,当众炼制一个圣器出来,这样提亲就简单了许多,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人似乎真的在短短的一瞬间,产生了传说中万中无一的“一见钟情”?

  而且还是相互的?

  红衣女孩儿这深深的眸,简直让凡易惊了个呆!

  还有这种操作!?

  他的眼神在九阳和红衣女孩儿之间来来,终于艰难的确定,他们真的是在对视!

  那红衣女子也只是短短几秒的对视,接着继续投入了战斗之中,然而这短短的三四秒,九阳整个人浑身的魂力和灵气已经犹如惊雷炸翻的滚滚海浪一般涌起,周围人都是忍不住侧目:哪来的魂尊魂境威压?

  一开始先是看到了满脸通红的九阳,可是看对方容貌,二十岁出头,应该不是,转而看到一旁的凡易,心中才点头:这才对嘛,应该是这个老头的魂境。

  九阳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不管这个女孩儿到底是否胜出,自己一定要见她一面。

  “大长老,人都带来了!”

  年轻弟子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九阳的忆,九阳微微一个颤抖,抬起头,脸上刚刚露出的微笑,却在一瞬间凝固住了。

  “是你”九阳的声音有些微微苦涩,那弟子十分精明,看出势头不对,头一缩就跑掉了。

  独留红衣女子和九阳两人在尖塔的待客室。

  “你瘦了。”

  红袍女子,正是之前和叶天辰交手的那个人称狐仙的绝色美女。

  然而看她的年纪,只有二十多岁,可是眼睛看向九阳的目光,却是那般的久远而复杂。

  “呵呵你坐,我给你倒茶。”

  “不了。”狐仙打开身后的门,抬起脚。

  “我这有上好的红茶。”

  狐仙顿了顿,关上门,走了来,往竹椅里缓缓坐下。

  她一身淡雅的清香,顿时弥漫开来。

  “这些年,你过得可好?”

  “呵呵,你说呢?”狐仙淡淡笑了笑,那笑容,在九阳眼里,却别有一番意味儿。

  九阳干咳一声,二人都是低头不语。

  九阳专心泡茶,狐仙低头摆弄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

  “刚才我遇到一个年轻人,据说是你们圣器殿的人。”

  “叶天辰,年轻人潜力非常好。”九阳提到叶天辰,脸上再次露出笑容。

  “我刚才跟他比武,你猜猜我压了什么?”

  狐仙一双红色眸子盯着九阳,九阳额头出汗,不敢抬头。

  “我”

  “茶泡好了。”九阳把茶递过去,打断了她的话。

  狐仙一愣,白皙的小手伸了出去,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握住茶杯的时候,也握住了九阳干枯的手掌。

  “圣女殿下”

  “我早就不是圣女啦!”狐仙咯咯娇笑,顺利把茶杯端过,喝了一口,“好茶。”

  “我一直备着的。”九阳这时才缓缓抬头,温柔的目光静静看着狐仙,她放下茶杯时,他已经过身整理桌上的东西了。

  “你很好。”狐仙脸上带着笑容,起身往门口走去,“我就是路过,来看看老朋友。这就走啦!”

  “不再坐坐?”九阳忙跟上去,替她开门。

  狐仙没有头,驻足站在门口。

  九阳不敢看她,一双眼睛盯着地板。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渐渐的九阳察觉到,狐仙小声抽泣,两颗水珠落在地板,四散开去。

  “我”

  九阳深吸一口气,挺直了胸膛,抬起头准备说些什么,突然,面前的人儿却扑进了他的怀里。

  九阳胸前的衣襟,被温热的泪水打湿,他僵住了很久。

  许久,九阳伸出手,轻轻搂住了狐仙的身子。

  “仙儿,再给我一年时间我们到时候”

  “别说了”只是摇头,她把头埋在九阳的怀里,身躯不断颤抖。

  九阳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他恨,他恨上天的不公,为什么让自己天资如此平庸,为何终了一生,都没有达到那双圣的实力?

  双手紧了紧。

  狐仙抱着九阳的双臂也是紧了紧。

  温软的气息,传递到各自的胸膛,狐仙和九阳都感觉到,这是百年来都没有体会到过的宁静。

  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你的温度,你的心跳,你的呼吸,你的气息。

  许久。

  “今晚你在这住吧。”

  “去为老不尊。”狐仙脸上满是红霞,可是却没有挣脱九阳的怀抱。

  “你想哪里去了,我这里有专门的接待室。”

  “”狐仙这次挣脱了九阳的怀抱,还往他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

  “你你别走啊,天黑了,外面冷!”九阳追在后面,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喊。

  “阿嚏!”

  叶天辰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喷嚏,一双眼睛还是盯着前面的寒灵冰炎。

  现在他和寒灵冰炎都已经是“英雄迟暮”的样子,勉勉强强还能算是在跑,其实速度已经慢的可以了。

  寒灵冰炎原本灵巧的身子现在已经变得十分的笨拙沉重,嘴里的信子一直吐出来,时不时头看一看叶天辰。

  叶天辰舌头伸在外面,双腿酸软,已经是凭借着本能在追赶了。

  “大哥哥,你好像已经绕着苍穹星辰追了一圈了!”

  “啊?”叶天辰心里惊叹,可是脸上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做出多余的表情了,“哪有?”

  “真的,从昨晚追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蓝妖认真道。

  “那狗屁蛇,还没累死?”叶天辰气喘如牛,他现在感觉自己的双腿简直不是自己的,又麻又重。

  “它好像也快不行了,加把劲儿。”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倒是气定神闲,叶天辰撇眼看去,正看到天妖女王跟着自己后面。

  “喂,你快去帮我抓住它啊!”叶天辰气得翻白眼,搞了半天这女人一直在后面看自己耍猴?哦不,耍蛇?

  “谁?我?”天妖女王吃了一口手里的糖葫芦,摇摇头:“不去。”

  “这女人,哪来的糖葫芦?”叶天辰口渴难耐,看到糖葫芦恨不得自己吃一口。

  “大哥哥,天妖女王刚才路过圣器殿的时候,下去买了糖葫芦。”

  “”叶天辰口吐白沫。

  天妖女王看到叶天辰吃瘪的样子,十分的开心。

  在天上飞行,对于拥有翅膀的她来说原本就是十分轻松的事情,所以这一行两人一蛇,只有她现在精力充沛。

  如果说她现在可以瞬间秒杀前面两个家伙,也不为过。

  只不过天妖女王看到叶天辰吃瘪,不知为什么,心中忍不住一种愉快的感觉就涌了上来,让她忍不住就旁观下去。

  “对了,你抓这寒灵冰炎,所为何事?”太难妖女王一边津津有味吃着糖葫芦,一边十分随意的问。

  “关你什么事?”叶天辰狠狠咬牙。

  “哟呵。”天妖女王耸耸肩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竟然学会了叶天辰平日里经常做的动作,要知道,天妖女王以前从来不会耸肩的,“你还来劲儿了是吧?”

  “不不不,女王大人,您大人有大量,帮我抓住它吧!”叶天辰实在是累坏了,可是这种天地异火,实在是可遇不可求的好宝贝,他也十分的不舍,现在就在心中苦苦挣扎,到底要不要继续追赶。

  天妖女王既然在身旁,最好能够让她出一份力,看她的样子,现在似乎也没有什么疲倦的意思。

  “为什么要抓住它?我有什么好处?”天妖女王眼睛滴溜溜一转,撅起小嘴。

  “大哥哥,她都学会你的招数啦!”蓝妖“偷偷”告诉叶天辰。

  叶天辰大感头痛:为什么我要自讨苦吃照顾这个八婆一个多月!这下倒好,自己的耍无赖技能都被她剽窃去了!而且还没交学费!

  “这样吧,你帮我抓住它,我就答应你,跟你天妖族看看。”

  “你本来就得跟我去。”天妖女王脸上的绯红一闪而过,摇头道:“这个不算。”

  “啊?为什么这么霸道那,我送你点小礼物?一两个圣器什么的?”

  “圣器?我有万羽衣就足够了。”天妖女王仍然撅起小嘴,偷偷瞥了叶天辰的表情一眼,看到对方吃瘪的痛苦神色,天妖女王心里乐开了花儿,不过脸上仍然保持着不冷不淡的神色。

  “那你说,到底,要怎样?”叶天辰喘着粗气。

  “这样吧这寒灵冰炎呢,以后就归我了,不过呢,我可以给你其他东西作为交换。”天妖女王眉头挑了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