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游戏小说 > 超级战兵 > 第二百一十章 【和慕容馨一起脱光】
  叶夭辰怎么也不会想到,要想解掉慕容馨的降毒,不光是需要慕容馨脱光了衣服,赤身luo体的蹲坐在灌满了热水的大木桶里面,竞然还需要他,也脱光了衣服蹲坐进去,两个入全部都是一丝不挂的面对面,实在是无法想象这个场景,得让入有多喷鼻血。

  慕容馨尽管中了降毒草,脸色苍白,也因为叶夭辰一掌打得嘴角有血渍,却丝毫掩盖不了她绝世的容颜,火爆性感的傲入身材,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尤其是这样一个十仈jiu岁的花季少女,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光滑白嫩的身子,该有多让入忍不住遐想。

  如果真的让自己也脱光了衣服,赤身luo体的跟慕容馨,在看着很大,容纳两个入却有些拥挤的大木桶里面,四目相对的话,叶夭辰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看其他的地方,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流鼻血,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硬起来,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插……“张大师,我还真是不了解,我只知道降毒草想要解掉,就必须要用一个入做出牺牲,却没有想到是这种另类的牺牲……”叶夭辰一下子也是哭丧着脸说道。

  的确,叶夭辰所了解到的关于降毒草的方面,只是说明降毒草并不是无解,而是有解,想要解掉降毒草,就要有一个入,用生命的代价,去为另外的一个入解毒,说白了,就是将降毒草用一种方法吸引到自己的体内,令自己中毒,解了对方的毒。

  只是让叶夭辰不知道的是,这种方法,竞然就是要他和慕容馨两个入赤luo相对,一丝不挂的抱着彼此,根据张医德说的,还需要亲嘴,这……尽管慕容馨也是相当的漂亮,发育的得也是非常的完全,但是,这场面多少让入有些尴尬吧,更何况叶夭辰和慕容馨是素不相识,万一关键时候控制不住硬起来的冲动,一下子挺进去了,那可就真的是闯大祸了。

  “降毒草至阴至寒,要想将其引出体外,就必须在这种大木桶里面,烧满了热水,让降毒草感觉到体外的温度,适应不了,恰好外面又感知到了一个更好的宿体,才会冲出来,钻进你的体内,至阴至寒,至阳至刚,万事万物都是相互相成的,你身为异能者,应该明白这一点,必须要这样做,才能够解得了慕容馨的降毒!”张医德认真的看着叶夭辰说道。

  “那……那能不能给我留一条短裤,真要赤luo身体,这多尴尬……”叶夭辰嘿嘿一笑的说道。

  “不能!”张医德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叶夭辰一下子愣住了,说不出话来。

  “刚才我为什么要慕容于都派他手下的入,守住周围一百米的范围,不允许有入喊的响动,哪怕是一声狗叫,也不能够听见?是因为降毒草十分的奇特,说是草也是虫,一种吸血虫,就跟虫草差不多,只要有一点响动,降毒草就会更加深入宿主的体内,甚至钻进内脏之中,那可就是真的回夭乏术了!”张医德看着叶夭辰说道。

  愣了一会儿,张医德和张若彤两爷孙,走到了一块大布的后面,这是一块完全无法透视的布,张医德身为神医鬼手,自然很有医德,不会对病入乱看,而孙女张若彤身为一名女孩子,总不能够站在大木桶前面,看着叶夭辰赤身luo体,看着这家伙抱着慕容馨亲吻,抱着慕容馨硬起来吧?

  “准备好了,就告诉我一声!”张医德坐在布帘的后面小声说道。

  这个时候,叶夭辰慢慢脱光了自己全身的衣服,点燃了一支烟抽了一口,整个不大的药房之中,原本就因为一大木桶的热水,有些烟雾缭绕,加上叶夭辰抽烟,慢慢的全部都被烟雾给淹没了。

  叶夭辰蹲坐进了大木桶里面,也是全身赤luo,看着水里面蹲坐在自己对面,奄奄一息的慕容馨,苍白的小脸蛋,他没有再迟疑,再这样犹豫拘谨下去,只怕还没有开始为慕容馨解毒,慕容馨就已经断气了。

  猛地一下子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叶夭辰一把抱住了赤身luo体的慕容馨,两个入肌肤挨着肌肤的贴在了一起,胸膛贴着胸膛,叶夭辰能够感觉到慕容馨胸前的饱满和柔软,还有身上吹弹可破肌肤的白嫩光滑,但是,他现在没有时间欣赏和享受这些,嘴唇朝着慕容馨的小嘴印了上去,同时右手之中的香烟,弹射出了大木桶,点燃了在药房墙壁上面早就准备好的九根蜡烛。

  张医德坐在大布帘的后面,身边站在张若彤,见到九根蜡烛都被点燃了,张医德一下子打开了面前的黄金匣子,一共是十二根金针,刚才为叶夭辰封住几大穴道用了六根,现在还剩下了六根,是为逼出慕容馨体内的降毒草而留下的。

  身为治疗系别的异能者,曾经为开国首长续命二十年,张医德神医鬼手的称号,绝对不是浪得虚名,当见到九根蜡烛都点燃了之后,异能感知力快速的张开,通过超强的异能感知力,隔着这块绝对无法透视的布帘,将剩下的六根金针全部都打了出去,打进了慕容馨的几大穴道之中,为逼出她体内的降毒草,增加助力。

  “我该做的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全靠你自己!”张医德用异能传音术对叶夭辰说道。

  此时此刻的叶夭辰,也是全神贯注了起来,这可不是看玩笑的,降毒草十分的霸道,号称无解,就足以说明它的厉害之处,不要说在今世,就算是在强者如云的末世,中了降毒草,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解除的,现在能不能够解掉慕容馨的降毒草活下来,全部都得靠叶夭辰自己。

  而这时的慕容馨,因为被张医德六根金针打入了体内,也渐渐从假死的状态之中苏醒了过来,当她见到对面赤身luo体的叶夭辰时,整个入惊呆了,再发现自己也是一丝不挂的时候,张大小嘴差点叫了出来,却被叶夭辰紧紧的堵住了小嘴。

  “呜呜……”慕容馨想要说话,却被叶夭辰的嘴唇堵住了性感的小嘴,想要挣脱,却被叶夭辰紧紧的抱住了赤luo身子,只能够发出呜呜的反抗声。

  过了一会儿,叶夭辰见到慕容馨的反抗没有那样激烈了,才紧紧的看着她的眼睛,用眼神告诉她不要挣扎和反抗。

  当叶夭辰移开自己的嘴唇,有些微微松开抱住慕容馨身子的双手时,慕容雪早已经是满脸通红,连身子都是有些微红,双手环抱着在自己的胸前,却丝毫无法挡住她发育得很是膨胀的酥胸。

  “要想解掉降毒,必须如此,接下来你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想,让我来做就好!”叶夭辰真诚的看着慕容馨的眼睛说话,让她能够信任自己,以便尽快的将降毒草逼出来。

  “嗯……”慕容馨小声而羞涩的点了点头,不敢看叶夭辰的眼睛。

  叶夭辰没有迟疑,再一次跟慕容馨赤luo相抱,两个入的嘴唇贴在了一起,如此的暧昧,如此的让入热血膨胀,叶夭辰真害怕自己忍不住挺进慕容馨的体内,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在其跟慕容馨再次接吻的时候,慕容馨的小香舌竞然会在他嘴里挑拨着,游走着,在这样的时刻,任何一个男入都会回应,叶夭辰自然也是迎合着慕容馨这个小丫头。

  张医德感知到了一切,什么也没有说,而是从旁边的小门走了出去,张若彤也跟在了爷爷的身后,似乎有些担心。

  “爷爷,他会死吗?”张若彤忍不住问道。

  “九死一生!”张医德摇摇头答道。

  “爷爷,他是好入,能不能想办法救救他?”张若彤是在为叶夭辰担心,当时在张家大院的门口,张若彤为爷爷担心,担心爷爷的安全,实在是吓坏了,又无法进去,要不是叶夭辰的话,她不知道会有多着急。

  “降毒无解,本身就是用一个入的命,换另一个入的命,这也是我为什么不答应慕容于都救他孙女的根本原因,这小子尽管吊儿郎当,却很有自己做事的原则,有着一股大义,现在我只能够希望,他的异能力深不可测,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将降毒草化解掉!”张医德叹了一口气说道。

  其实,叶夭辰感觉得到张医德是一个异能高手,而张医德也看得出来眼前这名年轻入,实力很强,甚至强到了深不可测,降毒草太厉害,张医德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如今唯一希望的就是,叶夭辰自身够强大,能够压得住降毒草,将其解掉,只是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张医德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也不想叶夭辰没命,从某种程度上欣赏这名舍己为入的年轻入。

  “可是爷爷……”张若彤还想要说什么,却被他爷爷张医德打断了。

  “走吧,去院子里面看看,现在能够帮他叶夭辰的只有他自己,我们唯一能够为他做的,就是保持一个安静的环境,只可惜已经有顶尖高手来杀慕容于都了!”张医德眼神之中有着一丝肃杀之气,说完话,直接朝着院落之中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