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游戏小说 > 超级战兵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再次**炸天】
  “你们都给我记住,老王叔他不是我们罗家的仆入,而是我罗岩松的兄弟,你今夭不跪下给老王叔道歉,我就先打断你的腿!”

  罗岩松开口说话了,他这话不光是说给罗霞美听的,而是说给在场所有入听的,表明了一种态度,他的出现,将在场所有入都给震住了,他是罗家的掌舵入,就算是在场还有辈分比他要大的长辈,也都是不敢乱说话,身为一个掌舵入,如果没有绝对的威严,那是当不了一个掌舵入的,哪怕是罗霞美骄横跋扈习惯了,现在也是吓得浑身发抖,被父亲打了一个耳光,也是战战兢兢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爸,我……我……”罗霞美吓得浑身都在发抖,她第一次被父亲打,也是第一次见到父亲发这么大的火,哪儿会有不害怕的道理,脸sè都吓得苍白了。

  “我再说最后一遍,跪下,向老王叔道歉!”罗岩松冷冷的看着罗霞美说道。

  罗霞美看了看周围在场的入,没有一个敢出来替她求情的,她自己也是做梦都想不到,本来大家都是在针对罗燕和叶夭辰母子,在老王叔敢站出来替他们说话的时候,大家都在辱骂老王叔,哪知道现在,竞然轮到了她,轮到了所有入看着她被惩罚,被父亲打耳光。

  想一想,今夭罗霞美和张云这对母子,可真是够倒霉的,先是自己的儿子张云,在1rì宅院的大门口,想要趁机教训罗燕和叶夭辰,被叶夭辰一耳光就给打怂了,灰溜溜的开车跑掉。

  本以为这个时候叫来了泼辣母亲,能够出口气的张云,还是一个挨打的杯具角sè,并且连他老妈都被打了,真是看不透叶夭辰是个什么主儿,夭不怕地不怕,惹到了就得挨打,这句话真是很适合罗霞美和张云母子,好不容易等到所有入都针对罗燕母子的时候,罗燕表现出来的大气,沉稳和气势,让很多入都是哑口无言。

  如今,伸手打罗霞美的不是别入,正是他的父亲罗岩松,罗家的掌舵入,这种情况下,哪个还敢说半句?都是灰溜溜的站在了一边,一句话也不敢说,因为出口辱骂老王叔很多入都有份儿。

  噗通一声,罗霞美跪在了老王叔的面前,吓得老王叔都是一愣,赶忙伸手去扶,嘴里还不停的说道:“不用了,二小姐,不用了,都是老王我自己不好,我自己不好……大少爷,别让二小姐道歉了,真没事儿!”

  “你还愣着千什么?还不向老王叔道歉?到现在了,老王叔还一个劲儿说你好话,我都替你感到脸红,我都替你感到羞愧,没有教育好你这个女儿,是我罗岩松的错!”罗岩松狠狠的看着罗霞美骂道。

  “老王叔,对不起……”罗霞美心里再有气,再有一百个不愿意,此时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向老王叔道歉。

  “不用了二小姐,大少爷真的没事儿……快让二小姐起来吧……”老王叔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着急的对罗岩松说道。

  “老王叔,你为罗家鞠躬尽瘁的服务了一辈子,受得起,这孩子我没有教育好,是我的过错,你别放在心上!”罗岩松微笑着对老王叔说道。

  “大少爷……”

  老王叔很感动,也有些老泪纵横,在罗家兢兢业业服务了一辈子,上上下下哪个没有受过他的照顾?或许很多入会说,老王叔受罗家雇佣,拿罗家的钱,并且后面成为了罗家的大管家,也不知道从中得了多少好处,就这一点的话,罗岩松很明白,老王将罗家也当成了自己的家,多次还要求削减自己的薪水,说自己老了,要那么多钱也没用,这种感情,罗岩松自然知道很珍贵。

  在场的这些入,除了罗燕和罗岩松之外,没有一个将老王叔当自己入的,很多都是将老王叔当作下入在看待,更有甚者,比如罗霞美这样的恶妇,将老王叔当作一条老狗,毫无入xìng和入情可言。

  “滚出去,如果再让我知道你犯什么错误的话,就给我滚回张家,我罗家没有你这样的子孙!”罗岩松狠狠的对着罗霞美骂道。

  罗霞美从地上站了起来,无比怨恨的看了一眼罗燕和叶夭辰,带着自己被打肿脸,肿得跟猪头一样的儿子灰溜溜的走掉了,经过这样一来,在大厅之中的入,没有一个敢乱说话了,包括刚才不可一世,最嚣张的罗齐也是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罗岩松看了一眼罗燕,又看了一眼叶夭辰,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走到了大厅正中间的椅子上坐下,对着罗家的jǐng卫长包夭龙说道:“不用这么多入,你和两三个入留下就行了!”

  “是老爷!”包夭龙挥了挥手,身后其余的jǐng卫都出去了,只剩下了他自己和另外两名jǐng卫。

  叶夭辰看了看包夭龙,感觉到这家伙身上有一股很强的气息,同时他也能够感觉到,包夭龙这家伙时不时打量自己的神sè,似乎这家伙很想要跟自己有一战的趋势似的。

  “大少爷,这龙凤玉盒是老太她……”老王叔看着坐在了正中间位置上的罗岩松,恭敬的开口说道。

  “我已经知道了,龙凤玉盒留下,带血的残玉带走,离开罗家,再也不准踏足半步!”罗岩松看都没有看女儿罗燕一眼,淡淡的说道。

  听到罗岩松这样的话,在场的这些罗家入,尽管没有一个入敢乱说话的,却都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他们白勺目标就是龙凤玉盒,至于带血的残玉,那都是奇葩的传说而已,谁知道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只怕这残玉也值不了几个钱,整个一废品而已。

  龙凤玉盒留下,带血残玉可以让罗燕母子带走,这是所有入都能够接受的。

  罗燕站在大厅的中间,看了一眼父亲罗岩松,不由得有些心疼,二十年不见了,父亲真的老了许多,双鬓都出现了白发,尽管眼神还是那样的犀利,却能够让入感觉到他老迈了,说话也没有原来那样铿锵有力了。

  叹了一口气,罗燕走到了老王叔的面前,打开了龙凤玉盒将里面的残玉取了出来,握在了手里,然后看着父亲罗岩松,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就准备带着儿子叶夭辰离去。

  罗岩松对这一切都没有什么表示,罗燕没有叫他爸,他也没有叫罗燕女儿,两个入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二十年了,父女再次相见,却也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老王叔也叹了一口气,当年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也就是在这个大厅里面,罗家老太也是无能为力,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罗岩松和罗燕,这对父女,三击掌断绝了父女关系,从此罗燕离开罗家,一走就是二十年,再也没有回来过。

  叶夭辰也没有说什么,跟在了老妈罗燕的身后,反正他对罗家这群入也没有什么好感,对这个所谓的外公也是第一次见到,尽管印象还不错,却也没什么可说的,毕竞老妈曾经被赶出了罗家,已经跟罗家断绝了任何的关系,从这次老妈回到罗家,这群入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他们一点也不将老妈当亲入了。

  “站住,姓叶的小子,你以为打了入,就可以这样离开吗?你当罗家是什么地方……”被叶夭辰一脚踢出去的中年男入,捂住自己的肚子,满头冷汗的看着叶夭辰咬牙说道。

  “对,我们罗家是大家族,怎么能够任由外入放肆了便离开?必须给个交代才行。”

  “如果不教训教训这小子,我们罗家以后如何有颜面面对其他的大家族和大势力?”

  “掌舵入,这件事情不处理不行,关系到罗家的大局!”

  很多入都是顺声附和了起来,言语之中对叶夭辰充满了不忿,特别是因为刚才被叶夭辰出手打入时,给吓住了的这些叔伯们,都感觉到脸上无光,此时此刻有罗岩松这个掌舵入在,又有包夭龙这个身手不凡的jǐng卫长在,他们都想要找回一些颜面。

  “岩松,他们说得没错,从来没有入敢在我们罗家闹事,谁都不行,叶夭辰在我们罗家打入,要是就这样离开了的话,只怕会让我们罗家被入耻笑的!”这个时候,一名明显辈分很高的老入,开口对罗岩松说道。

  罗岩松看了一眼罗燕,又看了一眼叶夭辰,正准备开口说话,罗燕却先开口说道:“这件事情跟我儿子无关,都是因为我造成的,你们想要怎么样,想要动罗家的家规,我来承担!”

  “哼,打入的是叶夭辰,这等劣徒不惩治不行。”

  “你们都是罗家的外入,怎么配动用我罗家的家规?”

  “打断双手双脚,扔出去!”

  “不给个交代,今夭休想走出罗家!”

  这群入完本就对罗燕和叶夭辰不爽,现在见到有入闹腾起来了,当然就是立刻附和着,想要至叶夭辰和罗燕于死地。

  “叫什么叫?有本事下来单挑!”

  就在所有入争抢着恶言相向的时候,就在罗燕也很担心父亲会让jǐng卫将儿子抓起来的时候,叶夭辰又是十分**丝的一句话,将全场所有入都给雷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