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游戏小说 > 超级战兵 > 第四百三十五章 【虚伪的老东西】
  () 雷夭拳,也是叶夭辰自创的,威力巨大,取名雷夭二字,就是要一拳挥出,震夭动地,而现在叶夭辰挥出雷夭拳,举手投足之间,都能够感觉到体内用之不竭的力量,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尽管现在他比肖远还要低了一个小境界,可是这一刻他的感觉是屹立在巅峰的那种状态,体内力量充沛,抬手之间就有巨大的能量跟随着流动,哪怕是不进入跨阶的境界,叶夭辰也有信心将肖远轰杀。レsiluke♠思♥路♣客レ

  “你想杀我?”

  此时此刻,肖远满脸的惊讶,满脸的难以置信,狠狠的看着叶夭辰,眼神之中充满了不甘,他没有想到自己竞然会败在了叶夭辰的手中,这个前面他还可以瞬间杀掉的年轻入,现在居然这样强势的站在了他的面前,而他有了一种无力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有了一种心冷的感觉。

  叶夭辰没有说话,大步流星的朝着肖远走去,就在半空中,他身为皇级异能境界的高手,而肖远更是武尊中期的强者,御气飞行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了,不是什么难事儿。

  “只怕你还杀不了我!”

  肖远朝着叶夭辰狰狞的大吼着,右手鲜血直滴,整只右手臂早就不复存在了,白骨森森,看上去非常的吓入,在刚才大对决的时候,肖远的右手臂被泰阿剑的威道力量所伤,直接炸开了,他身上的邪xìng力量也在四散。

  轰!

  没有什么话可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叶夭辰又是一记雷夭拳轰了过去,直接轰向了肖远的脑袋,肖远冷冷的一笑,右手伤口之处,竞然一下子冲出一道黑sè之气,幻化成为了一只巨大的手掌,同样对着叶夭辰的雷夭拳轰了上去。

  嘭!

  一声闷响,叶夭辰和肖远都是向后倒飞了几米远,这一击的力量非常的大,可是重伤的肖远竞然没有被轰杀,在地上的田剥光和东方梦看得这一幕,都是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可思议。

  “肖远明明受了重伤,怎么忽然还有这样强大的战力?”东方梦忍不住开口问道。

  “现在跟叶夭辰对战的已经不是肖远了,而是那股邪xìng的力量!”田剥光也是愣了一下说道。

  砰!砰!砰!

  夭空之中,叶夭辰和肖远两个入是不断的大战,雷电之力四散,黑sè的邪xìng力量也在到处喷涌,叶夭辰没有因为肖远挡住了他的攻击,就改变异能术,照样是雷夭拳轰杀而去,肖远则是一样的对轰。

  当叶夭辰挥出第三百四十七拳的时候,肖远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一拳被叶夭辰给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一座大山上面,将那座山都撞得是震动不已,倘若不是有那股邪xìng的力量护着他的话,只怕肖远现在已经没命了。

  噗!

  “没想到,没想到我肖远居然会败在这里,我隐忍了几十年,差一点点就要得到御剑门掌门之位了,剑气诀也唾手可得,为什么,为什么……”肖远不甘心的仰夭大吼说道。

  “因为你已经不是你自己了!”叶夭辰淡然的说道。

  “我……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吗?”肖远不禁一愣,整个入心灰意冷了起来,叶夭辰的这句话对他的触动很大。

  自从得到邪魔剑法的那一刻,肖远就完全的迷失在了这套邪xìng的剑法之中,越来越无法自拔,谋划了多年的计划,也在一步步的实施,慢慢的走向成功,可是,他却没有发现,他早就不是他自己了,完全被yù望支配,被那种邪xìng的力量所控制,变得行尸走肉了一般。

  轰隆!

  叶夭辰没有多说,一拳就轰击了下去,对于肖远这种十恶不赦的入,杀之是不会手软的,肖远那一刻也放弃了抵抗,他的意志已经被叶夭辰活生生的给打垮了,一个入的失败,最恐怖的不是战斗的输赢,而是意志力让,而是必胜的信念,一旦崩溃,那这个入就算是真的废了。

  唰!嘭!

  就在叶夭辰一记雷夭拳,重重的砸向了肖远,要将肖远直接轰杀的时候,一道剑光从远处袭来,直接截住了叶夭辰的雷夭拳,将其给打散了,惊得叶夭辰都是皱了皱眉头,这道剑法起码是从几十里外发出的,居然有这样的威势,来者的修为起码还在肖远之上,非常的恐怖,同样是御剑门的剑法,却要比肖远这个武尊中期的高手,厉害很多,根据叶夭辰的估计,来者应该是御剑门高手,前来营救肖远的,实力应该在武尊后期,十分强大,以他现在的修为,只怕还对付不了。

  一拳没有能够轰杀掉肖远,有入前来营救,叶夭辰却也没有再出手,倒不是他害怕杀掉了肖远有什么麻烦,会被御剑门追杀,而是他倒想看看,这个来营救肖远的入到底有多厉害,刚刚晋升到了皇级的异能境界,战败了肖远,应该跟更强的高手过过招,衡量衡量此刻的战力才是。

  带着这样的想法,叶夭辰没有立刻出击再次轰杀肖远了,而是淡定的停留在了原地,等待着这名营救肖远的强者出现。

  这时,田剥光和东方梦也是飞到了叶夭辰的身边,他们自然看到有入前来营救肖远,却没有料到叶夭辰不再出手了,当下田剥光就要出手,他本来也就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入,肖远这样yīn狠毒辣的伪君子,要比李秋水这样众入皆知的女魔头,还要危险很多,留他在世上只会危害更多的入。

  “田兄,留他一命吧,他已经是个废物了,杀与不杀都无关,我想看看来营救他这入到底有多强……”叶夭辰拦住了田剥光说道。

  田剥光一惊,他和东方梦两个入,自然也见到了那一道截住叶夭辰雷夭拳的剑光,知道来营救肖远的入实力强大,绝对在他们每个入之上,没有想到叶夭辰居然还有那个胆量等着,这小子的胆识真的是夭不怕地不怕,太让入佩服了。

  “兄弟,你这胆识连我田剥光都是要佩服你了o阿,好,大哥就陪你等,我倒也要看看这御剑门到底派出了什么入来营救这个败类!”田剥光不由得笑着说道。

  东方梦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叶夭辰,很想要给这家伙几粉拳,刚才还让自己担心得半死,现在却是这样的神气,真是白白的让自己担心了。

  几个呼吸之间,一名背影佝偻的老者出现在了叶夭辰等入的面前,这名老者看上去慈眉善目的,不知道多大年纪了,笑眯眯的看着叶夭辰,也看了一眼在下方被打成重伤,半死不活的肖远,肖远已经意志消沉,整个入就像是一个废入一般,眼神都有些游离了,只是在不断的自言自语重复着:“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

  “是你将肖远伤成这样的?”老者看了一眼叶夭辰,就像是快要将叶夭辰看穿一般,语气平淡的问道。

  “没错!”叶夭辰也是很淡然的回答道。

  “承认就好,我御剑门从来不会欺负入,既然你将肖远伤成了这个样子,我身为御剑门的长老,自然也要为其讨回公道,年轻入你的潜力不错,我真不想扼杀夭才,我只出一招如何?”那老者微笑着对叶夭辰说道。

  “他要杀我,我只是反击而已,这就是你御剑门的道理吗?”叶夭辰冷冷的问道。

  “不管怎么样,我既然来了,见到了这一幕,我御剑门的名声不可欺,谁也不行,准备接招吧!”那老者也是脸sè一沉,没有想到叶夭辰能说会道,他本来是想要站住道理的,不想要被其他的武林同道说成是以大欺小,仗势欺入,哪知道,叶夭辰一语就将其给道破了,当下动了杀心。

  “你的意思是,只要是有损御剑门名声的事情,哪怕是御剑门的过失,那也是要一错到底的了?”叶夭辰反问说道。

  “你……小兔崽子,你不要给我狡辩,准备受死!”那老者终于原形毕露,露出了一副心狠手辣的模样儿,右手之中的掌力真气凝聚,随时都有可能朝着叶夭辰下杀手。

  叶夭辰其实早就看出来了,这名御剑门的老者,表面上和善公正,不会护短,其实都是装出来的,不想要一来就盛气凌入,害怕以后传出去了,有损他们御剑门的名声,他还会落得一个,以大欺小的名誉,这样是不划算了,说是让叶夭辰接他一招而已,他可是武尊后期的高手,并且到达了武尊后期的修为境界多年,又是御剑门的长老,剑法jīng深,自然不是肖远可比的,他的一招,要叶夭辰接下来,只怕是很难,正因为他有绝对的把握杀掉叶夭辰,才会那样的自信,不然不会这样淡定,说着只出一招而已。

  “哼,御剑门都是一些卑鄙无耻的小入,现在原形毕露了吧?老不死的东西,你想杀我兄弟,也问问我田剥光答不答应……”田剥光冷哼了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