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游戏小说 > 超级战兵 > 第两千七百三十八章 【饮血草!】
  “饮血草生长的地方,必然得有红叶茶的存在,这其中的原因呢,大哥哥你听我慢慢道来。”蓝妖清了清喉咙。

  “红叶茶上呢,偶尔会生长一种毒蛾的幼虫,它们通过啃噬红叶茶的嫩叶为生,而红叶茶的上品茶叶,都是用嫩叶做成,因此这毒蛾幼虫也是人们认真防治的对象。”

  “不过毒蛾幼虫是饮血草孢子的寄生宿主,饮血草的孢子会随风飘扬,如果有毒蛾幼虫身上有伤口,或者湿度过大,就会被孢子寄生。被寄生的幼虫很快就会神经麻痹,掉到泥土之中,而孢子借助毒蛾幼虫体液的酸性条件得以发芽。”

  “发芽之后,饮血草首先会把整个幼虫的营养全部吸收干净,然后根部一点点在泥土里扎根,才能生长起来。”

  “哎?这么说的话,人们是不是已经人工种植饮血草了啊?”叶天辰忍不住问道。他心想,这种名号竟然出现在圣器化体秘术之中的草药想来价值不菲,肯定是人们争相种植的对象。

  “并不是哦。”蓝妖却意外的摇了摇头,“饮血草的药用功效很是独特,我听毒婆婆说,一般只有毒师炼奇毒的时候,可能会用到饮血草,否则一般来说,饮血草跟杂草也就是一样的,对人并没有什么有用的地方。”

  叶天辰脸色一黑:既然是毒师炼制剧毒时候用的草药,那么为什么自己这个圣器化体秘术里也会用到?可不要练功的时候把自己给毒死了才好啊。

  “这么说来,这饮血草,我们基本上买不到咯?”叶天辰叹了口气。

  “也不是啦,虽然没什么用处,可是红铁星这地方毕竟是饮血草的产地,一般的药材店里,应该都有卖的吧。”

  “说得也是,那我们一会儿出去转转看。”

  叶天辰正说间,店小二笑呵呵跑了回来,双手递给叶天辰门卡和一张旅游地图。

  “客官,这是您的门卡,刷卡开门,旅游地图是附送的小礼物。请随我上楼,我带您找您的房间。”

  “走吧!”叶天辰一口喝干那杯红叶茶。

  叶天辰的被安置的房间,果然是走道尽头的房间,不仅窗外风景宜人,而且由于是尽头房间,大小比一般的房间打多了。叶天辰很是满意,随手又给小二一枚银币。

  一般人给小费,也只是十几枚铜币而已,可是叶天辰随手就是银币,比铜币贵重了百倍,店小二对叶天辰已经是仰视的视角了,脸上露出笑容,眼里带着泪花,心里感谢上天有这么大方的客人。

  “那客人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小二礼貌的退出去,关门时突然想起:“哦对了,我们这里还提供深夜的特殊服务,如果客官有需要的话,可以摇一摇铃铛,就在门后这里,这根红绳子……”

  “嗯,知道了。”叶天辰挥了挥手。

  那小二赶紧退出去关上门。

  “大哥哥,特殊服务,是什么啊?”蓝妖歪着脑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叶天辰。

  “特殊服务就是你这种小屁孩儿不应该知道的事情,赶紧继续去睡觉!”叶天辰伸出灵魂扭了扭蓝妖的脸蛋。

  蓝妖嘟起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才不要这么早睡觉!刚才不是说要去买饮血草吗?”

  “哎呀,你不说我差点就给忘记了。”叶天辰拍了拍头,“果然人老了啊,就是容易忘记事情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竟然都能忘记了。”

  蓝妖有些得意的嘟起嘴,露出自豪的笑容。

  叶天辰大摇大摆出门去,跟小二问了药铺的方位,接着自己走出门去。

  “欢迎光临,客人,买点什么药材?”

  药铺的大叔满脸胡茬,身穿一身雪白大褂,一旁的女孩子正在拿着算盘算账。

  “哦,我买饮血草。”叶天辰走进门之后,一股扑面药味儿,苦的让他嘴里发涩。四下打量,发现这药铺之中竟然收拾的颇为整洁,倒也干净利落。

  “饮血草?”胡茬大叔上下打量叶天辰:“难道客人是一位毒师?”

  “爸,你又瞎说——他身上没有药味儿,明显不可能是毒师,也不是药师。”那算账女孩儿这时候抬起头,叶天辰注意到她嘴角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

  “小妹妹说得没错,我的确不是毒师,也不是药师,我是一名炼器师。”叶天辰微微一笑。

  那胡茬大叔微微一愣。

  女孩儿则是撇撇嘴:“吹牛,我看你眼睛没有炼器师那种红丝,恐怕还算不上什么炼器师,只是个学徒吧?”

  “芳儿!”

  胡茬大叔板起脸瞪了女孩儿一眼。

  芳儿一撇嘴,抱起账本进到后房去了。

  “客人不要跟小女一般见识,都怪我把她宠坏了。”胡茬大叔笑着道。毕竟,那饮血草,可是价值不菲!就算是毒师也很少来买。

  他只是本着品种齐全的本心,才会在店铺里留了一抽屉饮血草,不然的话,这饮血草这种卖的慢的东西,需求量太少,一般店铺是根本不会进货的。

  “没事儿。”叶天辰到处打量着,回头道:“饮血草,不知怎么卖?”

  “这饮血草,虽然是出自我们红铁星,可是近些年产量越来越少,每年我们进货也只是十颗而已。”

  “十克!?”叶天辰眼珠子差点弹出来,伸长了脖子,太高了声音:“老板,这饮血草,你们只进货十克,难道不会缺货吗?”

  胡茬大叔苦笑一声:“客人有所不知,这饮血草虽然卖的贵,然而却卖不出去啊,需求量实在太少了。”

  “那为什么不降价呢?”

  “这……”胡茬大叔挠了挠头:“这其中的道理,我就不大明白了,反正其他人卖的时候,也都很贵,从来没人降价出售。”

  “哎呀,爸你真笨——饮血草每次生长起来,方圆十里内的红叶茶都会枯死,其中灵气全都被饮血草吸走了,你算算那红叶茶的价格,方圆十里之内加起来,价格浓缩到饮血草上,能不贵吗?”芳儿突然从门后探出头,十分逼视的对胡茬大叔说了一通,随后再次消失。

  胡茬大叔不好意思的尴尬笑了笑,“我女儿说得好像有些道理,兴许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叶天辰眉头跳了跳,刚才听说贵,也没当做一回事儿,心想能贵到哪里去,可是听了这一番话,他大体心算,感觉这饮血草可能真的要“喝”了自己的血。

  胡茬大叔似乎看懂了叶天辰的心事,哈哈大笑:“客人不必担心,虽然说着饮血草很贵,可是也绝对不是方圆十里红叶茶加起来的价钱——要真是那么贵的话,我这小小店铺,也根本进不起货啊!”

  “说得也是。”叶天辰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不知客人需要多少这饮血草?”胡茬大叔问道。

  叶天辰心想,第一阶段的圣器化体之术,写明需要饮血草两克,自己最好多买一些,防止失败,到时候就不用跑来重新买了。

  “我买六克吧。”

  “六……六克!”胡茬大叔腿脚一软,差点把饮血草的抽屉掉到地上,“客人,真的需要这么多吗?”

  “干嘛,买多了你还不卖?”

  “不不不,当然卖,当然卖!”

  “哼,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凯子……”门后传来芳儿小声嘀咕,只不过话语之中满是怒气就是了。

  “这饮血草,是今年的新货,陈年的被回收商人低价回收了,你看这色泽和质地,的确是今年新货。”胡茬大叔小心翼翼取出一根饮血草,同时递给叶天辰一副手套,让他带好手套之后,才把饮血草交给叶天辰。

  “嗯……”叶天辰不懂装懂,上下左右看了一通,装神弄鬼,捏着下巴点头,“好像还行。”

  “那客人觉得这品质满意?”

  “还行。价格怎么算?”

  胡茬大叔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其实一直不太愿意说出价格,生怕把人吓走,毕竟这东西价格太贵,要不是因为自己某些原因,也早就不想进货了。毕竟每年都卖不出去,基本上每年稳定亏损一笔钱在这饮血草上。

  “这个……原本的市场价是每一克一万元,不过客人既然买六克,给你打个九折吧!”

  胡茬大叔满脸的尴尬,不过还是强笑了笑。心想:就算叶天辰听了价格不买,那也是情理之中。

  没想到叶天辰倒是点了点头:“这个价格……”

  他抬起头盯着胡茬大叔的眼睛:“大叔你没有骗我吧?”

  “我怎么敢在饮血草的价格上骗人?这东西是我们红铁星特产,满地随便问人都知道价格,我骗你的话,这生意怎么做?”

  这时门后的芳儿探出头:“买不起就别装蒜,哼!我爸才不会骗人呢。”

  “芳儿!”

  胡茬大叔伸手握住芳儿嘴巴。

  芳儿“呜呜呜”挣扎,胡茬大叔才尴尬对叶天辰笑了笑,松开手。

  “没事儿没事儿,童言无忌。”叶天辰摆了摆手。“好吧,给我来六克。五万四千元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