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游戏小说 > 超级战兵 > 第两千七百四十二章 【天妖星辰】
  “樊长老,已经这个时候了,那个人,也许有什么事情,半路耽误了也说不定……”

  观众席上,比较显眼的两排,正坐着天妖族的长老和统领们。此刻一位和言善色的男子对身旁的樊长老微微靠近,小声道。

  “哼……”樊长老没说话,干哼了一声。

  旁边的五统领粗声粗气,嘴角忍不住弯起来:“那家伙想来目中无人,就算到了天妖星辰,故意延误,也是有的——只为了突出他微不足道的存在感。”

  “五统领既然和那位兄台见过面,所说之言,也可做些依据……”那斯文男子微微一笑,扭头对樊长老说道,不过语气中充满了请示之意。他撇眼间,目光从高台宝座上,一身白羽的天妖女王身上略过。

  “老夫也见过叶天辰,我和你们看法就不同,我觉得他是个有血性的男儿,答应了老夫的事情,一定能办到!”樊长老满脸皱纹扭曲起来,语气十分严肃,带着一丝怒意。

  那斯文男子听了樊长老的口风,心中暗叹不对:为何樊长老竟然话语间如此袒护这叶天辰?难道,是受了什么礼?不,樊长老和叶天辰只有一面之缘,没有时间收礼。

  可是照理说,一面之缘,对于樊长老这种老狐狸精,绝对不可能让樊长老大生好感,更不可能让樊长老如此严肃的为他辩解、撑腰。

  斯文男子微微眯起眼,陡然间瞥见樊长老眼神悄悄向身后瞥——斯文男子顺着樊长老目光偷偷望去,竟然看到天妖女王对樊长老投来欣慰的微笑!

  “原来如此!”斯文男子暗笑一声,拳头却悄悄紧握。

  樊长老这种老谋深算的家伙,无利不起早,既然他并非是和叶天辰有私交,那么定然是为了博得天妖女王陛下的认同!这老家伙历经三代女王的统治,却牢牢掌握思礼长老的位置,和他精明的弄权和揣测上意的本领自然是分不开的。

  “三统领,何故暗笑?”一旁另外一个汉子大大咧咧拍了拍斯文男子肩膀,大声笑道。

  斯文男子心中发恨,脸上露出微笑:“四统领说笑了,我原本担心叶天辰少侠将会迟到,想到严厉族规,心中为他担忧,可是有了樊长老这一席话,我豁然开朗,心中为叶少侠感到欣慰,自然面露笑容。此谓相由心生。”

  四统领是个人高马大的粗汉子,一脸的络腮胡子,哈哈大笑的样子看起来没有半点城府。

  他听到三统领这话声音很大,微微眯眼,撇眼注意到三统领眼神对着身后一个方向打探,四统领微微一笑:“我听说三统领生平最爱与人斗智,据说,这叶天辰少侠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天纵奇才——不知他到来之后,三统领准备了什么样的挑战迎接他呢?”

  三统领恨不得把这个脸上笑容和煦的四统领按在地上打一顿,四统领刚才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也很大,明显不止说给自己听,三统领撇眼一看,正看到天妖女王微微皱眉。他心中咯噔一声,暗叹这次被四统领阴了一手。

  四统领却如同什么也不明白,什么也不知道一般,大大方方靠着三统领坐下来,神态很是亲密。三统领也是面带笑容,二人相谈甚欢的样子。

  “女王陛下,还剩半个时辰,就到午时!”

  “知道了,退下!”天妖女王冰冷的声音之中,带着威严,只不过她的气息似乎有些紊乱,周围几位统领都是有所察觉,纷纷悄然回头打量,尔后迅速正襟危坐,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女王殿下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凡人穷小子,乱了气息?”五统领恨的牙痒痒,嘴里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四统领和三统领对视一眼,相视一笑,不过暗暗都是握紧了拳头。

  “叶,天,辰!”

  天妖女王咬牙切齿,虽然没有说出来,可是心里已经对着“叶天辰”贱贱的笑脸踹了一万拳了。

  “你要是真的毁约不来,那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抓了你亲手杀掉!”天妖女王心里突然有种空荡荡的感觉,好像秋千掉了木板,又好似吊坠失去了玉子。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还剩六十秒!”

  报时长老从日晷旁站起,一字一顿,声音郎朗:“五十九!五十八!……”

  天妖女王暗暗倒吸了一口气,洁白修长的小手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庆典礼裙裙摆。

  “十!久!八!七……”

  “看来这家伙是来不成了!”五统领满脸涨红,忍不住的露出了笑。

  三统领和四统领相互瞥了一眼,都是面无表情。

  “三!二!一!时间到!”报时长老将手中那令牌对着试炼场地的场内高高抛下!

  天妖女王缓缓合眼,一颗晶莹,从她眼角流落。

  听到令牌落地的声音那一瞬,自己将和那个男人,从此成为生死敌人!

  “咦?”

  可是迟迟,都没有听到令牌落地之声。

  “啊!”

  周围突然传来人群惊叹之声,天妖女王的一颗心脏猛然间加速跳动起来,她张开眼抬头向天空之中望去。

  灰色衣袍,灰色的布鞋,面带腼腆的微笑。

  那个男人,凭空而立。

  他的手中,轻轻捏着令牌!

  “大胆!什么人竟敢在此撒野,我天妖族规令,闲杂人等碰触者,斩立决!预备队,执法!”执法长老满脸胡须抖动,起身怒道。

  那预备队刚要飞身,却见那男人不慌不忙,以手扶额,头发轻轻一甩。

  “在下叶天辰,有何贵干?”

  清朗的声音,却如同惊雷一般在每个人心中炸开。

  “你逾时来到,已经算是晚了!”报时长老抬头大声喊道。

  “非也非也——执法长老,我族中规矩,原文便是‘令牌落地,时间结算,视为逾期’,而刚才虽然报时长老时间读完,然而令牌尚未落地,已经被叶天辰公子接住,是否不算逾期?”樊长老面带和善笑容,起身大声询问。

  执法长老瞥了一眼樊长老脸上的笑容,脸上皱纹颤了颤,咳了一声。

  天妖女王的视线也落到他的身上。

  “禀奏陛下,来客并不算逾时。”

  “呼……!”天妖女王暗暗出了口气,声音也缓和了不少:“执法长老,报时长老辛苦了,如此说来,贵客就是有资格接受族规大典了?”

  “当然有资格,请问陛下,是否马上开始?”执法长老恭恭敬敬站在台下,鞠躬弯腰。

  “开始!”天妖女王抬头看向叶天辰,目光中的意思,也只有叶天辰和她自己能懂了。

  叶天辰干咳一声,挠了挠头,缩了缩脖子,吐了吐舌头。

  天妖女王撇撇小嘴,可是还是露出了微笑。

  “放礼炮!”樊长老起身,脸上喜气洋洋,对叶天辰笑了笑。

  “啪啪啪啪!”四周想起轻盈的礼炮声。

  随后漫天洒下雪白的花瓣,叶天辰不认识是什么花,拿在手里闻了闻,也没什么味道。

  “众人入席,大典期间,请肃静!”樊长老双手下压,示意众人安静。此次前来的,不仅仅是附近星球的强者,就连稍远的星球的名门望族,也受邀前来观看。

  也难怪天妖族人对叶天辰是否准时这般看中了——要是他这个重要人物竟然迟迟不到,天妖族的面子,就会颜面扫地,这等重大的外交丑闻,那是他们无论如何丢不起的人。

  “试炼官入场!”樊长老声音洪亮,虽然老态龙钟,可是万万想不到这样一个老人竟然声音如此广远清晰。“此次试炼官,为我天妖族十一位长老之中的九位长老,他们最低实力为武尊巅峰的武者。”

  “此次试炼,为天妖族择婿大典试炼,起因外族男子叶天辰,与我族天妖女王关系融洽,其有意与女王殿下共掌大局,养育生子……”樊长老一本正经,叶天辰心里却是十分尴尬。

  “我什么时候‘有意’要和小白共掌什么了,还什么养育生子?我最烦就是小孩子!”叶天辰心中十分不爽,可是也明白这是天妖族死要面子的说辞,总不能把实情说出来:天妖女王被人摸遍了全身,而且赤身的样子被自己看了个精光。

  这种话,天妖族人是万万拉不下脸来说的。

  环视现场观众,有的眼里绽放出惊艳,死死盯着天妖女王;有的人则是十分嫉妒的眼神看着自己;还有的一副等看好戏的样子,眼光看着自己露出不屑的神色。

  叶天辰淡然一笑,缓缓降如场内,对着九位长老一一鞠躬。

  九位长老微微点头,算是还礼。

  叶天辰原本还自信满满,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实打实的九位武尊级别的强者,有几位肯定还是隐藏了实力,想来也应该是武圣强者。

  “这场面,有些难度……”叶天辰暗想,要是硬碰硬,自己肯定要吃大亏。

  礼毕,九位长老回身,纷纷伸手,在周围建立起坚不可摧的透明结界,如同蛋壳一般,将这长宽百余米的场地笼罩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