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游戏小说 > 超级战兵 > 第两千七百五十六章 【小弟】
  水蛭之王原本庞大无比的身躯此时此刻缩成了一团。

  冰冷刺骨的寒风一吹,它整个缩无可缩,只能瑟瑟发抖。

  “水蛭之王,你服不服?”天空中传来叶天辰的声音此时此刻叶天辰双手颤抖,体内的经脉隐隐作痛,可他仍然稳定自己的声音,装出威风凛凛的样子俯瞰大地。

  那水蛭之王闻言赶紧点头不迭,由于它缩成一个大肉球,看起来就好像一个球在冰面上弹跳。

  “你服了的话,以后就是我小弟,如果我或者我的朋友前来,你不可伤害他们,你能答应吗?”叶天辰一边下降,一边声色俱厉地问。

  水蛭之王被冻得血液都开始结冰了,巨大的肌肉内传来的疼痛让它无法忍受,听到叶天辰的条件,它想都不想就点头如捣蒜。

  叶天辰又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缓缓点头,双手一挥,铺天盖地的寒冰异能重新收回他的体内。

  天地之间的那股寒气消散,天空中的乌云由于刚才一场暴雪,也少了七七八八,明媚的阳光照射下来,将地表所剩无几的雪花也融化掉了。

  水蛭之王早就钻进了淤泥深处——底下的淤泥十分暖和,它缩在里面一动不动,让身体逐渐暖和起来。

  “老舅,快,把这丹药服了。”哈瓦尼掏出丹药,见哈希德瓦没有反应,于是伸出手撬开哈希德瓦的嘴巴,将丹药掰开塞进去。

  这丹药很快融化,哈希德瓦虽然浑身乏力,然而吞咽的力气还在,吞下了这丹药之后,气喘吁吁道:“那……人……”

  哈瓦尼显然很了解自己的舅舅,知道对方关心的是什么,哈瓦尼微微笑了笑,脸上的斑斑血迹混合着泥水不停滴下:“舅舅放心,那个人实力强横,他已经制服了那个怪物!”

  “草……给……”

  哈希德瓦的手臂微微颤动,却抬不起来,手指也感觉不到了,他只能用眼睛的余光示意哈瓦尼一个方向。哈瓦尼顺着哈希德瓦目光的方向看去。

  那噬魂草被连根拔起之后,经过阳光的暴晒,现在已经缩成了干草,唯独那草干上的果实还挂着,看起来晶莹剔透。

  “老舅说过,噬魂草离开泥土,经过太阳照射就会失去摄魂夺魄的危险,这噬魂草晒干了之后,所有的精华都会浓缩到果实之中。”虽然如此,他还是用带着手套的手轻轻拿过噬魂草,他现在只剩下左右的手套,右手的手套,在刚才的水柱之中丢失不见了。

  “老舅,你是想让我把这些噬魂草,交给那个强者吗?”

  哈瓦尼虽然有些书呆子气,可是他是学院里名声赫赫的学霸,常年名列前茅,智商绝对不低。他也是能够明白自己舅舅的意思。

  这位强者在要紧关头出手相救,自己原本就理当做些回报。更不用说,在这苍莽星上,前来的强者哪一个不是为了得到噬魂草?

  哈瓦尼浑身的铠甲凹陷变形,直到现在他才有空把这身盔甲脱掉,扔在一旁。

  明明外面又坚硬的铠甲保护,不知道为什么他肋骨和背后都有划破的伤口,鲜血直流。他想了想,可能是刚才水柱之中带着的鱼刺、碎石之类顺着水流冲进衣服,才把自己划伤。

  “随手乱扔垃圾,而且光天化日之下就拖个精光……这位兄弟,你要多多注意举止啊。”

  一个声音突然从一旁传来,哈瓦尼猛地抬头,手里一柄锋利的匕首已经紧紧握住,然而当他看到来人的面孔,不禁放松下来:“原来是恩公!”他不仅仅是放松下来,竟然是直接跪倒在地,连连磕了几个响头,把地上的土都敲地瘪了下去。

  “没什么,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本是我辈该做的事情。”叶天辰淡然一笑,其实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哈哈,他竟然对我磕头,我好爽啊!

  哈瓦尼身旁躺着的哈希德瓦微微张开眼睛,双手颤抖着想要撑起身体,可是别说起身,他就是想伸手都难以办到。

  哈瓦尼看到自己舅舅这个样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抽噎起来。

  “草……给……”哈希德瓦尽管已经奄奄一息,然而还是拼了命挤出两个不甚清晰的字,哈瓦尼俯身趴在他嘴边,才听清说了什么。

  他擦了擦眼泪,将那几株噬魂草恭恭敬敬递给了叶天辰:“恩公,这是噬魂草,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希望恩公能够收下!”

  哈希德瓦见哈瓦尼把噬魂草交给了叶天辰,他长长舒了口气。

  其实他不仅仅是为了报答叶天辰,更是因为,他怕叶天辰会为了噬魂草而对哈瓦尼下手。

  虽然说对方救了自己二人,可是这世界上什么人都有,人心隔肚皮,在江湖行走多年,哈希德瓦之所以还能活到现在,就是他明白什么东西该要,什么东西有时候该忍痛割爱就应该忍痛割爱。

  这噬魂草虽然是自己拼了老命得来的,前前后后的准备工作也是十分的复杂,而且为了获得情报付出而不知道多杀后的时间、财物,然而在现在这个关头,最重要的,是性命。

  这个年轻人竟然在一挥间就能将水蛭之王制服,他的造化,恐怕已经不是武圣那么简单了,也许是传说中的千转武圣也不一定。遇到这样的强者,虽然自己听起来也是武圣,似乎能够和他是一个层面,然而他自己却明白,二人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武圣和寻常武者一般的差距!

  他见过江湖上形形色色的人物,见过各种各样的事情,后来他总是给哈瓦尼讲述这也经历和故事,而他也总是会告诉哈瓦尼:武圣并不是武者生涯的结尾,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哈希德瓦经历过的事情无不告诉着他,就算是同在武圣层次的人,相互之间也有着天差地别。而“武圣”这个等级,仅仅只是人们看你是否合格的一个标准,很多人的心目中,只有武圣才能算是武者!

  而只有进入了武圣阶段,才能算是开始了古武界的冒险!

  哈希德瓦一见到叶天辰就已经明白,这个年轻人是强者之中的佼佼者,虽然他的招式看起来平平无奇,似乎很是蹩脚、很是简单的、人人都可以做到的招式,在他手里却可以瞬间击败强者。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个人的判断力和执行力都十分之强。

  他能够在短暂的时间之内正确判断战场局面,并且立刻用合适对策来解决问题。

  刚才他击败水蛭的方法,就算给哈瓦尼这个冰属性的人来做似乎也是可以,因为说穿了就不过是一边吃丹药,一边化解丹药的灵气,然后通过源源不断的灵气配合异能改变天地之间的气候而已。

  但是哈希德瓦心中明白,虽然看起来简单,虽然想象起来简单,但是如果真的让别人去做的话,绝对难以成功,叶天辰刚才的一套流程绝对是他在无数的生死战斗中所有经验的结晶,没有多余的操作,没有多余的灵气使用,所有都像好钢用在刀刃上一般使用出来。

  这种面对超级强敌而能够面无惧色,沉稳无比的能力,其本身就已经超过平凡人太多,就算让哈瓦尼有了叶天辰这身本领,没有他的经历和心智,也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松摆平水蛭之王——哈希德瓦第一次和这样的强者近距离接触,虽然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死掉了,然而他还是拼命睁开眼,认真看着叶天辰的相貌。

  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衣着朴素无华……

  哈希德瓦心里嘿嘿一笑,嘴里吐出两口血水:自己遇到的超级强者,似乎都是这种样子,要么就是穿的破破烂烂,要么就是放荡不羁。难道强者们的脑回路和正常人都是不一样的吗?

  叶天辰撇眼看到哈希德瓦的目光,以为对方是在恳求自己收下,其实殊不知哈希德瓦只是单纯的在打量叶天辰而已。

  “这个东西我不要,怎么好夺人之美呢——不过你这手套能不能给我一双,我自己去摘。”叶天辰耸耸肩。

  “这手套刚才丢失了,现在只剩下这一只……大侠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请拿去随便用吧。”哈瓦尼赶紧把手套脱下,见上面有水,还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然而自己的衣服也是湿的,尴尬笑了笑。

  “没事儿,给我吧。”叶天辰伸手接过,手中火属性异能涌出,他控制好温度,手套上生气袅袅白烟,不一会就干了。

  哈瓦尼没有想到,叶天辰在寒冰属性异能上有那样的造诣,竟然在或火属性上同样也是造诣极高!难道这就是人们说的双异能者吗?

  “这手套材质果然特殊,就是用这手套采摘噬魂草吗?”

  “刚才使用绳索套住噬魂草,不过这手套的确可以格挡噬魂草的噬魂作用——对了,你还需要面具,用来防止夺魄。”哈瓦尼从自己背后的背包里掏出一块面具,伸手递给了叶天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