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陆庭川从外面回来,没在楼下见到陆夕颜,以为她去了欧家还没回来。

  但听肖妈提及,人早回来了,一回来心事重重的了楼。

  她问什么事,也没说。

  陆庭川立刻三步化作两步楼去寻她,在书房寻到她后,温柔的从身后圈住她,把她轻松抱在怀里,“不开心?”

  心疼的抚着她刚刚蹙起的眉峰……

  以为她受了委屈……

  最近秦烟雨的注意力慢慢的转向欧晨曦,他很怕她受委屈心底难受。

  “宝贝,如果觉得委屈,那么……”

  “老陆,你误会了。”

  陆夕颜见陆庭川眉头皱起,立刻捧住他的脸,知道他话语间的意思。

  他想她开心,所以才会让她听秦阿姨的话,尝试和欧晨曦相处,但前提都是,不能让她自己受委屈。

  这是两人说好的。

  “我答应过你,不会让自己受委屈,一定不会委屈自己,我刚刚是在想梁家,是……”

  能陪在秦阿姨身边,时不时能见到她,对她来说已很好了。欧晨曦那些故意的伎俩她看在眼里,并不放在心,如同看一个跳梁小丑,无聊之极。

  反倒是为了和自己争,她对秦阿姨是越来越心了,看到秦阿姨开心,她便觉得开心。

  “之前收养过你的梁家?”

  “你还记得啊。”

  关于以前的事情,陆庭川问过,但因为不愉快,只是简单提提,她并未详细说,他也没再勾起她的不愉快记忆。

  “嗯。”

  陆夕颜点点头……

  “老陆,我今天在商场遇见梁夫人和梁子悦了。我一直没和你提过,我被送到孤儿院的时候身是有一块玉的,因为之前丢了,也没找回来,所以才会一直没提。但今天,我在梁子悦的包包里好像看到了我那块玉……我刚刚走神是在想这个。”

  “对了,你帮我找一下梁子悦现在在哪里,我想去找她,我要再看看那块玉究竟是不是我的,如果是,我要拿回来……”

  “好,明天下午我带你去找她。”陆庭川直接允诺。

  “嗯。”陆夕颜喜笑颜开,对抱着自己的男人是完全的信任,他想在d城找一个人对他来说应该不是难事。

  捧着他的俊脸,忍不住吻去。今天在商场之所以没有丢下秦阿姨她们自己追去,是因为知道有老陆在,梁子悦的消息很容易能得到。

  有他在,真好。

  今天回忆起遇见他之前的不愉快经历,心底的确有些郁闷。

  但被他抱在怀里,被他用深情的眼神看着,想着有他后被宠的无法无天的日子。

  八岁之前的那些苦日子,好像都被抵消了。

  陆庭川怎会放过她主动献吻,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

  今天,欧晨曦很高兴,因为只有她和秦烟雨两个人。

  这样更方便在秦烟雨面前刷好感。

  陪着她一起去健身房,瑜伽课。

  一进门,听到对方问怎么alice没过来……

  “她今天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没过来。”

  秦烟雨笑着应了一句……

  无心的一句话,便牵着女儿去换了衣服,秦烟雨开始静下心来。

  欧晨曦根本不是来练瑜伽的,所以,只是敷衍的做着动作,大脑也开始活泛起来,闪过秦烟雨刚刚说的话,陆夕颜没过来是因为有事情?

  她知道陆夕颜很看秦烟雨,只要是秦烟雨开口,她有事情一般都会推掉……

  除非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否则,不会舍秦烟雨……

  她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并未问,练完瑜伽,让司机送妈妈回去,说是自己还想去逛逛。

  目送秦烟雨离开后,欧晨曦立刻打电话,她住在d城后,已经安排人盯着陆夕颜了,想要随时掌握她的信息。

  在得知她的去处,是d城一间有名的酒店,欧晨曦直接叫了车,跟了过去。

  ********

  陆庭川找到人,便开车带着陆夕颜过来。

  因为已提前让人打过电话,所以,算不认识陆庭川,但见到他过来,已是立刻恭敬的迎了来。

  这是d城一间很有名的五星级酒店,对客人的信息自然是保密的。

  别人来问,肯定是问不到信息。

  但是阎爷的人打电话过来,让他们把陆庭川当成阎爷看待,他要做什么,他们只管配合好。

  所以,陆庭川带着陆夕颜出现后,要求查梁子悦开的哪间房,要门卡,他们算知道不合规矩,但还是乖乖的都给奉了。

  拿着门卡,陆庭川带着陆夕颜和身后的保镖一起,直接了楼。

  商务套房门外,陆庭川搂着陆夕颜的腰,在示意开门前先叮咛了一句,“闭着眼睛,我让你睁开才许睁开,嗯?”

  “嗯。”

  陆夕颜乖乖的点头……

  算陆庭川不说,她也会这样做。

  可不想看辣眼睛的画面。

  “你也不许乱看。”

  “我只看你。”

  陆庭川在众人面前吻了一下她的嘴,陆夕颜的脸立刻红了,忍不住用手肘拐了一下陆庭川,这男人,真是……

  保镖都挺直后腰,当作没有被喂狗粮。

  “开门。”

  总算,老板有点良心,狗粮喂完,终于开始处理正事了。

  “是。”

  保镖立刻拿着门卡,直接刷开了门,率先冲了进去。

  “啊!谁准你们进来的,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还不给我滚出去,快,滚出去!”

  有枕头还有烟灰缸,砸向保镖,被他们直接挥开。

  保镖训练有素,很快,已在拳头的威慑之下让梁子悦和养着她的一位五十多岁的老男人穿了衣服。

  在里面都处理好后,陆庭川这才牵着陆夕颜走了进来。

  梁子悦以为是正室过来抓人,可在来人不买老男人账,还动粗,已不明情况。

  始终战战兢兢的。

  直到,一男一女出现在视线里。

  她都不认识。

  老男人也是一脸莫名的看着陆庭川和陆夕颜,他刚刚也以为是自家母老虎找人来捉奸,可没想到,进来的却是不认识的人。

  “你们是谁?知不知道我是谁?谁让你们过来的?目的是什么?”

  老男人挺起腰杆,试图狐假虎威。

  陆庭川根本懒得看他,直接给了保镖一个眼神,保镖立刻去拿包。

  “你们干什么,别碰我的包。我没钱,你们要抢,抢他,他有钱。”

  这可是她卖力伺候老男人才买来的限量版包包,之前商场被烦人的老太婆给扯的掉在地她都心疼好久,现在又被脏手拿……

  可她前直接被保镖粗鲁的推回椅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包被抢走。

  “你个贱人。”

  那边撕起来,陆夕颜没管,直接接过包,哗啦全都倒在床,一眼看到里面的一个简易的包装袋,这是之前商场里看到梁子悦装玉的包装袋,伸手拿起。

  “那是我的……”

  见陆夕颜拿起装玉的包装袋,因为怕丢,明明很贵重,可却用最便宜的包装袋装着。

  见陆夕颜拿,梁子悦慌张的扑过来抢。这玉,她可是找人估过,值大价钱。

  她一直没卖,是因为等着增值。帮她估价的人告诉她,这玉普通价钱卖了太吃亏了。

  还有半年,有一个大型的拍卖会,全世界各地有钱人都会汇集于此,这玉送过去,一定能拍出一个非常好的价钱。

  她熬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快等到拍卖会了……

  她是准备用这块玉翻身的……

  绝对不能被抢走!

  “你的?”

  陆夕颜抬脚把扑过来的梁子悦踢开,当年,她已有害她之心,最后,还污蔑她。

  明明拿走了她的玉,竟然说没见过,还各种侮辱她。

  她丢失了玉,难过的哭了好久。

  她还有脸说是她的。

  “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你把玉还我,否则,我报警了。”

  梁子悦顾不得自己疼,伸手又要去夺,并出言威胁,以为能够震慑住陆夕颜……

  “报警。”

  陆夕颜不似梁子悦只是说说,她是直接对身侧的保镖开口……

  一听报警,老男人脸刷的一下变了,立刻要阻止,可已来不及。

  不仅仅是因为报警会失了颜面,更是让家里母老虎知道了……

  还没等他动手收拾梁子悦,从外面怒气冲冲的冲进来一个胖妇人,衣着华贵,一脸狰狞的跑进来,一看到老男人和梁子悦衣衫不整……

  “你个贱人,敢勾引我老公,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贱蹄子。”

  冲进来时,门没关,里面闹成一团。

  陆夕颜已经拿到了玉,没兴趣继续看,被陆庭川搂着,在离开前,只对梁子悦说了一句,“梁子悦,玉物归原主了,我们两清。”

  说完,直接离开。

  梁子悦被拧着衣领,听着陆夕颜的话,整个人楞住,她记事早,而且,因为这块玉,她对四岁的记忆更是深刻。

  物归原主。

  两清。

  她是……

  那个贱丫头!

  只是,她已没机会开口,陆庭川搂着陆夕颜离开了,双眼愤恨的盯着陆夕颜离开的方向……

  当年是一个贱丫头被她踩在脚底下,现在竟骑在她头,简直可恨。

  她不会放过她的!

  心理阴暗的人便是如此,原本两人的位置她是高高在的,如今,却是把自己最丑陋的一面曝光在自己曾经最瞧不,各种侮辱的人面前,这种落差感,心理再次扭曲。

  而她因为一时晃神她最在意的脸也被老男人的原配左右开工打了两个耳光,这也更让梁子悦发恨。

  一股狠劲来,直接把老男人的原配骑在身下,耳光狠狠的抽下去。

  把对陆夕颜的那股恨意全都发泄在老男人原配老婆身了,那模样,过于凶狠,倒是把一边的老男人看呆了。

  原配老婆也不是吃素的,没防备的被打了,战斗力爆发,两个女人扭打成一团……

  各种难听的话从两人口说出来……

  老男人不敢得罪自己的老婆,原末旗鼓相当的两人,因为老男人的帮手,梁子悦被单方面吊打。

  ……

  陆庭川搂着陆夕颜,看着她宝贝似的看着拿在手的玉,轻轻的摩挲着。

  “老陆,你看,我找回来了,我要把这个当成传家宝,送给小布丁,哈哈哈。”

  陆夕颜炫宝似的递到陆庭川面前,被他大手拿着,看了看。

  是一块好的玉,价值连城。

  孩子身佩戴如此价值的玉,可见,小夕原来的家庭一定不凡。因没有一点眉目,更不知道当年真实的情况,陆庭川没一点谱的事情自然不会提。

  陆夕颜看不懂玉,只知道自己找回了父母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很是开心。

  只是让他看了看,又宝贝的拿了回来,从包包里拿出盒子装好,然后按在心口,靠在陆庭川怀里,一脸幸福的离开。

  ……

  在两人离开后,商务套房隔了一间的转角处,走出来一个人。

  欧晨曦的视线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陆夕颜刚刚手拿着的那块玉。

  小时候,她不止一次的看到过,因为看了太多次,所以,才会很清楚这玉的模样。

  她没想到,陆夕颜今天重要的事情竟然是找到了那块丢掉的玉。

  欧晨曦手撑在墙壁稳住自己的身体,止不住的恐慌感铺天盖地而来。

  一手抚在心口,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必须要冷静。

  冷静。

  ……

  欧晨曦这样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让大脑恢复思考……

  玉的出现打乱了她的计划……

  她该怎么办……

  这玉一旦让爸爸妈妈看到,她想要瞒着的事情瞒不住了。

  突然,欧晨曦眼前一亮……

  这不是她一直等待的时机吗?

  置之死地而后生……

  瞬间,一个计划已在脑成型。

  ……

  目光转向那扇开着的门,听着里面正室和小三的戏码。

  对这样的戏码她是不感兴趣的,但是她很感兴趣,陆夕颜是从谁手拿回玉的,她记住了一个名字,梁子悦。

  她站在原地,装作在等人。

  很快,她看到警察过来,看着他们带走了刚刚房间里闹成一团的三个人。

  她的目光盯着间的梁子悦。

  直到人被带离,她才走进电梯。

  等出电梯时,欧晨曦离开酒店,打车,回家,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第1,2,3,4更,今天更新结束。PS: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