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小姐,你来了,快请进。”陆夕颜接到欧擎电话,很快便如约而至出现在欧家门外,佣人热情的把人请了进来。

  欧晨曦转头时已是笑容满面,在陆夕颜走进大厅,立刻起身迎上去招呼,“alice。”

  “爸爸,妈妈,alice来了。”

  欧晨曦对着厨房方向喊了一声……

  欧擎和秦烟雨听到声响,拉开厨房门,看着站在外面的陆夕颜都亲昵的喊了一声,“alice来了。”

  “嗯。”

  陆夕颜隔着一段距离看着厨房门口的两人,喉咙有些发紧,顿了好几秒,才自然的笑着打招呼,“秦阿姨,欧叔叔。”

  “alice,你无聊的话就去楼上我的书房。”

  秦烟雨率先开口,这段时间,三人一起相处的时间倒也不少,但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还真没有。

  便贴心的开口……

  倒不是担心alice,而是自己的女儿……

  “妈妈,电视剧好无聊,我能和alice一起吗?”

  “当然可以。”

  秦烟雨疼爱的看着欧晨曦,虽然曦儿没有天份,但却是难得能认认真真静下心来学着基础。

  “妈妈,那我和alice上楼了,饭好了叫我们噢。”

  “去吧。”

  两人虽然没有如同姐妹般亲亲密密的挽着上楼,但一前一后,气氛也还算融洽。

  看的秦烟雨唇角笑容更柔了几分……

  直到两人上楼,这才收回目光看向欧擎,眉眼弯弯,“真好。”

  欧擎没说话,却是突然低头在她唇上偷了一个吻。

  秦烟雨啊呀了一声,跳着往后退了一步,目光四处看,见没人注意到这才瞪向欧擎。

  那模样,惹的欧擎大笑出声。

  秦烟雨更羞恼了,索性不理他了。自从两人开始又过上亲密的夫妻生活后,这男人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心底虽然在埋怨,但唇角却是忍不住上扬的。

  厨房氛围温馨而又美好。

  ……

  但这份美好并未维持太久,厨房门从外被拉开,佣人一脸焦急的对着里面的甜蜜的夫妇二人喊道,“先生,夫人,不好了,大小姐和alice小姐好像吵起来了,吵的很凶,书房门被反锁我们没有钥匙进不去……”

  “什么?”

  秦烟雨面色一变,拿在手中的刀没握稳,落在地上,眼见要砍在她的脚上……

  欧擎面色剧变,一把搂住秦烟雨,把失神的她勾进怀里,“烟儿,冷静,先上楼看看情况再说。”

  “嗯。”

  秦烟雨刚刚只是一时蒙住了,被欧擎搂在怀里,熟悉而又让自己安心的气息安抚住了她,很快便让自己冷静下来。

  心底不停在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曦儿已经改好了,alice又是一个懂事的姑娘,不会的。

  脚步极快的随着欧擎一起,往楼上走。

  ……

  二楼,书房门口。钥匙已经拿过来,隔着门,听不太清里面在吵什么,但明显感觉到里面氛围紧张。

  欧擎直接拿着钥匙打开门,率先冲了进去。

  书房内,欧晨曦和陆夕颜两人并不在书房内,而是站在阳台上。

  阳台上,地上是撕碎的纸,种植的绿植碎了一地,陆夕颜背对着他们,而欧晨曦双颊红肿,满脸惊恐……

  在他们推开书房门的瞬间,便听到欧晨曦发出一声尖叫,“啊……”

  “曦儿……”

  在秦烟雨惊呼声中,欧晨曦向后倒,在众人面前从楼梯上滚下去。

  秦烟雨的书房是欧擎特意为她设计的,阳台并非是栏杆的设计,而是落地玻璃,中间留出空间,做了楼梯,直接到达后面的小花园,方便她在书房疲累了,可以直接去小花园里坐坐,就不用绕上一大圈了……

  可没想到,这原本是方便秦烟雨的设计,却成了伤到欧晨曦的地方。

  跌跌撞撞,秦烟雨经过陆夕颜,冲到欧晨曦身边。

  还好,这里设计了旋转处,欧晨曦被挡住,才没造成大祸。

  但刚刚滚下去的那一幕已足够惊心动魄……

  “曦儿,曦儿,听得到妈妈说话吗?”

  秦烟雨跪在欧晨曦的身边,因为低着头,一时也看不到她的脸。紧张的双手垂在半空中,不敢落下。就怕不知道她伤到哪儿,碰疼了。

  欧晨曦你想听到她的声音,眼泪哗啦啦的往外流,“妈妈,妈妈……好痛,我好痛。”

  慢慢抬起头,露出她的脸。

  这一抬头,刺的秦烟雨瞳孔放大。

  只见,欧晨曦双颊红肿,明显被人重重的抽过耳光,看红肿的程度和脸上留下的清晰指痕,可见耳光抽的有多重。并不是一两个耳光能够造成的,这下手,真的狠。

  在把脸露出来后,整个人扑进秦烟雨怀里,不知是不是被吓的,瑟瑟发抖着。

  两手紧紧抓住秦烟雨的手臂,余光在扫向站在高处的陆夕颜时,身体抖的更加厉害……

  “打电话叫医生。”

  欧擎瞳孔收紧,沉声吩咐佣人,目光最后落在陆夕颜身上。

  深深的一眼后,提步走向欧晨曦,弯身把人抱起,示意佣人扶住秦烟雨,经过陆夕颜的时候,沉声说了一句,“alice,下来。”

  ********

  因为秦烟雨身体不好的关系,所以,不管她在哪儿,家里都会有随行的家庭医生。

  在B城有,D城也有,却任何地方,都会有,这也方便了及时处理欧晨曦的伤。

  当欧擎抱着欧晨曦下楼,家庭医生已经从后面自己的住处赶了过来,立刻上前为她查看。

  全程,都没有人说话。

  只有欧晨曦瑟瑟痛的倒抽气的声音……

  直到医生仔细的给欧晨曦做了个检查,收起仪器的时候看向满脸焦急担忧的欧擎和秦烟雨说道,“先生,夫人,大小姐身体没有大碍,脚踝轻度扭伤,休息一段时间便可以。脸上的伤,我等会开点药膏一日三次的涂抹,明天便可消肿,三天能够痊愈,不会留下痕迹……”

  秦烟雨一直靠着欧擎站着,听到医生的话后,紧绷着的一口气一松,双腿一软,虚弱的靠进欧擎怀里,被他扶坐在沙发上。

  满眼心疼的看着欧晨曦肿着的脸,一张本来漂漂亮亮的脸,现在看着像是猪头。

  这对爱漂亮的女儿来说,多残忍。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性格一向好的alice会下这样的狠手……

  ……

  医生离开了,佣人也都全程噤声,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刚刚推开书房门看到的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

  也是震惊了所有人……

  当时书房里除了大小姐和alice小姐之外没有第三人,除了她俩,没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alice小姐在针对大小姐……

  虽说一个个低着头做事,没人敢说话,但目光却时不时的看向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一直站在一边的陆夕颜。

  刚刚在书房,大小姐跌下楼梯,她是背对着他们的,没人看到她的表情,但大小姐跌下去是事实,从他们的角度,就是alice小姐把大小姐推下去的。

  先生叫她下楼,她也跟着下楼。

  医生帮着检查,她也依然站着静静看着。

  一直到医生走了,她还是安静的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被当场捉住已可无辩驳的可能才一直沉默……

  ……

  秦烟雨坐在欧晨曦的身边,眼底的心疼藏不住,脚已经包好了,但被打的又红又肿的脸却是越看越让人心疼。

  抱她在怀里,握着她的手……

  直到现在,她还在抖。

  深吸了口气,目光抬起,看向一直站在一边的陆夕颜,这个深得她心的女孩……

  她心底不愿意相信这个眼神纯净的女孩会有如此恶毒的心思,但亲眼所见,却又是事实。

  就连欧擎此时也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一个人的眼睛明明骗不了人,可他们却都看的清清楚楚。

  但让他们相信和alice无关,那只有一个答案,就是晨曦自导自演,不仅打自己,还自己滚下楼。虽然晨曦最近一段时间表现是真的好,让他都挑不出刺来。

  但他始终没有忘记晨曦当时在B城只有他和她的时候,那番恶毒阴狠的话……

  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性,可是,他刚刚仔细看过晨曦脸上的耳光印,看掌印,拇指在上……

  那不是自己抽自己留下的,那就是别人抽的,当时书房里只有alice,也只能是她抽的……

  这一点,秦烟雨也看到了……

  “alice,为什么要打曦儿?”

  秦烟雨抱着女儿,问着陆夕颜。这么多年,连她都舍不得动女儿一下。

  这一问,她怀里的欧晨曦身体僵了一下,垂下的眼睑,眼底戾气一闪而过。

  她以为,眼见这些,秦烟雨一定会歇斯底里的护着她,会直接判陆夕颜死刑。让人报警,立刻把陆夕颜抓起来,为她做主。

  就算要有疑问,也该是欧擎。

  她真没想到,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竟然让陆夕颜在秦烟雨心中占这么重要的位置。

  如此明显的情形,她竟然还去问。

  靠在秦烟雨怀里,欧晨曦始终没有抬头,可以完美的掩藏住脸上的表情,即便他们问,陆夕颜也没办法说。

  这些日子以来,她的表现极好,陆夕颜能怎么说。

  说她在书房里挑衅的那些话语,说出来,也不见得会相信,她打她是事实。

  她挑衅是事实,可真没想到,陆夕颜竟然会突然出手打她。虽然她打了她几个耳光,可以让她利用起来,陆夕颜更加百口莫辩,更能落实她的罪行。

  但这几个耳光,她是记下了。

  敢打她,过了今天,看她怎么讨回来。

  ……

  秦烟雨视线转回怀里,看着欧晨曦,“曦儿,你说……”

  欧晨曦靠在秦烟雨怀里,语带哭腔的说道,“我也不知道alice怎么了……我和她和起进妈妈的书房,本来还好好的,可当我拿出昨晚和妈妈一起画的设计图稿给她看的时候,她突然抢过去就要撕……”

  “那是我和妈妈共同完成的第一副设计图,我立刻去抢,可是她像是发了疯一样的要抢,我只是想着要护住,就往阳台跑,可她追过来……”

  “她力气好大,眼神也好可怕,我护着不给,她突然抬手就打我耳光,还自言自语的说什么,为什么连最后一点也要和她抢……我听不明白她说什么,我抢了什么了,我就是跟妈妈你学画设计图而已,我真的不知道哪儿惹到她了……”

  “我想不明白,当时脸上好痛,我就挡脸,被她抢走,她撕碎扔在地上,我心疼要去夺,我明明是往前扑的,可身体却突然失重,就往后倒滚下去了……然后爸爸妈妈就进来了……”

  “刚刚真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死定了,我好怕,我刚刚真的好怕,我舍不得妈妈……呜呜……”

  欧晨曦紧紧抱着秦烟雨,哭的伤心欲绝。秦烟雨也回抱着她,手安抚的拍着她的后背。

  却有几分心思落在了陆夕颜身上,这是女儿的一面之词。以前,她一定会立刻听,可是,潜意识里,她是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alice会是那么恶毒。

  虽然,女儿言语间就算没有刻意的去攻击,可也是在点明一点。

  alice是因为原本只属于她和alice的共同爱好兴趣,曦儿也参于进来,所以alice才会把之前积压太久的嫉妒全部爆发出来……

  很合理的,因为嫉而生恨,生狠。

  有了动手伤人,打曦儿,也有了发狠的想要把曦儿推下楼……

  如果放在别人身上,她可能会立刻信。

  但这人是alice……

  目光看着不远处一直不言语不辩解的女孩,很想听她说……

  虽然,事实摆在眼前,她也不知道能让alice说什么……

  可就是不想去相信……

  ……

  欧晨曦可一点也不担心陆夕颜有翻身的机会……

  她脸上的耳光伤痕,让陆夕颜就算长了一千张嘴,也无法把事情讲清楚。

  “alice,是这样吗?”

  这次开口的是欧擎,他把妻子和自己的心声都问了出来……

  即便到了此刻,他也依然不愿意相信,陆夕颜会这么失去理性疯狂的害晨曦性命。

  “我……我……我不是故意推她,我只是想拿回我的玉……”

  一句话,客厅里突然静了下来。

  这话,像是经过一番思考后,才说出来的。

  从书房再到下楼,她的目光一直盯着大小姐……

  而她脖子上的确露出一块玉,一块他们之前从未见到过的玉。他们没见过,alice小姐自然也没有见过。

  这好像也是现在唯一能够圆回去的理由……

  “你的玉?”

  欧晨曦满脸不敢置信,一副陆夕颜在睁眼说瞎话,“你在胡扯什么,这是我打小戴在身上的玉,之前丢了,今早才从梁子悦手上拿回来的玉,爸爸妈妈就是因为我找回来玉,这才亲自下厨庆祝还打电话叫你过来,你莫名其妙的打我还推我下楼就算了,你怎么能狡辩睁眼说瞎话的说我的玉是你的。”

  “欧晨曦,你撒谎,玉是我的,我……”

  陆夕颜立刻大声指控……

  “我没有,我说的都是实话,爸爸妈妈又不是傻瓜……我要是撒谎,找到梁子悦不就把我拆穿了……”

  欧晨曦气的浑身都在抖,似是被陆夕颜狡辩气的,气急的打断了她的话。

  “去,找到梁子悦,带过来。”

  欧擎的一句话让欧晨曦唇角微不可闻的勾了勾,眼底闪过讥讽……

  这个陆夕颜还不算笨,这是想要找梁子悦来对质。

  她这么好心,自然要成全她。

  陆夕颜想借着梁子悦的口说出玉的真相,真是白日做梦!

  她早在决定利用玉让陆夕颜失控对自己动手时,就已安排好后招。她很清楚这块玉对陆夕颜的重要性,在看到玉在自己身上时,一定会立刻动手抢回去。

  到时候,她掐准时间点,就可以泼她一身脏水,洗不干净的脏水。

  她就是以备不时之需,担心即便她牺牲自己欧擎还会偏颇际陆夕颜,要去找梁子悦来对峙。

  她昨天就已经派人去警局找到梁子悦……

  梁子悦和陆夕颜打小就结了梁子,这次,陆夕颜又是直接带着正室去找梁子悦的麻烦。

  不仅仅抢走了她的玉,还让梁子悦吃了大苦头,她可不比自己少恨陆夕颜。

  她允诺了她一笔钱,加上只要她配合自己把陆夕颜赶离父母面前之后,等她收拾陆夕颜的时候她会带上梁子悦一起,让她报被羞辱的仇,把她承受的千百倍还给陆夕颜。

  钱够多,又能报仇,梁子悦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

  ……

  *********

  欧擎找人很快,根据欧晨曦说在哪儿见到的,他的一个电话,立刻有人去酒店,很快就把梁子悦找到。

  不到半小时,梁子悦就被人带到了欧家。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放开我!”

  一路上,梁子悦还在挣扎……

  被带进来的时候,还在惶恐的喊着……

  直到被人半拖带着进来,看到全是陌生的脸孔,直到欧晨曦映入眼底,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

  欧晨曦立刻不着痕迹的给了梁子悦一个眼神,可她一开口却让欧晨曦变了脸色……

  第1,2,3,4,5更,今天五更,更新结束,明天见。Ps: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