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class="Banner"> 亲 ~ 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很好记哦!166xs 好看的小说</span>

  <strong class="Book_Hot">强烈推荐:</strong> &nbsp;&nbsp;&nbsp;&nbsp;“我要见南希,立刻!”因为心底担心南希,陆夕颜直接双手按在桌面,语气有些咄咄逼人。品书网“这位小姐……”陆庭川看着面前的警员,陆夕颜看出来了,他自然也看出来了。把人搂回怀里,安抚的拍着她的手臂,拿出手机当着警员的面打了个电话,便把手机递给了警员。警员困惑的接过电话,在听到电话那边是谁后,立刻站的笔直,“是,是,我立刻安排。”说完,恭敬的把手机递给陆庭川,“我们局长有话和您说……”陆庭川却像没听到一样,直接切断了电话,目光看着警员。这一操作,让警员原本还想趁着陆庭川讲电话空档,提前预警一下的,但现在,已是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把人往里带。“南希小姐在这里,这边请。”警员直接把他们往会见室带,并没有让人去监狱带南希过来。陆庭川和陆夕颜的表情同时变了……“快。”脚步也不由加快……陆庭川自己都能用权压人,方便自己行事,便更能联想到。陆夕颜虽然没有做过,但不代表她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一时间,陆夕颜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涌大脑。“开门。”几乎是跑着到会见室门口的,陆庭川已深脸冷声开口。警员立刻刷卡开门,等不及警员,陆庭川拧开了门…………在门打开的瞬间,陆夕颜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冻结了。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幕……屋里有三个看起来像是雇佣兵的人,正在面无表情的凌虐南希。南希躺在地,头发被人揪着,让她的脸露出来。下颚明显被人狠狠的捏过,留下两个青紫的指印。身的衣服破碎不堪,都快遮不住她的身体了。都是刀子划的,衣服都成了血衣。两只想要反抗的双手已经抬不起来,手被人用脚重重的踩过,也不知道骨头有没有被踩断。脚的鞋袜都没有,与手是一样,伤痕累累。陆夕颜只看一眼,眼眶红了。她的动作很快,随手从警员腰抽过电棒往揪着南希头发的男人头打去,用尽了力道,带着愤怒。陆庭川也是配合默契,在陆夕颜动手的同时,抬腿踢向另一名手拿着刀子的保镖……站在一边的阎珏在两人动手的时候,在另一名保镖要攻击的时候,突然抬腿,脚尖踢向对方的下巴……被阎珏踢对方下巴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响,对方连痛呼声都没有发出。身体往后退了两步,被踢碎的下巴被一只大手扣住。下一秒,他的脑袋被直接按砸在一边的桌子,砰的一声,对方闷哼了一声,身体随之软软的倒下……做完这一切,阎珏还是面无表情的站着,只是拿出手帕,优雅的擦掉手沾的血,擦干净后,扔在了地半死的男人身。……被陆庭川一脚踢的保镖,手的刀飞出去,被他一手接过。在保镖后退抵墙的同时,陆庭川一手已按在他的肩膀,手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插进他稳住自己身体按在墙的手……“啊!”凄厉的尖叫声响起……鲜血从手背往下…………被电棒击的男人,身体抖动着,鲜血从鬓角处往下涌,手的力道一松,被扯着头皮强拉着的南希软软一倒……“南希……”电棒丢下,陆夕颜扑向南希,在她落地之前,把人接住。她满身是伤,陆夕颜接住,却不敢收紧。看着被折磨的只剩下半条命的南希,脸虽然没有什么伤,但身全是伤……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用力的咬住唇瓣,哽咽道,“对不起,我来晚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前几天她认了父母,她高兴的告诉南希这个好消息。南希还在电话里为她高兴……说着以后要沾她大女主的光环……说她现在可是开了外挂……男人那么厉害,又有了牛x轰轰的父母,简直一跃成了开挂的人生嘛,让她以后记得要罩着她。她以后跟她混了……两人明明说好了,她要为了南希重新当经纪人,只当她一个人的经纪人,她要捧红南希……圆了她最初的梦想……她是知道南希梦想的……如果不是十六岁被毁了,南希热爱演戏,是很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能在演绎圈站住脚。哪怕从最小的龙套开始演,她会一步一步用自己实力证明自己。她想拿个大满贯,最后再拿个终生成奖……两人说好了,时光不能倒流,但现在重新开始也不晚。她会好好的帮南希挑好的剧本,让她一战成名。让她能发挥自己真正的实力,让那群说她是花瓶的人都闭嘴。两人侃侃而谈,都是关于对未来的畅想,仿佛一切苦难。对未来,两人都是充满了美好的向往。在南希身,她终于看到了人气。她很高兴。聊的太开心,都舍不得挂电话。最后,南希要挂电话之前,用很认真的语气和她说,等她来找她,有事要请她帮忙。电话里说不清楚,等面见了再说。可她没想到,她等南希的电话没等到,等到的消息竟然是她杀了人。两人的面见,竟然会是在警局里,还是这样的模样见面。“小夕,别难受,我没事……”只是几个字,南希说的极为吃力,强撑的笑,刺的陆夕颜眼泪大颗从眼眶里滚出来。在解决了两名保镖之后,陆庭川弯身,“小夕,我来。”“嗯。”陆夕颜的衣服已经脱下包住了南希……陆庭川的衣服披在陆夕颜身,他抱着南希往外走。警员全程目瞪口呆,直到三人往外走要把人带走才反应过来,立刻前去阻拦。“不可以……”南希犯的可不是普通的事……这人要是带走了,牵连可不小。因为南希犯的事太大,所以,面有人交待下来,说是要收拾收拾南希,他们也不敢拦着。毕竟……警员被陆庭川眼神一瞪,腿有些发软。“送我去xx医院。”那是犯人出事后专门去的医院……“好的,南希小姐,我立刻安排。”警员松了口气,立刻打电话安排,并让警车在门口等着。“南希……”陆夕颜一听是南希开口,目光看向她。她这是……此时不是多问的时候,警车已经安排停在门口。有陆庭川和陆夕颜在,不敢把南希铐,只能送三人一起警车,往医院方向去。……在他们准备车的同时,一抹身影从警局的女洗手间走出来,拔了拔自己披肩长发,唇角挂着冷笑往会客室走。刚刚才进行了一半,打算回去继续。只是,刚到门口,见到她带来的三个人躺在地,奄奄一息,而南希不见了。“谁干的!南希人呢?”女人厉声尖叫,气愤的踩着高根鞋往外走。重头戏都还没开始,她还没拿刀一刀刀划南希那张脸蛋……见到警员都在门口,人未到,嚣张的声音先到,“南希那个贱人呢?”“送医院。”正说着,女人已看到门口停着的警车,正要让身边的警员赶紧把南希给她拖回来,她还没玩够,送什么医院。可,在她要开口前,看到坐在车里正对门口的一张脸……陆夕颜。这边的叫嚣声也吸引了车里陆夕颜的注意力,她的目光同时也看过来。车开了,只是打了一个照面,未看的太清。但即便这样,也看到了相似的轮廓。与自己相似的轮廓……“老陆。”陆夕颜立刻转头看向身边的陆庭川,他也看到了,刚刚站在警局门口的女人,一张脸,有着一张与身边心爱女人七八分相似的脸……“我会查。”他懂她想表达的……“嗯。”听到陆庭川说完,陆夕颜便没再多去想,心思全放在了南希身,她在警车后,已是卸下最后一口气,痛晕了过去。不敢动手碰她,只能这样静静的看着,看着伤痕累累的南希。让她查出来是谁这样折磨南希,她一定也要让她尝一尝痛不欲生的滋味!用力捏紧双手,欧晨曦对自己做的事情她都没有这样恨……陆庭川安抚的搂着陆夕颜,疼惜的吻了吻她的鬓角,握住她的手,温柔的展开,与之交扣。垂下的眼睑,想着刚刚那张脸……眼底寒光一闪而过。陆夕颜没说话,靠在他肩,没再自虐,但心口那股浓烈的恨意却是越来越沉。车一路向前,阎珏也跟着了车。此时静静的坐在对面位置,也没看他们,正低着头专注的擦自己手的眼镜。车偶尔会有震动,他擦玻璃镜片的手却很稳。脑海闪过刚刚在警局他的一招一式,陆庭川眸子里闪过深意。看样子,靳墨北这个律师朋友可一点也不简单。*********送进医院,陆庭川安排了专家医生过来,这次,随行的警员没阻止。这是汇报过面的。南希被推进急救室……半个小时后,南希从急救室里推出来。还好,对方并没有伤及要害,对方也不敢要南希的命,目的是折磨南希。所以都是外伤,失血过多,输了血,气色好了一些。外伤都处理过了,身有几处刀伤,也做了缝合处理。手和脚还好骨头和筋络没断,医生也一一做了处理,包扎好。南希被推进了单独的小病房…………因为打了麻药,剂量不多,在进病房没到半小时,南希醒了。“先喝点水。”陆庭川把人送进来后,去忙了。南希现在这个状态,阎珏在半路下车了……陆夕颜一直守在她身边,看着她。发现她睁开眼睛,立刻把放在一边的温水打开,倒了一些出来。先用棉棒粘了粘她的唇,再用吸管喂她。喝了水,南希对陆夕颜勾了勾唇。原本南希瘦,没几天前和小布丁视频,她还看到她气色很好。但眼下,看着南希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又被折磨了一番,多看一眼心底都难受。不忍看她的脸,视线往下移了移,看到她的手。两手包的像粽子一样,看的陆夕颜眼眶又是一红。深吸了口气,把眼泪压回去,重新坐回床边看着南希,“怎么回事?”她必须帮南希……她没办法相信南希会杀人……“我杀了他。”南希平静的开口……在陆夕颜不敢置信的目光里继续道,“是我捅了他一刀一刀又一刀,每一刀都没有碰要害……”“我亲眼看着他的血从身体里不断流出来,看着他流露出恐惧而又绝望的眼神,最后受尽折磨的死在我面前……”在说到他死的时候,突然笑出声,笑声却很悲凉,“呵。呵,呵呵。”“他死在我的手,我亲手杀了他,我做到了,终于做到了,我很开心,真的,特别的开心……”“小夕,你知道吗?在我十六岁那年他强了我,毁掉我人生的那一刻,我想过杀了他。”“这么多年,我被他折磨着,身体和精神受到双重折磨,我生不如死。”“他不让死,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用尽方法,想逼着他弄死我……”“可,他是耗着我,折磨我,他变态的,他以折磨我为乐。”“每一次接到他的电话,我走进那栋别墅,我骨子里都透着凉,但渐渐的,我麻木了,被他折磨的麻木了。”“我配合他,我像是一个被他支配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任他为所欲为。”“不是我下贱,不是我自甘堕落贪图他带给我的名利,也不是我愿意做别人口不要脸的小三,勾引有妇之夫。”“我没有勾引他,我恨不得离他远远的,可我别无选择,我妹妹在他手,我已经如此不堪了,我不想我妹妹也被他毁了。”“所以,我一直撑着,一直熬着。”“他想我怎样我怎样,我背负别人的骂名无所谓,全世界都唾弃我无所谓。”“我只要活着,妹妹没事……我一直偷偷的背着他找我妹妹的下落,想找到他把妹妹藏在哪儿……”“可是……小夕……我妹妹死了……她死了。”“她三年前死了,在她十四岁的时候,死在他的床……她才十四岁啊……她还是个孩子啊……”南希说到这里时,眼泪再也止不住,泪如雨下。4更结束,明天见。ps: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本书来自本书来自l 166小说阅读网

  

  

  Ps:书友们,我是莫南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