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阁,隔天一早,卧室

  叩叩……

  陆夕颜听到敲门声,睁不开眼,昨晚被陆庭川抵在浴室里折腾了许久,她现在只想睡觉。

  逃避的把脸往陆庭川怀里一埋,抓住他的手往自己耳朵上一放,继续睡。

  “呵。”

  陆庭川看着陆夕颜可爱的动作,忍不住无声低笑。

  知道没重要的事情,不会来敲门叫他们。

  陆庭川安抚的亲了亲她的发顶,起身去开门,是来叔,“陆先生,老夫人让我来请你们下楼,有事要宣布。”

  “好的来叔,我们马上下去。”

  陆庭川应了之后,转身把陆夕颜叫了起来。

  坐起来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脑袋一点一点的,明显没醒。

  靠在他怀里,就往他怀里扎。

  但一听奶奶有事要宣布,立刻睁开眼睛,秒醒,从床上弹起来,冲进浴室。

  从起床到下楼,不过用了五分钟。

  ……

  楼下,程婉君和欧擎夫妇已经坐在餐桌上,在两人下楼时,早餐也刚好摆在两人面前。

  打了招呼,入座,欧擎便开口让他们先吃早餐,吃了早餐再说。

  一家人吃了早餐,转去了书房。

  “alice,过来。”

  程婉君招陆夕颜坐在她身边,阿沁立刻打开投影仪。

  “你看,这些都是欧家在全国还有国外的一些产业。”

  投影仪上列着很多大大小小的产业,涉猎很多行业,最后定格在房地产这一大块的版图上。

  “欧家目前最赚钱的是房地产,虽然近几年的盈利不比以前,但有你爷爷,还有你爸爸当初打下的基础,目前,收入依然最为可观。”

  “还有餐饮,酒店……”

  程婉君先说了欧家比较赚钱的一些产业……

  最后说的是一些不太赚钱的产业……

  比如娱乐,还有服装……

  一一说过之后,程婉君看着陆夕颜,此刻,陆夕颜已大概大致能够明白,她的意思。

  “alice,一早我已经和你爸爸妈妈商量过,他们也同意东阁重新进入家族管理。”

  “我和你爸爸都赞成,表面上是你爸爸接手欧家的部分产业,但实际上会由你接手,你爸爸只是挂个名。”

  “欧家的这些产业里,你想要哪些?”

  程婉君没有说要分哪些,而是询问她要哪些……

  陆夕颜并未拒绝程婉君的提议,对她来说,这是峰回路转。

  原本昨天安排那一出,就是打算重新让东阁进入欧家的权利中心。

  大夫人越是不让,她越是要进。她以小人之心去处处针对,她如果不落实,岂不是辜负了她。

  只是过不了心底对奶奶的感情,所以才会主动坦白。

  本以为,奶奶知道后,昨天安排的一切都成了一场空,要等下次机会……

  没想到,一早有惊喜……

  ……

  程婉君所说的,她早就了解过了。

  提前做好了功课,程婉君刚刚说的这些她耐心的听着,但心底却早有决定。

  只是稍做思考后,便对程婉君说了自己的决定……

  这一开口,不仅仅是程婉君,就连欧擎夫妇都有些吃惊,同时看向她,刚要开口确定……

  书房门从外不礼貌的推开,雷蓁蓁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大步走进来,身后跟着来叔……

  欧擎看到雷蓁蓁气势汹汹的走进来,对着来叔使了个眼神,让他出去,书房门重新关上。

  “你这是做什么?”

  程婉君看着雷蓁蓁,厉声询问。

  雷蓁蓁一走进来就看到投影仪,上面显示的正是欧家房地产这一块的数据。

  她的脸色更难看,对于程婉君的质问,并未立刻回应。

  果然如她所想……

  老东西这是打算把欧家最赚钱的都分给东阁,而且并未打算知会她一声。

  “母亲,你不觉得你的心长的太偏了吗?”

  雷蓁蓁几步上前,没有回答程婉君,居高临下的,火力全开的开口。

  “当年,明明欧冽才是欧家的长子,但你偏心东阁,一味的向着东阁,最后把管理权交给了欧擎。”

  “你说欧家只谈能力,行,欧冽的确能力欠缺一些,我认。”

  “呵,最后呢,你眼中最看重最有能力的二儿子最后是把摊子又丢还给了南阁,丢给了不到二十岁的向北。”

  “他把家族摆在了一个女人后面,我们欧家家族的荣耀,家族是兴旺还是落败,这么多人的生死存亡,他根本就不在乎。这样的行为,你也是随随便便就放下了,当作不曾发生过,说让他回来就让他回来。”

  “而这些年来,我们南阁为了欧家兢兢业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算再偏心,你也不能抹去我们南阁的付出。”

  “母亲,现在管理权是在南阁,你连商量都不商量,就把欧家最赚钱的产业给东阁!你这么做,是对我们南阁这么多年努力的否定,在打我的脸。”

  “母亲,我不服!”

  雷蓁蓁忍不住提高声音,从未在程婉君面前如此放肆说过话,但她真的太气。

  没睡好,状态本就差。

  原本听到程婉君没有和她商量一下,就直接要召集家族成员去议事阁开会就已经火大,这种不把她当回事的态度,她很不高兴。

  一进书房,又看到程婉君竟然过分至此。她以为,她最起码也要顾及一下南阁如今的地位,顾及一下,这十多年,一直是南阁在管理。

  就算动了让东阁进来的心思,也只是分一些大差不差的,绝对不会压过南阁。就是那样,她都是不能忍的,更别说,直接让东阁压过南阁。

  程婉君真是在挑战她忍耐的底线!

  她废了多少心思,才从东阁的手中把权利拿到手,如今,东阁竟然如此轻易的又拿走这么多……

  她怎么能甘心!

  ……

  “如果您是因为昨天的事情而想要惩戒我,我更是不服!”

  “昨天的事情,根本就是欧夕颜联合陆建国和程瑛自编自导的一出戏,甚至连母亲你也被她算计进去,目的就是要抹黑我,想是抢。”

  “明明想要破坏欧家和谐的人是东阁,母亲你竟然还是非不分的顺他们的心意,你不是偏心是什么?如此不公,我怎能服气!”

  “昨天的事情如果母亲不信我说的话,我可以立刻派人去找证据。陆建国夫妇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和欧夕颜的关系那么恶劣,愿意帮她栽赃我,无非是给了钱!”

  “要拿证据,并不难!我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证明我说的话才是真话,他们就是满口胡说八道的抹黑我!”

  “说完了?”

  程婉君全程都听着雷蓁蓁在说,欧擎等人也未说话,在她说完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虽然是坐着,但周身的气势却是压倒性的压过雷蓁蓁,一双似能看透一切的眼神看着她,“蓁蓁。”

  “很多事情我不说但不代表我不清楚,如你所说,要真想找证据也并不是很难。但只要做过必留下痕迹,你说是吗?”

  “蓁蓁,欧家的族规第一条就是,家和,你做到了吗?”

  雷蓁蓁:“……”

  一张脸突然一变……

  程婉君什么也没提,但是,就是这样意味不明的话让雷蓁蓁心虚。

  一时间,在程婉君的眼神之下,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忘了回应。

  很快,雷蓁蓁便回过神来……

  她一定是想太多了……

  老夫人不可能知道当年的事情……

  但眼下,如果程婉君真的去调查,虽然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可是……

  ……

  她这是被陆夕颜坑的走到这一步,在程婉君眼里,她已经是在故意打压东阁了。

  这一步她不退也要退。

  “母亲。”

  雷蓁蓁状态转换的很快,转眼便冷静下来,语气也跟着软化下来,“我也不是反对东阁帮着南阁一起管理欧家。”

  心底牙都要咬碎了,雷蓁蓁还是强忍着怒气,继续开口道,“但是母亲,如我刚刚说的,你一碗水要端平不是吗?”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中意二弟,而看不上阿冽,不管我们南阁怎样努力,在你心中都不如东阁。”

  “就算东阁伤你心伤成那样,你还是轻易就能原谅,这些,我都不说了……”

  “可母亲,东阁当年把摊子丢给南阁后,一直是南阁在为欧家尽心尽力,东阁做了什么?而您现在一开口就是要把欧家大部分的产业交回给东阁,对南阁公平吗?”

  “母亲,如果我说了这么多后,您还是要坚持这么做,今天议事阁里,我只能把自己的态度表明,让宗亲们一起来投票决定,支持还是不支持母亲你如此不偏颇的决定!”

  这话,是在威胁了。

  欧擎当年的确很有威信,但是这些年来,都是南阁在运作,很多人无形中已经被南阁的人纳为亲信,而也有死忠东阁的人被雷蓁蓁以各种名目除掉了……

  如今,话语权还在南阁。

  真要闹到那一步,也就是分裂了欧家。

  “alice代表南阁,只要了服装这一块。”

  “什么?”

  雷蓁蓁据理力争,就算要分一些给东阁,她也是死命要护住房地产这一块,绝对不会分给东阁!

  她以为,怎么选,也会选择争地产这一块……

  她竟然选择了服装……

  这个欧家最不赚钱的一块……

  很多家族都想做出自己的品牌……

  欧家也不例外……

  这些年来,南阁一直努力想要打造出一个属于欧家的专属知名品牌,可一直没有成功。

  所以,欧家这一块,也就成了鸡肋。

  “只要服装?”

  雷蓁蓁还是不敢置信,这与她预想中完全不一样。

  “是,大伯母,我只要这一块。”

  接话的是陆夕颜……

  她慢慢起身,看着雷蓁蓁。

  哪里还有昨天那副强势,咄咄逼人。

  美人微微一笑,倾国倾城,无形中把没睡好的雷蓁蓁压到地缝里。

  雷蓁蓁只能挺直了腰杆……

  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怀疑……

  这小贱人,这么容易就满足了?

  “大伯母你来之前,奶奶刚刚向我介绍了欧家目前最赚钱的产业,以及不赚钱的产业。”

  “我觉得,虽然爸爸以前有管理经验,但毕竟多年没有接触市场,而我更是什么也不懂。”

  “所以,我就选择了服装这一块。作为欧家一分子,我也想为欧家做事,希望为欧家赚钱,也希望能让欧家越来越好。”

  “但也不能拿欧家来冒险,服装这一块本来就不赚钱,我做的不好,也不会影响到欧家。”

  “那些赚钱的产业,大伯母你比较有经验,还是由南阁继续管理才是对欧家最好的。”

  陆夕颜一番话,是在和雷蓁蓁说,也是在和父母还有程婉君说。

  欧擎和秦烟雨虽然有疑惑,但在女儿说完后,直接表示支持,“alice的决定就是我们夫妻的决定。”

  两人这话一出,也就是东阁的决定真的只要服装这一块。

  “蓁蓁,还有意见吗?”

  程婉君刚刚还觉得她只选择服装这一块,是不是不太懂,想要再给她分析分析的。

  但听到她这一番话,心底对这个孙女是更加满意了。

  目光看向雷蓁蓁,语气淡淡的……

  相较于刚刚的咄咄逼人,以及小人之心,就更加凸显了陆夕颜的顾全大局以及懂事。

  “母亲,我没有意见。下午议事阁,我一定会支持母亲你的决定。”

  雷蓁蓁自然看到了程婉君眼中的满意,以及投向她意味不明的眼神……

  是在说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个小贱人,为了得到程婉君的心,真是下的一盘好棋。

  真是天真。

  以为得到程婉君的心,就能所向无敌了。

  只要服装……

  呵。

  没有能力,做不出成绩,就算程婉君再想护着她,也是枉然。

  那群眼里只有钱的人,只会看到利益。

  ……

  雷蓁蓁离开了,虽然只是分了欧家微不足道的一点出去,但她依然心底不舒服。

  这些全都是南阁的,东阁一点也别想沾。

  老夫人打着什么心思,她现在是看明白了。

  昨天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主要的原因。

  这些年来,她是一直在等机会……

  昨天只不过是给了她一个借题发挥的机会!

  但又如何……

  退出了还想进来,想的美。

  她要在开端上,就直接把东阁拍死在沙滩上,断了他们管理欧家的路。

  第1,2,3,4更,今天更新结束,明天见。Ps: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