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顾衍深脚步突然顿住,整个三十二楼的神经更为紧绷,每个都像是要即将要上刑场般,没敢回头,一个个耳朵都竖起来听着身后BOSS的动静。

  一秒……

  两秒……

  三秒……

  坐在最靠近门边的员工偷偷的用余光扫了一眼,只见顾衍深站在电梯口,目光盯着手机,俊美无筹的脸上表情很是耐人寻味,如果要用最近特别流行的一个词来概括的话,那就是傲矫。

  这个词窜进脑中时员工不禁打了个颤……

  真的很难想象,这个词有一天会用在他们BOSS身上。

  他们的BOSS拿着手机,就这样盯着屏幕,原本唇角还有一点小小的弧度,却在长指滑动接听的那刻,整张俊脸都沉了下来,抿着薄唇一副很冷漠的样子。

  不知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只见顾衍深唇角弧度微微上扬,声音却是冷硬的道:“没时间。”

  按以往顾总的风格,言简意赅的说完就会直接切断电话,哪里还会说了没时间还握着手机继续通话的。

  就在神情专注的等待着后续,也特别好奇电话那端究竟是谁,是不是让顾总这一周情绪起伏如此大波动的人……

  心底的好奇让他胆都大了许多,身子也情不自禁的往后靠了靠,刚往后靠就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寒气袭来。

  身体攸地绷紧,刚往后靠的一点身体迅速缩了回来,在收回目光的那一刻,眼见着他们的顾总原本上扬着的点唇角早已抿成薄薄的一条线,脸色阴沉的可怕,直接切断了手机,有那么一秒钟会让人觉得他已经怒的要把手机直接丢出去。

  比刚刚还要强烈的冷空气席卷着整个楼层,开着暖气每个人都穿的很单薄,此时犹如置身在室外,冷的让人毛发都要沾上雪霜了。

  “滚上来。”菲薄的薄唇紧紧的抿着,顾衍深直接拔了高杰的电话,冷冷的丢下三个字后大步往里走。

  顾衍深周身寒气越来越重,整个三十二楼一个个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每个人都目不斜视,专注的低头处理自己的工作,脑袋都要埋进了办公桌里,竭尽所能的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就怕自己头露的多点让明显心情非常不好的大BOSS看到,点名叫进他的办公室。

  真的生不如死!

  BOSS一针见血的挑刺功力,真的让人不得不服,特别是配上他的冷眼,加上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冷的让人如同置身在零下几十度的冰窖里,寒进了骨子里,那种凌迟真的比肉体凌迟还要痛苦千万倍。

  顾衍深每迈一步经过一人身边,那人便悄悄的松了口气,大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顾衍深一路冷着脸走到自己办公室外,大力推开了办公室门,提步走进去的时候,用力甩上门。

  门合上,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来自他们顾总的怒气,如果门不是无声的,刚刚那一甩,整个楼层都会震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