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都可以想象得到他们家的顾总此时的表情,那句没时间明显就是想要等夫人多说几句话哄一哄吗?

  可是一看他们的夫人,明显是没有get到他们顾总的傲矫摆谱,被他那冷冰冰的语气给吓退了,在他阻止之前已经切断了电话。

  “高助,抱歉,我帮不上忙。我先走了,再见。”慕晚歌在切断电话后垂下眼睑,把眼底的狼狈隐藏起来。手紧紧的捏着手机,费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在高杰面前表现出来。深吸了一口气,装作很自然不在意的表情抬头看着高杰,快速说完后,在自己隐藏的极限之下转身快步离开。

  “夫……”高杰刚想开口阻止慕晚歌,和他分析一下他们家顾总那傲矫的情绪,他们家顾总没谈过恋爱,这一看就是两口子闹脾气,等着台阶下。但这两个人怎么都一副不会谈恋爱的样子,这台阶再铺一下,顾总不就下了吗?

  怎么这么没耐心呢?

  真是愁死他了。

  只是高杰刚一开口没来及叫住慕晚歌自己手机响了,一听专属的铃声,也顾不上去叫住慕晚歌了,立刻接听。

  “滚上来。”线路刚通,一个顾字还卡在口中,就听电话那端的顾衍深冷进骨子里的声音。

  顾衍深刚说完也不等他应已直接切断了电话……

  听那声音那语气,他们家的顾总明显更生气了。

  造孽啊。

  高杰转头看了一眼已弯身上车的慕晚歌,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已经走了。原本以为可以雨过天晴,没想到被他们老板和老板娘的情商打败了。

  拿着手机,看了一眼天边的晚霞,抬头挺胸的往里走。

  一场狂风暴雨,就要来临了。

  ……

  临近下班的时候,顾衍深一句开会,整个高层都绷紧了神经。二十八楼的会议室里,一连几个小时的会议下来,每个人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

  但就算再想躲也躲不过,之前能把自己缩到自己的办公桌上,缩小存在感,但是一个会议下来,没一个人能够避开顾衍深的眼神,每个眼神扫过,然后就等待着受虐。

  会议一直开到将近十点,中间有送了外卖进来,但是在顾衍深的高压下谁敢吃一口啊。一直到十点,每个人都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敢怒不敢言。

  一个个灰溜溜的从会议室离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高杰又让人叫了夜宵送了过来。

  他做的孽,他要还啊。

  本来是想救同事们出火海,没想到会让同事们在火海里烧的更严重。

  在拿到夜宵的时候,看到是某某某家知名的品牌,每个人热泪盈眶的吃着,各种感谢高杰。

  高杰接受着众人的感谢,心底很虚。如果要让他们知道,是他的关系让顾总更生气,才会被虐成这样,不知道他们那感激的小眼神会不会变成刀子咻咻咻咻的往他身上射。

  想想头皮就发麻,高杰虽然摆着一副不用客气,应该的。顾总这样虐你们,我作为他身边最亲近的人理所当然的要补偿补偿你们,但心底却是打着边鼓迅速往顾衍深的办公室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