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隐秘娇妻:坏坏老公,真要命 > 3043.第3043章 陆夕颜表白
  陆夕颜对肖妈妈是极为信任的,一听可以让她女儿帮着照顾小布丁,再同意不过……

  出门前,陆夕颜给陆庭川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秒接的,所以,陆夕颜在线路接通的时候,还听到有人在汇报工作……

  “小夕。 ”

  陆庭川刚刚开会不绷着一张俊脸,在接听电话后立刻伸手示意会议暂停,面瞬间柔软下来,温柔低语,像极了"qing ren"间的昵喃。

  “你在开会?我打扰到你了吗?”

  陆夕颜在接听的瞬间明明听到有人在说话,但仔细一听,又没声音了,便疑惑出声。

  “没有,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找我有事?”

  陆庭川当着一会议室的高层,睁眼说着瞎话,面不改色。

  满座的高层,有一种被无形喂了满嘴狗狼的感觉。看看他们家陆总唇角温柔的笑容,看看那无形流露出的宠溺眼神……

  “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肖妈妈刚刚说可以让她女儿去御园照顾小布丁,我现在打算和肖妈妈一起去医院见见她的女儿,等会你公司的事情忙完后直接来医院接我们好不好?”

  陆夕颜自听了肖妈妈说的那一段话,一颗心被这个男人触的极为柔软,感动之后,心像是浸在蜜糖里一样,甜甜腻腻,语气也是情不自禁的跟着软了起来,说话时尾音都带着几分娇俏,让人听着心也跟着酥酥的……

  陆庭川因陆夕颜软哝的嗓音撩的心底悸动,唇角的笑意更柔了几分……

  “好,都听你的。”

  陆庭川充满磁性的嗓音透过线路入耳,酥的她一颗心噗通噗通,双颊情不自禁的染两朵红晕,忍不住抬手捂住脸,手心好烫。明明只是正常的交谈,可怎么这么不受控制……

  “嗯哒。”

  软软的嗓音应着……

  接着,两人都没立刻说话,但也都没挂电话。最后还是陆夕颜察觉到肖妈妈含笑的眼神,惹的她脸更红了,避开肖妈妈的眼神,小声说道:“那我挂了啊。”

  明明刚刚才分开……

  可听着声音,竟然开始想念了是怎么回事……

  所以,才会磨蹭着不想挂……

  “嗯。”

  过了好几秒,线路那边才应了一声。

  陆夕颜唇角的笑容更甜了,她好像从老陆的语气里,也听出了舍不得挂电话。

  最后又等了几秒,陆夕颜不好意思让肖妈妈盯着自己看,这才挂了电话,在肖妈妈满是笑意的眼神里,挽住她的手臂,在她的肩蹭了蹭,撒娇的轻语:“肖妈妈,我觉得我好幸福。”

  肖妈妈回应的是疼爱的摸摸她的小脑袋,满脸欣慰。

  *******

  从肖妈妈住处离开,两人打车来到医院……

  “肖妈妈,慢点。”

  下车后,陆夕颜挽着肖妈妈,两人一起往里走。

  一路,肖妈妈在和陆夕颜提及自己的女儿……

  说到自己的女儿,肖妈妈从最初的歉意,但到后面眉眼间都是笑意。

  这几年,女儿一直照顾在她身边,之前她照顾小夕时,女儿结婚了,最开始是幸福的,但没过几年舒心的日子,最开始年轻没要孩子,后来想要孩子要不,因为不能生育,长辈的刁难,老公也跟着一起,最终还是闹的离婚收场。之后也没再找人,她身体也不好,女儿便一直贴心的照顾着她。

  之前她自己赚的钱看病花的已经差不多,调养身体开销也很大,都是女儿做护工的钱在维持着日常开销……

  母女两人感情一向很好……

  从肖妈妈言语间,陆夕颜也能感觉到,对这个女儿,她自己很满意。一个孝顺懂得感恩的女儿,一个不会被生活挫折打倒的女人,人品一定不会差。

  虽然还没见面,陆夕颜心底已有答案。

  两人像亲母女一样,亲密的挽着手往里走。

  ……

  肖妈妈的女儿肖兰在这间医院做护工,是医院里很有名的金牌护工,做事很麻利很细心,照顾人很周道。

  两人到了医院,陆夕颜问了咨询台,咨询台一听来找肖兰,很热情。立刻帮她们查了,肖兰现在在哪里做事。

  在查的空档里,对肖兰赞不绝口,全院的医生护士都很喜欢肖兰。

  肖妈妈听到别人夸自己女儿,脸的笑容越发灿烂。

  陆夕颜从咨询台口更加确定,请肖兰去家里照顾小布丁。

  谢过护士长,两人往vIP病房,801房间走去。

  ……

  肖妈妈一路都牵着陆夕颜的手,两人聊着,直到出了电梯才停止聊天,怕打扰到病人休息。

  病房门口,陆夕颜抬手准备敲门。

  手刚抬起来,陆夕颜的目光是看向里面的,从病房门的玻璃里看到里面满地的东西,好像里面的病人刚刚发了脾气……

  病牀没正对着病房门,看不到里面住的人是谁,只看听到里面骂骂咧咧的,正在指责对方没有照顾好,惹得她们家大小姐心情不好。

  言语贬低着,越骂越难听。

  陆夕颜楞了一下……

  里面的一幕让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来的路肖妈妈还在提及肖兰在医院里是很受大家欢迎的,不管是医院的医生护士还是病人,都对她很照顾……

  但眼前这一幕……

  明眼人一看,是被人刁难了。

  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下意识的侧头看了一眼一边,是801,并没有错,目光转回……

  里面的人被骂的多了,越骂越难听,甚至骂到了她的母亲。

  一直低着头收拾的肖兰忍不住抬起头,辩解了一句。

  这一抬头,陆夕颜看到肖兰的脸。

  以前她没见过肖兰,但是肖兰的照片,今天在肖妈妈家里见到过,肖兰一抬头,陆夕颜便认出来。

  “小夕,怎么了?是这里吗?”

  站在一边的肖妈妈没看到里面的一幕,她耳力也没那么好,vIP病房的隔音普通病房好许多,不是耳力尖,站在门口也听不清具体在说些什么……

  但见陆夕颜的脸色沉下来,立刻出声询问,脑袋也跟着侧过来,想要看里面的情形。

  陆夕颜还没回答,目光看到里面发生的一幕,想都没想的直接抬脚,一脚踹开门。

  ……

  病房里,肖兰的这一句辩解,刺激到正在骂人的柳妈,她在这里收拾佣人,还没人敢回嘴,见肖兰回嘴,脸色一沉:“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低贱护工,竟然还敢回嘴狡辩,我看你再狡辩……”

  说话间,抬手要打过去。

  肖兰照顾过一次许静依,这一次来医院,一住住了一周多。

  之前都是其他护工,但是,没有一个呆的满到一小时,都是被立刻退回去。

  平时她们的负责人很照顾她,她们一直是和这家医院合作的。如果做不好,很可能以后合作都困难。

  最后她没办法,来让她照顾许静依。之前照顾的也挺好的,是照顾许静依时间最长的。

  让她坚持坚持,坚持到许静依出院好,她已经问过她的主治医生,还有几天,胎安的差不多了,可以回家安胎了,她才会出现在这间病房。

  可没想到,会变本加利。

  ……

  柳妈打人早打的顺手了,家里的佣人没少被她踢打,耳光更是常事。

  抬起的手,带着掌风。

  肖兰没想到柳妈会突然动手,反应不及……

  眼见耳光要落在脸……

  但,预期的疼痛却没有……

  她被人用巧劲往后推了推……

  还没反应过来,听到柳妈的痛呼声,目光立刻看过去。

  只见自己面前挡着一个她高大半个头的漂亮姑娘,一手扣住柳妈的手腕……

  看起来纤细的手腕,扣在柳妈粗壮的手腕,像是没怎么用力,但柳妈却动弹不得。

  痛呼声也越来越大……

  整张脸都白了,室内开着暖气,温度适宜,不热不冷,柳妈却痛的冷汗淋漓,大颗大颗往下落……

  “放手……陆夕颜,你个小贱人,放手……啊……”

  随着她的骂骂咧咧,陆夕颜手力道更重,直到柳妈痛的浑身颤抖,痛苦的嚷着:“求你,放手……”

  陆夕颜才冷着脸,甩开,任柳妈握着自己的手,往后一连退了好几步,拉远距离。

  *******

  ……

  靠在一边等着柳妈帮自己出气的许静依,在看到此生最恨的人出现在自己视线时,耳里也听不到柳妈凄厉的尖叫声,目光瞬间变得阴冷,像是一条毒蛇,死死盯着陆夕颜……

  眼底闪烁着的是疯狂的恨意……

  ……

  陆夕颜对许静依阴冷仇恨的目光,自己也是楞了一下……

  想过同在安城,总有一天两人会再见面,但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场合,更加没想到,肖妈妈女儿照顾的人竟然会是许静依。

  ……

  “肖姐姐,你没事吧。”

  陆夕颜目光从许静依脸移开,转向站在身后的肖兰。

  “没事。”

  肖兰看着眼前明**人的陆夕颜,下意识的摇摇头,从柳妈的口得知她的名字,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谁……

  ……

  “兰兰,你没事吧。”

  紧跟着进来的肖妈妈也看到这一幕,心疼的搂住女儿。

  想着女儿在自己面前只挑好的说,从来没有喊一句苦,她照顾的小夕一直很好,她以为,真的没有受到什么苦,此时,刚刚眼前的那一幕,刺的肖妈妈眼眶红透了……

  “妈,你怎么过来了?”

  肖兰看到突然出现的妈妈,满脸震惊。

  *******

  许静依之前去过几次御园,自然认识肖妈妈。这个一心维护陆夕颜的老女人,对她可没有半分尊敬。

  她自然也知道,肖妈妈对陆夕颜来说的重要性。

  听到肖兰叫妈……

  许静依唇角微微勾起,早知道肖兰是肖妈妈的女儿,她可不会这么客气了……

  “肖兰,我要喝汤。”

  柳妈来是送汤的,看了一眼放在一边,刚刚倒出来冷着的汤,冒着滚烫的热气。

  肖兰做护工,有些指令都已是习惯性了。

  听到许静依要喝汤,立刻前,端汤送到许静依面前。

  在汤送到眼前时,许静依目光落在陆夕颜的脸,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抬手……

  一挥……

  意图再明显不过……

  但……

  在汤碗翻倒在肖兰身之前,陆夕颜再次拉过肖兰,汤碗直接落在地,碎了一地。

  陆夕颜的动作太快,连汤汁都没溅到两人,倒是溅到了坐着闪避不及的许静依刚起牀没来及穿袜子的脚……

  “陆夕颜!”

  许静依现在有身孕,之前受刺激过度,进了医院,养到现在,胎好不容易稳住。

  母亲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把这一胎稳住,有大用处,很快她会知道。

  她才忍受着内心的嫌恶,把这胎养着。

  如果不是她不能激动,不能动手,她真恨不得立刻冲前,撕碎了陆夕颜这个贱人!

  “肖兰,你怎么做事的,连个汤碗都端不稳,你知道这些药材有多昂贵吗?摔碎了,你赔的起吗?还不过来给我把这些收拾干净!”

  许静依看着被陆夕颜护着的肖兰……

  她现在拿陆夕颜没办法,但是当着她的面折腾羞辱肖兰,她又有什么办法。

  “肖姐姐。”

  陆夕颜这次直接阻止了肖兰,根本不给许静依第二次玩手段的机会。

  看着这满地的碎片,不用说,肖兰只要弯身去捡,许静依一定会动脚,直接踩去。

  “肖兰……我花高于你工资几倍的价钱让你来伺候我,怎么,还叫不动你了吗?立刻给我收拾干净!”

  见陆夕颜拦住肖兰,许静依的声音变得更尖锐了几分。

  肖兰知道陆夕颜维护她,但她做的是这份工,有时候遇到一些极品的病人受一些委屈再所难免。

  拉了拉陆夕颜,对她说道:“陆小姐,麻烦你带我妈妈去楼下等我,我一会过来找你们。”

  她受委屈,不想被妈妈看到。知道陆夕颜的身份后,肖兰想拜托她把妈妈先带离病房。

  许静依怎么会折腾人,她再清楚不过了。

  ……

  站在两人身后的肖妈妈,眼眶早红透了。

  看着委屈求全的女儿,眼泪滚出眼眶。

  “肖姐姐,跟我们一起走。”

  陆夕颜没松开肖兰的手,而是更用力的握住。

  目光从许静依脸移开,如果今天不是许静依怀有身孕,她也有一笔账要好好跟她算。

  不管如何,她有孕在身。

  再讨厌许静依,她也不会祸及一个无辜的小生命……

  “陆小姐……”

  “陆夕颜,你以为你是谁,肖兰是我的护工,是我花钱聘请的,你凭什么带她走!肖兰,过来!”

  许静依见陆夕颜不放手,眼底的恨意更甚。

  “呵。”

  陆夕颜看着许静依,冷冷一笑。

  根本不想搭理她……

  “肖姐姐,我和肖妈妈商量了一下,想让你去御园帮我照顾我的女儿,你愿意吗?”

  看着肖兰的表情,她之所以想要支开肖妈妈和她,是怕丢了这份工作。

  想要她随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只能先把打算告诉她。

  肖兰闻言,原本黯然的眼睛一亮。

  看了看陆夕颜,又看看身后自己的妈妈。

  肖妈妈当初在御园照顾陆夕颜,两人通电话时,没少夸陆夕颜,也没少夸家里的陆先生。

  现在听着可以去御园照顾陆夕颜的女儿,再开心不过……

  “可是……我……”

  欣喜之后……

  肖兰还是有担忧……

  她是签了约的,如果这样离开,被投诉是小,会付一大笔违约金,眼前这位姓许的也不是好惹的,可能还会负担赔偿金……

  她的钱基本都给妈妈养身体了,身也没有存款……

  “陆夕颜,你别太欺人太甚!”

  肖兰的话还没说完,许静依已是受刺激的充满戾气的喊出声。

  她不能情绪激动,一直在忍……

  可陆夕颜真是欺人太甚……

  许静依手紧紧捏在一边的桌角,目光满是戾气的看着陆夕颜,心底的怨恨早已堆积满在心,此生,她最恨的人是陆夕颜,这个从五年前一直不停在抢她想要一切的人。

  “你怎么这么下贱,这么不要脸,你这么喜欢抢吗?费尽心思的抢走了我的男人,让他在婚礼抛下我,害我落的现在这副模样,你还要来医院落井下石,现在连我看的护工你也抢……”

  陆夕颜本不想搭理许静依,在肖兰开口时,陆夕颜已是安抚的捏了捏她的手,低声说了一句:“都交给我。”

  肖兰担心的,她自然清楚,安抚了身边的肖兰,示意她到肖妈妈身边后,陆夕颜这才抬头看向许静依……

  “下贱?不要脸?许静依,究竟是谁下贱,谁不要脸!”

  “你说我抢了你的男人?究竟是谁抢了谁的?你我心知肚明。五年前抢的人是你,是你占了我的位置,现在倒打一耙,许静依,你的脸可真大!”

  “老陆在婚礼抛下你,你落的这样的下场和我有什么关系……是我让你不折手段的威逼一个不愿意娶你的男人娶你吗?是我让你怀别的男人孩子吗?”

  “抢?我抢了你什么!论爱,是我先爱老陆的,你才是后来者。论真心,我爱老陆一爱爱这么多年,身心都忠于他一个人,从未变过。”

  1,2,3,4,5更,今天更新五更,更新完毕。让宝宝们久等了,实在耽搁了,更晚了,么么哒。明天可能会更晚,等这几天过了,我尽快把时间调整回来。今天是520,感谢还陪着我的宝宝们,爱你们,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