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觉到自己浴巾掉落,明显受惊的啊了一声,在弯身捡浴巾重新裹住自己的同时,目光也是在房间四周打量,最后停在阳台方向。

  顾衍深置身在暗处,里面的慕晚歌并未察觉。在确定没人时明显松了口气,立刻捏紧重新裹好的浴巾大步往衣帽间跑,这次明显注意了许多,直到关上衣帽间的门,这才呼出一口气。

  ……

  顾衍深站在阳台上,目光也随着收回,拿过放在一边的烟盒从里抽出一支,啪哒一声,青蓝色的火焰在夜色中亮起,点燃烟,抽了一口。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她没穿衣服的样子,却有股异样在小腹处騷动。

  电话那端的呼吸随着电话这端男人的反应而跟着提上嗓子眼,他不爱抽烟,只有思考或情绪起伏过大需冷静的时候才会点上一支烟……

  “听话,再等等。”

  薄唇掀动,温柔的嗓音吐着拒绝的话语。电话那端的人咬住唇,眼泪已在眼眶打转,却是没违背,只是可怜兮兮的道:“可我想你,好想,好想。”

  电话这端的顾衍深抽了几口烟,刚刚被看到画面撩起的一丝不正常的反应已被压下,深眸看着窗外的夜色,低声安抚道:“过段时间我去看你。”

  又聊了几句,顾衍深挂了电话,灭掉手中的烟,转身拉开阳台门走进去,与此同时衣帽间的门也从里面拉开,慕晚歌从里走出来。

  同时的声响让两人抬头,四目相对。

  慕晚歌没想到顾衍深会从阳台那端出来,大脑在看到他身影的瞬间是一片空白的。

  他在阳台那里,那么刚刚……

  想到刚刚自己跌倒那刻,浴巾从身上滑下来,赤衤果的模样可能入了他的眼,脸越来越热,站在原地,半晌一个都挤不出来。

  顾衍深站在阳台门口,深不见底的眸子隔着一段距离看着慕晚歌。她身上穿着自己的睡衣,他一百八十三公分,慕晚歌才一百六十五公分。他的睡衣穿在她身上就像小孩偷穿了大人衣服一样。

  在看到他时有些局促的捏着衣角,小媳妇的模样着实会挑起男人身体里的兽性。

  “里面没有我的睡衣,所以我拿了你的。”

  “嗯。”

  顾衍深收回目光,低应了一声后垂眸往床边走。掀开被子直接躺上去,手机放在一边,随手拿过桌边的书看了起来。

  慕晚歌见顾衍深没什么异样,心底侥幸的想他应该什么都没看到。要么就是看到了,但没一点反应,这也让她心底稍稍放了心,提步走过去。

  她在床边停下脚步,看着睡在床另一边的男人,踌躇不前。

  除了在孤儿院,男男女女很多孩子睡在一起。后她被母亲收养,她就再没和异性同睡过一张床了。

  慕晚歌站在床边心底建设了半天,这个男人对自己没兴趣,同床共枕也没什么事。但真迈出这一步,还是有些困难。

  “你准备在床边站一夜?”

  顾衍深目光还在书上,在慕晚歌站了好一会儿没上床时,冷淡的开口。

  慕晚歌闻言忍不住瞪了一眼嘴不扰人的顾衍深,傻子才在床边站一夜呢。赌气般的掀开被子,躺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