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皇庭

  顾衍深二十分钟前温柔的帮慕晚歌清理干净后,用自己的大衣盖在她身上,起身回到驾驶座,车重新启动。

  一路上车速恢复了平稳……

  直到车停在停车坪上……

  车停下时,慕晚歌已从后车座上起身,身上的大衣滑下她也没去拉。

  刚刚顾衍深帮她清理的时候顺便帮她把衣服整理好,明明弄的她这样疼,却给她那样温柔的结束善后,没感觉到幸福,只觉得,有些可笑。

  慕晚歌双腿间还在疼,起身时扯动身体还能感觉到撕-裂般的痛楚。

  双腿从座椅落地的时候,脸色白了白。

  她看着顾衍深停好车后,立刻推开车门下车,走到后车座拉开车门,她却从另一边推开车门下车。

  双腿落地的时候,慕晚歌身形不稳的晃了晃。

  真的,很痛。

  顾衍深拉开车门落了个空,立刻拿过自己的大衣绕到另一边,手中的大手从后要披在慕晚歌肩上……

  慕晚歌原本缓慢挪动的脚步突然加快,匆匆往一边侧了侧,转头看他,冷冷的问了句:“有意义吗?”

  刚刚那样强迫的要了她,现在做这些,有意义吗?

  顾衍深看着慕晚歌在夜色下冰冷的俏脸,捏在大掌上的双手用力扣紧。

  慕晚歌身体很不舒服,特别从双腿处传来的撕裂痛楚,没去看夜色下顾衍深的表情,继续挪步,咬牙一步一步的走到门边,开门走进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

  顾衍深坐在沙发上,一口接一口,接近自残的方式在抽烟,面前原本空空的烟灰缸,很快就多了几只新的烟蒂。

  再次按灭第五支烟蒂的时候,顾衍深神色阴鹜的低头看了一眼腕间的时间,从他打电话到现在接近半小时了……

  事关慕晚歌,顾衍深没耐心等,满脑子都是他在帮慕晚歌擦拭时,湿纸巾上的血……

  伸手拿过放在一边的黑色薄款手机,直接找到靳墨北,拔过去……

  “靳墨北!”

  “顾大爷,你当我开飞机的啊!我已经最快速度了,到门口了,过来给大爷开门!”

  靳墨北话还没说完,门已经从里面拉开,顾衍深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大手摊开在他面前,简单粗曓……

  靳墨北看着挡在门口的顾衍深……

  真是哔了狗了……

  大冬天的被他一个电话召唤过来,当时听他说,他弄伤了顾太太。

  作为中国好兄弟的他二话没说的一路飞速奔过来,还闯了三个红灯。

  “我都特么冻成狗了,你不让我进去喝杯热水暖暖身子吗?爱呢?兄弟情呢?”

  “给我。”顾衍深手臂还撑在那里,完全不为所动,目光清冷的看着靳墨北,一脸的嫌弃,嫌弃他的废话。

  靳墨北看着顾衍深的眼神,从未见他这样心累疲倦过。

  面色虽然一如以前一样的冷静,但是眉眼间那股复杂的情绪,一看就是急吼吼的没控制住伤到她家顾太太了,现在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不听他的言,吃亏在眼前,他就说他放不开他的顾太太,偏要垂死挣扎,何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