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慕晚歌再次被热醒,双眼还没睁开手已自然摸向顾衍深额头。

  温度很正常,烧的确是退了,慕晚歌这才松了口气……

  刚刚真的吓了她一跳……

  昨晚她明明记得自己睡前是确定他烧退才躺到牀上睡的……

  ……

  突然……

  一只大手在被子下握住了她的手,直接按向了某个地方,耳边是男人低沉暗哑的嗓音:“我没发热,是它在发热。”

  病服很薄,慕晚歌的手被牵引着按上去的那刻,掌心清楚感觉到他的烫度以及形状……

  慕晚歌:“……”

  几乎是秒懂,自己刚刚是因为什么而被热醒的。

  这男人,一大早就在发情。

  慕晚歌几乎是立刻瞪向顾衍深,能稍微安份一点吗?

  对上顾衍深眼神的那一刻,慕晚歌被里面那抹黝暗给看的呼吸一窒。

  加上手上感觉到的热度,那快要爆炸的感觉,可以想象,他以这样的状态保持挺长时间了,否则,双眼也不会猩红成这样。

  这是每次两人在做的时候,他前戏久了,双眼就会变成这个样子。一副隐忍许久,快要爆发的前兆。

  本想抽回来的手,就这样停在原地……

  看着顾衍深,慕晚歌原本怨怼的话到了嘴边怎么就变成了一句:“要不,我帮你?”

  这话说的坑坑巴巴的……

  话一出口,明显看到顾衍深的眼睛一亮,刚刚还黯沉不见底的眸子,此时如同星辰璀璨明亮……

  ……

  他也是真的难受……

  昨晚烧退了之后,感觉到慕晚歌又帮他擦干净身体,重新不厌其烦的换上干净的衣服,小手温柔的摸了摸他的额头,再拿温度计测量了一下,耳边隐隐听到小女人松了口气的声音:“退烧了。”

  接着,就感觉到身侧的被子被掀开,熟悉的茉莉花香袭来,软软的身子贴在他的身边,顾衍深这才放心睡去。

  一早醒来,他的顾太太就贴在他的身边,脸安静的贴在他的手臂上,睡的香甜。

  垂眸静静的看着……

  有些感觉是不受控制的……

  两人身体这样贴着,她靠着他,特别是她的腿贴在他的大腿上,她侧着身子,大腿根部正好是贴在他的那个地方。

  在被子下,越是想忽略,那一点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越是强烈,就越是难控制下去……

  当有反应之后,身体的温度也就跟着上来了。温度上来了,感觉就越发强烈了,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听到顾太太说:“要不,我帮你?”

  这话,简直就是太顺他的意了。

  但……

  “不用。”

  牵着慕晚歌的大手把她的手从自己的旁然大物上移开……

  “不用?”

  慕晚歌听到不用两个字,明显愣住了,她难得压下害羞主动要求,这么好的机会顾衍深竟然会拒绝。

  顾衍深不仅仅是嘴上说不用,行动上还真是在把她的手挪开。

  他明明都已经快难受的要爆炸了,他为什么说不用?

  疑虑的目光转,正好看到他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腕上,那里缠着纱布。

  慕晚歌立刻明白了顾衍深为什么明明特别想要可却说不用……

  像是突然掉进了蜜灌,甜进了心坎。

  

  

  Ps:书友们,我是莫南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